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福短篇悬念小说集:范思哲香水(68)

 天然呆阿福 2020-06-25

菩萨不死(三)

那女人是这座老房子的房主。不当菩萨的时候,有人叫她蒋小凤。她姐姐大凤去世后,她跟母亲学了这个行当。因为从小就聪明伶俐,学啥会啥,母亲去世前就能独挡一面了,所以不仅吃穿不愁,还在省城买了房子,住在城里当城里人了。

她每周下来一次,但每次下来都行踪诡秘,往往没人见她进村,就在村子里了。

那个男人走了吗,翠花?她问她的助手,一边拿碗拿筷。

他要我跟他走。

啥时候走?

下个礼拜。

一个女人不容易碰到这样痴心对你的男人。

我跟他以前好过,可那是以前的事,你知道我们有五年没见面了。

可这五年里他一直在找你呀。

但我不想见到他。

你喜欢水根是不是?女主人一面吃饭一面问。我猜你打毛衣是给水根打的。

翠花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漂亮女人容易惹麻烦。

不管翠花跟不跟那个东北男人走,蒋小凤已打定主意辞退她。不过要找一个像翠花一样胆大的女孩也不容易,因为要一个人住这座老房子,还不能见钱眼开,手脚不干净。蒋小凤向来相信自己的眼力,看人不会看走眼。五年前头一眼看见翠花,就知道这姑娘是农村人本分老实。可惜女大当嫁,谁也拦不住。翠花想给本村的水根做填房,也是看水根本分老实。当然更关键的是不肯回东北了,也不肯跟那个同她同居过半年的东北男人做夫妻。

蒋小凤打算明天去后村把婉妹叫来。婉妹以前做过翠花所做的这些事,也一个人住过这座老房子,所以请她代两周估计没问题。今晚风很大,山上的松树被吹得呼呼吓人,一阵比一阵紧。好像屋里也进了风,油灯忽明忽暗。

蒋小凤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守财奴。除工钱外,打算另给翠花五万块钱,给她治嫁妆用。谁都知道给蒋小凤打工的应该是单身女人,虽然对水根也知根知底,但不能破这个规矩。也就是说,即使用翠花一百二十个称心,也不能留她了。

待明天再跟她讲,蒋小凤一面心里这么琢磨,一面跟翠花扯城里人的事。

这座老房子没把电拉过来,自然没电视看,这连房主蒋小凤也住不惯了。以前还多住两天,跟同村人拉拉呱,上集镇上露露脸,现在是住一宿就走。有时候天不好刮风下雨,或者农忙农民没空来,只稀稀拉拉来几个人,上午就完事了,所以吃过午饭就能走。那样的话,到县里租一部出租车回省城,晚上八九点钟就能到家。不然就在县里的带洗澡间的旅馆里住一宿,旅馆里有电视看。

没电视就早早睡觉。虽然蒋小凤每周只住一宿,但她的卧室天天被打扫一遍,不但窗明几净,而且床单被子每周都洗;遇到出太阳的日子,床上的东西都拿出去晒。

躺在松软的被褥上,才想起城里的蔡小禾来。

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他又读书又写文章。一旦确认他没跟别的女人上过床,像他自己信誓旦旦保证过的那样,就答应跟他结婚。

蔡小禾很会弄花样,在厨房里做菜啥都做得出来,在床上做爱也啥都想得出来。

怎么肚子疼了?蒋小凤叫翠花过来。

翠花住隔壁房间,正在灯下埋头看书。

蒋小凤问她还有没有快胃片了,翠花说有,转身到厨房间拿水杯倒喝药水。

人多了就吃不上饭。你不能跟人家说,茅山菩萨饿了,要吃中饭了,那谁还信你?现如今干哪行都不容易,你想多挣点钱就得饿肚子,胃病就是这样得来的。不过吃几粒快胃片就好,比求菩萨好得快。

该洗手不干了,不能贪得无厌,不然搞出个胃穿孔划不来,所以蒋小凤打算再干一年就关门歇业,抱歉请菩萨的,请另投门路。这房子也卖掉,以后不回来了。这时她又想起蔡小禾来。她知道蔡小禾是喜欢她,不是喜欢她的钱。蔡小禾不知道她有多少钱,不让他知道。

大姐好些没?翠花问她。

现在好多了翠花,药喝下去就好了。

大姐冷不冷?翠花又问。

不冷。

那我过去了大姐。

你在干啥?

看书。

还在看《红楼梦》?

是。

蒋小凤再次叫翠花的时候,已经疼得不行了。油灯下她的脸突然变黑,自己拿牙齿咬嘴唇,咬出斑斑血痕来。而且拿手撕破睡衣,拿指甲把胸部腹部抓得全身是血。

救救我翠花。她知道自己快没命了。救救我……快救我……翠花……翠花……”

这凄厉绝望的呼救声音,一阵阵从老房子里传出来,可惜刚越过高高的墙头,就没入滚滚松涛没人听得到。因此除翠花外,蒋村人没一个晓得蒋小凤这天夜里出事了。

只知道水根出事了。

翠花给黄田镇派出所叫过去,一个县里来的便衣警察问她认不认识周峙勇。她点头说认识。又问见没见过他,说见过。又问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说昨天。昨天什么时候?昨天夜里九点。在什么地方?蒋家老房子里。

他找你干啥?警察问。

要我跟他一起回东北。翠花说。

后来呢?

我说我不跟你走,打死也不回去。

你认不认识蒋水根?

认识。

想嫁给他做他老婆?

不,是他想娶了我做我男人。

周峙勇知不知道你跟蒋水根好?

是蒋水根要跟我好。

这没啥区别。

我不知道。

不知道啥?

不知道周峙勇知不知道。

周峙勇拿砍刀劈死上山砍竹子的蒋水根,第二天就给抓住了。翠花没去看守所看他。心里早就没他了。蒋村人全异口同声骂翠花,骂她是害人精,害死了本村的蒋水根。有人说翠花给水根睡过,蒋村人对她恨之入骨。甚至有人打算赶她走,不要她在蒋村了。不过谁都明白,叫翠花走一定要蒋小凤同意才行。

待礼拜六蒋小凤来了就跟她讲。

礼拜六早上,给老房子开门的不是翠花是另一个陌生女孩,蒋村人见了好不奇怪。

于是跟着那些访茅山菩萨的外地人一起走进去,一起看蒋小凤学菩萨说话。

今儿蒋小凤没来,学菩萨的竟是翠花。

翠花跟蒋小凤一模一样怪叫,一模一样穷咳,而且是一模一样的沙哑嗓子,而且一样会变脸,一会一个花脸谱。说好先说话的那个老头儿,给吓得抿住嘴不敢出声。现在跟翠花说话,就是跟菩萨说话。

蒋村人不知道蒋小凤为啥不来。他们不知道这个女人住在省城的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她在省城的电话号码,所以没法跟她联系,没法跟她说水根的事。

现在除翠花外,没人知道蒋小凤已经死了,更没人知道她的尸体就在这座老房子里。这老房子有个暗室,这连蒋小凤也不知道但翠花知道。

不过虽然蒋小凤死了,死了一周了,可菩萨没死,访菩萨的照旧每人拎一袋新鲜水果,络绎往这老房子里走。◆

…………………………………………………………

本书为花城出版社200410月出版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