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奇闻趣事 / “最牛”的王牌间谍:若再晚抓几年,就成...

分享

   

“最牛”的王牌间谍:若再晚抓几年,就成了总统接班人!

2020-06-10  图说历史

1965年5月19日凌晨3点,大马士革市中心的烈士广场上,一名囚犯在4名卫兵的押送下,缓缓走上了绞刑架。广场周围聚集了无数的男男女女,他们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位总统接班人、差点当上国防部长的大人物,竟然是以色列王牌间谍——伊利·科恩

间谍生涯的开启

1924年12月,伊利·科恩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虽然他的祖籍在叙利亚,祖辈世代都住在这里,可他却一心想要为犹太复国而战斗。当时,老一辈的犹太人多数都不赞成“犹太复国主义”,担心会与政府发生冲突,影响犹太人的处境。然而,犹太复国主义的种子,却在年幼的科恩心里种下了!

1944年11月6日,犹太秘密抵抗组织的2名年轻人,在开罗暗杀了英国中东事务大臣——莫因勋爵(他曾拒绝犹太难民的船在英国靠岸)。2人被捕后遭受了严刑拷打,却始终没有透露任何其他同志的姓名,这种刚毅的精神让科恩感动不已,同年加入了犹太复国主义青年组织。

1948年5月,以色列宣布独立建国,引起全世界犹太人的强烈反响。此时,正在埃及从事地下活动的科恩,嗅到一丝不详的预感。果然,埃及爆发了大规模的骚乱,犹太人成为报复的主要目标,他们的房子被烧毁,店铺被打砸抢,数以百计的犹太人被打死打伤。就在这时,科恩被秘密招收为特工人员,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行动。

当时,滞留埃及的犹太人足足30万,为了让这些人安全撤离,以色列特工部门组织了一次大规模撤侨行动,代号“戈申”。科恩利用自己会说多种语言的特长,凭借超人的能力和异乎寻常的气质,与当地官员和外国大使馆的官员结成朋友,移民行动得以顺利进行。科恩的出色表现,引起了摩萨德的关注,他被正式吸收为摩萨德特工,并在以色列接受了严格的特工训练,准备进行下一个任务。(下图:年轻时的科恩)

成为敌国总统的挚友

1959年的一天,科恩突然对妻子说道:“政府给我安排了个新工作,为一个大商行当代办,需要经常出国。”实际上,科恩口中的“大商行”,就是摩萨德的代号。由于叙以边境局势日趋紧张,为了获取军事情报,摩萨德决定派科恩打入敌人内部。他们相信,凭借科恩超强的能力,定会成为一颗威力无比的定时炸弹。也就是从这天起,他开始蓄起了短髭,外人第一眼看到他,活脱脱一个阿拉伯人。

1960年2月,一架客机从特拉维夫腾空而起,飞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位风度翩翩的商人,望着舷窗若有所思,他就是伊利·科恩,哦不,此时应该叫他卡迈勒先生。原来,在前往叙利亚执行任务之前,科恩必须为自己编造一个完美的掩护身份,以便在叙利亚长期潜伏,这才是他飞往阿根廷的目的。(下图:影视作品中的科恩)

当时,阿根廷住着50万阿拉伯移民,其中有很多叙利亚人。摩萨德将他派到这里,也希望他能打入叙利亚侨民阶层,结识一些政界人物。很快,在阿拉伯人经常聚会的俱乐部里,“卡迈勒”成了一位风云人物,人们都知道他不仅是一位慷慨大方的成功人士,还对“祖国”叙利亚充满着挚爱。

凭借天才般的表演,“卡迈勒”的爱国激情终于钓上一条大鱼,他就是《阿拉伯世界》的主编阿卜杜拉赫·阿勒桑,此人是阿拉伯俱乐部的常客,在侨民中享有极高的威望。阿勒桑十分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位叙利亚年轻人和一般的商人不同,他不止专注于赚钱,而且有远大的报国理想。在他的介绍下,“卡迈勒”很快打进了外交界。(下图:为了打探消息、结交人脉,科恩经常举办派对,甚至邀请当红歌星前来助兴)

由于精通阿拉伯事务,“卡迈勒”经常成为大使馆招待会的座上宾,并因此结识一位叫阿明·哈菲兹的武官,两人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友。此时,“卡迈勒”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大使馆武官,很快就要成为叙利亚总统。他的间谍之路刚刚开启,就成功的潜伏在了总统身边,这难道就是天意?

实际上,阿拉伯的特工机构也曾注意过“卡迈勒”,对这位频频与外交官和侨民接触 的商人进行了秘密调查,发现一切都如“卡迈勒”所说,并无造假之处。不久之后,这位“爱国者”拿着哈菲兹的介绍信,前往叙利亚“建设祖国”。(下图:科恩在大马士革住所的阳台上)

釜底抽薪

定居大马士革之后,“卡迈勒”温文尔雅的举止和“无意间”流露出的爱国情怀,为他在上流社会塑造了一个令人尊敬的形象。人们很乐意跟他成为朋友,其中包括叙军总参谋长的侄子马亚齐、精锐伞兵团指挥官萨利姆·哈图姆等等。有了这层关系,“卡迈勒”得以多次出入叙以边境的敏感地区,刺探到许多机密情报。

1963年7月,阿明·哈菲兹就任叙利亚总统,他没有忘记自己在阿根廷的挚友,在总统府热情款待了“卡迈勒”。这下可好,整个叙利亚的政界人物都知道这位年轻人有总统当靠山,无论他去哪都是最高礼遇,甚至可以自由出入前线指挥所和营地。(下图:电影中的哈菲兹总统与科恩)

凭借这一特权,“卡迈勒”的足迹走遍了戈兰高地,叙军的大炮阵地、反坦克地堡、观察哨、机枪掩体等军事设施的布置,被他悉数掌握。每当夜幕降临,“卡迈勒”就将白天看到的一切,包括火力点布置、坦克部署位置、兵力部署数量、武器装备型号等细节,通过微型发报机发送至以色列。

白天刺探情报,晚上“卡迈勒”也没闲着,因为他的住宅正好在叙军总参谋部对面,通过总参谋部大楼亮灯的窗户,也可以刺探到情报。通常情况下,总参大楼只有5间值班室亮着灯,一旦大楼所有的灯光都彻夜通明,那么一定是策划在军事行动。通过这小小的细节,他曾准确判断出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并及时将警报发送至以色列,让以军成功挫败了叙军的突袭。

叙利亚毫无秘密可言

当一封封绝密电文传到以色列时,“卡迈勒”在叙利亚的地位却节节攀升,在街头巷尾的咖啡馆里,人们热切的讨论着这位国家未来的领导人。此时的“卡迈勒”,已经是复兴社会党国防委员会的委员,被总统哈菲兹视为接班人,同时也是国防部长的有力竞争人选。

在这期间,摩萨德对叙情报战达到顶峰,原本刺不穿、打不透的叙利亚,此时成了一个完全透明的国度,情报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以色列,其中包括叙军T-54坦克的第一手资料、米格-21的照片、叙利亚对以作战军事计划、叙利亚政府内部的争吵、军备仓库的物资数量等等,几乎都是顶级绝密情报。而这些情报的来源,无一例外都是“卡迈勒”。

1964年9月,摩萨德为了表彰伊利·科恩的出色表现,给他批了3周的假期,让他带着老婆孩子去欧洲,好好享受一下欢乐的时光。妻子纳蒂亚虽然不知道他的工作内容,却也猜出了几分,她佩服丈夫的胆量和勇气,虽然很想与他长相厮守,可自己绝不能做出任何动摇丈夫信念的事。

时间转瞬即逝,三周的假期很快结束,当科恩告别家人前往机场时,纳蒂亚紧紧的抱着丈夫哭了。也许是想安慰妻子,伊利·科恩说道:“好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出门,等我再回来时,就去找上司安排别的任务,下辈子都陪着你,再也不离开了!”跟影视剧中的Flag一样,只要是“最后一次任务”,那一定别想活着回来。遗憾的是,这个Flag也在伊利·科恩身上应验了。(下图:科恩与妻子)

致命的小失误?

1965年1月21日,“卡迈勒”发送完情报,像往常一样打开收音机,调至预定频道,准备接收以色列方面发来的指示。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卡迈勒”还没来得及反应,房门已经被撞开,一把明晃晃的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3天后,大马士革电视台宣布一条震撼新闻:卡迈勒的真实姓名叫伊利·科恩,是一名以色列间谍。

那么,这个身居高位,且从未受到怀疑的以色列间谍,又是如何暴露的呢?市面上的资料都认为,科恩的住所处在使馆区,每天发报时造成了细微的无线电干扰,结果引起了叙利亚政府的注意。正是这个致命的小失误,叙利亚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才将科恩抓获。(下图:科恩受审时的画面)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科恩是以色列的王牌间谍,但是在以色列内部,也隐藏着埃及的王牌间谍,他就是杰克·比顿。科恩在埃及的那段时间,曾与他一起共事,两人相当熟悉,后来杰克·比顿加入了埃及特工组织,科恩则消失匿迹。

1965年初,杰克·比顿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看报纸,无意间看到一张叙利亚总统视察戈兰高地的照片,总统身后的一位高官引起了他的注意。通过仔细辨认,杰克·比顿发现此人竟是当年的科恩,联想到历次阿以交战,以色列总是占得先机,他断定科恩是以色列安插在叙利亚的间谍。

随后,杰克·比顿亲自回国,向政府报告了这一情况,埃及方面又转告叙利亚,这才将科恩揪了出来。叙利亚之所以对外宣称是通过苏联专家的帮助,目的在于隐瞒情报来源。最终,杰克·比顿在以色列隐藏了17年,直到1982年在德国去世,间谍身份也未暴露。(下图:中间为总统哈菲兹,最右侧为科恩)

营救失败

伊利·科恩被捕之后,以色列展开了大规模营救行动,试图利用外交攻势迫使叙利亚屈服。但是,窃取了如此多国家机密的王牌间谍,又岂能说放就放?就算叙利亚政府答应,叙利亚的民众也不答应!同年5月8日,叙利亚特别军事法庭判处科恩绞刑;5月19日,科恩在烈士广场被绞死,一代王牌间谍就此落幕。

不过,科恩虽然已经逝去,但他留下的情报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在著名的“六日战争”中,以军不到一周就摧毁了被誉为牢不可破的戈兰防线,占领了6.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得益于科恩之前提供的准确情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