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蓝车之死:不尊重资本的社会没有未来

 亮叔经济学 2020-06-17

小蓝车玩完了。

被很多用户称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迎来了最坏的命运。创始人李刚在声明中说:“再好骑的产品,在缺少了多元化资本支持和良好的财务规划时,都显得无力。”

抛开政治与政策的影响,小蓝车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源于融资的失败,正如李刚所总结的那样。

破产对于企业是痛苦的,对于社会则是良性的。它遏制了资源的浪费,促使资源转移到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生产中去。从这一点来看,小蓝车和众多曾经喧嚣一时的产品的死亡其实是一件好事,让投资者更加审慎,让资源浪费得以减少。

小蓝车宣告死亡的这一天,我的朋友邱靖在朋友圈里评论说“拿投资人的钱去瞎折腾不叫情怀,属于不负责任。”

企业家,要对投资人负责,要努力盈利,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与情怀去不断的浪费资本。这是常识,也是这一工作的职业道德所在。

创业者喜欢谈情怀的时代是危险的。就像我曾经撰文批评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玮那句流行一时的名言“如果创业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了。”

企业家拿着投资人的钱说这样的话,是为无耻;公众为这样的言论叫好,是为无知。

这类不负责任的言论大行其道,令人忧虑。

这是一个危险的时代。

反资本的言论时不时的赢得一片叫好声。无论是王石怒斥野蛮资本,董小姐会议上痛斥股东,还是媒体人声称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被资本逼死”。妖魔化资本的声音在这几年里再次抬头并且流行起来,反市场的声音在市场内大肆喧嚣。

为什么会这样?

在这个流行创业与创新的年代,当企业家们认为自己的产品特别牛逼,去一家家的找投资却不断碰壁时,他们当然会怨恨资本的势利;当企业家们需要资本来“救命”的时候,无人援手,他们当然会怨恨资本的冷漠;当企业家们的雄心壮志因为股东的束缚而被迫调整,他们当然会不高兴。

资本,成了这个时代的泔水缸。不能骂资本家(以后还混不混了?),但可以骂资本啊!不能骂消费者不买单,但可以骂资本啊!

天下之恶,尽可归于资本。当年有《资本论》,如今则有《二十一世纪资本论》。

米塞斯在《反资本主义的心态》一书中分析了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的怨恨。他们不能理解那些看起来不读诗书不关心人类命运的平庸之辈(企业家),凭什么窃据高位(社会地位)?

马克思、米塞斯的时代,资本家和企业家往往是一回事。所以还没有涌现出一种企业家批判“野蛮资本”的现象。但这个时代已经大为不同。商业是残酷之事,破产如家常便饭,只有少数人能够创业成功。失败者们当然不甘心归罪于自己,更不敢归罪于消费者,于是资本成了这个时代的背锅侠。

虽然每个人都想要资本,都想要别人投资自己的事业,但是能够得到资本垂青的毕竟是极少数。资本,是稀缺的。即使有幸得到资本垂青,代价也往往是要听取投资者的意见,不能随心所欲的挥霍资本来满足自己的私心。资本家当然要求盈利,这种要求也当然会让企业家感受到压迫,这就是“资本的万恶”。

就像那部著名的电影中,人人都想得到美女,人人都造谣抹黑她,人人都努力占她的便宜,占了便宜后又继续抹黑她。

这就是资本与人性!若细细分析足以写一部《21世纪反资本主义的心态》。企业家的愤怒,媒体人的煽情,大众的嫉恨,情绪主导的垃圾理论竟可以再次颠覆市场经济的常识!

资本,是商业的根基,是创新的土壤。没有资本,不会有什么小黄车小蓝车,不会有什么微信支付宝,不会有办公室可以供媒体人们整天写作反资本的狗屁理论(除非他们被国家豢养)。没有资本,那些创业者的梦想永远只是空谈,那些伟大的创意永远只是镜花水月。

资本是繁荣的源泉,反资本的文化是贫穷与奴役的路标。没有资本,我们要么生活在古代,要么生活在朝鲜。

人在贫穷的时候往往还能意识到资本的可贵,正如每一个穷国开启改革开放后都非常重视引入国外的资本。可是往往稍微富裕后就开始流行一些批判“野蛮资本”、反对资本主义的文化。在朋友圈转发这种文章也能显现一下清高和逼格。

可是装逼是危险的,不尊重资本的企业不会有远大的前程,不尊重资本的社会不会有光明的未来。这不是预言,而是现代史留给我们的最悲惨的教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