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事旧人】短命王朝的社会风气是这样的

2020-06-24  新用户06868399   |  转藏
   

短命王朝的人们喜欢干什么?

/王成海

鄙人浅陋,但臭毛病不少,其中最臭之毛病莫过于喜阅史籍,床头杂书散乱,野史独占鳌头。近来再翻晋史,细细窥察比对,总觉得这个朝代怪怪的,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空前绝后的怪朝代呢?不妨听本人慢慢道来……


西晋在中国的历史上大概算是一个最短命王朝,总共才生存了51年,且乱多治少,最太平的时候也就是它的开国皇帝司马炎在位的二十多年,但就是这二十年的太平所形成的坏风气要了还没来得及成长起来的西晋王朝的小命。


西晋是司马炎利用较为和平的手段从曹家手里拿过来的政权,这种改朝换代几乎一点也没伤及社会的肌体,之后司马炎又灭掉了对手东吴,至此为止,司马炎总算化天下为一家了,国家出现了大统一的和平局面。和平时期最应该拥有居安思危的思想,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飘飘然的感觉,面对所谓天下大治的情景,司马炎一改刚建国时的政策方针,逐渐滋生了骄傲自满的情绪。生活上由提倡节俭开始奢侈腐化,于是乎上行下效,社会风气开始败坏,官僚大臣争相贪污敛财,炫富比富。社会出现了自上而下的大面积腐败,最后使西晋王朝沦落为历史上最腐败的政权之一,无与伦比空前绝后的大面积腐败势必会引发社会的诸多矛盾,因而社会的糜烂也像腐败分子的生活一样,一步一步就展开了,终于使本来应该欣欣向荣的国家,短时间之内分崩离析,最后甚至出现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五胡乱华”的那种不可收拾的局面,使中国人民陷入了近三百年的灾难之中。


那么,西晋到底有着怎样的社会坏风气呢?它是如何毁坏了整个国家健康肌体的呢?


第一、炫富攀比之风大肆盛行,席卷笼罩全国上下。石崇和王恺比富斗宝的故事大概最为典型了。炫富攀比也就罢了,但一些财大气粗的牛人有时搞得极有特色,由炫富而至杀人。据《晋书·王恺传》记载:外戚王恺在宴请宾客时常安排一些女伎奏乐助兴,一次一位吹笛的女子吹得有些走调,王恺便当众把她处死。石崇也是个以杀人为乐的极其残忍的家伙。每次请客饮酒,常让美人斟酒劝客。如果客人不喝酒,他就让侍卫把美人杀掉。一次王敦与他的从兄王导一道去石崇家赴宴。王敦硬是不喝,结果石崇斩了三个美人,他仍是不喝。王导责备王敦,王敦却恶狠狠地说:“他自己杀他家里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在这种社会风气影响下,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卷入其中,像平吴第一功臣王浚,本来是很节俭的,在当初因为论功不公平,他甚至和晋武帝顶牛也没感觉到危险,后来官位高了,生活仍然节俭才感觉到是最危险的,不得不迎合社会风气,也开始大肆浪费。
   
对社会自上而下崇尚奢华的现象,有识之士无不忧心忡忡。大臣傅玄就向朝廷上书,愤怒指出:“奢侈之费,甚于天灾!”但早已经沉醉于极乐世界的这些王公大人们谁舍得丢弃这种妙不可言的人生享受呢?


第二、拜金主义甚嚣尘上,全国自上而下“向钱看”。在司马炎的纵容和包庇下,西晋的官僚富豪们不遗余力地追求利益,贪婪地搜刮民财,金钱成为对他们最有吸引力的东西。有了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从鲁褒的《钱神论》中可见一斑。他对钱的作用的论述,十分精辟,他把官僚贵族对钱的贪婪掠夺和钱的作用描绘得淋漓尽致。文中写道:……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余,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见我家兄,莫不惊视。钱之所佑,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后富贵。……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百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谚曰:“钱无耳,可暗使。”又曰:“有钱可使鬼。”凡今之人,惟钱而已。故日: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


鲁褒的批评可谓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把西晋社会“唯钱是上”,钱成为衡量社会一切标准的畸形现象淋漓尽致地暴露出来,为了钱一切人都不顾廉耻,露出了赤裸裸的丑恶。官员可以扮装强盗抢钱,普通妇女可以以卖淫获利。为了钱人性内心仅有的一点善良也丧失殆尽。社会从上到下的人用尽一切手段敛钱,他们绝不容许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损失,否则就翻脸,那怕是骨肉至亲,例如一个叫和峤的大臣“家产丰富,拟于王者”,但待人接物,及其吝啬,时人谓之“钱癖”,家有好李,“诸弟食之,皆以核计钱。”还有更甚者,那就是西晋元老大臣王戎,“其积实聚钱,不知纪极,每自执牙筹,昼夜计算,恒若不足。”其女嫁人“贷钱数万,久而不还”,其女省亲还家“戎色不悦,女遽还其值,然后乃欢”。其侄子结婚,他送给一件衣服,“婚讫而更责取。”他们家有一种好李树,他把李子全部卖掉,同时把李核去除,生怕别人再种这种李树抢了他家的买卖。     


孟子说:“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如果举国上下的人都在争利、逐利,国家就危险了。如果此种现象成为社会时尚,那国家肯定要出问题了。在钱的驱动下,西晋社会问题日趋严重,统治危机日益显现。

第三、上上下下的官员不干实事,一杯香茶,炊烟袅袅,围坐在一起瞎扯淡。这在西晋叫“清谈”。清谈又称“谈玄”“玄言”,专门讨论一些抽象的脱离实际的问题。西晋官僚们也大畅玄风。他们以“名士”自居,一边潇洒地挥着麈尾,一边侃侃而谈。故弄玄虚,如琅琊大族王衍,被誉为玄谈领袖。他历任中领军、尚书令,职务很高,却不干实事,口不论世事,唯雅咏玄虚而已。他手执玉柄麈尾,“妙善玄言”。由于清谈之风盛行,使西晋的官员们“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当官的不干实事,办事又不认真去办,敷衍了事,马马虎虎,每天乐此不疲的就是清谈。

西晋官员们终日谈论玄远、喝酒放纵,不去处理和解决实际问题,这种风气必然给国家带来严重的后果。西晋灭亡时,大臣王衍被杀前,叹息道:“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这就是所谓“清谈误国”。 

第四、官场卖官鬻爵现象畅通无阻,盛极一时。由于上下官僚的穷奢极欲,社会财富被极大浪费,为了补足自己的财富,各级官员无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势吃拿卡要,盘剥百姓,公开索取贿赂,致使西晋的吏治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对此朝廷听之任之,连一个“隔墙扔砖”的措施都没有采取。在这方面司马炎就是第一个始作俑者,大约是自己感觉这种做法不妥,想试探一下社会反映,一次他问身边的大臣刘毅,他可以和历史上的那些皇帝相比,刘毅把他比作东汉的桓灵,他哈哈大笑问为什么,刘毅说桓灵二帝卖官钱入公门,“陛下卖官,钱入私堂。”他无言以对。那时选拔官员采用的是“九品中正制”,名字叫得倒好,但根本没有任何程序,选拔上来的大多官员都是“不精才实”,他们靠的就是关系和金钱。可以说当时皇帝是最大的官员批发商,他把官员一层层批发下去,买到官位的人,无不如法炮制,为敛财而继续卖官鬻爵。


第五、统治阶级大肆纵情声色,寻求性刺激。首先是他们玩着命地比吃的好,吃的怪。何曾任朝廷高官,聚敛了许多钱财,每天吃的费用多达一万钱,面对无比丰盛的食物,他居然说:“简直没有值得下筷子的东西!”其子何劭,更加奢侈,一天吃饭的花费达到两万,超过其父一倍!大臣王济请司马炎吃炖猪肉,味道确实与众不同,一问才知道是用人奶炖制。大富翁石崇家熬稀粥有绝招,王恺为了得到其秘方,买通了他们家的厨师,为此被石崇发觉,一气之下居然把厨师砍了头。其次寻求性刺激。皇帝司马炎后宫佳丽有上万人,到底每天到那里住宿实在无法决定,最后只能用羊拉着车随便溜达,溜达到那里算那里。上行下行,王公贵族们纷纷效仿,家家美女无数,为了寻求刺激,以至于许多贵族子弟,喝酒的时候邀请许多美女,男女全裸,肆意地胡作非为。“社会的需要是最好的大学”为了能与当时的社会“比翼齐飞”,以至于“房中术”的研究飞速发展,许多壮阳药被研制出来,更加促进了上流社会的性泛滥。以致连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也不示弱,纷纷派出使者到民间访查俊美男青年,暗中运进后宫和其交欢,为了减少社会影响,然后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人间蒸发。

其实,西晋社会的恶劣风气何止这些?本人只是粗略地列出一些,让大家做一个自我甄别,对照一下,真正做到心中有数防患于未然罢了。
【特别说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