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青衫 / 日记 / 聂红萍 整理:吴禄贞《沿途日记》

分享

   

聂红萍 整理:吴禄贞《沿途日记》

2020-06-13  细雨青衫

吴禄贞是中国近代资产阶级革命家,与云南的蔡锷齐名,时称北吴南蔡。吴禄贞在日本留学时被孙中山的革命思想所吸引,加入兴中会。清末任新军第六镇统制,策应武昌起义未成。1911117日,被袁世凯秘密买凶杀死,年仅31岁。民国成立后,孙中山特颁第一号抚恤令,谥吴禄贞为大将军。然而长期以来,世人未见其日记。近于日本发现其手稿《沿途日记》,殊为可贵。本版选取部分进行连载,以飨读者朋友。

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东亚人文情报学研究中心藏有《沿途日记》(不分卷)钞本2册,未署作者姓名,也未公开出版,原稿作者缺,经考证,作者为吴禄贞、周维桢。(参见聂红萍《〈沿途日记〉与吴禄贞西北考察》,《暨南学报》2019年第2期。)吴禄贞《沿途日记》内容涉及当时中国北方气候、地理、风俗民情、经济生活等,原稿为手写体,现整理如下:

十月初二日

九下钟醴泉起程。

城内商务不旺,西关内有土税统捐分局一所。

西关外即属乾州地,出城里余地势高亢,驻此可控扼一切。此外大势平衍,麦苗广而秀。本地瓦窑甚多,销行本处及外县。油榨房以甘河为最多,然出油之区为造油之地,油成后外贩而去,亦商业大宗也。向北望之山势特起,矗立高原之上,询之有唐王陵在焉,远约四五十里,途次未克往游。

十一下钟过西陵寨,居民约三数十家,平原旷野,皆系产麦之区,亦膏腴地。

过风章,由醴而乾适中之地也。出产麦之外,棉花为多,粮食以玉米、小谷为大宗。玉米即南方所语包榖是也。

地方工价。长工每年约十余串文,短工日则七八十文左右,钱以整百计算,不用折扣。

民情尚厚,惟食鸦片者多,读书人少。

食盐每斤价卅文上下,均由县城官盐店零购,盐店则由咸阳总盐局分销,凡乾、醴、兴平、武功一带,均以咸局为总运之所。

地中水井极多,灌溉称便,膏腴之所由来也。

计今日共行四十里。

初三日

半下钟乾州起程。城内市面不甚旺,较他县稍可。警察灯下用绿柱,上用玻璃罩,亦有仿南方办法之意。转北门行,遥望前面山起突凸,问之系古陵地,考州志,北门外十五里乾陵在焉,当即此也。

食物以麦子小米为尚,麦尤多,小米每斗价四百文上下,麦每斗价三百余文,斗计重三十余斤,价用制钱。

棉花本地少出,每自高陵东南一带贩来,生花一斤价百四十文,熟花则在百六十文左右。

车夫支差每日口食发钱百文,每生【牲】口一头发钱贰百文,若客人自催,雇价倍之。

北街有城守营衙门,又圣帝庙一座,内设官立初等小学堂,又福音堂一所。

两下钟过陵所,未知何陵,疑即乾陵,然距城无十五里之遥。

三下刻五分至十八里铺,居民约二三十家,地势较前平衍,夹道杨树,不大而多,地中亦间有柿子果木等树。

四下半钟过杨遇村,居民约十数户,零星杂处,树木参差,惜其不甚多也。道左标有第六卡字样,塘讯在此。计今日已行卅里。过村后天色已晚,经峡路行数里,水深泥阻,不良于行,耽延久之。再行则上不见天色,下不见人影,而狂风逼人,甚属可畏。但觉其路势渐低,未几到平地云。

九下半钟到尖镇,宿行台,无多食物,幸有红火一炉,稍可去其寒气。

计今日共行五十里。

初四日

八下钟早发,寒,廿五度。

尖镇为永寿属地,人家约四五十户,钱布各铺俱有,大略为永属较旺之村镇。

食物以麦馍锅盔为尚,亦有油茶。银价一串一百文左右。途中见纸货车数辆,询之由西安运销兰州者,亦秦陇贸易之大宗也。

十一下半钟过好店,居民约六七十家,无市面,以种作为业,食物小米粥,每碗大钱五文,馍每斤大钱廿四文,早餐得此,甚可充饥。

途见石炭数车,询由永寿城拉至乡下为炊爨之用,此炭本地不出,产自邠州属,距此在百里以外。一下二刻过双庙,有古庙一所,距城五里。

穴居野处沿山皆是,其闭门寐然之状,杳无声息,几入无人之境,而其荒陋情形亦大可知已。

夜深寐,二三更后……玎珰不已者,询系骡驼过境。缘驼行运货,每从夜间行,与别骡马行运货日间行者不同。从前两行争设兴讼,数年后始结以此等分别办法。至今上起兰州,下止荆子关,照章无异。

计今日共行四十里。

初五日

七下钟早发,寒气较昨日稍减。沿城外斜坡上,路冻土坚,车不能走,上小岭时才五里,已八下钟矣。

九下钟过罐罐河,上斜岭,路窄风狂,腹有饥意。土砍边有炊泥锅者煮豆腐,未熟不得食。昨日剩残馍少许,遂分而冷啖之。途见贩羊两群,黑白各二三百计。询由兰州运往西安,每支价银壹两余,羊头染以红色,自兰起行时须完本地厘金,此其记号也。每支完大钱十文左右。

十下钟行十五里,上杨王岭,买豆腐食之,和以辣子盐,甚可疗饥。过杨王岭,下绝地沟,窄者四五尺,宽者两三丈,水不深而流急,乱石凌杂,不易行也。过寨门前,计岭上至此约三数里,已十一下三分钟矣。沟边古庙一座,左右老柏数株,下有民户二三家,似旅店状。两岸草木全无,惟有包榖秆枯而未割。沿山窑户旷土甚多,倘于此沟求森林之业,定可获利。

一下钟行四十里,抵大峪,中尖,面食尚可口。店头石桥一座,能容一车行。三下二刻,行十里,上太白头,有初等小学堂一。又廿里,路势低下,至山麓则平原万顷,豁然开朗,望邠州城依山而立,地势甚佳。

五下半入城,天色已晚。不复多见,惟电线在目。街上有电报局一所,余待查。

计今日共行七十里。

初六日

七下半钟邠州早发。城内市面尚好,有邮政分局一所。出北门城后小河一道,即泾水也。上由兰州来,下入渭河。水清而浅,宽二三丈不等,旁系小舟一,即来往过渡处,惟不能行上下船。

邠地多平,纵约五六十里,横约七八里。道由左边行,对岸炊烟透起,古柳横堤中,有人家不少。

有鸡声自天际来者,仰而望之,土山壁立,高不下数百丈。其间窑户洞开,有覆以瓦檐者,有堆以麦草者,若烟若雾。亦犬亦牛,均悬之壁间,如履平地,鸡则三五逐之其间。下面竖以板梯,计三数十级。盖穴居风景如是也。陶复陶穴,于此可想见遗风。途见骡载五泉棉烟,约百箱,记以晋省各商店字号,由兰州运销山西。询之运售南方各省者亦多,甘省商业烟为大宗,于此可见一斑。沿途小贩多柿、梨二物,每枚钱数文。其以小驴载麦者尤多,每头可载三四斗。驴麦二项均此地出产较旺之物。

九下半钟行十五里,又过枣树坪,周数十亩地,计树不下三万株。道旁卖枣者,取数粒食之,极可口。中有人家几户,业此当获利不少。途见驴载黄蜡数捆,兰州出产,由甘运陕,每斤值钱百余文。

十下半钟过大佛寺,石刻八丈神像巍峨,千百小佛罗列左右。外面楼台香火,壁立层层,其位置之地势几占去山麓之半。门首刊“觉路”二字,又“明镜台”三字,壁间镌以贞观年间建造记。光绪十三年大学士左文襄题其额曰“镜掩三千”,其余颂献题名不可胜数,实中国各寺观梵宇之所罕见,洵大观也。惟至今稍形剥蚀云。

亭口镇街头过河,宽约三丈,水齐骡马腹。旁有古庙一,额曰“坐镇黑水”,盖即雍州之黑水也。乡人近名之曰黑河。

三下半钟过二塘,距长武城尚有二十里。由邠而武,地方平坦者多。麦原初绿,榖草残黄。村野人家或二三户,或十数户,系耕牛于树下,听吠犬于壁间,打豆挑草,自汲自炊,不顾行者来来往往之为谁何。偶以里名相问讯,不解所言,终以微笑不答而去。田家之乐殊可味也。即此可见民风之淳朴,土地之膏腴。

六下半钟入长武城,宿公馆,馆居县署之西偏。邑令李君绍于湘省同乡也, 食用一切代为备置。晚间晤谈,语此去泾州即甘省属地,须雇长车由泾至甘。即代为函知前途请先备办,免致临时延误。

计今日共行八十里。 (一)

(作者系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