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医学杂谈 / 【郭生白:我从来都是一个方子】

分享

   

【郭生白:我从来都是一个方子】

2020-06-17  昊晟堂

郭生白出身于中医名医世家,第四代传人,从事中医临床60余年,通读中医经 典著作,极为重视中医辨证论治,功底深厚,医术精湛,临床疗效卓著,颇得世人赞 誉。郭老博采众家之所长,勤求古训,潜心研究,结合数十年临床积累,著书颇多 ,重要著作有《伤寒论六经求真》、《本能系统论》、《阴阳五行解读》、《论中医 的“道”与“术”》。“本能论”是对中医2000余年的萃取并升华,它告诉大家中医 是怎么治病的,是怎样把病治好的,中医是不是科学等问题,先生都作了说明。先生晚年由于对“生命本能论”的研究,对严重影响人类健康之三大疾病的认识产生 了重大突破,建立了“肿瘤自主排斥法”,“糖尿病自主调节法”,“高血压,冠心病自主化脂法”,且使相关的 并发性疾病都与原发病同时消失,使患者终止了终生服药的历史,获得健康的生活。 

一、关于血尿的思辨

    学生我父亲原来有血尿。

    郭老:血尿,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这个你得看病人了,这个血尿绝对不能说100%是一个病。你看热结膀胱,尿了一泡血尿,好了病了,知道这个事吧?说少腹急结,小肚子疼,挺硬的,小便不利,一看有瘀血的现象,桃核承气汤吃了就尿血,尿出来了就好了。血尿是病吗?妇人热入血室,经水时来或经水时断,血自下,也是尿血,有时候是尿血,有时候不是尿血,下部出血出来就好了。这个要思辨,尿里有血要思辨。

    春天有人给我个膏药,这个周边抹的挺黏的那个东西,是个化学物质啊。

我怕蚊子咬 ,蚊子咬得腿上后来肿了,有一个斑感染了,他说一贴上就好了,我那么一贴,可要命了 。一下子我的腿就肿了,后悔来不及了,肿那么粗了,又疼又痒路也走不了,我就这么着上的南通,回来受不了了。我赶紧吃药,吃了一副药就是大黄牡丹皮。我吃了以后,早晨尿血,大便也是黑的,一看也是血尿了,一次血尿,腿不肿了。尿血不是说就是病,得看什么情况才能说是病不是病,不要一见血尿就治,得调查清楚了。尿崩这个病和糖尿病是一个病,糖尿病是胰岛分泌障碍,而尿崩是脑垂体后叶素分泌得太多了。那个是分泌胰岛素太少了,都是多食、多饮、多尿,尿崩是血没糖、尿没糖,而糖尿病是尿有糖,一张方子就行,治糖尿病的生化汤就能治尿崩。

    学生师父,你刚才说的那个老年性遗尿是哪一个方子?这个老年遗尿,就是得了中风以后出现了中风后遗症,出现遗尿的比较多。

    郭老这个不是这个方子,这个是单说的遗尿。中风后遗症的遗尿呢,生化汤、化脂汤都可以。如果比较肥胖的,用化脂汤。身体体重和身高基本上平衡的,吃生化汤配强生粥,就解决问题。

    学生:还有一个就是儿童的遗尿,就是儿童睡眠觉醒障碍综合症,就是喊不醒,拍醒了咣当一声又睡了,就是那种遗尿。

    郭老就是尿炕,对,是尿炕连药也不用吃,我说给你,关元、肾俞,针刺或者是指针,就好了。小孩有结婚了还尿床的,天天尿,笑什么呀,你不信呢,我见过好几个呢。结婚的大闺女,头一天尿炕了,第二天又尿了,天天尿,这个碍不着,治治就好了。从小时候尿炕,一尿尿到了20几岁,她就没有治过,你说邪门不?到后来大了,姑娘大了不愿意治了,老觉得一说就怪害羞的,宁愿天天尿也不愿意去治。继续提问题吧。

    学生我问一个问题,就是你讲的那个止血的,就是那个艾叶炭 ,在止血当中效果非常好。艾叶炭 ,你讲的那个就是止血在于通血,想问问炭止血的机理是什么?就是包括艾叶炭、干姜炭、大黄炭,在止血功能当中,这三个有什么样的区别和功效?

    郭老你说止什么血?是上部?

    学生下部止血。

二、止血的方剂“十灰散”是对抗用药

       郭老妇科的下部啊。我首先说这个止血,我是不用炭剂的,我是不用炭剂止血的,把药炒成炭去止血我是不用的。这个炭剂止血,有一个典型的代表方子,叫十灰散。这个方子是个止血的方子,十味中药都炒成炭,这纯粹是一个止血的方子。这个思想是对抗的。这个方子能止血吗?能是能,但要知道是有的时候能、有的时候不能。什么时候不能啊?第一,多数是不能的,收缩血管,缩短血凝时间,要能,它也能。它要能,那个也能。如果是因为血液有不通才出血,就不能。我说一个典型的东西,高血压和脑血管病的脑出血,是不是要止血?现在医学是不是要止血?是不是?

    学生对。

三、脑出血要用通血的方子才能成功

    郭老要止血,有成功的没有?有,成功的这个不止也能成功。有不成功的没有?没有,是吗?不成功的是多数。不成功的这个要是不止血,我看啊比止还好。我治这个病,脑血栓,就是栓塞,我是用通血的方子。脑出血,我也用通血的方子,都是成功的。你从这个现象考虑,这个出血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没有人说过,有说是高血压造成的。高血压怎么造成出血的?有的造成栓塞而这一个就造成出血呢?这个是什么原因?回答不了了?不信问问他们那些大教授二教授们,他们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通血可以治脑出血呢?他们回答不了。我就解释这一点,凡是出血都是前边塞住之后,这块儿出血的。前边塞住了,心脏继续给压力,血管承受不了,破了,出血了。还塞着呢,后面出血了,前面还塞着呢!这个时候用止血的药,要缩短凝血时间,要收缩血管,就给破损出血的这个血管了增加压力,就继续出血。所以我说越止越出,不行不止,不塞不流。听明白了没有?我都解释了,我用通血的方子能治好,也解释了他用止血的方子治不好,就是这么简单。我从来都是一个方子,这是人家瞧不起我的地方,恰恰是我成功的地方。有人说我:“他呀,别听别人瞎吹,净给他吹,他就那么一张方子,谁来也是那一张方子。”这是别人诟病我,我听到了,我不但没有不舒服,还特别的舒服,特别的开心。头一个说我的,一句话让我头上像挨了一棍子一样。是谁?我忘了那个人叫什么,在哪儿我还记得,在天桥。那是谁组织了一个演讲,张XX,在我说完了以后,有一位女士立时就站起来说,庄子说了大道至简。哎呀,我立时对她刮目相看,她反应特别快,特别的准确,我听了特别的舒服,这是头一个说大道至简的呀!你们听清楚了没有?一张方子又治血栓还治出血,实际上是治什么啊?是治病!不是治出血与血栓。出血与血栓,病没在血上,在哪儿呢?在血管里头的脂肪。这个脂肪一溶解一转化,血管里的脂肪清除了,血流过去了,血该怎么走就怎么走,按照它原来的生态线路走去了,那病不就好了吗?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那个印象,有一次一个人,第一次生产做剖腹产,在给她做麻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着把颈椎这儿给伤害了,她生孩子生下来却高位截瘫了,一下子这一家人傻了。有人记得这个病例不?

    学生听说过。

    郭老听说过啊,记得这个人不?

    学生我们没有见过。

    郭老:在座的有见过的没有?她来了两次,第一次哭哭啼啼地说这个事。我说干嘛好好的要剖腹产?一个女人生下来自然就是到世间来生孩子的,千万年都是这样的生孩子,怎么到你这儿就得拉肚子?我说这次好了以后别再剖腹了,让大家别再剖腹了,要知道这是违反生命规律的行为呀!她说给治治吧,我说没有治过,头一回呀,试试看吧。我开了一个什么方子?就是这么张方子,治脑出血还治脑血栓的,就是这么一张方子。她问这张方子治这个啊,我说你别着急,你还没有吃呢,吃了再说吧。跟我说这个话的人现在就在这儿。她说吃了不就晚了吗,我说什么晚了哇,她说吃了还能掏出来吗,我说干嘛要掏出来。我让她吃了看看哪,不用掏出来。过了有几天,绝对不超过一个星期,又有人来了。谁来了?她姐姐、她妈妈,还有她爱人一伙子来了,来感谢我了。她妈说她这个孩子出院了,我说哪一个孩子,她说就是剖腹产的那个,那个瘫了的出院了,我说怎么着出院了,她说走出去的呗。

    这怎么解释?这个病到底是一个什么病?给药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知道她是做麻醉的时候,使一个大针在这个椎体这儿,注药时可能扎伤了哪个地方,可能就是出血了,弄了一大块淤血在那里。你想想那一大块淤血,造成了什么结果?整个的这个椎体神经被挤着了,被压迫着。这一通血淤血被吸收了,流走了,压力没有了,就这么通了。这就是中医治疗,非常的简单。后来我就想,简单的和复杂的,如果都能好病,你说是简单好还是复杂好呢?我还说过,这个活血通血治的病太多了太多了。这个就说到这儿吧,你那个提法是个什么提法?

    学生我提的就是炭止血的功效,炭止血。

    郭老如果要用止血的方子,绝对治不了这些病。这个止血的方子要治什么病?比如说创伤出血,绝对是要止血的。我们可以有很多的方法帮它止血,吃药这个是最慢的,最不可取的那一种,而最快的就是三七粉,就是云南白药。还可以用别的方法帮它,如果说动脉大血管破了,可以压迫一下,上好了药以后药跟血一凝结,再把这个压力撤走了,它也就不出了。或者是把药上了以后就绑起来了,待一会儿,我看用上十分钟,这个白药或者三七粉,就和血液凝结在一起了,紧紧地粘在你的这个皮肉上了,血出不来了,就在血管里流走了,流流流流回归了生态循环 ,这儿就愈合了。

    对内部的出血,绝大多数的病,是需要以通来止血的。你看着是通,但别认为就通这个破的地方。不是的,而是周身的血管都通,是这个循环通畅,血不是非从这儿流不可。这个全身的血管一通畅,压力就减低了,减低了以后本能系统自己止血的机制就发挥作用了。但是,一般的下医就是知道对抗,就会用止血。

    头一个用十灰散,知道十灰散吗?

    学生知道。

    郭老:用过没有?

    学生没有单独用过这个方子,但是用过炭药,效果也不好。

    郭老对,止血的效果是不会很好的。

    学生也就是说是不是下部的出血,多半是因为先塞住了后来才出血的,多半的下部出血是这个机理?

    郭老不是下部,上部、下部最好说一个具体的病。

四、慢性肾炎的血尿   

    学生对于那种慢性肾炎,那些有血尿的是不是这种情况?

    郭老慢性肾炎的血尿不是,它属于肾功能被破坏。这个肾像一个筛子一样,这个比喻不一定正确,或者说像一个过滤器一样,过滤。过什么滤?把有害的东西筛下去滤下去,把有用的东西或是自己的东西让它漏不下去。和大肠一样,它就是一个排异的道路。你看《内经》说的那个三焦,有人这么描述,“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 ”。渎是什么啊?就是下水道,就是渎。这不是排异的东西吗?这个中焦,是把东西好像有一个产生酶和交接这么一个过程,把一些有机物质让它腐化了。你看咱们不是说的这个消化和代谢系统吗?相连着的就是一个下水道,这边就是一个清除垃圾的垃圾道,液体的,固体的,还有气体的都从这儿走。气体的,有毒的气体,有害的液体,有害的固体物,都是生命过程当中的废弃物。就像城市里头的一些废弃物,液体的、固体的、气体的,都要排出去。不排出去不行啊,没地方放了,城市远远不如一个人的设施完美,不但是完美,还是智慧,是神奇,是这三个东西合成了一个,在大自然里头了谁也比不上。

    政治家找了一部分模仿模仿,出现了一个国家制度;军事家模仿了一点,用于战争,保卫自己;医学家看出来的多一些,所以能保护一个生命。哪些人不会保护生命呢?必定是不懂生命的人。什么是生命?生命就是生存本能的活动,这叫生命。要不了解这个,就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个生命。你要了解生命,才能完善生命。钱学森在20年以前就说了,科学,最终的科学是生命科学,现在全世界都有了这个共同的认识。什么是生命科学?人们都觉得自个儿是生命科学,是吗?人家说了这个药品是生物制药,都挂上个大牌子生物制药。哪个是生物制药?什么叫生物制药?有好多问题都没有界定,都没说明白。哪个药是生物药啊?恰恰中医都是生物药。既然是生物药还制什么?难道生物是制出来的吗?他实际是用生物制成了化学药,这样说倒差不多。你生物制药使的物质是生物的,但是你加进去的是化学物质,制出来的就不是生物了。从山上割下来的草,晒干了,切碎了,煮煮喝,这才是纯生物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