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歌 / 待分类 / 安史之乱后,杨玉环成了一个“坏女人”,...

   

安史之乱后,杨玉环成了一个“坏女人”,为何鲁迅说她替男人负罪

原创
2020-06-24  大秦之歌

每一个

喜欢大秦的人

你我一起做大秦之歌的正真朋友

文  ∣ 大秦之歌

作者简介:头条号历史问答达人

杨玉环与唐玄宗影视照

公元755年,大唐天宝十五年六月已未凌晨,大唐天子唐玄宗和自己的爱妃杨玉环匆匆走出大明宫延秋门,惊慌失措的向西逃去。虽然有大队全副武装的皇家羽林军护送,但他们两人慌乱忧虑之色凝重。

“安史之乱”让首都长安不再是一个安全繁华的城市,随时随地都有被攻陷的可能。

他们此次西行的目的地是成都,但刚出长安不足百里,在马嵬驿微雨湿衣的夜晚,祸不单行的唐王朝又迎来了新的兵变,只是这次兵变的矛头直接指向杨玉环,而非唐玄宗。唐玄宗流着眼泪被迫将自己的宠妃赐死,在马嵬驿佛堂前的梨花树下,一代宠妃杨玉环用一丈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注定走不出马嵬驿的雨夜,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之中。

百年之后,李商隐行走在马嵬驿,对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写下了“冀马燕犀动地来,自埋红粉自成灾”的诗句,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安史之乱”成为大唐帝国由盛及衰的转折点。马嵬驿也成了杨玉环香消玉殒的生命终点。古往今来的人们,想起大唐帝国的开元盛世,想起大唐奢靡富贵的宫廷生活,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杨玉环的贵妃形象无论在史书的记载里,还是街头巷尾的议论中,仰或在文学家的辞藻里,都是以一个“坏女人”的形象存在,并以此成为家喻户晓的历史传奇女人。

杨玉环影视照

杨玉环生活在开元六年到天宝十五年之间。关于杨玉环的出生地历史上有多个版本,据《旧唐书》记载:“徙籍蒲州,遂为永乐人”。也有一部分学者根据史料的研究,提出杨玉环祖籍在“弘农华阴”。她的祖父曾今当过金州刺史,父亲当过蜀州司户。杨玉环早年丧亲,跟随在河南担任土曹一职的叔父长大,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开元二十五年,唐玄宗的宠妃武惠妃离开了人世,这让唐玄宗悲伤万千。在三千多后宫佳丽之中,居然找不出一位能够吸引唐玄宗的女子,风流成性的唐玄宗在万般落寞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寿王妃杨玉环,立刻对这么年约二十岁的儿媳产生浓厚兴趣。

此时的杨玉环初为人妻,仪态万千,姿质丰艳,在唐玄宗眼里成为“绝代无双”的美丽佳人,于是他毫不顾忌的向自己的儿媳发起攻击。

开元二十八年,唐玄宗命令杨玉环自己请求当道士,号太真,以此借口脱离了寿王府。这种事情在开放的唐代算不上有伤风化的大事情,所以做起来也就非常容易。

天宝三年,唐玄宗正式把杨玉环纳入自己的后宫,成为自己最宠爱的妃子。

天宝四年,唐玄宗又迫不及待的册封杨玉华为贵妃。

杨玉环与唐玄宗影视照

杨玉环为何如此吸引唐玄宗的圣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呢?据《旧唐书.后妃列传》记载,杨玉环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而且“善歌舞,通音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也就是说,杨玉环能获得唐玄宗的宠爱,她是凭着自己的天生丽质、聪明智慧和出众才华这些真本领得到唐玄宗的欢心的。可见,她不是一个华而不实的花瓶,或者说是一位卖弄风骚的舞女。

入宫不到一年,唐玄宗就给了杨玉环无以伦比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她的前任武惠妃,在宫中被人称为“娘子”,所有的仪体都与皇后一样。她的人生至此走上了高光时刻。

唐玄宗对杨玉环的宠爱,也让杨玉环的家族成员获得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她的两位从兄被唐玄宗封官赠爵,三个姊妹也在京城赐赠豪宅,可以自由出入宫禁与皇帝同宴同游。另一位从兄杨国忠更是从一个落魄子弟直接成为大唐右丞相。别人奋斗一辈子都不一定获得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务,杨国忠只凭这层兄妹关系,就获得这种高位。

杨家的飞黄腾达,都离不开唐玄宗对杨玉环的万千宠爱。《旧唐书》里说:“开元以来,豪贵雄盛,无如杨氏之比也。

晚年的唐玄宗已经不是青壮年时期哪个有所作为的唐明皇了,他忠奸不分,排斥忠臣,任用奸臣,把一些好大喜功、贪功冒利之人提拔到大唐高位上来,先后重用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这些人,自己却躲在后宫追求风月之事,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置国家事务于不顾。大唐盛世繁花似锦的表象之下涌动着重重危机,而这些危机,作为大唐天子的唐玄宗却看不到,甚至视而不见。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李白在自己的《清平调》一诗了对杨玉环和唐玄宗的宫廷生活做了逼真的描述,也是对唐玄宗晚年生活的一种嘲讽。

杨玉环影视照

唐玄宗一生先后宠爱过王皇后、赵丽妃和武惠妃,在宠幸杨玉环的同时,也和虢国夫人等女人关系暧昧。

杨玉环虽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这种宠爱虽然跟她的年龄、美貌和才华有关,但放在大唐皇权至上的年代,唐玄宗的一举一动决定着她的一切,说的更直接一点,她始终是唐玄宗的一个玩物,随时随地都有被抛弃的可能。

天宝五年和九年,杨玉环先后因为两次“忤旨”,差点被唐玄宗抛弃。唐玄宗需要杨玉环,只是因为在物欲横流的宫廷生活里,他需要像杨玉环这样的美人陪衬。

对于生活在社会下层的老百姓而言,皇帝和贵妃的奢靡生活却是他们的一种负担,唐玄宗为了杨玉环能吃到新鲜的荔枝,专门派人飞马传送,从岭南到长安,上千公里的道路上奔驰着一匹给美人送荔枝的马儿。这一幕被杜牧写进了他的《过华清池》一诗:“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充满了讽刺味道。

当安禄山的反叛部队离长安越来越近的时候,大唐的危机终于演化成不可逆转的实现,在马嵬驿佛堂前的梨花树下,杨玉环和她身后的杨氏家族要承担起所有的罪责。

在《新唐书.玄宗本纪》里有这样的记载:“自高祖至于中宗,数十年间,再罹女祸,……玄宗……而又败以女子”。

这样的描述,直接把大唐的祸乱推到了杨玉环的身上,就像人们把商朝的灭亡推到妲己身上一样。才德兼备的皇上都是因为受了女色的诱惑才迷失自己,最终断送了王朝。

杨玉环和唐玄宗的功过是非在“安史之乱”的狼烟被熄灭之后,在长安城的老百姓当中开始热议起来,应该是当时最集中的议题之一。

杨玉环影视照

在很多文人骚客的书本里,把杨玉环和唐玄宗的宫廷生活当做最直接的爆料,像郑处晦《明皇杂录》、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姚汝能《安禄山事迹》、郑棨《传信记》等人的书里,对杨玉环的故事进行了大量收集和描述,这些野史笔记都以“搜奇辑逸”为最终目的,所以在取材上以奢华靡乱的唐玄宗和李玉环的宫廷生活为主,对杨玉环的体态、娇态、痴态、醉态、浴态、吃态、睡态等做了大量极尽渲染的描述。

这些事情的热传,也许是人们出于对开元盛世的怀念,也许出于人们对杨玉环和唐玄宗私生活的猎奇,总而言之,这些故事成了人们巷头巷尾津津乐道的素材。杨玉环“花钿委地无人收”的惨痛遭遇在历史的空间里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感叹。

唐玄宗和杨玉环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里面有他们二人对音乐的痴迷,他们两人都是当时通晓音律的艺术家,杨玉环创作的《霓裳羽衣舞》是唐宫里最有代表性的软舞,她创作并演奏的《凉州词》曲调凄清幽怨,动人心弦。据说“安史之乱”后,唐玄宗从成都回到长安后,每每思念杨玉环之时,就亲自登楼吹奏此曲,抒发自己对贵妃的想念之情。很多听过此曲的人都会掩面哭泣。

在一些野史笔记里,杨玉环被描写成一个淫乱后宫的女人。《开元天宝遗事》里把她和唐玄宗描写成一对沉迷于淫乱的荒唐男女,甚至把她和安禄山之间的关系也描写成了一种不正当的关系。《安禄山事迹》和《天宝离乱西幸记》中说她和安禄山之间有“服阿子”、“洗儿钱”的淫乱之事。北宋的司马光在他的《资治通鉴》里也记述了安禄山和杨玉环的关系,沿用了唐代野史对二人的说法。

杨玉环影视照

唐人不但在野史里杨玉环的故事多加记述,盛唐的大诗人们也把唐玄宗和杨贵妃的遗事当做诗歌的内容而大肆吟唱。但在诗人们的价值观里,杨玉环作为一个女人的形象并没有独立,她的名字实际上是附庸在唐玄宗的威名之下。

唐玄宗李隆基在历史上有二种形象,一种是创造开元盛世励精图治的明皇,一种是天宝年间荒淫无道的昏君。

在诗人的世界里,既有对天宝年间无道荒淫昏君的批判,又有对开元盛世雄才大略唐明皇的称赞,这种矛盾的态度都集中在唐玄宗和杨玉环的关系认识上。

杜甫曾在《丽人行》中对玄宗宠爱下的杨氏兄妹进行了无情批判,说他们把圣人的恩宠变成自我纵容和飞扬跋扈。

在“安史之乱”后,杜甫又回到长安,写下了《哀江头》一诗,追忆“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感叹“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

李益在《过马嵬驿》中一方面力劝“世人莫重霓裳曲,曾致干戈是此中”,另一方面又感伤“惟留坡前弯环月,时送残蝉入帝台”。

李商隐在《华清宫》一诗里用“未免被他褒女笑,只教天子暂蒙尘”对杨玉环进行责备。却又在《马嵬》一诗中又用“如何四季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对唐玄宗进行讽刺,对杨玉环给予同情。

元稹的《连昌宫词》、杜牧的《华清宫三十韵》、温庭筠的《过华清宫二十二韵》等诗句,都对充满了对开元盛世的回顾,也对大唐由盛而衰进行了批判,均对唐玄宗和杨玉环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情感。

在白居易《长恨歌》和陈鸿《长恨歌传》出现之后,唐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也从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之中正式进入了文学作品。

从此,杨玉环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二个角色形象,就是艺术形象。

杨玉环影视照

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把历史事实、民间传说和艺术虚构结合起来,第一次采用浓郁的抒情笔调叙述唐玄宗和杨玉环爱情故事。经过白居易的艺术加工,唐玄宗和杨玉环就成了一对“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有情人。

此后,杨玉环的形象也和历史史料记载中的形象相去甚远,发生了很多变化。她出身寿王府的记录被删除,他淫乱宫廷的记载被抹掉。她死后并没有化为马嵬坡下的黄土,而是变成了瀛海蓬山的一位仙子,依然割舍不下对唐玄宗的不尽思念。

在唐代文学匠人的不懈塑造下,唐玄宗和杨玉环成为了唐代文学里的一组特殊题材。陈鸿的《长恨歌传》虽然是对《长恨歌》作传,以小说的手法对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进行了描述,但在叙述故事时也结合了很多史实依据。

纵观唐代文学作品,对于唐玄宗和杨玉环的形象定位整体上具有二重性,一方面在批判一方面在赞扬,一方面在讽刺一方面又在贬低,这种矛盾的思想情感,既有美化唐玄宗和杨玉环爱情故事的成分,同时又把大唐由盛而衰的责任全部推在杨玉环身上成分。

杨玉环影视照

到了宋代,唐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显然已经失去了激情人心的情感色彩,但有很多文学大家想把杨玉环的艺术形象从唐玄宗的身影里分离出来,让她以独立的角色呈献给读者。

乐史在他的《杨太真外传》把杨玉环独立出来,故事里的主角不是唐玄宗,而是杨妃,对史实中的杨玉环进行了简化。虽然人物独立了,但艺术思想和高度却降低不少。

秦醇的《骊山记》和《温泉记》里,通过对落地秀才张俞访问骊山故老的特殊视角,再现了天宝当年的杨妃故事。

元代杂剧《梧桐雨》并不是以杨玉环为主角,它展现了唐玄宗的精神世界和悲剧性格。杨玉环在戏里成为和安禄山有暧昧关系的女人,她与唐玄宗的七夕之盟是因为担忧自己将来年老色衰后得到不到宠爱才被迫这么做。这里的杨玉环同白居易《长恨歌》里的杨玉环截然不同,一个工于心计,一个纯洁无瑕。

但在这部作品里,由于作者身处民族关系极为负责的元代,所以他把“安史之乱”的责任推给了唐玄宗的文武百官,把同情和赞许给了唐玄宗,把批判的矛头给了安禄山,对杨玉环虽然进行了贬低,但并没有让她承担过多的政治责任。

到了清代,洪昇在的长篇传奇《长生殿》里,对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进行了赞美和讴歌,他以喜剧结局,让唐玄宗和杨玉环在月宫里进行了团圆,这和白居易《长恨歌》的悲剧结局大相径庭。

《长生殿》里的杨玉环是一个特别痴情的女子,性格柔弱,对爱情专一。她美丽大方,不是撒泼娇悍的争宠女子。她勇于为爱情承担任何责任,为爱人做出牺牲。在马嵬驿前,杨玉环面对要处死她的乱军,不仅为情献身,而且为国赴难,是一位身怀大义的奇女子。

鲁迅也是一位替杨玉环鸣不平的作家,他在《花边文学.女人必未多说谎》中说:“关于杨妃,禄山之乱以后的文人就都扯着大谎, 玄宗逍遥事外,倒说是许多坏事情都由她。……女人替自己和男人伏罪真是太长远了。

正是因为有了洪昇和鲁迅这样的人打破了杨玉环“伏罪”状态,也把杨玉环从一个“坏女人”的形象中解放出来,才让她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

数百年来,杨玉环的泪水始终打不掉自己身上的污点,她的灵魂始终挣不脱伏罪的枷锁和铁链,终于在一千多年后,她的千秋罪过才被人从身上拂去。

杨玉环影视照

 ·END· 

大秦之歌在秦史里徜徉

 公众号:daqinzhifeng1018  

洞见 · 价值 · 有趣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大秦之歌》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11705881@qq.com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