文苑折枝 / 含英咀华 / 海邊

分享

   

海邊

2020-06-10  文苑折枝

题记:“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世界”

  


小時聽爺爺說:“這個世界,三山六水一分田。”

意思是前人以食爲天,賴以生活來源靠的十分之三是山林,十分之六是靠水域,十分之一是耕地。

我住在大山腳下,耕地面積少,少數的田都是依山而上的梯田,狹長而曲折,像掛在山上的一幀畫。

常言道,高山有好水,從高山上流淌下來的水,匯聚成溪河、匯聚成深潭,尤以夏雨過後成瀑流,碎珠亂玉一般,滋潤著草木、莊稼,養育著一代又一代,的一方水土上的一方人。

山裏人靠山吃山,只古樸、本分,遵循古訓,涸澤而漁,不毀林而”“但得方寸地,留與子孫耕”。

至於山外的世界,把山水田比較,只有終老山裏的讀書人爺爺,才有那種心境、眼界。

後來,我走出大山,讀了書,從地理書上確切地知道,實際地球表面積約5.1億平方公里。其中海洋占71%;陸地只占29%,海洋和陸地比例約為七比三。

 

“宇宙之大,莫過於海。”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海,心靈的震撼!,

那年暑假,高考的捷報,讓我興奮,學生考得特別的好。下學期領導仍然要我上高三。為了讓我輕鬆一下,安排幾天時間去海南。從長沙黃花機場登機,飛機經過短暫的機場跑道滑行,機頭昂起,升空,盤旋,爬高,進入航線,在5000空中水準高度飛行,隱若機翼下麵的是起伏的群山,曲折的江河,模糊的平川漸漸退去。

一個多鐘頭之後,有人指著窗外驚訝“海,下麵是海,藍藍的大海!”

從飛機上看海,只見湛藍的一片,平鋪著,開闊而深沉。

正待我想仔細來體驗,海口美蘭機場就到了。

海南的確是一個美麗迷人的地方。大海、沙灘、山寨、椰林,海口,沒有關卡的環島高速公路……

在這裏你可以盡情地呼吸到最清新的空氣,觀賞到最美麗的海洋風光,聆聽到許多動人而帶傳奇色彩的故事,感受到改革、開放、創業的偉力。

我們雇車沿著“環島東高”,遊覽了海口、興隆、萬寧、西島、亞龍灣,最後的一站是“天涯海角”。

“終於來到了名聞遐邇的'天涯海角’了驚歎,發自內心。

但卻又不是我們所想像中的“天涯海角”。

想像中“天涯海角”,定是那突兀隘空,前去無路,茫茫絕境!

然而,錯了。走近,前方,碧濤澎湃;海邊,環島延伸。天涯在哪里?!

 仰見,一尊光滑巍巍的崖壁上有“天涯”。

從下麵的落款可以看出為清雍正年間崖州知府程哲所刻,正楷,一米見方。與巨石“岩岩”,大海“濤濤”相比,顯然的不相稱,筆力實在太弱。字如其人,我能理解歷史上的程哲,並想像他被安置在這遠離帝京障海蠻荒之地的落泊、無奈,為之心悸而手,怎敢揮如椽大筆?!怎麼不是虚“天涯”?

後來我聽到不少有關“天涯海角”的傳說,有“謫宦”之歎,有遊子之思,有熱戀之貞……

但我只覺得,僅僅是祖國南面的無數開闊的海邊的一個。

我的視線隨著海,追著海浪,目光一直到海深處,到那廣闊的海疆,那南沙、西沙、東沙、南沙,一直到曾母暗沙,還有失去的不少海礁……

都是我們的海疆!

  

我愛海疆,愛其波濤澎湃的氣勢,愛其海納百川的襟懷,愛其永不乾涸的耐性,愛其負載千舟萬舸的力量,愛其深不見底的寶藏。

後來,我由南到北,沿著海岸线,有幸到過幾個著名的中國乃至國外的海邊。

那海三亞亞龍灣海岸的開闊,那廣西北海銀灘海水的明透,那防城港的興起,那廣東陽江海陵島的倒影,那深圳大鵬半島沙滩柔軟,那廈門鼓浪嶼的濤聲,那舟山朱家尖繁复,青島劉公島的傳說,那北戴河海水的冰涼,那秦皇島的平遼寧大連棒棰島的清澈,還有那越南海岸的遙遠,柬埔寨海邊的寨子,新加坡海邊建筑的新潮,还有那(俄)海參崴海邊的深沉,總會引起心潮澎湃,有時甚至活跃在夢裏。

最近一次來到海邊,已臨近黃昏,太陽離海平面只有一尺多高了。陽光變得不再那麼強烈、刺眼了。太陽漸漸地變成了一個橘黃色的火球,柔的光芒傾瀉下來,風停了,潮退了,大海顯得分外的寧靜起來。

而我的心,平靜不下來,還如白日翻騰的海浪。

  


近年來,耳聞目睹洋領土糾紛的一些事:諸如日本爭奪我東海海域的釣魚島,韓國瞄上我黃海海域的蘇岩礁,越南覬覦我們的太平島,甚至兩廣……尤以越南,我从历史上感覺好像就是一個不孝的兒子從中華的大家庭裏分家出去了,作為家長我們同意了,但是我們只允許他帶走分家時他有的財產,分出去後再覬覦大家庭的財產說自己對這個大家庭有繼承權。那就太過分了

有人高瞻遠矚說,21世紀是海洋世紀。世界著名的海權理論創始人馬漢先生說得更透徹“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世界”。

一次又一次在海邊徜徉,我不淡定了!

我不再是光着腳丫踩在柔軟沙灘上拾玩貝殼的孩子,不再擁抱濺起數米高白雪一般水花,讓海浪親吻的女郎,甚至不再像一個“滄海先迎日,銀河倒列星”“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風花雪月詩人!

我應該是一個戰士。

有首《打魚歸來》的詩,是漁民吟出来的。,那个渔民就是一個戰士。

一個保衛海疆的戰士!

        我想十四億人民都是戰士,戰士有戰士的歌。

          我想續上《打魚歸來》

打漁歸來

那是生我,養我的海洋

西沙、東沙、南沙,一直到曾母暗沙

包括失去的島礁

星紅旗任海風飄揚


打魚歸來

無論淺灘、島礁、天涯海角

還有海下無數的寶藏

再不容海盜侵佔,覬覦

那不僅僅是我,十四億人民的誓言:

乘風破浪,維護祖國的海權

披星戴月,保衛海疆的寧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