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精致生活 /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原创
2020-06-10  物道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物道君语:

赵雷的一首《成都》,让我对成都念了又念。

有人说,一座城市让人留恋,必定是因为有过故事。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成都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个故事,有开头,有中场,有曲折起伏,却没有结尾。

成都,一座流动着市井烟火的城市

不知多少人以梦为马,逍遥天涯,走得越来越远,却总会不时想念起成都。似乎去再多的地方,都不及回到成都,坐在一条古旧的宽板凳上,等待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面上桌。

片刻之间,时间凝固在成都的街头,凝固在腾腾而起的热气之上。


曾经看七堇年的文字,写到“要有最朴素的日子和最悠远的愿望,即便明日冰天雪地,路远马亡”。而在成都,不需等到冰天雪地,也不需看路远马亡,抬头便可见的是日子的悠远与梦想的朴素。

不少人说赵雷唱的不过是他的成都,真正的成都远远不止有玉林路、小酒馆。实际上,一千个人眼里便会有一千个成都。每一个都是鲜活的,都有过生命的跳动。

我眼里的成都,便是一座流动着市井烟火的城市。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到过成都的,或是未曾到过成都的,生长在成都的,或是匆匆而过成都的,都难以否认,成都这块土地,是极有市井烟火气的。

走不完的古旧小巷,吃不完的各色小吃,看不完的成都姑娘……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成都,花红柳绿的姹紫嫣红

曾经听过这么一个段子,印象相当深:

坐飞机的时候,看到下面是一片黑云,就到北京了;

看到高楼快把飞机戳下来,就到上海了;

当你啥也没看见,先听到麻将声,得,成都到了。

对于打麻将,成都人是真正热爱到骨子里的:饭可以不吃,牌不得不打。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只要有人一起打,大小都不计较。一局上万的,也有人敢上,几块钱打一下午的,也没谁嫌弃。反正重在参与,能开台就是好事。

在成都,随便走到哪个旮旮角角,都能听到搓麻将的声音:结婚摆喜酒的在打,生娃儿请客的在打,过大寿的在打,办白事的还在打……当然,闲来无事更要多打几圈了。

麻将桌一支开,别的事就得统统靠边。有一次我在成都的商店买东西,四顾无人,只好扯着嗓子喊“老板,再不出来我们把店都搬走了哦”,后面很快就传来急切的声音:“哎哟,你把钱放桌上压起就可以了咯。”话音未落,紧接着一阵稀里哗啦的麻将声——人还是没露面。



这事儿放在别的城市,可以当个笑话讲,但成都就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成都人一想到麻将,就不舍得出川,因为在别的任何地方,好像都没有这样的逍遥自在。

如果此刻你问成都人怎么形容自己?他们一定会说:“老子就是要姹紫嫣红。”


成都,在慢生活里做个有趣的人

成都人最爱把“安逸”、“巴适”挂在嘴边上,生活就是为了安逸,吃可以联络感情,喝可以分享趣事,打麻将更是其乐无穷。只要安逸巴适,生活就不必太过复杂。

在成都,曾遇见一家八九点才开门的早餐店,问老板怎么这么晚,他说“起不来”,再问他不开店怎么赚钱,他便腼腆地一笑,谦虚地说:“够花,够花。” 于是下午四点又关门了。



有学生来买包子,结账的时候找不到钱,急得脸红,老板娘便把包子塞他手里:“哎呀,不存在,下次再带来就好了。”“下次不知道啥时候来了。”“哎呀,吃嘛,莫得事!”

在成都待一阵子,就会发现这里的人脾气都很好,他们普遍处在一种“天塌下来关老子什么事”的状态,优哉游哉的,不会轻易跟别人红脸。

没有烦恼,也没有争拗,快乐自然而然地在这里扎根。成都人个个都是段子手,随便什么事情,由成都人转述的时候,一定都是最有趣的表达方式。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有人说,在成都遭遇了一个地震和暴风雨齐来的夜晚,凌晨时分还站在街上瑟瑟发抖,旁边的男孩子倒还在打电话聊天:“妈呀,地震还整个套餐哦!”

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幽默和乐观,让成都人可爱得不得了。


成都,有酒有肉有故事

茶馆酒舍之外,成都最市井,最有烟火气,也最吸引人的地方,自然莫过于美食了。无论是外地人,或者是本地人眼中的成都,毫无疑问都是美食的帝国。

吃过四川火锅的人,有时候只要想象一下食材伴着“咕嘟咕嘟”的气泡声在辣椒油里翻腾的样子,都能兴奋得头脑发热,恨不得马上卷起袖子捞上一碗站着就吃。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但火锅还不是成都的专属。为了保住“美食之都”的荣誉,成都人还有不少宝贝:冒菜、凉糕、糍粑、冰粉、甜水面、钵钵鸡、老妈蹄花、狼牙土豆......一周之内,可以叫你每顿都不重样。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老派成都人对这些美食的位置了如指掌。他们在巷子里七拐八拐,就能找到一份十年不变的味道。掌勺的老板问都不消问,就知道来客的习惯,多放葱花或是不要香菜,摆上干碟还是油碟。

四川话把这样的小店叫做“苍蝇馆子”,非用餐时间,让人觉得馆子里冷清得只能拍苍蝇,谁知一到饭点,食客们宁愿站着也要来吃,火爆程度超出想象。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四川人喜欢在这样的苍蝇馆子“打平伙”(AA制聚餐),反正店子又小又嘈杂,吃喝谈笑之间完全不必拘礼,也不必算计请客的人情,于是一顿饭就可以熟络起来。曾经有到成都读大学的朋友告诉我,本地同学教会他的第一句四川话,就是“老板,数签签。”

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事是一起撸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让老板再来三十串。

忽然,想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忽然,想去成都街头走一走

人生是要活到一定时间,才能知道一饭一蔬对自己和对他人的意义,才能体会烟火气带来的知足和抚慰。尤其在一个又一个深夜里,一个人,一座城,一首歌带给我们的抚慰,就和深夜还亮着灯的便利店一样。


所以如果你失恋了,我建议你去成都,那里有酒、有肉,有故事治愈你的伤;如果你悲伤了,你也可以去成都街头,那里有热热乎乎的饭菜,有热腾腾的火锅温暖你心底的冰凉;如果你无聊了,我还是建议你去成都街头走一走,那里的热闹市井和普通人的惬意生活,会让你看见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