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香居人 / 情感美文 / 此生,愿为胡杨,站着等你三千年

分享

   

此生,愿为胡杨,站着等你三千年

2020-06-20  稻香居人

文/七月长安

注:此文根据歌曲《站着等你三千年》背后故事改编

01.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默默地看着你亲手绣着的字迹,泪水涟涟。

鲜艳的手帕上,你将满腔的爱意挥洒,那一针一线,那栩栩如生的连理枝,形象生动的比翼鸟,那娟秀如你一般的字迹,一点一滴都烙印在我的心上。

摩挲了无数遍,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梦。终归梦是要醒的。

难道你忘了我们说过的誓言了?要做大雁,一生一世,只对一人好,不离不弃,只为一人而生存。

忘不了你曾说过,这一辈子,和我一起天长地久;忘不了,我们欢快地骑着马儿,在这草原尽情驰骋;忘不了,雪山之上,草原之中,留下我们多少足迹。

那胡杨,亲爱的,你还记得吗?我说过,倘若此生不能娶你,便做胡杨,站着等你三千年。

你笑笑说,傻瓜,谁让你站着等我三千年,今生今世我都是你的女人。

那一刻,风正暖,阳光正好。在茂盛的胡杨树下,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可是今天,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要嫁人?而新郎却不是我!

难道从前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浮云?

酒入愁肠,肝肠寸断;借酒消愁,人更愁。

无奈夕阳落去,终究留不住。

那把胡琴,再一次响起在广袤的草原上,雪山草原的那一端的你,听得见吗?忧伤的旋律,伴随着我孤独的身影,融入在这凄美的草原剪影中,让人落泪。

02.

翻过那座雪山,终于来到了草原的那一端。

多么熟悉的场景,天空依旧是那么蓝,那条清凌凌的河水依旧如同哈达一样,白得耀眼;一个个毡房错落有致,草原的远处有成群的羊儿,牛儿,正悠闲地吃着草。

而我的心却再也不如从前,此时是沉甸甸的,只为在你出嫁前见你最后一眼,只为在你成为别人的新娘前,问一句为什么。

阿妈摇着头,把我隔阻在你的毡房外:“孩子,怪就怪你们的缘分太浅,忘了她吧。”

在阿妈黯然的眸子下,我似乎看到了什么,那分明是一种容忍的痛,只是我被伤心占据了心扉,只顾着悲痛。

阿爸一个劲儿地抽着旱烟,苍老的容颜越发显得憔悴。

“出来啊,我想要你一个解释!为什么要选择别人,为什么?”我歇斯底里地嘶吼,可是毡房内,除了低低的啜泣声外,再也无动静了。

“亲爱的,我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真的,我只想好好与你过好这一辈子,一起放牧,一起孝敬我们的阿爸阿妈。”泪水逐渐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我甚至想到以后,我们生一堆孩子,看着你围绕在孩子中间,看着你慈爱的笑脸,我做梦都在笑,可是你今天突然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在做梦,你叫我怎么能接受?亲爱的,你说句话啊!”

寂静,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

阿妈已经泣不成声,不忍再听,走了;阿爸敲了敲烟杆,嗫嚅着想说什么,终究还是忍了,离开了。

“那就让我再为你拉上最后一曲胡琴吧。”

幽幽怨怨的旋律再次响起,时而如溪水呜咽,时而如大海咆哮,时而如山风婉转,时而如骏马奔驰,我把最后的相思之情,全部融入在这相思的胡琴之中,一幕幕记忆浮现而出,泪水再一次盈眶。

夜,已深,可我的琴声依然不断。等到东方发白,那一根琴弦断了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手已经麻木了,同时也知道,弦断情亦断。

你依旧在毡房内,没有一丝动静。

爱,于我渐行渐远。此时,我多想有个依靠的肩膀,多想再一次看看你的脸。可是……

03.

可是,你却穿着火红的嫁衣,进了花轿。

我一路追,一路喊,一路跌跌撞撞,却只换来你的一句:“别等我,别等我……”

不!我要等你,我要等你!这一生,我从来没有这么执着地爱着一个人,今生我要等,来世依旧要等。无论你在不在乎,我都要站着等你三千年。

轿子逐渐远去,消失在草原的尽头。我的鞋跑掉了,手掌也跌破了,甚至额头也染了血迹,终究挽不回你。

倚在胡杨树下,无力地望着天空。我似乎听见一只啼血的大雁在哀嚎,声音幽怨,它是在为失去伴侣而痛哭,这不正是我的写照吗?

如今,陪伴我的只有那一棵千年站立的胡杨树。

亲爱的,无论你在哪,我的心都会一直牵挂你的,从前会,以后也会。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我相信我们的爱,真的不只是表面上这么肤浅。

04.

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当我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已经足足等你六年了。

“你这傻女人,有苦衷你就说啊,生了病你就说啊!”站在你的坟前,我落着泪,“你又何必和阿爸阿妈演着一场戏呢?你知道阿爸阿妈心里多苦吗?你知道吗?你走了,走得干干净净,而你知道吗,留下的人多痛苦?为你思念六年,为你等待六年,六年里,如果泪水可以收集的话,足可以积满一条河。每一天,我都站在胡杨树下等你,就盼望你的归来,等你回心转意的那天,可是等来的是什么?是永远啊,是永远不见啊!”

风,凄凉地吹了过来。坟前的草已经被我除去了,在上面我插下一块用木头刻成的墓碑:今生我最挚爱的妻子。

胡琴又响起了,续好弦的胡琴在这六年里,从未断过,一如我的思念。

凄凄惨惨戚戚,人生失去挚爱是什么滋味,我想我是体会了。

拉着胡琴,我的歌声响起了:“妹妹你做一只绝情的雁,哥哥我做胡杨等你三千年,生也等你,死也等你,等到地老天荒,我的爱不变……”

我笑了,此生,愿为胡杨,站着等你三千年,就这么站在你的坟前,一直等你,等你,等你……

-THE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