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谷 / 地缘政治 / 中亚虽大,哈萨克斯坦独占一半

   

中亚虽大,哈萨克斯坦独占一半

原创
2020-06-19  地缘谷

NO.228,方唐镜/文

对此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因为河中地区的面积仍然要小于哈萨克草原。然而有锡尔河、阿姆河及咸海灌溉的河中地区,有着大量富饶的绿洲城市,相比以游牧为绝大多数生活方式,人口不过百万的哈萨克汗国,无疑在人口和资源上都拥有巨大的优势 。


校/一条人文主义狗 画/脸壳 图/地缘谷

在中亚五国(合计400.34万平方公里)当中,哈萨克斯坦占了一多半的土地,达272.49万平方公里,是全世界领土排名第九的国家。


辽阔无垠的中亚


不过,历史上的哈萨克汗国竟要更加广阔,连现代的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都曾长期被哈萨克人占据。要弄清楚哈萨克斯坦为什么如此广阔,我们就必须从哈萨克汗国的诞生讲起。

哈萨克汗国的诞生

哈萨克人和乌兹别克人从某种角度上是同源的。金帐汗国衰落之后,术赤第五子昔班的后代阿布海儿汗于15世纪前半叶率领部众来到中亚地区,建立了乌兹别克汗国。


后来由于东方的瓦剌部首领,蒙古太师也先派其子阿失帖木儿西征,重创了乌兹别克汗国,1456年,术赤长子斡儿答的后裔贾尼别克汗和克拉依汗两兄弟遂借机率领部分部众出走,至楚河、塔拉斯河流域,建立了哈萨克汗国,联合控制东察合台汗国与乌兹别克汗国对抗。


因此,哈萨克汗国和乌兹别克汗国名义上同源,都是出自蒙古黄金家族。不过,在15世纪随着帖木儿帝国的逐步衰亡,哈萨克汗国和乌兹别克汗国不断吸收周边的游牧部族,扩展势力,其人种和文化也都高度突厥化了。


1460年,贾尼别克汗和克拉依汗击退了瓦剌人的进犯,闻名一时,1468年,贾尼别克汗又与克拉依汗击败阿布海儿汗继承者恰依克答海儿,征服东钦察草原各游牧部落,继占领锡尔河流域哈腊套山大部分地区。克拉依汗之子布鲁杜克时代正式称大汗,所以也有以布鲁杜克汗时代为哈萨克汗国建立的看法。

影视作品《哈萨克汗国》中的贾尼别克汗和克拉依汗


与乌兹别克人的征战

哈萨克汗国建立之后,乌兹别克汗国失去了大部分的优质草场,实力大损。著名的乌兹别克汗国昔班尼汗早年与哈萨克汗国布鲁杜克汗进行了20多年的征战,由于实力不济,胜少败多,反而损失了更多土地,甚至一度流亡于花剌子模地区。

好在当时控制河中地区的帖木儿帝国已经陷入了内乱,众多王公混战不止,东察合台汗国的马哈木汗也派兵进入中亚试图火中取栗。昔班尼汗向马哈木汗借兵,又借助帖木儿帝国的内部矛盾,不断壮大着实力。到1501年,他占领了撒马尔罕,建立乌兹别克汗国的昔班尼王朝,帖木儿帝国宣告灭亡。


1503年,昔班尼汗打败了旧日的恩主,东察合台的马哈木汗,占领了河中重镇塔什干。1505年,昔班尼汗攻陷花剌子模的首府乌尔根奇(玉龙杰赤)。1507年5月下旬,昔班尼汗攻陷赫拉特。这样一来,绝大部分河中地区都落入昔班尼汗的掌控之下,他的国土从里海到天山,从锡尔河到伊朗高原。


此时的乌兹别克汗国,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哈萨克汗国。对此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因为河中地区的面积仍然要小于哈萨克草原。然而有锡尔河、阿姆河及咸海灌溉的河中地区,有着大量富饶的绿洲城市,相比以游牧为绝大多数生活方式,人口不过百万的哈萨克汗国,无疑在人口和资源上都拥有巨大的优势。


富庶的河中地区穿插着丝绸之路,孕育了大量的绿洲城市,

掌握河中这一重要地区的人就离掌握中亚不远了


昔班尼汗在建立自己的河中霸业之后,便想要报复宿敌哈萨克人。然而他的对手哈斯木汗也是非同小可的一代雄主。

确切地说,当时哈斯木汗只是与担任大汗的兄长布鲁杜克汗共同执政,但在战争中有极为优异的表现。在1510年的“冬季战争”当中,哈斯木汗与麾下的大将“倔强的哈萨恩”一同反击强敌,大败昔班尼汗,将其驱逐出哈萨克汗国境内,突厥斯坦地区的大部分城市也得以并入哈萨克汗国。同年昔班尼汗又南下与波斯萨法维王朝作战,结果在谋夫战役中战败,被伊斯玛仪一世的军队所杀。

波斯手抄本中的伊斯迈尔阵斩昔班尼汗


哈斯木汗于1511年兄长布鲁杜克汗去世后正式继位,他是哈萨克历史上有名的雄主,改革了哈萨克汗国的军事体系,制定了哈萨克汗国的第一部法律文书《哈斯木汗法典》,大力鼓励经济文化发展,其治下人口多达100多万,能用于征募为兵源的健壮男丁有30多万人。

哈斯木汗领导下的哈萨克军队,强大并且能征善战


哈斯木汗去世后,汗国爆发了激烈的内乱,元气大伤。好在乌兹别克汗国长期与波斯方向的强敌萨法维王朝鏖战,无暇趁火打劫。1538年,哈斯木汗之子哈克.纳咱尔汗自立为汗,在1560年恢复了哈萨克汗国的统一,1569年统兵击败金帐汗国分裂出的诺盖汗国,将其主体兼并,诸多康里、钦察部落被吸收到哈萨克汗国的机体内。

此时乌兹别克汗国内部诸侯割据越发严重,西部更是建立了独立的希瓦汗国,南方则仍遭受强敌波斯人威胁,就给予哈萨克人南下扩展势力的可乘之机。

1598年,哈萨克塔武克勒汗率十万大军入河中地,占领了阿合锡依、安集延、塔什干、撒马尔罕等城,并围困了布哈拉。

塔武克勒汗率大军入侵河中地


但是塔武克勒汗的飞扬跋扈,激起了乌兹别克各地封建主的联合反抗。他们组织起联军,抵御哈萨克人的入侵,在国力的优势下,成功收复了失地,塔武克勒汗在战斗中身受重伤,回去之后不久就伤重去世。

惨烈的哈萨克-布哈拉战争


到1624年,塔武克勒汗之弟叶斯穆汗才取得了第二次哈萨克-布哈拉战争(乌兹别克汗国又称布哈拉汗国)的胜利,夺得中亚重镇塔什干,后又出兵攻打企图独立的堂兄弟、塔什干总督吐尔迪·穆罕默德苏丹,平定了这股叛乱势力,杀死了吐尔迪·穆罕默德。也是在叶斯穆汗在位时代,俄国攻灭西伯利亚汗国,原来臣属于西伯利亚的许多部落转而归属于哈萨克汗国,其领土向北方扩展了许多,哈萨克汗国势力抵达了有史以来的巅峰。


然而,另一个强敌——准噶尔人马上要来了。

血战准噶尔

准噶尔人的人口并不多,对于哈萨克汗国而言却是远比乌兹别克人更加可怕的对手。准噶尔是卫拉特(瓦剌)四部之一,后来整合了绝大部分的卫拉特人。


哈萨克曾多次与卫拉特人作战,只不过这一次会成为主要对手


在瓦剌时代,哈萨克就曾多次与卫拉特人作战,不过当时瓦剌人主要集中精力在东方与鞑靼人甚至明王朝交战,给哈萨克人的压力还不大。


等到重视中亚经营的准噶尔部崛起,并依赖于当地的铁矿资源和绿洲城市的财富建立了强悍的火器部队,哈萨克人的危机就来临了。尤其是当准噶尔的噶尔丹汗吞并叶尔羌汗国之后,准噶尔的财力远远超过了哈萨克人。比起内部松散的乌兹别克人,准噶尔人要团结得多,且更善战。

哈萨克并非善类,可准噶尔更不是


在长达百余年的哈萨克-准噶尔战争当中,哈萨克人并非没有亮眼表现,准部雄主巴图尔珲台吉、噶尔丹都曾在哈萨克人的铁骑下遭遇惨败。但时代变了,准噶尔人依赖于更加充足的火器储备,有效压制了哈萨克人,1652年哈萨克可汗江格尔汗更是被准部以火器击杀,导致此后哈萨克汗国凝聚力大减。

开战前的江格尔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阴沟翻船


与准噶尔的战争导致哈萨克人失去了赖以起家的七河流域,连准噶尔汗国的政治中心伊犁都是从哈萨克人手中夺来的。准噶尔鼎盛时更是攻入哈萨克腹地,占领中亚重镇塞拉姆乃至塔什干。

其实哈萨克汗国也不是没有火器,

只是落后于从中原吸取技术的准噶尔火枪部队


不过,准部大汗噶尔丹策零去世后,准噶尔部陷入了长期的内乱。不屈不挠的哈萨克各部由阿布赉汗重新整合,不断击败准噶尔人收复失地,又掺和到准部内斗中来攫取利益,到清王朝攻灭准部前夕,阿布赉汗已经收复了大部分的故土。

对清朝的策略

然而强大的清王朝宣称全部的准噶尔故地都属于清朝。哈萨克汗国当时西部的小玉兹已经开始遭受沙皇俄国的渗透侵略(于1731年成为俄国的被保护国),希望依靠清朝对抗沙俄,不欲与清朝起冲突,于是对于清朝控制下的哈萨克旧牧地采取逐步渗透的战略。

清朝当时在边界上设立卡伦(军事哨所),定期派军队巡边,驱逐试图游牧的哈萨克牧民。但在阿布赉汗的指使下,哈萨克牧民们通过向清朝缴纳少量牲畜的方式进入清朝划定的国界游牧,但他们与哈萨克汗国的联系并没有断绝。

清准战争刚刚结束,清朝也只是能勉力维持

在此处的影响力,这也是中原王朝扩张的极限了


因为这些牧民迁入的缘故,清朝将边界上的卡伦大量内迁,也放松了巡边政策。随着清朝的衰弱,不再向这些哈萨克牧民收取贡赋,事实上哈萨克人便取得了这些土地。

1860年,已经吞并哈萨克汗国的沙俄与清廷签订《北京条约》,就是以清朝内迁后的卡伦为基础,虽然这条款对清朝明显不利,有侵略性质,然而能够达成也与哈萨克人重新游牧在七河流域、伊犁河中下游等地不无关系。


显然,阿布赉汗一方面对清朝表面臣服,令哈萨克汗国作为清朝附属国如暹罗、琉球等例,一方面又通过巧妙的政治手段扩大子民的生存空间,其影响一直延续到当代。

从突厥斯坦到哈萨克斯坦

“十月革命”之后,中亚从沙俄中独立出来,建立突厥斯坦共和国,定都塔什干。但当苏联政权稳定下来之后,突厥斯坦迫于苏联的强大,不得不再次并入苏联。


考虑到突厥斯坦的庞大,苏联政府遂对突厥斯坦进行了拆分,实施民族划界政策,奠定了现代中亚五国的基础。苏联解体之后,中亚五国从加盟国变成独立国家。

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阅兵式上


通说认为苏联划分突厥斯坦时,扶持了哈萨克人而压制了乌兹别克人。但虽然如此,哈萨克斯坦在南方的边界线,仍不及其鼎盛时代靠南,而是以哈萨克草原为主体。

显然,由于乌兹别克人的定居程度远高于哈萨克人,哈萨克汗国鼎盛时代虽然曾占领塔什干等河中大城市很长时间,但对当地的人口同化程度却很低,因此塔什干的人口民族认同仍是乌兹别克人。到现在,塔什干还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首都。

塔什干的乌兹别克人


当今的哈萨克斯坦虽大,但人口却只有乌兹别克斯坦的二分之一略多,足可见广袤却缺乏水源的哈萨克草原,在人口容纳上是很不利的。

然而,哈萨克斯坦地广人稀,拥有里海地区庞大的油气资源,已探明的石油资源多达48亿吨。加上亚欧铁路大陆桥通过哈萨克斯坦的北部,带动了经济发展,哈萨克斯坦人均GDP在2018年高达8400美元以上,是中亚五国当中最富有的国家。

活力之城努尔苏丹是哈萨克斯坦繁荣的缩影


更多 / 地缘谷原创国际关系漫画号 脸壳

参考资料

哈萨克族文化史 . 苏北海

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中叶清代西北边疆的巡边制度和巡边路线 . 李之勤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