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归客 / 诗词艺术 / 白话我的诗词“观”

分享

   

白话我的诗词“观”

2020-06-18  杏坛归客

中国是诗词的王国,是歌的王国。从诗经、楚辞、汉乐府,到唐诗宋词以及元曲小令,中国古典诗词已经有近三千年的历史。古诗词也是中国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我这我的母语感到自豪,我为唐诗宋词而骄傲。下面,我站在一个诗词爱好者的角度,非专业地、大众化地说说我对格律诗相关的思考。


01:诗词的创作要不要讲究格律?

当然要讲的。所谓格律,无非是字数、句数、对仗、平仄、押韵等方面的格式和规则。我的观点是,既然你是在写唐诗宋词,自然是要把格律放在第一位考虑的,要尽量遵守。但有时,也会出现没办法的时候,个别地方也是可以不遵照的,古有之,今有之,但一般情况下,非大家不可为,否则别人不认啊!这个“尽量”,就看你的能耐了,依各人的写作水平而定。但出律多了就不是唐诗宋词了。

有的人对诗词的格律很是不满,认为很拘束,不能畅快地表达思想,不必要遵守,这是一个极端,我不赞成。为什么呢,所谓诗词,其实它的最内在的属性是“歌”,歌者,和也乐也。有了平仄就有了韵,才有起伏才有节奏,这便是旋律便是美。不遵守格律结果,是音频音高完全没有,一马平川,毫无风景。要不然,你叫它新诗(或自由体)好了,这个属于个人自由,没人说你什么不是。


02:是不是讲了格律就是格律诗词了?

我的回答是:肯定不是!文章有章法,诗词也有章法。

在现代诗中,有个戏虐的说法,叫作:多敲几个回车键便是诗,这在古诗词创作中不好使!无论是诗还是词,都还是要讲个“起、承、转、合”的,这便是诗词的章法。不讲章法无法营造出诗意的,当然也就算不上诗词了。看一首诗或词写得好不好,往往不是看一句或两句就可断定的,而是要看全文。看它的起、承、转、合,关键在“转”与“合”上。能给人多大的想象空间就看“转”与“合”,当然也与“起”的“造境”有关,可以说这是一个评判标准。

看看下面一首诗:

生平不见诗人面,一见诗人丈八长。

不是诗人长丈八,如何放屁在高墙?

——从格律上论,没毛病,但它算不算绝句?我想,但凡写诗的人都不会说它是绝句,最明显的是它不符合诗词的审美要求而更具有打油诗的特点。所以,笔者以为它充其量是一首打油诗而已(非贬低打油诗的意思)


03:打油诗与格律诗有何区别?

打油诗与格律诗的本质区别在于:一是不拘于平仄韵律,二是多用俚俗语,明白如话,没有“弯弯绕”。正是因为这两点,让它不符合格律诗的美学特点。三是其创作特点往往是,拙中见巧,俗中藏雅,机巧有趣,这一点使它有别于顺口溜。打油诗多用于讥讽。

唐人张打油不过是一般的读书人,有人说他是个农民,总之是个无名小卒。但他的《咏雪》: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此诗一鸣惊人,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打油诗体。此诗描写雪景,由全貌而及特写,由颜色而及神态。通篇写雪,不着一“雪”字,而雪的形神跃然。遣词用字,十分贴切、生动、传神。用语俚俗,本色拙朴,风致别然。格调诙谐幽默,轻松悦人,无不叫绝。后世则称这类出语俚俗、诙谐幽默、小巧有趣的诗为“打油诗”。

前面提到的讥讽到处乱题壁的诗人的一首打油诗,它是遵从格律的,但它更符合打油诗的特点。我这么说,也许有人不认可,那这样说来,我们写许多诗不都是打油诗了?是的,没错!但我没有贬低打油诗的意思,既符合格律又具打油诗的特点,不是更生活更情趣吗,挺好!这会让我们的诗生活不那么孤独和清苦。

另外,有时作者作诗自嘲,或出于自谦,也称之为“打油诗”。


04:怎样看待古诗词对于美的要求?

美是诗词的属性之一,从这个角度说,不美便不是诗词。个人以为,古诗词的美,无非就是:词句美,意境美,情绪美,通畅美,理性美等等。当然,不要求它们在同一首诗词兼得,这要看诗词的内容而定。

词句美:词句不美的表现是,一是俗(不是通俗),二是艰涩,三是过“重”。俗了就有伤大雅,艰涩就不通畅,“重”了就不和弦。

意境美:意境美则有味有趣。营造意境靠的是词语,技巧性很强。说白了,就是要构建一个生长“情”和“意”的空间(土壤),为情和意服务。这个土壤不肥沃,如何长好东西来,这个空间太小,情和意如何飞扬?

情绪美:主要是说作者给与读者的一种独特的、无可言状的、甚至是莫名的一种感受,是情的美并非物或事的美。

通畅美:这是诗句的最基本要求,主要是指气和韵。第一层面,就是语句要通顺,通了顺了才可能有气有韵,气韵不通怎可为歌?不通顺就是病句不是诗句。第二层面,是指在意和情上要通达,主要是指内在东西,而非词句的表面,此句言东彼句言西也是可以实现内在通达的,这与遣词造句的技法密切相关。

理性美:是指诗意或诗情的内在逻辑性,无论你以多么高超的技巧表达,诗的内在逻辑性不能丢,否则,只是流于取巧,就成文字游戏了。总之,诗之美,就是要努力做到“画里有画、画里有话、话里有画、话里有话”,当然,不一定要兼得。如此,必定是上乘之作!

还有就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类诗词,追求华丽,不讲章法,辞藻堆砌,像是一个插满各种各样鲜花的“花瓶”,的确好看,但毫无生机与神韵。读下来,空空如也,索然无味。所以,追求意韵美更重要。


05:如何看待用典和生僻字词?

的确,典故用得好的确对诗是有好处的,有利于委婉含蓄的表达、帮助意境的构建、增强艺术感染力、扩大表意容量等。但是,不用典就没有好诗吗?恰恰相反,在唐诗宋词中,大多数流传千古的名句名篇,是没有用典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这些诗句有典故吗?有传说吗?没有!全都是“家常话”,但是,它所表现出来的情境意趣又是多么的优美清新啊。

可见,用不用典,与诗词的好坏高下没关系,更与学问大小没关系。若用得不贴切,反会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甚至出现完全反向的表达,闹出笑话。所以,在格律诗词中用典,不应该成为古诗词创作者的追求!

有的人对生僻字词有偏好,好像让人不认识或是看不懂才是真的古诗,把一首诗词弄的不明不白,当然,也许是出于对古文化的热爱和崇拜吧。于诗词爱好者而言,亦无可厚非,无可当事说,在此以诗言诗而已。

这个不好,也可以说是今人作古诗词的一个弊端。特别是初学写诗者,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能讲究技巧更好,通俗也一样出好诗,但切不可艰涩。艰涩了,就不灵动、不通畅,这还是歌吗?能用来唱吗?。我们可以看看,但凡是流传至今为人津津乐道的古诗词,几乎是没人读不懂的。李白的《静夜思》,明白如话而又诗意盎然!这样的例子很多,特别是使用白描手法创作的诗词更是多见。

所以,生僻字词还是尽量少用或不用为妙。一是不利于通畅,二是容易出现自造词,表意错乱,三是不利于读者。语言只是一种载体,语言的背后,是作者对人生、对自然独到的理解和人格魅力的彰显,所以重在让人理解,让人共鸣。


06:为什么说诗有别才诗有别情?

中国文化一直强调天道酬勤,勤能补拙。但几乎所有和艺术相关的东西还是需要天赋的,这个勤补拙只能局限在一定层次上。一些熟练工种,只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练习,肯定会有大的进步。但是,艺术创作不是熟练工种,不是说你天天练,你就一定会成功。换句话说,艺术创作需要勤奋,但更要天赋。

有人一生写诗成就不大(其中包括我),有人很年轻就有很大的成就;有人一生写快乐诗,有人一生写苦情诗;有人一生苦吟苦作,有人一生乐吟乐作。唐朝诗人卢延让《苦吟》诗云:“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而相传著名的苦吟诗人贾岛更是在他的《送无可上人》一诗下加注一首小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包括杜甫,都留下过不少苦吟苦作的不少的传说,他对诗是极度认真和极度崇拜的,那么凄凉的境遇,还要对诗歌朝圣般苦苦追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白,李白作诗,凭一时兴起,信马由缰、狂放恣肆、霸气淋漓、一泄千里,他从来不需要什么辗转反侧、字斟句酌。所以,李白是诗仙,而杜甫是诗圣。这与其说是对他们才能的肯定,不如说是对他们的性情与人生的写照。

我这里并非说没有写诗天赋的人就不能写诗,相反,我认为人人可以尝试着写诗并坚持,诗能让我们的人生多一分淡定多一种情怀。但能写到什么程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这个认识,并且还要清楚,自己为什么写诗?自己适合写什么样的诗?如果一个人一生坚持写打油诗或顺口溜,那一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不要对自己太苛刻,弄的像个苦行僧似的。也许这样反而会写出更好的诗来。

再一个就是,不能静下心来、没有写作的冲动,就不要强迫自己写。诗词是心灵活动的产物,是高级精神活动的产物,诗从来就是孤独、优雅的,你整天忙于应酬,吃吃喝喝,哪里来的高级精神活动?没有思考,缺乏独处的时间,耐不住寂寞,永远写不出漂亮的、能打动人心的诗词来。


07:通俗语句(有些情况下也称白描)可否入诗?

    通俗(并非俗)与诗词没有矛盾,甚至从一定角度上说,通俗到极致便是神奇,当然这是有条件的。有人说,诗以曲为美,我以为不尽然,曲有曲的美,但不曲并非不美。此所谓梅以曲为美、竹以直为美。

我们来具体看看李白的《静夜思》是如何成为名篇?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初看,是不是有点顺口溜的感觉,全诗明白如话,也没有华丽的辞藻。从床前的月光开始,这是起,到地上霜这是承,霜里有苦闷,霜里有忧愁,与后面的“思”暗合。仅这两句可以说算不上诗句,一个比喻句而已!但“举头望明月”这一“举”,转到天上去了,这不仅仅是一个视觉的转换,更是一个“情”与“意”的转换。“低头思故乡”这一“低”,不是回到“床前”的月光,而是到了故乡。此时,我的故乡也应该有一轮明月啊!

由“地”到“天”,“境”到“情”,给人留下不尽的想象空间,韵味无穷。转与合的内在逻辑关联是非常“紧密”,同时又是极具张力的。这个转既为下一句作了足够的铺垫,构建了一种“势”,“画”与“话”深度契合,画中藏话,话里有画,这便构建了一种天上人间的意境,悠远而深长。也正是这一转一合,变平淡、通俗为神奇,这便成了诗!可见,通俗的语句是可以入诗的。

08:学习写古诗词的必由之路是什么?

第一个是“多读”。唐宋朝的诗词为什么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写诗填词,其实,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诗得到重视,读诗的人多。“书读百变,其义自现”,“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都是说读的重要性,这就是一个积累的问题,此所谓:厚积薄发任收放,书画功夫看平常。

第二个是“访写”。从古到今,没有哪一个人诗词名家不访写前人的诗的,只有在访写中才能领悟诗词的章法与遣词句法。

特别是现代人的生活,早已失去了古人的那份精致、闲情与从容,更是缺少了古人那份对生活的细腻感触和诗情画意。古人水岸修禊、竹林集会、曲水流觞、饮酒扁舟、长亭折柳送友、一曲琵琶夜生歌……兴之所至击节而和,今人想来,无一不是令人作羡的真性情,但这都不是我们的生活,只作白云千载空悠悠罢了!

诗言志言情言事,发乎内心。诗写幽情大义,生于现实。——这个自然是真理。但在学习阶段,是没必要较这下真的,那还是以后事。此阶段,还是建议你还是穿越到唐宋吧,过过唐宋人的生活,因为诗词是他们留给我们的。而且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领略诗词的真味。

第三个是“修改”。这个修改,是反复的,是持续的,不是修改一两没次就完事的。这样的典例在唐宋诗人当中太多了,这里说不举例了。在这里,我看到有不少诗友有个好习惯,发布作品时,把原稿也发上,这对不仅对自己有例,对读者也有例。写诗,有一种“思维障碍”现象,就是说,当你陷入一种“情绪控制”或“思维定势”时,你找不到好的恰当的词句,或者找到了又不合律,苦苦寻觅终不得,只好退而求其次了。没关系,就此打住吧,别折磨自己了,我的生活没古人那么悠情,你可到外面走走了!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蓦然回首,那词却在此刻凝眸处!但这里有一前提,那就是要经常对自己的诗词回头审视。


09: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心态看待诗友们的诗?

在这里写诗词的人,大概两类,一类是做学问的,一类是寻乐子的。我以为,这都无可厚非,更没必要穷究其理甚至口诛笔伐了。

就诗来说,有学究式的、有口号式的、有打油式的……不管什么式,个人以为,这不是很重要。一首诗的好坏高下,不是谁说了算的,此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讲究。现在是快餐时代,也是文化多元时代,做学问与寻乐都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一首诗好也罢,平庸也罢,甚至打油或编顺口溜什么的,都没什么的,只要自个满意就行!再说了,看打油诗或是明白如话的诗,比看那些看不懂的诗词舒服多了,这可是个大实话!

所以说,喜欢做学问的做学问,喜欢打油的就打油,我们没有理由厚此薄彼,亦无法拒绝(如果你是真心想帮助别人,不必指责,指出就好,也可以私聊交流探讨)我们唯有以宁和的心态、欣赏的眼光,为其点赞、加油。悦人悦己,怡乐身心。我想,这既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智慧。

好了,拉拉杂杂,想哪写哪。有好为人师之嫌。不过,我只是以一种闲散的、非专业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思考而已,不可较真的哈!

最后来一首七言四句,你认为是七绝呢还是打油?

诗盲趁夜作诗章,写写停停战战惶。

喔喔三声鸡叫了,乌呼马上要天光。

作者:李凯 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