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书宛 / 原创 / 墨锁清秋—戏子

   

墨锁清秋—戏子

原创
2020-06-22  桃夭书宛


​我不过是,想做一个低吟浅唱的戏子,与灯月同宿,借歌舞取暖,不提爱憎,不言悲欢,只是在这十丈软红里,将自己的故事缓缓上演。

何以春风恨你随性,桃花妒你无情,竟连那台下的看客,都因你的薄凉而离席远走。

你在平仄韵律里惯见了太多以风为伴,披月为裳的行客,且在一场场祭奠中为他们而把泪水熬干,将悲悯用尽,却从来不知,戏文中那半生辗转流离,颠沛无依的人,是自己。



鞍前约誓已随风,人归只道是梦中,东君此去繁华处,鸿雁不归知影踪。

 青丝已被相思误,白发无搁处,甘愿韶华,无端辜负,却医不了,姻缘陌路。 

红烛一截,融不了你心冷如雪,大红喜帖,不及当年,她呵手闲诗一页。 

题词半阙,比不上,恩爱二字,他共你手添一撇。 

也许,此生你恋他是满月,便注定了,不爱了,我的残缺。 




谁剪一寸相思付锦年、忍把芳华送天涯明月,唯与严霜共。门前开遍海堂浣花笑,为了那一世娟娟茹花的女子、染尽红尘最美的情事。荼靡花间惹尘埃、锁清秋、、转身一世琉璃白、他年换了人间。。



其实,没有切身经历对这类文字都是没有多大感触的。只是那“错当了戏中人”实在让人为之悲叹。

人生如戏,我们至始至终最该演的就是自己了吧。我们不仅是戏中人,还是写书人。


我的痴情,遗在了唐时画堂,宋时人家,那痴情是携带诗词含蓄的,你若有心寻它,还请一并善待。

我的温柔,藏在袅袅尘烟里,或者千觞美酒中。你若有心要饮,纵然茕茕孑立,我也会陪你两坛,同饮醉卧溪边。我对你的情意,隐约在九连环里,你若坚持要解,我便借你一生,若你中途离场,还给我的,也定要完好无损。

我的姻缘,在烟雨飘摇的孤舟上,你若不能渡我,便不要靠近我。


月起千山,冥冥归去。岁月宽宥凉薄,而我原谅你, 这一世,你若为笔,我便是层层锦笺,柔情易写,恩爱难描。

这一生,你是疾风,我便化为雪,风雪易同舟,却难共水。


看客鼓掌,戏子退场,

你转身便忘,戏文里的儒雅温良。

台上恩爱,只为风光。

台下淡漠,缘由不详。

戏里戏外,千般模样,还请体谅,这样的角色,我不擅长。

因我心眷你,从寡闻,到名扬。

我心恋你,从初遇,到身亡。


不想步人后尘。又怕艰难独行。

不想曲高和寡。又怕人云亦云。

不想频频相问,又怕死寂阴沉。

不想登台做戏。又怕无人打听。


若想得人深情,自己必先情深。

你有真性情,自然能遇到至诚之人。

水处多浮萍,深谷有幽兰。

你是我,斟词斟句,写下的词一阙。我是你,合书远去,未翻的那一页。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