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择日唯日家择日法为正本清源

2020-06-15  伟111   |  转藏
   

北斗位移,天时轮替,几千年对于历史来讲只是过眼云烟,而我们、他们、以后别人都要在这部历史的节章中演绎着属于自己那短暂的不同音阶的节奏、旋律及和声的乐曲。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拥有过的一种生活,自己思想里的生活,用文字去描写,用感情去体会,不同的剧本,不同的角色扮演,但是塑造的却都是自己内心的世界。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将一个想象中的你、我、他处于什么客观环境、主观感情氛围描述出来,使其尽量真实,让读者感受立体并感快意人生、嬉笑怒骂,用文字诠释我们曾经存在着于某角色的生活点滴,将自己对人生的梦幻,憧憬,或者说是理想的人生,赋予进这样的一种属于自己的语言去阐释,这就是我们必须俱备的情绪,也是文采。

国是一个世界,地域是一个世界,村里村外又是一个世界,在这个大小世界里我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天地,家是一个小天地,家中每一个人各有自己的一个天地,你我他都有自己的一个小小天地,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一个天地中而去左右着舞动着别人的、外面的、家庭的、村里的、地域的天地。正如当今学术流传一样,或许我们、你们、他们,都有着自己学术的一个大小天地,而学术的流传与传承其实有着真实而不可否认的天地容颜,这是事实的、是过去的、也是将来的。往往只是大家不去正视它的容颜,有的更是不想去了解揭开学术流传与传承那层薄薄的面纱,往往任其自己的一个小天地为所欲为,任由自己的一个小天地对学术的认知而枉做评论、批判或篡改学术流传的大天地。更有愚夫不敢扣心自问自己认知的这个学术小天地是不是跟历史文化传承不一样,只知道舞动着自己那个小天地的认知去愚昧的否认指责辱骂别人及历史大道文化传承的天地真正容貌。所谓美女纱中藏,未揭面纱何以乱指瞎道,可见愚夫之愚也。

这十年来,很多易友及同道中人曾问我择日之学我操作择吉是用哪一门哪一派的择日学术,每当他们问到我时,我都说我用的是中国传统择日方法,有很多人不明白什么是传统择日法,传统择日法其实就是日家择日法,以《钦定协纪辨方书》为首,《象吉通书》为用,流传于民间各种日家抄本章节为辅用之佐证。讲到这里我知道有些人喜欢钻牛角尖,我不防进行一个说明,其实我们学易之人都是聪明人,退一步来说,学易之人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流浪于街头,头时不时仰面朝天,时不时面向地面张着口啊啊的叫,时不时从嘴角拖滴着长口水吧。既然不是愚蠢之人,何必总表露那种愚昧的行为与观点看法。学易之人对于择日学术我想你们必是有过多方的了解或已掌握着一种详细的择吉学术,请问你们见到早期记载择日学术的书本有哪些,或许当我问到这里时,你才会捡起你那零碎的记忆,脑波般的闪过你曾经了解翻阅过的书籍,或许你记忆是那么的稀少,回忆是那么的困难,或许你想一拥而辨,但总到口而不能痛快的吐出来,怕你的记忆骗了你自己,给你闹出笑柄,怕你的辩解不充分,给你脸上画上图案,面子的事总是大的吗,竹子表面光华而内空如鼓,观之亮丽敲起空响,成为不了栋梁,只能作庭前院后一种无趣的消遣罢了。我在这里敢说,留有全面记载的书无非《四库全书》了,当然除了《四库全书》之外,民间诸多版本都比《四库全书》出版时间要晚,不信你可以花数年时间去理一理,查阅一下,方知我所言非枉言。

以我个人了解,清初之前明朝时期的任何官方书籍藏本有没有还是个问题,是没有人见过的,当然这除了后世考古出土的一些文字记载除外,书本纸质随葬于墓中,几十年或百年时间早就腐化,根本保留不下来,而王朝更替文化首当其冲,清中早期纪晓岚等大巨编辑《四库全书》原因也在于此,清朝不可能继续保留明代的诸多官文文献,通过整理编辑统一成为自己王朝的文献,所以《四库全书》的编辑其实最主要的蓝本就是明朝官方文献藏本及广搜民间遗本加以校正对比删除编辑以证朝纲之正统,这方面不仅清史可查,而且在电视居《乾隆王朝》中也作为乾隆王朝一项政纪进行衡量的一种体现,而《四库全书》的蓝本对照无非是明朝官方及民间的留书为主,所以说《四库全书》是近代史最具有权威性的官方文献,熟读过《四库全书》的人士应记得此书记载着删除章节点的原因及考证依据,所以并非《四库全书》编辑人员随意删定,而是经过多方谨重对比进行编辑。

日家择日法在市面有很多版本,你可以细细对比,唯《钦定协纪辨方书》为日家之首,此书详细记载日家择日法中各种神煞的由来,对于一些无法证实存在疑点的学术记载同时作了点评删除说明,而现今天能查到的书中唯《钦定协纪辨方书》对各神煞及宜忌作了详细学理术讲述,余市面诸本无不尊其所论,从这可知此书的为日家择日之首,也是择日学术传承的正道学术。对于日家择日法学术的讲述虽有多本成名之书,经我细细阅读与对比,唯《象吉通书》出版的年代相对别的通书最为久远,而后出现的《崇正辟谬》或《崇正辟谬永吉通书》均与《象吉通书》内容一致,《崇正辟谬》出版在《象吉通书》之后,别的通书更是到了清代中末才见初版于世,这个规律是符合历史演变的,因为清康熙初中期正是纪晓岚统领群臣依明朝官方藏书及民间广搜藏书为蓝本汇编成《四库全书》的时代,之后才见有出版《象吉通书》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了,而诸多民间藏本及官方藏本的通书无不遵循《钦定协纪辨方书》及《象吉通书》为蓝本进行抄袭编辑另起它名。不管世事出现哪种通书均系此二书的抄袭本,从而我们可以明白择吉术的根源于此。

当然现今除了日家择日法之后还有诸多的择日法,如连山择日法、奇门择日法、正五行择日法、三元择日法、天星择日法、江公择日法、大小六壬择日法等等,你可以查官方与民间的藏本记载,所出现的诸多择日法在清中早年间是找不到存在的依据与记载书籍的,多半是清代中末期出现的,可以说基本无根无源,一方术士所为,那么既然是一方术士所为,我们后承者当以理智的去考虑分析了,师传百人,而非人人均为贤也,如有自作聪明之人依自己的思维与想法独创出来无根无据的择日法出来,后代愚人多以为得神术而广习多赞,随着年代的推移,自成一派是十分肯定的事。但从择日法来看,不管何种择日法往往都有日家择日法的学术影子并沿用日家择日法部分学术在内,如果是有根有据独一无二的择日学术必然跟日家择日法无任何关联的,但为何其它择日法还是很忌讳日家择日法的三杀、红煞、忌利方等等方面的学术,无非得出的结论是诸多择日法在日家择日法的基础上推演创出属于他那一种择日学术,但又不敢违背日家择日法神煞宜忌的红底线。所以当你细细深思择日流派及学术构造及运用方法可知必是愚夫所为。不加以理智的分析判断盲目从学从用,不是愚夫何为愚也,明知背道而施而顾名思义去新创无根无据的学理,此不愚何为愚也,无非自作聪明的行为。

记得2012年我写了一篇论文《纠正择日法中以节气分月令推诸星吉凶的错误》,一:权威书籍原本记载关于历法方面论述:1、四库全书中的《钦定协纪辨方书》甲历论道:2、《象吉通书》中对历法节气及太阳到宫位也有详细的记载,二、我们用理智的思维去分析,三、关于节气在历法上的运用:四、古书及权威书籍论证注解,从这四大点以及古本原图列举说明、留传继承、学术论证等多方面进行辩证讲述,同时把论文发表到论坛中供天下易友阅读参考,其间只有极少个志同道合的易友拍手叫绝,更多的人被这一篇论文左右游离分不清楚南北,有的易友虽然对论文中的学术探源及古书记载实图佐证给予充分肯定,也明确告诉我他们几十年的从易学习研究过程中如我论文所述的一样无法为以节气分月令找到合理的坚定的学术根源依据,更无法否认我论文辩证的事实,但他们已习惯以节气分月令来择日了,所以他们虽然认同我论文的观点,但他们照样依节气分月令来择日。看到易友们的做法确实认人感到不解,在事实证据面前,在学术辩证举证根源明了的面前,往往学易之人选择了一条错误的学术运用道路,明明已知道自己常年运用的择日学术在分月令方面是错误的延用市面书本及投师所授的方法,但好于面子习惯成自然而然,依然将错就错的承用下去,实让我感到易道迢迢于天下,愚夫习之而更愚,已到了黑白不分的地步,前人曾警示后世:“君可教而子可感化之,愚人未施而小人枉教也,教可教之人,传可传之士。”意思是说明智的人,可以通过讲道理摆事实而教化正道,为人之子的人可能通过事实感动他的行为让他得到感化而走上正道,而愚蠢及小人不用去教,教了也是枉费一片感教之心,他们不讲道理不讲事实,跟不道理不讲事实的人你怎么去教化感悟他们都是图劳,所以人分善恶忠奸,君子小人有别。人应积极向上,不耻下问,追求真理,探清根源,特别是从易之人,学术的学习与运用更要注重正本清源,没有根源依据出现的学术多为后世方士枉于增加,实用于否、存在的依据、创立他那种学术的起源道不清理不明,怎能用于大庭广众迢迢于世间,于易理不符、于学理不合,难道后世学者胜过文王伏义、超过周公孔礼焉,有此本事,不如自创文字自创易学,开天辟地,引领另一种初始文化的创新,何必在初学之时还遵照以前的学术学习,习圣贤之书?无非不得真诀,有失易理,游离于择日学门外,但又好自作聪明,改而立创,让通道智者之人论为愚夫也。心高莫枉改传本,术精莫道前人非,没有前人的留书与学术传承,你去哪里学习,所谓官高极品不忘祖荫后人,人逢壮年不忘母乳之恩。

《钦定协纪辨方书》对纪年干支起始及诸多神煞宜忌作了学理性根源的传记,而《象吉通书》却是日家择日法学理性运用的细则分化,一则为根为干,一则为枝为叶为花为果,能否摘得好果实,那就看每一个人的了,一般红大脆香的果多结于树顶枝边向阳的地方,不费一番辛苦是得不到的。除了《钦定协纪辨方书》、《象吉通书》外前文还提到别的通书基本以《象吉通书》为蓝本抄袭另起方名而成,另外,正五行择日法其实也是从日家择日分出去的一种择日法,正五行择日法同样宜忌神煞之说的,只是以所择日课的四柱与所用山向人命配合论五行阴阳生旺得失,正五行择日法只是日家的择日学中的一部分,易友可以细细翻阅《钦定协纪辨方书》、《象吉通书》相关记载,特别是《钦定协纪辨方书》对用课生旺制泄方面的学术多半记载于书的前部分,记载编辑的位置列于前,可见是非常有讲究与重视,既然那么重视为何承易之人用日家择日法往往没有涉及生旺制泄这一环节,这个我想是不容质疑的,无非后承之学者承术运用日家学术之欠缺,非书未截,这跟从易之人学识与认知有关,跟学术传承的完整性没有联系。再如前文所提到的大小六壬及天乙、奇门、天星、连山这方面择日学术从基本上与日家择日法完全是两派不同的学术根源,常观诸书的人都会明白,奇门基本在清代编辑《钦定协纪辨方书》时没有被编入择日书籍中,而只是列入《四库全书》内,在《四库全书》中大小六壬及天乙、奇门、天星、连山都汇编于子部中,子部包括儒家类、兵家类、法家类、农家类、医家类、天文算法类、术数类、艺术类、谱录类、杂家类、类书类、小说家类、释家类、道家类等14大类,其中天文算法类又分推步、算书2属,术数类又分数学、占侯、相宅相墓、占卜、命书相书、阴阳五行、杂技术7属(《四库全书》是中国古代最大的一部官修书,也是中国古代最大的一部丛书。据文津阁藏本,该书共收录古籍3503种、79337卷。'四库'之名,源于初唐,初唐官方藏书分为经史子集四个书库,号称'四部库书',或'四库之书'。经史子集四分法是古代图书分类的主要方法,它基本上囊括了古代所有图书,故称'全书'。清代乾隆初年,学者周水年提出'儒藏说',主张把儒家著作集中在一起,供人借阅。此说得到社会的广泛响应,这是编纂《四库全书》的社会基础。《四库全书》的内容是十分丰富的。按照内容分类,包括4部44类66属。经部包括易类、书类、诗类、礼类、春秋类、孝经类、五经总义类、四书类、乐类、小学类等10个大类,其中礼类又分周礼、仪礼、礼记、三礼总义、通礼、杂礼书6属,小学类又分训诂、字书、韵书3属;史部包括正史类、编年类、纪事本末类、杂史类、别史类、诏令奏议类、传记类、史钞类、载记类、时令类、地理类、职官类、政书类、目录类、史评类等15个大类,其中诏令奏议类又分诏令、奏议2属,传记类又分圣贤、名人、总录、杂录、别录5属,地理类又分宫殿疏、总志、都会郡县、河渠、边防、山川、古迹、杂记、游记、外记10属,职官类又分官制、官箴2属,政书类又分通制、典礼、邦计、军政、法令、考工6属,目录类又分经籍、金石2属;子部包括儒家类、兵家类、法家类、农家类、医家类、天文算法类、术数类、艺术类、谱录类、杂家类、类书类、小说家类、释家类、道家类等14大类,其中天文算法类又分推步、算书2属,术数类又分数学、占侯、相宅相墓、占卜、命书相书、阴阳五行、杂技术7属,艺术类又分书画、琴谱、篆刻、杂技4属,谱录类又分器物、食谱、草木鸟兽虫鱼3属,杂家类又分杂学、杂考、杂说、杂品、杂纂、杂编6属,小说家类又分杂事、异闻、琐语3属;集部包括楚辞、别集、总集、诗文评、词曲等5个大类,其中词曲类又分词集、词选、词话、词谱词韵、南北曲5属。除了章回小说、戏剧著作之外,以上门类基本上包括了社会上流布的各种图书。就著者而言,包括妇女,僧人、道家、宦官、军人、帝王、外国人等在内的各类人物的著作。),其大小六壬及天乙、奇门、天星、连山分类于天文类、术数类中的占侯占卜类,根本就没有把属于占用术数类罗例到相宅相墓风水类及阴阳五行类中,那么为何《象吉通书》里或后世有相关的小六壬及天乙、奇门、天星、连山择日学术的出现,我想不用我说大家应很明白了,无非是出版作者摘录增加于中的,能用子部占用术数来择日,那么为何不用子部内出现所有分类学术都用于择日,最基本的学术用途都能随意篡改立说,无不让圣贤之英灵难安阴界,这种事非不分、黑白不明的学易之人不是愚夫何为愚夫也,更可悲的是后世之人愚昧认为得诀而埋头苦学不论正本清源,执着妖术而习之,并津津乐道以为世之都不如己,唯己独得真诀而演易更是愚之更愚。

1975年12月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中出土的大量竹简,睡虎地秦墓竹简,又称睡虎地秦简、云梦秦简,内容主要是秦朝时的法律制度、行政文书、医学著作以及关于吉凶时日的占书,为秦帝国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医学、等方面的发展历史提供了翔实的资料,分类整理为十部分内容,包括:《秦律十八种》、《效律》、《秦律杂抄》、《法律答问》、《封诊式》、《编年记》、《语书》、《为吏之道》、甲种与乙种《日书》。其中《语书》、《效律》、《封诊式》、《日书》为原书标题,其他均为后人整理拟定。其中《日书》是古人从事婚嫁、生子、丧葬、农作、出行等各项活动时选择时日吉凶宜忌的参考之书,其本质就是古代民间一种'选择时日吉凶的数术'。《日书》文本结构的一个基本特征,是以天文历法为经,以生活事件为纬,共同交织成一幅日常社会的多彩画卷。《日书》涉及的天文学,可分为两个层面:其一是有关实际天象或与天象有关的知识。在九店楚简《日书》中,有一篇《星朔》,专讲各月合朔所躔之二十八宿,类似的内容见于《淮南子·天文》。在睡简《日书》中,有一篇《玄戈》,依据玄戈、招摇等星每月在天空中的位置和指向,来占断人事的吉凶。不过,这一类记述,很多与当时的实际天象无关,而演变为一种以天象为依据的符号化体系。其二是有关历法的知识。《日书》的内容,多系于某月某日之下,以'时'序'事'。而连续完整的时日的安排,有赖完善的历法体系。战国秦汉时期的历法非常复杂,不同的历法体系导致《日书》编排体系的不同。根据这些材料,不仅可以修正传统史书中关于'三正'和'六历'记载的讹误,而且我们发现,《日书》中还保存了大量的以二十八星宿记时的资料则可以对二十八宿日家学术的一部分为正本清源做出新的解释与依据。

《日书》之称不见于传世典籍,秦简中有甲、乙两种以选择时日吉凶为主要内容的数术文献,其中乙种最后一简的背面题有“日书”二字,是简册的原有名字,遂以此命名全国其他遗址或墓葬出土的与之相类似的以选择时日为主的数术文献。从现在来看,《日书》应该是广泛流行于战国秦汉时期的占卜工具书,其内容与今日之“黄历”、“宪书”颇多相似之处。可以说是外在披着神秘的数术外衣,内在对当时社会中下层民众的日常生活给予了全方位的关注,使其成为了证经补史的重要史料和研究战国秦汉社会的基本素材。1975年湖北云梦睡虎地11号墓出土《日书》和1986年甘肃天水放马滩秦墓(M1)出土的《日书》为基础,探讨秦代出土的《日书》中建筑择吉所包含的民众信仰:一方面从《日书》所见的建筑内容、修造择日和非择日部分的宜忌观念,所反映的当时的建筑择吉信仰及其主要原理;另一方面是从时间上,把出土的秦代《日书》与后世的选择类书籍进行比较,特别是与集大成的《协纪辨方书》之间的联系和区别,通过分析两者中相同或者相似的部分,探讨《日书》对后世选择书籍的渗透和影响。秦简《日书》的内容对当时社会民众的建筑择吉模式及其信仰原理进行初步探讨;秦简《日书》所见建筑择吉中择日和非择日部分的内容;《日书》所见建筑建筑择吉内容和信仰原理大致分为建筑时日宜忌、建筑行事宜忌和星宿与建筑宜忌三类,具体分析了阴阳学说、五行生克学说和各种神煞名称及其原理在秦简《日书》中的体现,其中“四废日”、“月杀”、“四敫日”等神煞名称在后世的选择通书中依然能见到,并且内容大同小异。秦简《日书》非择日部分记载有《相宅篇》和《直(置)室门篇》是风水阳宅学主建筑择吉原理,特别是与清代的选择通书记载作比较基本一样。从我列举上述《日书》可见日家择日学在秦之前已是存在的传统择日学术。近些年,湘酉龙山县里耶镇出土的大量秦简从字体与时代跟睡地虎秦简同存于一个时代,其中了反映着诸多文化正本清源的传承,所以日家择日法自秦朝之前已成为一套详细实用的择日学术已不容质疑。

至于某某地某某通书也无非以《钦定协纪辨方书》、《象吉通书》为蓝本加注自己的见解而出版立说,无非只是画蛇添足之举。更有如《斗首择日法》、《江公择日法》、《天心择日法》等等更是引用前人之名而著其可笑之作或以自己对术数的研习参杂四柱八字学及正五行斗首等学术融为一体创出来的不伦不类的妖术择日法。每每夜深人静时,我仰望满空的星辰,思维随着晧空延伸,对与错,真与假已不是那么重要了,只是静思己过,感觉自己可能还会帮得了少部数人在易学征途提出自己一点点看法,不求人人能照我所思所感,只要有一人追寻我的足迹,我的付出也是有意义与值得的。我并非长着满口直说学易之人的铜嘴铁牙,心是肉长的,我分得清黑夜与白天,有理有据,如果真得能经过我的撕咬言语唤醒沉睡的你,当是百年树人之举,比起无依无据盲目从学乱道一通的学易人来说,我是光明磊落的,迢迢正道术照天下,妖道斜术无从左右,天下知我心者必拍案叫绝,愚夫必当我为眼中盯而攻之辱之而后快,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真理永远是真理,奉行真理的人永远是真理的践行者,燕雀岂知雕鹗志,紫烟千刃万重山,谪仙临尘亦胆寒!孤风欲过亦无路,万古成空亦未迁,心柔将至百江水,明月普照今古人,大江远去汇东洋,华夏滚滚洪流中,我非逐波随流,虽未尝清甘源头,但只要探寻一尺向着真理源头已不枉此身。

吴建华(古易、五洲华夏)于凤凰城2016年9月29日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