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楼梦:年少只知焦大蠢,年老方知焦大忠

 小涵读书 2020-06-21

贾府历经百年,活下来一些有资格的老仆,宁国府中的焦大就是其中之一。

少不更事时读《红楼梦》,觉得焦大不知好歹,说话粗鄙做事愚蠢;年老时再读《红楼梦》,才知他的话是忠言逆耳,让人心怀敬意。

01焦大的蠢众人皆知

  


焦大有三蠢,一蠢骂赖二,二蠢骂贾蓉和贾珍,三蠢骂贾家。

焦大与贾母是同辈,从小儿跟着贾源参加过几次战争,并且救过贾源的命。所以焦大成为最有资格、起点最高的奴才。虽然没有为难他,但是却没有自知之明,所以做出众人都看不惯的蠢事来。

焦大骂管家赖二说明他在仆人堆里过得不如意

贾宝玉跟着秦可卿到宁国府坐客,恰巧遇上秦可卿的弟弟秦钟过来串门,晚上大家一起往回走时,赖二派了焦大送秦钟。按照正常道理来说,秦可卿做为宁国府的少奶奶,她的弟弟也算是比较尊贵的人,能派焦大送他回家也是比较看重他,认为他是有身份的人。但是焦大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赖二分配不公,有好事不想着自己,所以醉后大骂。

“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象这等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把子的杂种王八羔子们!”

贾府里很看重老奴才。赖嬷嬷在贾府里就比一般的主子小姐们还有面子。焦大功劳与赖嬷嬷相比,只高不低,但是他却过得始终是下等仆人的生活。这充分说明焦大不够聪明。

焦大骂贾蓉说明焦大的情商不高。

焦大如果仅仅骂管家赖二,会有人认为赖二没有考虑好他的身份,所以焦大骂他也情有可原,这一点尤氏和秦可卿都明确的说过:

“偏又派他作什么!放着这些小子们,那一个派不得?偏要惹他去。”(《红楼梦》第七回)

但是贾蓉制止他时,他骂贾蓉表明他的情商很低,尤其是他骂贾蓉时,捎带出祖宗三代,就明显过分了。

“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这段醉骂中,焦大竟然说出了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的话,不仅仅使骂声难听,而且有了要挟的味道,实在是愚蠢至极。

焦大骂宁国府的丑事突破了当仆人的底线

焦大越骂越管不住自己,最终连贾珍的丑事都骂了出来。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养小叔子的主角,王熙凤的嫌疑最大;爬灰之事直指贾珍和秦可卿。他明明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尤其是王熙凤和贾宝玉来做客之际,他更该收敛一些,但是他却没有,只图一时痛快,最终被人捆起来,嘴马塞满了土和马粪。

焦大醉骂,惹恼了管家,惹急了贾蓉,惹怒了王熙凤。管家平时能管他,贾蓉身份比他高,王熙凤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贾珍更是一家之长,焦大一顿醉骂就得罪了四个人,这种愚蠢无人能比。

02焦大的忠少有人知

  


日有阴阳,物有正反,任何事物都是辩证统一的。一些蠢人、一些蠢事,如果换成另外一个角度,站在更高的尺度回看,往往会看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焦大如果真的蠢,为何还能在战场上救回贾源;焦大如果真的蠢,为何平时不发声,偏偏在关键时候“抹黑”;焦大如果真的蠢,为何还知道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的理。所以焦大醉骂不是蠢,有可能是忠。

忠一般有两种表现,一种是行为上的忠,一种是思想上的忠。这两种忠在焦大身上都有体现。

焦大行为上的忠体瑞在战场上舍命救主。

尤氏对他的忠记忆犹新,对王熙凤曾这样说过这样的话:

“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去。”(《红楼梦》第七回)

上过战场三四回,能把死人堆里把主子背出来,自己忍饥挨饿却能保证主子吃喝,这充分说明焦大是一个忠仆。如果贾源战死沙场,焦大独自逃命,贾府何来百年富贵?

焦大思想上忠很少有人能体会到。

《红楼梦》是曹雪芹晚年写就的回忆录,在自己家族由盛转衰后,他回看以前的往事,焦大的醉骂让他记忆犹新,并细致地写出来。事过境迁后他才深刻地意识到,在家族没落之际,曾经有一个帮助家族打下基业的老仆人,疾心痛首过,借着酒劲醉骂过,只可惜没有人愿意听,更没有人知道他的忠。

焦大醉骂时,正是冷子兴所说“外面架子未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的时期,贾府虽然外面看起来是一片蓊蔚洇润之气,没有衰败之像,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假象。

自古以来忠言逆耳利于行,但是明白道理是一回事,接纳忠言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贾府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在这种情况下,焦大醉骂只能是自取其辱。

03焦大尽忠为何不被人知?

  


焦大一个忠勇的老仆,酒后把无法在正式的场合上所说的话骂了出来,为何却没有得到善报?

尽忠时不纯粹。焦大醉骂,虽然是忠言,但是加入个人利益因素,在外人听来就完全变了味。焦大骂贾蓉时话里话外透露出不是他焦大,贾府里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焦大的话有失偏颇,焦大功劳再大也不能盖主,皇帝让贾府发达,不是看在焦大的面子上,而是贾源的功劳,贾府后代享受的荣华富贵都是贾家祖宗挣下来的,不是焦大挣来的。所以,他没资格骂这样的话。

尽忠时不分场合。焦大醉骂,指出贾府问题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这种不分场合张口就来的方式,让人感觉到是在揭丑,不是在尽忠。封建大家族中礼法森严,以下犯上的结局只有一个,受到严厉的打压。

尽忠时不讲方法。焦大尽忠是以“醉骂”的方式进行,把自己当成了老资格,把骂的人都当成了不成器的下一代,张口闭口就是“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更重要的是这种醉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尤氏问起是谁送秦钟时,媳妇们说的清楚:“外头派了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醉了又骂,反复多次,再重要的话也就变得不重要了。

语言是一门艺术,尽忠更需要讲究方法。焦大既不会说,也不懂得方法,所以他的尽忠之言无人能听的懂,也没有人愿意听,所以最终只能落的个尽忠受辱。

声明:本文资料重点引自《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郑振铎藏本》【文/小涵读书】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