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hmj / 原创文章 / 陈子君——敢与新冠病毒面对面博弈的勇士

分享

   

陈子君——敢与新冠病毒面对面博弈的勇士

2020-06-17  念奴娇hmj

  (与病毒面对面)

见到陈子君的时候,他正带领科室同事对本次新冠肺炎“样本”的剩余血浆进行清理、封存。虽然湘潭的“清零”工作已近尾声,但作为湘潭市疾控中心检验科的领头人,他仍在坚守。

2020年初,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渐呈蔓延趋势,凭着疾控人的敏锐嗅觉,陈子君未雨绸缪,开始对科室成员进行思想动员,他多次在科室会议上强调:“疫情防控既是考验也是锻炼,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大局观,要绝对服从安排,决不能当看客,更不能当逃兵。我个人绝对不会坐在后面当指挥,我会当先锋。但我一个人肯定不够,你们都要跟上来。”在他的言传身教下,科室的同事们在这次疫情检测中没有人退缩,本已回家过春节的都取消了休假,纷纷从家中返回单位参与战斗。

  (陈子君工作照)

2020年1月21日22:00左右,忙了一天的陈子君洗涮完准备上床休息,一只脚刚搭上床铺,另一只脚还在地上,突然接到单位应急办的电话,要求进行湘潭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的实验室检测。“疫情就是命令”,陈子君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穿上衣服出了家门。

“首例检测由我来做,请你来协助我。”在路上,陈子君打电话给同事王中秋。因为他们俩是目前科室的两位资深检验师,多年来经历过各种疫情检测的考验,有着丰富的检测经验和高超的检测技能。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部署会议上,陈子君就和王中秋约好,一旦发现疫情,他们一定担任首例检测任务。

陈子君和王中秋分别从家中赶到单位,时钟已指向晚上十点半,俩人立即行动,敲定好检测细节,做好各种接检准备,等待即将到来的“样本”。他们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防护手套,互相检查好防护装备。进入实验室,从23:00接到“样本”,到检测结果出来,他们历经了6个小时。为了复核检测结果,他俩又用另一种试剂重新做了一次检测,两次结果出来都是阳性。天露曙光,他们与省疾控联系,得知自己的检测结果与同时送到省疾控的样本检测结果完全一致时既兴奋又紧张的陈子君忘记了疲劳,他高兴地说:“检查结果的正确,不但给临床诊断提供了有力证据,也证明我们购入的试剂可用,更说明了我们的检测能力达到了此次疫情实验室检测的要求。”

当他把检测结果告知临床医院后,湘潭宣布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的确诊,同时他们也拉开了湘潭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的序幕。

  (陈子君与同事工作照)


每一份送到实验室来的样本,当检查结果出来,对于那些疑似患者、密切接触者来说可能是虚惊一场,但陈子君他们都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不论是轻症、重症、还是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的样本,他们都得当做阳性样本对待,不能漏掉任何环节。

“慎重对待每一份样本,精准检测,这是做检验师的本分。”这是陈子君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说:样本检测对于疾病确诊有一锤定音的作用,样本检测的科学、及时、准确,直接关系到患者救治、疫情处置的成功。所以检测工作决不能马虎行事,必须十分严谨。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是湘潭疾控首次开展的检测项目,陈子君在省疾控学习培训回来后就在实验室反复模拟操练,研究各项检测流程,把控各个细节要领,同时多方请教省疾控中心的检测专家,咨询检测试剂的生产厂家,力求每一步都做到心中有数。在对新冠肺炎病毒检测过程中,从移液加样、灭活病毒、核酸提取、扩增,样本分析、复核,他娴熟地把控着每一个环节的操作,直至获得精准的检测结果。

元月底,湘潭县人民医院送来一份高度疑似病例的鼻咽拭子样本,陈子君一连用不同厂家的试剂做了三次检测,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不支持临床诊断,但他没有轻易放弃。次日他又采取了下呼吸道标本继续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为阳性,后再用另一试剂复核,也是阳性,这样,经过五次核酸检测后,这个病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后经医院积极治疗,现已康复出院。

   (陈子君与同事工作照)

这次新冠肺炎实验室检测任务重,危险性高,防护要求是三级,这对检验师来说无疑是一项高难度、高风险、高消耗的工作。年过半百的陈子君,因长年累月的高强度工作,他有严重的腰椎病、颈椎病等,但他仍是不顾身体的不适,天天坚守在一线。

每一份样本的检测时间一般都要5-6个小时,而临床医院送检样本来的时间又不能确定,科室人手少,他们只能白天黑夜连轴转,样本随到随检。作为科室负责人,首位掌握检测技术的陈子君更是忙得像陀螺一样,从疫情开始那天起,他整整一个月没休息过一天,没睡过一个好觉,总是要忙到深夜,甚至通宵。

1月22日凌晨,完成湘潭首例新冠肺炎病毒检测任务,几乎虚脱的陈子君从实验室出来后,并没有回家休息。他担心科室成员穿戴防护服不熟练,防护不到位,他要个个盯着,直到他们穿戴规范整齐才放心;他担心科员们检测技术不熟练,流程执行不到位,影响检测结果,他就守在旁边指导、示范,直到检测结果出来。饿了,和大家一起吃盒饭或快餐面;累了,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眯一会。就这样他连续三天三夜没离开办公室,没上床睡过觉。

陈子君带领他的8位同事,熬通宵、加班加点检测样本的日子数不胜数。“我没看过早上四点的洛杉矶,但我看到了早上四点疾控实验室的灯光。”这是他一个同事在朋友圈发的感怀。

  (陈子君与同事工作照)

这次新冠肺炎湘潭共有确诊患者36例,全部治愈出院。在这个数据背后,陈子君和他的同事流了多少汗水,牺牲了多少睡眠时间,没人去统计。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疲乏无力成了他们这段时间的通病。

白大褂+隔离衣+防护服三层,穿戴时的耗力耗时,穿戴后的闷热难受;N95口罩勒得面部生疼,呼吸不畅;护目镜上结雾影响视力,戴着两层手套的手感不灵敏等,这些困难使一个样本的检测比平时费神、费力、费时很多,而且穿上防护服后长时间内还不能吃喝拉撒,都得忍着。每一次从实验室出来,脱下防护服,他们都是汗水湿透全身、手脚浮肿,人几乎虚脱。回忆首例检测任务完成后的情形,陈子君说:“那天一整天吃东西都吃不出个味道来了。”

也许是经常通宵达旦加班的原因,也许是天天厚重防护服加身的原因,也许是长时间高度紧张、体力透支的原因,年过半百的陈子君露着难以掩饰的疲惫。听完他的讲述,我由衷地赞叹道:“你就是我们身边的抗疫幕后英雄。”一贯低调的他,摸了摸鼻梁上那个被防护口罩和护目镜勒出的伤疤,面带微笑,平静地说了一句:“没什么,这是我们的职责,是我们疾控人的本分。”

  (陈子君与同事工作照)

“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正是有了众多陈子君一样的勇士,他们不畏风险,与病毒面对面博弈,与病魔抢生命,才有了今天抗击疫情的成果。他们都是最美的逆行者,向他们致敬!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