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816dg / 四柱八字 / 例识寅月阴阳之三

分享

   

例识寅月阴阳之三

2020-06-25  上善若水8...

命理之学,当你进入“理”的阶段后,“诀”基本上就不值一提。但,诀的直观快捷直达要害,这也是不可小觑的。那毕竟是前人费劲心血所总结出来的“铁律”,快准狠。这个不服气是绝对不行的。

无奈的是,所有传诀的,都必然很有仪式感的告诉你,所有诀的使用都是有“前提条件”的。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你,秘诀在他手上,你要学,要把银两奉上来。这些当然是废话,没意义的。

在今天继续公布个人解读丁伟生先生寅月命理解读认知之前,有个问题必须讲讲,必须厘清了。本来是可以先不说的,因为说了,反而徒增烦恼。然而,当下网络的发达,已经容不得让人“缓一缓”再告诉你真相那种从容了。

丁伟生讲的错了吗?告诉你,没有。潘昭佑先生讲的和丁伟生讲的不同,是潘昭佑先生有意隐瞒了吗?告诉你,也没有。

谁是谁非?我的体会告诉你,他们讲的都是正确的。糊涂了吧?必须的。

如果要讲清楚这个,要花太多篇幅来讲,暂时,不讲这个。

我先告诉你的是:潘昭佑先生所传授的体系,非常严谨,牵涉的内容太多太广,以年月为体,以日时为用,以规定的套路立体而看用,以用之变而体现体之变,这是一种在“变中”领会解读“变化的根本”。这也是从年月定“主体阴阳”的根本,是直达本真的真理。毫无疑问,这是核心。

那么,丁伟生先生讲的阴阳判断方法错了吗?告诉你,一点都没有错。不单没有错,而且是他讲得特别的好,不是一般的好。

急于求成或者自以为比我搞的时间长或者就是参加过潘昭佑先生命理学习班的人,我看,未必就真懂了这个“真机”。

潘昭佑先生讲的是以年月“为体”,而观“日时之变”是体用变化论。这是非常难以把握的但又是必须按照这个套路来论的“变化论法”。

一个初学者,就是拿个死靶子让他射击,半天都瞄不准,你一上场,就给个活动的靶子,简直要命了。说起来,潘先生讲的,就是立一个“活动的靶子”让你射击,别说直中靶心,能勉强打中靶牌,已经是难得的造化了。

而丁伟生先生讲的,就是在不得已情况下,不得不“树成一个死靶子”,让你先对着这个靶子先打准了,好歹知道要从哪里打,怎么打。

潘昭佑先生讲的年月为体,日时为用,这是正宗的论命必须遵循的套路,也是按照体用原则当然也必须按照这个原则来进行论命,否则,论命,全在一个“猜”。

丁伟生先生讲的算什么呢?一文不值吗?你甚而至于讲,是潘昭佑先生玩的套路吗?如果要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丁伟生先生讲的12月阴阳判别,本身不是要传授你一种“断命的操作方法”,丁先生所讲的,是要传授一种“如何判定整体命局阴阳”的方法。

不同点在于,潘昭佑先生年月为体,日时为用的方法,对于初学者来讲,基本可以断言,直接上路,是一个都不可能上路的,通通的全部跌倒,简直是不用怀疑的。

丁伟生先生所讲的从月令判断阴阳,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不得不从“整个命局”,从八字全局来判断一个命局的“整体阴阳”。为什么?你连一个八字整体阴阳状态都不知道,如果一开始就进行拆分,讲体用,你不迷路晕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所以,要知道潘昭佑先生的苦心。

先学会从一个八字整体上判断“年月日时综合结论的阴阳”,就算打下了阴阳判断的基础。这个基础,够人琢磨好长时间的。

如果,我再讲,你一开始,就从年月判定阴阳入手,得出了主体阴阳的判断,也算你确实有悟性。你真的是个天才,也懂得了日时之变。懂了体用。你真懂了吗?告诉你,你还是不懂其中三昧。

不要怀疑潘昭佑先生的人品,他不是钓鱼者,是个有大爱心的人。

学丁伟生先生的12月阴阳讲解,老实把基础打扎实了。不要“读跳级”,自以为是害死人。

下面继续。

乾造:丙午 庚寅 丙申 戊戌

这个寅月本气甲木没有透,我们始终以月气为依据来判断八字阴阳气的,以月令为主导。这个不光是甲木没有透出,木也没有透出。

少阴气对弱气老阳,我们讲过这个火,火不旺。但是火无制,无制就有力就能自由发挥作用。

这个八字是三阳火(丙透),而且没有木生,阳气还不足,但是我无制爱怎么就怎么。

少阴透出,正好受火制,我日主是丙火,哪壶不开提哪壶,阳气重,你自己偏要弄个丙火,阳重用阴,阴气被制,阳为忌,阳气无制,那么阴阳就是不平衡。

阴气要生才有平衡,阳气要制才能平衡,两个平衡都没有做到,日主没有做到。富贵没有了。

但是你坐在这个丙申上面,八字里面透出庚金了,都是阴气的存在,我日主否定了贵,阳为忌我没有富,但是有阴气,多少能受那么一点好,但是好都被自己否定了。

无富贵,做生意还惹上官司,生意老是败。

判断此局的阴阳,无论你要搞年月主体,还是整体判断,都能作为阳重的判断来。阳重用阴。用阴,要的就是阴能够确实发挥作用,作用要被肯定。

此局用阴,水不见,见的是金,金是少阴,要得到“阴的肯定”,必然是要有“阴的加持”,局中没有。行运走卯辰巳午未,运不济。

下面看土日干怎么得富贵。土是寅月受制的土。

乾造:乙巳 戊寅 己亥 戊辰

先判断阴阳。己亥日主生寅月,戊己土透,一看到年上乙木透基本就有底了。土一被制,阴气就无制,坐下还是水,所以阴重。

哈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不讲那年月为体日时为用,你似乎还清楚点,讲过后,你的迷糊顿时就上来了。

注意,我们学习丁伟生先生的,是“命局整体阴阳的判断”,这是个核心要害,先把这个学好了,弄明白了。

此局从整体全局看,寅月木当令,肯定的因素,透,克土是必然的。

木克土,则必然出水,局中亥水在,辰中又落实木受水克土,这是全局判断为阴的依据。阴重,谈不上,但全局阴为主。

日干己土自己坐下就是水,我日干是土,被乙木克,就制不了水,求贵求不到。

这个水火对比应该不难,主要是月气的体现,是木克土。八字己土本来可以制水,但是八字用这个组合模式告诉你这个木制土。富贵没有。

这个局,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当寅月体现阳重的时候,土就不是什么制寒的因素了,土成了个伤阴伤阳,导致阴阳两伤的罪魁祸首。这个我们在以后再解说。

这个局,富贵没有的根源不在土被否定而不制水,原因就是土重阴阳两伤。

坤造:乙未 戊寅 己亥 乙丑

先定阴阳,仅仅木当令,木规定了五行气的状态。这个阴气重,木当令丑,制己土,己土就不能克水了,无贵。这个跑海南也能管用哦。

木当令克土,不是命局阴重的依据,关键的是,命局中确实有水,出水,这个王庆先生讲是自由了。自由了,就能产生影响。

这个局,必须强调的是“全局综合判断”是阴重的。

在这个基础上,当然是在全局判定基础上,用阳。

这个八字,因为月令为主气,明见水透出(地支亥),日干己土又无制,倒不是水旺,但月气木透克土,土就不能制水。我多受木一份限制,制水就少一分。

这个土克水,阴重用火,火又不见。家境贫贱,一生多贱。

丁伟生先生讲这个“全局阴阳判断”,出发点真的是好。但是,一牵涉到命局得失判断,顿时感到“全无力”。

此局以年月为体判断,必然是阳重的,年月无阴,毫无平衡,当然父母祖上就没有富贵了。出身不好,必然。

至于讲一生贫贱,那是行运木火旺地的缘故。

乾造:丁未 壬寅 戊辰 丁巳

火透,土也透,壬水透。两个丁火被壬水合绊,戊土是日主,这个少见有玄机。寅月水火对比,(丁)火是弱气三阳出,退气不受制的(壬)水,是无制状态,为阴寒重。这个八字,丁火被壬水制,戊土是月气寅中的戊土透出,能制水。

如果说,从年月太极讲,壬水不受制,是肯定的。但是从全局讲,戊土日主,戊辰柱,戊土乃是月令寅中透出,当然可以制水,且有丁火肯定,制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至于壬合丁,当互制看就好了。

水火阴阳气对比呢?两个丁火,和土组合一气,以火为中心使土能成用,那么火土重。但是这个组合里面告诉我们,壬水,把两个丁火给绊了,丁火被绊,力量使不出来。土无阴阳,水火对比,他就阴气重。土没有阴阳,但没有说我土不能制水,我土日主呀。

以壬水绊住两个丁火,而得出全局阴重的判断,肯定不是依据。

壬水你绊两个丁火,你绊住一万个丁火,也不能免除戊土,这个月中透出的在月气中起作用的戊土对壬水的克。

所以这个局,无论如何都不能以阴重来判断。

土能制你一点水,我就能得一点贵。我火被你绊住了,我是不能得富,但是我土还是不受伤的。也不叫不受伤,是弱气的土透出来,土日主能制你一分水我就得一分贵。坏就坏在火被你绊住了。

丁伟生先生的意思好像是讲,如果丁不被壬绊住,丁就能肯定日主戊土,戊土克水,就贵了。

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

戊土日主根本不需要丁火来肯定,照样能行使制水之功。

这个局,坏的,不在火被绊住,坏在土重土多,阴阳两伤。

这个八字如果不被绊,他原局分析就是阳重,但是火一被绊,水火对比水占上风。寅月受制的土透出来,不强,但是土无阴阳。贵不大,副科级。

土的作用,为用要火金,成是火金,败也是火金。

这个局,要说真有用,还在木克土出水了。

金水运,阴发用,可得一贵。

乾造:戊子 甲寅 辛酉 庚寅。

当令本气透,辛酉生甲寅月,一眼看火没有透,年有子水,金水对应当令温气甲木。辛金一柱能生水,就对比少阳甲木,阴气偏重,肯定用阳来制阴气。

这种局,就没有什么争议,寅月甲寅月,年支子水,戊土透而甲木制。日时金制木,判断为余寒,无论年月主体还是整体判断,都是阴重余寒。

用阳无非火土,火没有见,就是一个土。我日主是金。全局阴气重,以金为中心,要能使土能成用(得吉),这是月气规定也是依据方法。

寅月如果余寒,用法的依据,只有两途。

第一,止寒,这是最重要的,止寒得贵。

第二,助阳,以阳平衡,得富。

寅月是特点,阴气有余寒,因为局中有甲木制土,见水确定是阴寒气重,不见水就是有阴寒气在,在哪?没看见。这个局中见了(水,子水),阴寒气重。那我怎么才能让土成用呢?

以金火为中心,用火呢?是用木生火,火生土,使土成用。用金呢?金克金木,使土不受制。土能制水。

难懂吧?什么叫以金火为中心?这是分看的。就是讲,你以金为中心来看看,以火为中心来看看,看看分别不同的中心有什么样的喜忌需求。

寅月余寒了,就是阴呗。阴,就要用阳平衡。

以金为中心,就是看金算是什么玩意?金是阴,是阴的一党,是个坏家伙。怎么办?制它。让它没有帮凶。那就是用火,直接克。用土克水,灭掉同为阴的帮凶。

以火为中心呢?火是用神呀。助之生之。木生便好。

水要克火呀,让土来,这个就是格局法常讲的“护之”,土克水,火不就自由了吗?

生克之理,是完全相通的。

局中日主金克木,日主本是阴气本来我不贵,但是我能克甲木,使土制阴气成用,贵了。但是这个贵,毕竟也有副作用,制的阴气勉强,贵不大。20多年的县委副书记。金虽然成用但贵气影响。

本来,一开始讲这种得失,就讲这种比较绕弯复杂的局,确实不好懂的。

但我一讲,你也好懂了。

寅月,当你判断为余寒的时候,我们讲过,靠阳来平衡,往往是很难的。寅月余寒,最重要的是“止寒”,而能止寒的,非土莫属。

所以,当寅月余寒之时,有木克土,则木就成了最大的破坏“止寒因素”。用金克木,否定木,就是为了救出这个“最重要的止寒的土”来。救出了土,就必然能制水,必然得贵。

然而,金救土的同时,金也是泄土的,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助阴的。

命理中的体现是,以恶制恶,制之得利。

乾造:丙午 庚寅 辛丑 己丑

火透出来,火在这里是不强,但是火在这里,对比少阴悬殊还是有感觉的,少阴金在寅月是休囚之地,火是受生之地。我火不受伤,你水都退气,你金就更不行,而且你还受制,火金对比,阴阳气对比。对比月令,火得生,金休囚,也能用,但不要被制。

这种局,寅月丙火透,并无水来干扰,也不存在木克土的组合,判断为阳重是不会错的。

本来阴阳对比阳气重,我们要制阳,阳为富,能制阳就能得富,你是日主辛金,你得富你怎么得?丙辛合,好像你没有能使火能受制。你是阴气,你的阴气被火制,你的阴气贵也没有了。没有富贵。普通人。

阳重的局,用阴。日主就是阴,毫无疑问,这是个“为用的因素”,这个为用的因素被日主所得,当然是好的了。

然而此局却是个无富贵的普通人,原因何在?不是辛金被丙火合绊所制,全是行运不济导致的。

行运为什么不济?走火土,不助阴。你说丙合辛制阴,我还说辛合丙制阳呢。所以不看大运,仅仅凭原局断是不够的,虽然,原局是根本,但大运却能够体现出“变”来。

易友们也不都是人云亦云的跟风者,好学好琢磨者还是挺多的,无非,接触的伪理论太多,寻诀太迷了。用心点,多问问为什么,会有所得的。

 信:tmd15870315464 

QQ499172253 

订阅号:乾元无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