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悦读 / 曹操送荀彧一个空盒子,荀彧便选择自杀,...

分享

   

曹操送荀彧一个空盒子,荀彧便选择自杀,荀彧真的是被曹操逼死的吗

2020-06-19  小酌千年

文:王锦远

荀彧是三国时代数一数二的谋士,是曹家军师爷队伍中的精神领袖,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在荀彧面前,诸葛亮、司马懿、郭嘉等皆是小字辈。自加盟曹家军后,荀彧即竭智尽力,屡出妙招,助力曹操一统北方,荣登东汉帝国CEO的高位,同时也为大魏帝国最终上市作出汗马功劳。在事业和人生皆处于巅峰时,他却突然服药自尽,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

01

荀彧出身官宦人家,是个典型的“官三代”,其祖其父皆朝廷命官,显赫而殷实的家庭背景,使荀彧有力也有闲埋头“圣贤”,再加荀家人血脉中与生俱来的异禀天赋给力,很早他就表现出不凡的气质,是时,相人界的大咖——何顒,只见了荀彧一面,就惊呼,此人有“王佐才也”。

荀彧也的确没让何大师失望,二十刚露头,即被朝廷相中,年纪轻轻就被破格提拔为亢父令。上任不久,荀彧的拳脚和一身本事尚未施展,就遭遇西凉军阀董卓作乱,将朝廷搅得天旋地转,东汉这座矗立了近二百年的大厦眼见摇摇欲坠。为了能做一颗完卵,荀彧招呼也没打,果断地摘下乌纱,揉成一团,丢进路边臭水沟,然后就撒开丫子溜之大吉。荀彧本想回家做个逍遥公,摇着芭蕉扇坐山观虎斗,可回家后却发现,战火已烧到家乡颖川郡的边境。

荀彧的同郡好友韩融见势不妙,面都不肯照,就捷足先登吆喝着自己的宗亲一千余家,避乱至郡西的深山中,可荀彧却认为颖川是个火药桶,乃兵家必争之地,不宜久留,深山也不保险,最好是躲的越远越好。可任凭荀彧说破嘴皮磨破鞋底,一众乡亲就是坚持不走,非要咬着狗屎认定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是世外桃源。无奈,荀彧只好连拖带拽招呼本族一百多人迁离,恰好此时冀州牧也是同郡人韩馥。韩馥遣人来迎,于是荀彧等人便顺势随之一起来到冀州。不久后,留存于颖川的一群不可救药的犟人——众乡亲果然被董卓部将李傕所掠杀。

02

荀彧到达冀州不久,冀州即易手,被军阀袁绍所占。当然,袁绍与李傕完全是两路货色,李傕撑破天,最多只能算个流窜作案的江洋大盗,无非是奔着那几个土财主和暴发户的浮财,抢点金子银子而已。而袁绍则不同,他惦记的是整个东汉帝国的资产,做的是盗国夺权的大买卖。此时的袁氏集团还处于争抢地盘的初创阶段,缺人缺得厉害,尤其是缺重量级的师爷,而荀彧乃天下名士,袁绍自然不会放过,因此便把荀彧当作了价值连城的宝贝捧在手心,整天上马金,下马银的,小宴二五八,大宴三六九。可荀彧并没有被袁绍的迷魂汤灌晕,时间不长,他就发现袁绍这人徒有其名,志大才疏,刻薄寡恩,刚愎自用,难成大事。而另一小老板曹操倒是胸有大志,深谋远虑,颇具英雄之器。一不做,二不休,荀彧当即便再次发扬跑路的光荣传统,“去绍投操”。一番试探切磋再加头脑碰撞,曹操大喜过望,当面即称荀彧为“吾子房也。”一出口即任命荀彧为奋武司马,一年后,荀彧又被任命为镇东司马。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曹操觉得徐州牧陶谦人傻钱多,老实可欺,便亲率一干人马前去打劫,而大本营——甄城,则全权委托荀彧替自己看守。曹操前脚刚走,据守兖州的张邈、陈宫等人认为有机可乘,就起兵反操,并暗中迎接吕布来兖,共谋反操大业。吕布乃当世著名的武打明星,因诛杀董卓而名声大振,见吕布来助,兖州周边的小兄弟皆群起响应。张邈自以为聪明,便使人诈骗荀彧,说什么吕将军是来帮助曹大帅讨伐陶谦的,因此作为曹家大管家的荀彧应开门纳客,以礼相待。张邈显然低估了荀彧的智商,聪明过人的荀彧早就探知了吕布的来意和险恶用心,不仅未上当,反而敌人来了有猎枪——勒兵设备,严阵以待。见此,张邈只好悻悻作罢。

不久后,附近另一闲得手心痒痒的强人——豫州刺史郭贡,率数万大军也来凑热闹,并要求面见荀彧。荀彧正待动身,身边的夏侯惇却出面相阻,他认为郭与吕乃同伙,荀彧此行凶多吉少。可荀彧却认为,郭贡初来乍到,与吕张等人不是一路,现在去可打消其顾虑,争取为我所用,如果去晚了,则很有可能将其推到吕张阵营。果然郭贡见荀彧毫无惧色,且见甄城防守严密,无机可乘,遂引兵而去。正在吕张为郭贡离去而懊悔不已之时,荀彧则乘机令自己的同事程昱摇唇鼓舌去游说邻近的范城和东阿,让其与自己一起互为犄角固守迎敌,以待曹操归来。在荀彧的努力下,三城同仇敌忾,勠力同心,拒敌于城外,吕张屡次率军围攻,皆无功而返,三城终得保全。

曹操率军围打徐州半年,也没能拿下。两年后,徐州牧陶谦病死,而且这个曹操眼中的老实人其实并不老实,曹操准备兴兵问罪。可荀彧却认为此时攻打徐州条件尚不成熟,不如先拿下吕布,待扫清周边余敌,强基固本后,再远征徐州也不迟。曹操一个人待在密室里琢磨了三天,最终认为还是荀彧说得有理,遂起兵大战吕布,结果很快便将吕布击败,乘此余威,又将周边余敌风卷残云,一举荡尽,兖州遂平。

03

正在曹操打得正酣之时,汉献帝君臣却被董卓余部李傕、郭汜等强人撵着屁股四处逃窜,曹操见有机可乘,便想将献帝接到自己的地盘,搞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动作。可众人皆以为汉献帝是块烫手的山芋,不应惹火烧身,自找麻烦。唯独荀彧慧眼识珠,力主迎接献帝,以抢夺道德和战略的制高点。原本还有几分犹豫的曹操,在荀彧提醒下,这才下定决心,并很快将献帝以及一干状若乞丐的大臣迎接到了自己控制的地盘——许昌。

时间不长,曹操就得到了巨大的回报,他借着献帝这面虽有些残破的大旗,拉大旗作虎皮,处处时时以皇家和皇帝的名义颐指气使,敲山震虎,为所欲为,兴风作浪,将一众军阀折腾的有苦说不出,只有干瞪眼的份。事至此,大家才看到了迎帝的巨大红利,皆捶胸顿足,大呼后悔。尤其是雄踞北方的重量级军阀袁绍,见曹操只顾自己闷着头发大财,得了便宜还卖乖,心下十分不满,多次出言不逊,明里暗里得了机会就在口头上讨曹操的便宜。

此时已霸登东汉帝国CEO的曹操,今非昔比,随着地位提高脾气也见长,见袁绍如此操作,勃然大怒,欲对袁绍兴兵动武,可又担心自己块头小,不是袁绍的对手,正犹豫间,荀彧恰到好处地给曹操送上了一道杨梅汤。荀彧认为此时攻打袁绍时机尚不成熟,不如先将吕布等人彻底击跨,待腾出手来,肌肉丰满时再找袁绍分个高下。可曹操又担心袁绍会在自己与吕布干架时,趁虚从背后捅刀。荀彧拍着胸脯向曹操保证,以他对袁绍的了解,目光短浅,好谋无断,犹豫不决的袁绍肯定不会轻举妄动,曹老板您尽管摁着吕布爆打就是。结果,后来剧情发展如荀彧导演的剧本如出一辙。曹操爆打吕布,直到将其擒获,也未见袁绍出动一兵一卒。

两年后,也就是在曹操实力大增时,袁绍这才像个发了羊角疯的疯子率众而来。虽说曹操这几年已长出了不少肌肉和几颗獠牙,已不是当年仅有十几条枪的曹阿瞒,也有几万之众,可是面对气势汹汹发了疯的袁绍十余万大军,块头还是明显小了两号,也因此,曹操麾下的将士几乎个个忧心忡忡,惶恐不安,就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孔融也认为应避其锋芒。关键时刻又是荀彧挺身而出,洋洋洒洒从天时、地利、人和等方方面面淋漓尽致的进行了全面剖析,一举为曹操指明了前进和胜利的方向。听罢这一番高屋建瓴有条有理不容置疑的文韬武略,心里一直在打鼓的曹操和一众将士,这才将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放回了原位。后来战事的进展几乎是不走样地按着荀彧的预言一路走来,最终拥有十余万大军的袁绍大败,曹操大胜。荀彧也因此一战,而奠定了其在曹家军和历史上不可撼动的崇高地位,战后,荀彧被封为万岁亭侯,食邑千户。

战胜袁绍,曹操信心爆棚,不可一世,又想乘胜南征荆州牧刘表,可荀彧却未被胜利冲昏头脑,仍表现出过人的冷静和沉着,他觉得袁绍虽败,但驴倒架未倒,仍有与曹操干架的实力,宜将胜勇追穷寇,落井下石,彻底将袁绍击败,不给其喘息乃至东山再起的机会。曹操这时才咂摸过味来,暗暗自责的同时,及时地采纳了荀彧的正确意见,最终将袁绍彻底击跨,终于一统北方。

04

此时的曹操还保有几分凡人的人性天良,知恩图报,很快便向献帝上奏,强烈要求对荀彧加官晋爵——官授尚书令,邑封一千户。可荀彧却坚辞不受,而曹操却执意要授,并安排一干大臣到荀家说服动员,不得已,荀彧这才勉强接受了封邑,但对尚书令一职仍然坚辞。

后来荀彧又在讨伐荆州刘表,以及有关曹氏集团发展的其他大政方针方面屡献妙计,协助曹操拿下了荆州等地。不仅如此,荀彧还为曹操引荐了一大批人才,如钟繇、郭嘉、司马懿等十几位师爷界的牛人,为以后大魏帝国称王称霸建造了一支师爷队伍,积攒了不少智慧的力量。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在曹操的授意下,董昭等人向皇帝进言,“欲进曹操为魏国公,加九锡”,这分明是抢班夺权向董事长叫板的操作。当他们征求荀彧的意见时,孰料,一直与曹操共进退的荀彧竟一反常态提出了反对意见,内心毫无准备的曹操,勃然大怒,在大骂荀彧的同时,也在心里结下了一个大大的毒疙瘩。不久后,曹操便开始了放毒的操作。

彼时的曹操正在率兵征讨孙权,他假惺惺的上书献帝要求派荀彧来前线监军,助自己一臂之力。早被曹操架空的献帝只好乖乖地将荀彧派去。聪明人荀彧自接到任命后,就洞悉了曹操的心机,一边走,一边寻思着万全之策,可能是压力过大,思虑过重,结果,当荀彧走到寿春时不幸患病,曹操闻知,遂使人送来一大盒美食。看到包装精美的竹盒,荀彧还以为曹操已回心转意,暗责自己是小肚鸡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他满怀希望地打开一看,盒内竟空空如也,说好的美食竟不翼而飞。事已至此,荀彧才知自己小看了曹操。空盒相送,这分明是要砸自己饭碗?罢罢罢,荀彧找出早已准备好的砒霜,兑水一冲,一饮而尽,在肠胃翻江倒海的同时,人也仰面倒地,五十岁的生命之花顷刻间随风而逝。荀彧死后第二年“(曹)操遂称魏公”。

荀彧究竟因何而死?表面看是死于曹操的威逼谋害,其实是死于己手,这不仅指的是服药自尽之举。荀彧被誉为“王佐之才”,智商颇高,如果得机会与诸葛亮较阵,应该也不会处于下风,这样一个不世之才,本应对曹操的为人和狼子野心有所认识,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些看不准,尚可原谅,可是在与曹操亲密无间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后,还说看不清,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曹操篡汉的狼子野心早就昭然若揭,正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同朝为官的孔融、祢衡等人对此都已洞若观火,而聪明过人的荀彧又怎好意思说看不清看不透?可是看清了也看透了,为什么还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早做打算?如像在袁绍那里时,溜之大吉,或像贾诩、司马懿那样装疯卖傻。结果溜也不溜,装也不装,非要硬撑下去,为曹操算这算那,却没有认真地为自己算算,最终落得个身败名毁的悲惨下场,聪明反被聪明误。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说荀彧自己害了自己也不为过。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王锦远  制作:吃硬盘吧、发达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