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中医王国营 / 肾病中医 / 吴鞠通经典医案赏析

分享

   

吴鞠通经典医案赏析

2020-06-27  汝州中医...

一 : 经方读书社:我看吴鞠通和《温病条辨》

我觉得吴鞠通是经方临床大家,这可以从《吴鞠通医案》中看出来,他肯定是学习《伤寒论》的,而且他很聪明,能领悟仲景的精髓。《温病条辨》不应该跟《伤寒论》分庭抗礼,窃以为吴本人并没有与仲景分庭抗礼的意思,他自己就说是“羽翼伤寒”意思是使伤寒论更丰富。事实上,吴鞠通将某一种病拿出来细细辩证也是药证相对,只是在一种病上把病症分的更细,病程描述的更翔实。伤寒论是大道至简,非具有大智慧不能领悟,《温病条辨》就某一类病提供了诸多法门,学习起来自有其方便之处。我常想,假如给吴鞠通更多一点时间,他是不是能写出一个《湿病条辨》或是《痹病条辨》也未可知。从《温病条辨》中卫、气、营、血的分析和处方用药,是不是对仲景讲的“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更有感触呢?
看过伤寒论再读温病条辨自能高屋建瓴;学过温病条辨再看伤寒论又会上一个境界。经典不会讲话,就看后人从中怎么领悟!我拿温病条辨来参悟伤寒论,自己觉得受益良多。千万不能以为一个“寒”一个“温”把两个书对立起来,一点浅薄认识,博大方之家一笑!


-------------------

1、吴鞠通就是一个书呆子。临床不多,而且惨不忍睹;)00

2、当时的环境造就了他。夸他为经方大家,抬举了他;可能也是他不愿意听到的;))


-------------------

秋缠:1、吴鞠通就是一个书呆子。临床不多,而且惨不忍睹;)00
2、当时的环境造就了他。夸他为经方大家,抬举了他;可能也是他不愿意听到的;))?(2012-12-04 14:03)?700)this.width=700;' >


他的药方现在还养活不少药厂
人家临床起码比你行
-------------------

辩证看待问题,学习伤寒论,也没有必要诋毁温病,取长补短最重要


-------------------

1757年吴鞠通生于淮安河下一个穷书生家庭,青年时攻科举习儒,
1776年(吴19岁时)父亲病故,于是弃儒学医。
1783年(大约这一年)被选副贡入京,参与《四库全书》医书部分的抄写检校工作,读了吴又可《温疫论》深受启发,又研读晋唐以降各家学说,收益不浅,于医学知识大有长进。期间虽数次归淮,但主要是在京都行医。
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京都大疫流行,不少病人因治疗不当而死亡,吴鞠通利用叶天士之法奋力抢救,抢救了数十病人,名声大振。吴鞠通有感于当时医生墨守伤寒治法不知变通,撰写《温病条辨》七卷。
《温病条辨》是在其四十岁出版的。
次年(1798),著《医医病书》。
《吴鞠通医案》为其晚年医案,其晚年临床经验更加成熟,较写《温病条辨》时医术更精湛,随着他学验日丰,颇觉今是昨非,医案用药不避温热,很多医案处方味少量重。《吴鞠通医案》中有大量医案证明,吴鞠通在临证过程中不仅善于化用经方,更能结合患者病情发展和自身经验,做出合适的化裁。


-------------------

不错,吴鞠通在《温病条辨·凡例》:“是书虽为温病而设,实可羽翼伤寒。若真能识得伤寒,断不麻、桂之不可用;若真能识得温病,断不致以辛温治伤寒之法治温病。”他和叶天士一样都是学贯寒、温的卓然大家。

二 : 经典医案故事之吴鞠通治肿胀

从今天开始,晚辈知霖将跟各位中医爱好者讲讲中医里面的经典医案故事,这样更能将理论与实践结合在一起。本文的主人翁就是整整苦读医书十七年才开始临证的吴鞠通同志。你可不要认为我们这位温病大家吴同志那是肚里没墨水不敢出来混,其实他这是谨慎,大大的谨慎,不把医理药理弄清楚,哪敢轻易给人家看病啊!

后来在1793年的时候北京出现了一次大瘟疫,这个时候医生可真是一个缺啊!连人家刚学医两个月的预备队伍都已经派上去了,所以吴鞠通同志这个时候也是被形势所逼而上了一线战场。这次京都大疫流行,不少病人因治疗不当而死亡,好在吴同志读的书多,他对证采用叶天士的方法,抢救了数十重证病人,名声从此大振。

转眼就到了甲寅1794年,二月初四日,有位陈同志的家属来请吴鞠通,说这位三十二岁的陈同志病得很重,吴鞠通一听,赶快和来人就出发了。到了一看,这位陈同志病得果然不轻,躺在床上,全身浮肿,肚子胀得老高的。吴鞠通一看,的确严重,于是赶快诊脉,脉是沉弦而细,仔细询问后得知,水肿是从头部开始肿起的,现在口中经常有血块出现,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眼睛也似乎看不见东西(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尤其骇人的是,只见患者鼓胀的肚子上,满都是暴起的青筋(满腹青筋暴起如虫纹)。吴鞠通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脾阳衰败,肝气郁勃的证候啊。

顺便说一句,在中医里面,认为脾属土,具有统摄津液的作用,如果脾阳不足,那么体内的水湿就会泛滥,其中一个最主要的证状就会是水肿,比如有的人经常感到四肢肿胀,大便溏泻,这都是水湿泛滥的表现,服用一些补脾的药物后,这种情况就会明显的改善。这个时候吴鞠通倒是没有想到先补脾,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病情已经很危急了,患者听力、视力都出现了问题,此时使用缓慢的补脾策略恐怕就来不及了(势太危急,不敢骤然用药),吴同志略微沉思,立刻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

他的思路是这样子的:“思至阳而极灵者,莫如龙,非龙不足以行水而开介属之翕,惟鲤鱼三十六鳞能化龙,孙真人曾用之矣。但孙真人《千金》原方去鳞甲,用醋煮,兹改用活鲤鱼大者一尾,得六斤,不去鳞甲,不破肚,加葱一斤,姜一斤,水煮熟透,加醋一斤,任服之。”

如果你不懂古文那我就跟大家翻译一下,顺便说说这里面的道理。我们的吴同志想,这天地之间最为阳刚的最具有灵性的恐怕没有东西能比得上龙了,现在不是要治水吗?这东海龙王是干什么的?大家在《西游记》里面还有点印象吧?龙就是行云兴雨管理水的灵物了,非它不可了。但这龙嘛,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哪里去找啊?没办法,得找个替身。传说唯有这个三十六鳞的鲤鱼能够化成为龙,孙思邈同志在《千金方》里面就曾用过,原方是去鳞甲,用醋煮,我现在创新创新,让患者家属去买条大个的活鲤鱼,不去鳞甲,不开刀去内脏,直接扔锅里,加葱一斤,姜一斤,等到煮熟的时候,再加入醋一斤,然后给患者随意服用。

好了,说到这里估计各位读者要发问了:不是吧,这就是吴鞠通同志的思路啊?这又龙又鱼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龙啊?这个问题提得好!想必如果给方舟子小同学逮着,看来又要写什么“中医不科学还封建迷信”这类的批文了。实际上这一方面与古代对物质世界的认知限度有关,另一方面与我们这位整整苦读医书十七年的吴鞠通同志那丰富的联想力也有关。这个时候用鲤鱼汤治疗是对证的,鱼是在水里生活的,其善利水,这很符合道理啊,如果鱼不善于利水,那它怎么能在水中自由自在的生活啊?鱼正因为有这个本领,所以应用到人体里就有这个作用,就有这个功效。中药强调制药存性,就是这个道理。再者,从气味论,鱼之气味是腥的,气腥者入肺,鲤鱼大补,肺得其补则华盖开通,水液自能自上而下地流通,所以能够治理一定的水湿证候,这就是中医所谓的“提壶揭盖法”。兼且此物味甘,甘即能补土以克水,合则具有不错的治水功效。

结果正如吴鞠通同志所想的那样,逐渐的陈同志就能够看见东西了,耳朵也好使了,“神气清爽”,只是全身的肿胀还没有消除。全家一看,嘿,这位吴鞠通先生敢情是真有本事,果然是请对了人啊。于是再请吴鞠通到家里来,进了屋子一看,高朋满座,怎么回事儿呢?原来,听说吴鞠通用鲤鱼汤见了效果,原来给陈同志治病的那些医生都跑回来,想看个究竟。

吴鞠通说:“《内经》里面说这种病,如果是从身体的上部先开始肿,最后是下面肿得厉害的,别管下面肿得多厉害,也要先治疗上部,我们陈同志这个病,显然是从头开始肿的,那我就要用发汗之法,去掉上部的水肿啊。”于是就开了《伤寒杂病论》中的麻黄附子甘草汤,这方特简单,就三味药:麻黄、熟附子、炙甘草。这个方子刚刚写完,还没有加上份量呢,旁边一位叫陈颂帚的医生就撇起了嘴,说:“这个方子绝对没有效果!”

吴鞠通很纳闷,就问:“您怎么就知道没有效果呢?”

陈颂帚医生说:“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使用过这个方子,没有效果嘛。”

吴鞠通笑了:“陈先生您用这个方子没有效果,但是我吴鞠通用它可能就有效果!”(此方在先生用诚然不效,予用或可效耳)

这个时候,大家听了无不感到十分的好奇,在座的有一位叫王谟的医生就忍不住问了:“这我们可就纳闷了,同样一个方子,药也就那么三味药,也没有什么加减,怎么陈先生用就不灵,你吴鞠通用就灵?难道是这些没有灵性的草木,就只听你吴先生的号令吗(岂无知之草木,独听吾兄使令哉)?同样是做医生,怎么用药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甭说在座的奇怪了,这事儿连我们都奇怪,这吴鞠通难道会什么法术?吴鞠通看到大家如此奇怪,就解释到:“这是有原因的啊,我们陈先生为人性情忠厚,‘其胆最小’,他当时一定是怕麻黄发汗的力道大,就少少地用了八分,附子保护阳气,就用了一钱(才三克),用附子来监制麻黄,然后又怕麻黄、附子两味药的药力大,又重用了药性和缓的甘草,用到最多,一钱二分,来监制麻黄和附子,等到这个方子用了一付,没有效果后,一定用了阴柔药较多的八味丸(金匮肾气丸)了,八味丸平稳,这才敢加大份量使用,这么个治法,怎么能取得效果呢?”

啊?有这回事儿吗?在座的有手特快的,一位叫陈荫山的家属赶快进入内室,拿出了陈颂帚医生二十八日开的方子,一看,份量与吴鞠通所猜测的一点儿都不差,大家当时差点都笑喷了,说:“老吴同志你太神了,连这个都能猜出来?”(何吴先生之神也)

吴鞠通说:“嗨,我和老陈太熟悉了,这些日子我们俩总一起去看病,我对他可是太了解了,说多少次了,他胆儿还那么小,这人,整个一没办法儿了。”大家于是就催着吴鞠通把方子的份量添上,看看吴鞠通胆子能大到什么地步。吴鞠通提起笔,在每味药的后面加上了份量:麻黄二两、附子一两六钱、炙甘草一两二钱。大家一看全晕了,有手快的就要捂住吴鞠通的方子了:打住!打住!我们说你胆子大,也没让你玩儿命啊,好嘛,麻黄二两,这不要了命了吗?!

吴鞠通倒是感觉到没有什么:“怎么了,就是这个份量啊,没有写错,我附子用得少麻黄四钱,是为了让麻黄出头;炙甘草少附子四钱,是为了让麻黄和附子出头,炙甘草只是坐镇中州就可以了,这有什么啊?”

大家都急了:“这,这麻黄有这么用的吗?”(麻黄可如是用乎)

这个时候,倒是陈颂帚医生说话了,他说:“没事儿,我敢担保没有问题。”

啊?大家一想,你别不是刚才被气糊涂了吧,于是纷纷说:“你赶快靠边站着,别乱说话,还你担保,你麻黄才敢用八分,连一钱都没到,还敢担保这麻黄用到二两的?”

这位陈颂帚医生还真没被气糊涂,他说:“我前两天在菊溪先生那里治疗产后郁冒,用了当归二钱,被我们老吴同志看到了,痛责了我一顿,说当归是血中的气药,气燥,最能窜阳,产后阴虚,阳气本来就要上越,这个时候能够用当归吗?现在麻黄比当归的药力大的不止百倍,我用当归他都那么训斥我,如果心中没有把握,还敢用这么多的麻黄吗?”

嘿,大家一听,也有道理啊,敢情糊涂人也有明白的时候啊。

吴鞠通这时向大家解释说:“各位也别担心,各位无非是怕麻黄量大,发太多的汗亡阳了,我虽然开的份量重,但也不一定非要喝那么多,我们是一小杯一小杯地喝,等要一出汗,后面的药就不用再喝了,所以各位也不用担心,反而我倒是觉得这个患者阴寒太重,这么多的药恐怕还发不出汗来呢。”

于是患者家里这才放心,就让仆人去药店抓药,这个药店叫仙芝堂,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了,反正店家一看这个方子,当时脑袋就嗡的一下,差点气爆了:“这是什么医生,把麻黄二钱给写成麻黄二两了,拿回去改!”

仆人说:“就是这个方子,份量没写错。”

店家:“没写错?得,那您爱哪儿买哪儿买去,我们可不敢卖,好家伙,我打学徒到现在也在药行混了几十年了,也没见过这么开方子的。”

最后,还是陈同志的家里人亲自来药店,算是买回来了药。结果吴鞠通判断得还真准确,我们陈同志把整个这些药都喝了,愣是没有出汗!看来这阴寒的确是太重了,要知道,这麻黄可是发汗的重剂啊,后世一般的医生都不敢用呢,有的发了汗以后汗出不止都有虚脱的,敢情这位陈同志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第二天,众人又都来了,一看,什么?愣是没有汗?得,汗不出者死啊,这病我们看是没救了。只有吴鞠通没有摇头,他坐在那里,仍旧目光炯炯,他说:“大家先别放弃,如果是死症,那前面服用的鲤鱼汤就应该没有效果啊,这样吧,我模仿仲景先师用桂枝汤后服粥助汗的法子来试试吧。”

各位,这桂枝汤又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张仲景在桂枝汤的方子后面强调说明了服用的方法,就是在喝了桂枝汤后,这还不算完,要再喝上热稀粥一碗,以助胃气,这样才能使得身上微微地出一层汗,很多人都不注意这个服法,结果没有出汗,病也没好,就责怪说桂枝汤没有效果。

吴鞠通这次独出心裁,没有用热稀粥助胃气,而是选择了鲤鱼汤,他让又买来了一条四斤重的大鲤鱼,熬成汤,然后喝一小碗药,紧接着就喝一小碗鲤鱼汤。结果,奇迹发生了,在患者服用了第一轮以后,家里人就发现,咦,怎么眉毛以上出汗了?!(汗至眉上)于是,休息一下,再喝第二碗药,然后接着服用一碗鲤鱼汤,这回,上眼皮以上开始出汗了。(汗至上眼皮)再服一轮,汗就出到了下眼皮(汗至下眼皮);再服一轮,鼻子以上开始出汗(汗至鼻);再服一轮,上嘴唇以上开始出汗(汗至上唇),就这么着,每次出汗的部位向下移动大约一寸左右,结果一昼夜以后,正好服完了一付汤药,也把鲤鱼汤都给喝光了,到这个时候,汗已经出到了膝盖以上,肚脐以上的肿已经消了,但是肚子仍然胀大。

故事说到这里我们暂时告一段落,顺带说明一下这个用量的问题。从刚才的叙述我们也看出来了,这位陈颂帚同志呢,还是挺细心的,至少辩证正确用药也对证,问题是他就那个胆小了点,这个可是中医忌讳啊!我们知道,用药如用兵,这带兵打仗的岂能胆小?作为将军者,再怎么说胆大心细是缺一不可啊!你想想,这药一进去,就像官兵围剿土匪,你才几个兵丁去围什么呀,那可是活生生的土匪,你以为去狩猎呀!围剿不成那问题还不大,激怒这没人性的土匪难道你不怕它造反而变生其它并发证什么的?比如你用药驱蛔虫,才用那一小片,如果里面是一大堆那蛔虫当然就会被激怒得上串下跳的,那一上串到胆道,就形成了急性胆道蛔虫证,这难道不是害人吗?毛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教导我们:“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用兵如此,用药也须如此。上面那位陈颂帚同志呢,想必是在上《中药学》课程的时候睡着了,《药理学》也是经常逃课去上网,搞到这些学科都是重修好几次最后考试还是偷看才过关的吧,否则你既然通晓药性不可能至于这样吧?

这话说着就到了初七这天,吴鞠通再次出诊,患者的家属已经很高兴啊,觉得这个病这么治下去该很快痊愈了。吴鞠通却皱起了眉,他说:“《内经》说过,汗出如果没有到脚,那么患者仍然会死的啊,大家不要太乐观了,现在是身体下部水肿了,让我们开始利小便,让水从小便而去吧。”

于是,就开了五苓散这个方子(五苓散,《伤寒论》中的方剂,用来治疗水蓄膀胱,气化不利之证),这个方子也是特简单,就五味药,有猪苓、茯苓、泽泻,再加上桂枝和白术,有温阳利水之功。结果是这个方子连着服用了十五天,一点效果也没有,病情也没有任何的加重,这下陈同志的家属有点沉不住气了,那位陈荫山同志把吴鞠通拉到一边,客气地说:“吴先生,您前面用的麻黄那么的出神入化,这次却小便一点都不出来,怎么办?要不换个方子试试?”

吴鞠通叹了口气,说:“这次的药之所以没有见效,是买的药的质量不好啊,今天你一定去想办法买到上好的肉桂,如果仍然是前面买的那种,我明天就不来开方了,开了也没有用啊。”

各位,吴鞠通的这句话可透露了大玄机了,这说明吴鞠通对五苓散中的桂枝理解的是肉桂的,对于这个问题,历代一直在争论,核心是张仲景使用的桂枝,到底是细细的树枝还是厚厚的肉桂,这是一棵树上不同的部位,有很多人认为是肉桂,因为张仲景总在桂枝后面标注要“去皮”,现在桂枝那么细细的,还哪儿有地方去皮啊?总之两种观点都有,现在临床中基本用的是细细的桂枝,但知霖认为还是同意吴鞠通的看法,坚决拥护肉桂才是张仲景在五苓散中真正使用的药物,其中道理尽在肉桂大补命门之火以行气化水湿此说。

吴鞠通吩咐了以后,患者家属不敢怠慢,赶快到处购买,结果第二天就买来了新鲜的紫油安边青花桂,各位,这个肉桂也有说道,过去好的肉桂叫“官桂”,那是要进贡给官家用的,是上好的肉桂,所以方子里总开“官桂”多少克的,但是您现在可别按照这个古书抄,现在的“官桂”是品级最差的,油最少,很辣,用了很燥,容易在口鼻引起上火,现在品级好的是企边桂。

吴鞠通看到这个上好的肉桂,说:“好!得此桂,一定会有小便的,只是怕小便出来后人会虚脱,因为他气虚啊。”

于是把五苓散的份量加到二两,又多用了肉桂四钱,然后用了东北的人参三钱(顺便说句,以前中医使用的人参不是现在的东北参,使用东北参是从明代北京的鹤年堂开始的),同时吴鞠通告诉患者家属,各位别大意,多准备几个盆,放在床下,就让他在床上尿,等明天再换床。

您该问了,没这么夸张吧,能尿那么多吗?结果还真是,从半夜子时开始,尿就通了(此时一阳始生,阳气开始借药力渐旺),然后就开始了没完没了的尿,家里人就在床下面换盆,到了卯时(早5点至7点),一共尿了三盆半,吴鞠通在辰时(7点至9点)来到患者的家,一看患者,自己都不认识了,只见患者身上空得象个空的布袋(视其周身如空布袋,又如腐皮)。于是,吴鞠通开始给陈同志调理脾胃,等到一百来天以后,这个患者就痊愈了。

这个经典的医案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希望大家能从中悟到一些东西。最后是总结陈词阶段:首先感谢铁杆中医论坛(http://www.tgzyw.net/)的许先生,我是看了您在论坛“临床失误与警示”一版中发表的“酸枣仁汤致发狂案”之后才想到用医案故事来普及中医药理的,然后是感谢青青子先生,本文很大程度地参引了您的文章,最后感谢所有关注本文与支持中医药的人,谢谢!---晚辈钟知霖

[附]肿胀医案原文

甲寅(1794年)二月初四日陈三十二岁,太阴所至,发为腆胀者,脾主散津,脾病不能散津,土曰敦阜,斯脂胀矣。厥阴所至,发为胀者,肝主疏泄,肝病不能疏泄,木穿土位,亦膜胀矣。此症起于肝经郁勃,从头面肿起,腹固胀大,的系蛊胀,而非水肿。何以知之?满腹青筋暴起如虫纹,并非本身筋骨之筋,故知之。治法以行太阳之阳、泄厥阴之阴为要。医者误用八味丸,反摄少阴之阴,又重加牡蛎涩阴恋阴,使阳不得行,而阴凝日甚,六脉沉弦而细,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口中血块累累续出,经所谓血脉凝泣者是也。势太危急,不敢骤然用药,思至阳而极灵者,莫如龙,非龙不足以行水而开介属之翕,惟鲤鱼三十六鳞能化龙,孙真人曾用之矣。但孙真人《千金》原方去鳞甲,用醋煮,兹改用活鲤鱼大者一尾,得六斤,不去鳞甲,不破肚,加葱一斤,姜一斤,水煮熟透,加醋一斤,任服之。服鲤鱼汤一昼夜,耳闻如旧,目视如旧,口中血块全无,神气清爽,但肿胀未除。

初五日经谓病始于下而盛于上者,先治其下,后治其上;病始于上而盛于下者,先治其上,后治其下。此症始于上肿,当发其汗,与金匮麻黄附子甘草汤。麻黄去节,二两熟附子一两六钱炙甘草一两二钱煮成五饭碗,先服半碗,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以得汗为度。此方甫立,未书分量,陈颂帚先生一见,云:“断然无效。”予问曰:“何以不效?”陈先生云:“吾曾用来。”予曰:“此方在先生用诚然不效,予用或可效耳。”王先生名谟,忘其字,云:“吾甚不解,同一方也,药止三味,并无增减,何以为吴用则利,陈用则否,岂无知之草木,独听吾兄使令哉?”余曰:“盖有故也。陈先生之性情忠厚,其胆最小,伊恐麻黄发阳,必用八分,附子护阳,用至一钱,以监麻黄,又恐麻黄、附子皆剽悍药也,甘草平缓,遂用一钱二分,又监制麻黄、附子,服一帖无汗,改用八味丸矣。八味阴柔药多,乃敢大用,如何能效?”陈荫山先生人内室,取廿八日陈颂帚所用原方,分量一毫不差。在坐者六七人皆哗然,笑曰:“何吴先生之神也?”余曰:“余常与颂帚先生一同医病,故知之深矣。”于是,麻黄去净节,用二两;附子大者一枚,得一两六钱,少麻黄四钱,让麻黄出头;甘草用一两二钱,又少附子四钱,让麻黄、附子出头,甘草但坐镇中州而已。众见分量,又大哗,曰:“麻黄可如是用乎?”颂帚先生云:“不妨,如有过差,吾敢保。”众云:“君用八分,未敢足钱,反敢保二两之多乎?”颂帚云:“吾在菊溪先生处治产后郁冒,用当归二钱,吴兄痛责,谓当归血中气药,最能窜阳,产后阴虚阳越,例在禁条,岂可用乎?夫麻黄之去当归,奚啻十百,吾用当归,伊责之甚,岂伊用麻黄又如是之多,竟无定见乎?”余曰:“人之所以畏麻黄如虎者,为其能大汗亡阳也。未有汗不出而阳亡于内者。汤虽多,但服一杯或半杯,得汗即止,不汗再服,不可使汗淋漓,何畏其亡阳哉?但此症闭锢已久,阴霾太重,虽尽剂未必有汗,余明日再来发汗。”病家始敢买药。而仙芝堂药铺竟不卖,谓“钱”字想是先生误写“两”字。主[www.61k.com]人亲自去买,方得药。服尽剂,竟无汗。

初六日众人见汗不出,佥谓汗不出者死,此症不可为矣。予曰:“不然,若竟系死症,鲤鱼汤不见效矣。”余化裁仲景先师桂枝汤用粥发胃家汗法,竟用原方分量一剂,再备用一帖,又用活鲤鱼一尾,得四斤,煮如前法。服麻黄汤一饭碗,即接服鲤鱼汤一碗,汗至眉上;又一次,汗至上眼皮;又一次,汗至下眼皮;又一次,汗至鼻;又一次,汗至上唇。大约每一次汗出寸许。二帖俱服完,鲤鱼汤一锅,合一昼夜亦服尽。汗至伏兔而已,未过膝也。脐以上肿俱消,腹仍大。

初七日经谓汗出不至足者死,此症未全活。虽腰以上肿消,而腹仍大,腰以下,其肿如故。因用腰以下肿当利小便例,与五苓散,服至二十一日,共十五天,不效,病亦不增不减。陈荫山先生云:“先生前用麻黄,其效如神,兹小便涓滴不下,奈何?祈转方。”余曰:“病之所以不效者,药不精良耳。今日先生去求好肉桂,若仍系前所用之桂,明日予不能立方,方固无可转也。”

廿二日陈荫山购得新鲜紫油安边青花桂一枝,重八钱,乞余视之。予曰:“得此桂,必有小便,但恐脱耳。”膀胱为州都之官,气化则能出焉,气虚亦不能化。于是用五苓散二两,加桂四钱,顶高辽参三钱。服之尽剂。病者所睡系棕床,予嘱其备大盆二三枚,置之床下,溺完被湿不可动,俟明日予亲视挪床。其溺自子正始通,至卯正方完。共得溺三大盆有半。予辰正至其家,视其周身如空布袋,又如腐皮,于是调理脾胃,百日全愈。

三 : 九、吴连登经典谎言赏析第一辑之二

作者:徘徊在鬼门关

http://blog.sina.com.cn/u/2351846305

2012-6-29上传

吴连登谎称:“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那是绝无仅有的一次。”起因是李讷的工资太少!

她的工资究竟是多少?左一个“实事求是”,右一个“实实在在”的吴连登,不过是巧言令色耍滑头。所以,只能从他讲述中去探索。

“吴连登也知道这件事情:毛主席早有规矩,孩子们参加工作,拿到工资,他就不再补贴。最初是因为1972年李讷生下了儿子效芝后,几十元的工资,要维持家庭生活、要请保姆、要买奶粉,生活非常困难,…”⑴

第一机械工业部直属(北京∕山东)企业生产工人现行工资标准表1963年7月

北京市∕山东省工人工资标准(单位:元)

适用地区(北京六类∕山东四类工资区)

34.0

40.1

47.2

55.6

65.5

77.1

90.9

107.1

北京精密仪器厂、第一、第二机床厂、气象分析仪器厂、汽车厂、齿轮厂、轴承厂、重型电工机械厂、锅炉厂

31.0

36.5

43.0

50.7

59.7

70.3

82.9

97.7

济南第一、第二机床厂、博山电机厂

毛泽东时代不断进行“阶级教育”,搞“今昔对比”、“忆苦思甜”。谁敢“因为…几十元的工资,…生活非常困难”叫苦!

每年的「五一」、「国庆」及「春节」,本厂工会要举行仪式,把“毛主席的温暖”送给贫困职工家庭。贫困标准:“家庭人均月生活费不足8元”!温暖金额从十块八块到三二十块不等,这是“救急不救贫”。受助者则虔诚地欢呼:“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有时还要歌上一曲: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

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谁要是反对她,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各类毕业生见习期满后评定的正式工资标准

各类毕业生

应评级别范围

国家行政级

国家技术级

建筑企业级

国家卫生级

高等学校

修业四、五年毕业的

22(56.0)

13(52.5)

15

15

修业二年以上不满四年毕业的

23—24(49.5—43.0)

14—15(46—40.5)

16—17

16

高级中等专业学校

修业三年以上毕业的

25(37.5)

16(35)

18—19

19

修业二年以上不满三年毕业的

26(33.0)

17(29.5)

19—20

19

初级中等专业学校

修业三年以上毕业的

27(30.0)

18(26)

20—21

20—21

普通中学

高中毕业的

27—28(30.0—27.5)


20—21


初中毕业的

28—29(27.5—25.5)


21—22


上表“国家技术级”,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资标准表(四)》(技术人员)》。分五类,分别为“四之一”—“四之五”,以对应不同的行业。表列数据摘自“四之二”表,括号内的数字为“四类工资区”的工资额,单位:元。共分18个级别,其中:9—13级为「技术员」;14—16级为「助理技术员」;17—18级为「实习生」。

笔者单位属“四类地区”。1961年,分配一批“高级中等专业学校修业三年以上毕业的(初中毕业,中专三年)毕业生。根据上述标准,见习工资为17级(实习生),29.5元;经过一年见习期,正式工资定为16级(助理技术员),35元。而1965年进厂的技工学校(小学毕业,技校二)毕业生,经过相同的见习期,一般定为二级工:37.1元,个别优秀者可以破格定为三级:43.7元。1968年进厂的学徒工,经过他们手把手调理,学徒期满后也定为二级。徒弟后来居上,师傅难保心态平衡!很快到了谈婚论嫁,这几个钱显得捉襟见肘。直到主席“寿终正寝”,还是原地踏步。虽说“档案工资”35元,实发工资只有34.5元,故自称咪-缚-少干部”。还谱写一首抒发情怀的《工资咏叹调》:

十年寒窗苦,

三十四块五。

讨不起老婆,

养不起父母。

知识分子不肯“夹着尾巴做人”,⑵这还了得!此话传到领导耳朵里,在大会上谴责说:“一小撮阶级敌人,与国际帝、修、反反华势力遥相呼应,在群众中散布流言蜚语,诬蔑社会主义制度,攻击‘三面红旗’,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大家要引起警惕!”

现在界定李讷“几十元的工资”的上下限。

上表“国家行政级”,根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资标准表(一)》(行政人员)分为30级。根据“职务等级线”,在“国务院各部、各委员会”中:22—24级为「办事员」级;25级为「办事员、勤杂人员」交叉级别;26—30级为「勤杂人员」级。括号内的数字为“六类地区”⑶工资,单位:元。

李讷1965年大学毕业。按政策规定,她的学兄学姐“见习工资”为23级,49.5元。一年后,“正式工资”22级,56.0元,均属「办事员」级。这是“几十元的工资”的下限。绝对高于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575元(1976年)

“1966年9月下旬,江青和陈伯达亲自出面,召见时任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和解放军报的代理总编辑胡痴到钓鱼台—中央文革大本营领受任务。江青要把公主安排到解放军报工作,并说主席也同意。1966年10月中旬,(李讷)改名为肖力,踏进了解放军报的大门,穿上了绿军装,成了女记者。”⑷

19671月13日时年26岁,到解放军报社任记者还不满3个月。就‘朅竿而起’…在短短几个月的见习期间内,先后推翻了军报两届领导班子,成为军报实际上的‘掌门人’。而《解放军报》在文革中的地位和级别与一个大军区不相上下的”。

李讷正式定级应该在《解放军报社》。根据196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批转:《国家机关十七级以上共产党员行政干部降低后的工资表》(行政人员)。“几十元的工资”:56元、22级「办事员」—→62元、21级「科员」—→70元、20级「科员」—→78元、19级「科员」—→87.5元、18级「科员与处属科正、副科长交叉级别」—→99元、17级「同18级」,基层又称“县团级”。根据李讷在“文革”中的职务,定“几十元的工资”中的哪一级都委屈这位“红色公主”!由于吴连登心怀鬼胎,“胡说八道”,这里只是推测!

鲁迅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恋子如何不丈夫?”主席作为父亲,对初为人母的小女儿给予经济上帮助,这是人之常情!主席采取“一碗水端平”的方针,对其他亲属一视同仁,无可厚非。吴连登为了“欺世盗名”,趁机炒作,散布一系列谬论。

列宁说:“手段的卑鄙,掩盖目的的卑鄙。”列宁还指出:“真理前进一步就是谬误。”

为了批驳吴氏“谬误”,采取“摆事实,讲道理”,不可避免要连累他人,伤及无辜,真是不幸!仅在此表示歉意。

张颖女士《外交风云亲历记》

1972年夏季,美国纽约州宾翰顿大学的中国现代史副教授洛克珊·维特克(文中“洋妞”)访问中国,曾采访过江青,时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张颖女士等六人全程陪同。

(江青)笑嘻嘻地说:“哎,小张,你看我今天穿的布拉基怎么样?藕荷色,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蓝色当然也是我喜欢的。”

江青今天穿着一身真丝双皱料子的连衣裙,脚穿一双白色皮鞋,手上拎着一个方方的白皮包。“文化大革命”以来,还真是绝无仅有。

江青:“我觉得女孩子穿裤子不好看,为什么不穿裙子呢?你们都没有裙子吗?李副官,明天给她们每人发一条裙子,算我送的。”

按:“布拉基”是俄罗斯女郎夏令时装。中苏关系恶化后,真没看到哪位中国女士冒天下之大不韪,胆敢如此装束招摇过市,尤其是“文革”“破四旧”。“红卫兵”马屁小将手执剪刀四处逛荡,专铰大姑娘、小媳妇的裙子、辫子、“火箭式”皮鞋等所谓“奇装异服”!

吴连登:“江青经常让我去给她改一些衣服。没钱的时候,她也会把白色的衣服染成灰色,过段时间又染成黑色来穿。”⑹

1949-1957年,江青四次去苏联看病。每次出国国家还能不给她置办几件像样的“行头”装潢门面。能让这位第一夫人打扮得像“叫花子”到国外“出洋相”!三十年代闯荡上海滩,在“十里洋场”摸爬滚打见过大市面的蓝苹女士能咽下这口气?便是咱主席也不能委屈自己的娘子!共和国“首任驻苏特命全权大使”王稼祥夫人朱仲丽女士在《女皇梦·江青外传》中记载:“江青今天赴小型宴会(克里姆林宫),打扮得很高雅。上衣和裙子是一色的米白色哔叽西装,外面穿着高贵的皮大衣,戴着皮帽子。”引起东道主莫洛托娃、马林柯娃、赫鲁晓娃等贵夫人啧啧称奇。

《阎长贵杨银禄:江青不是孤立的一个人》江青曾叫吴连登到布店选几样素一点的布料,做了6件花衬衣。”这是哪一年的事?

《徐宝风:和毛主席等中央首长跳舞的日子》:“江青总是前呼后拥的,而且非常注意打扮。记得她有一回穿着白纱的连衣裙,舞起来一飘一飘的。那时候我们这些女孩子工资都不高,像我吧,每个月发了工资都要寄钱给父母,剩下的钱除了吃饭,很少有富余,就是吃饭,也只能每顿买半个菜。…所以当年江青的打扮给我们的印象很深。”这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在中南海怀仁堂舞会上所见。

吴连登嘴里的江青穿著打扮太寒酸!在中南海可以评上“模范家庭主妇”、“勤俭节约标兵”。但在洋人面前又是那样靓丽入时,风光无限!她是如何“一夜暴富”!成为“富甲一方”的“富婆”?民间流传“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江青的“横财”与“夜草”从何而来?是不是有人突破“AA制”框框,动用主席的“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劫富济贫”!为什么要编织谎言,为“政治僵尸”涂脂抹粉!“蚊帐”就是又一典型:

《毛泽东遗物事典》据毛泽东生活秘书吴连登回忆,⑺毛泽东一家也时常有票证不够用的时候,有次江青买蚊帐,布票不足,临时找他凑了一些才买回蚊帐。”(这个谎言太卑鄙!)

《江青秘书杨银禄回忆:江青的女皇生活》

“1970年7月底8月初的一段时间,江青打扑克打疯了,在室内打的时间久了,嫌空气不新鲜,就命令工作人员在室外给她搭一个七平米的大型蚊帐。她晚上钻进去打,白天也钻进去打,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也不说里边热。”

七平米的蚊帐!市面上岂能买到?只能买来蚊帐布自己制做,需要多少布票?吴连登借蚊帐欺世盗名,为“政治僵尸”涂脂抹粉说明他没有“道德底线”。毛主席有的是“国际稿费”,都是“硬通货”!就凭“外汇”以及“外汇卷”,《友谊商店》里什么蚊帐买不来?但“一个七平米的大型蚊帐”例外,

江青的衣服繁多,样式各异,有中式的、西式的、古式的,一应俱全,并经常翻新(这与吴连登讲的白色染成黑色是否是一回事!)。光是大衣就有长的、短的、中的、单的、夹的、棉的,还分便装和军装。她的内衣不知有多少,身上稍有汗渍就要立即更换,每天要换十几次。春夏秋冬,天天如此。给她换内衣也够难的。护士帮她脱掉衣服以后,要用毛巾擦干身子,擦劲大了小了都不行。供她使用的毛巾足有四五百条,都要很松软的。江青无论走到哪里,护士总得背着一个大挎包,里面装的全是衣服和毛巾。”当年毛巾也是计划供应。

“她特别注意世界名人的穿戴。在电视上,她看到菲律宾原总统马科斯夫人的衣服很特别,就非常羡慕。有一次,马科斯夫人来华访问,江青为了和她比美,特意叫服装研究部门仿照“唐三彩”,为她昼夜赶制了一件黑色绣花连衣裙和一双云头鞋,还叫有关单位给她特制了三种发型的假发和头套。

“她吃饭非常挑剔,饭菜要清淡,又要有营养。炒菜、烧汤不准用骨头,也不准放味精,说骨头汤里胆固醇高,说味精是化学制品,含有有害物质。但是,她又要求菜、汤必须有骨头汤和味精的鲜美味道。鸡蛋只要蛋清,不能有一点蛋黄,说蛋黄有胆固醇。雏鸡要半斤的,老母鸡要七至十斤的。鱼要切头去尾,只吃中间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她说母螃蟹胆固醇高。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丝,豌豆要剥老皮,绿豆牙要掐掉头和尾。饭菜的温度要求适度,既不能烫嘴,又不能不热。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点心要法国式、德国式和俄国式的。”(未完,接下)

注:本文套红部分文字,摘自《吴连登:“我给毛主席当管家”》与《吴连登:毛泽东“亿元稿费”谣传的真相》。一般不再注明出处。

注释解读:

⒈、⒍《毛泽东管家吴连登讲述:毛主席和江青AA制》《环球人物》记者刘畅摘自《环球人物》2008年7月[下]

⒉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毛泽东同志在上海干部会议上说。“智慧都是从群众那里来的。我历来讲,知识分子是最无知识的。这是讲得透底。知识分子把尾巴一翘,比孙行者的尾巴还长。孙行者七十二变,最后把尾巴变成个旗杆,那么长。知识分子翘起尾巴来可不得了呀!‘老子就是不算天下第一,也算天下第二’”。“工人、农民算什么呀?你们就是‘阿斗’,又不认得几个字”。…(《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452页,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

《人民日报》文章说:“知识分子自认为自己有知识,并以此做本钱,敢于跟共产党‘叫板’。有些人成名、成家思想严重,争名夺利,不服从领导、不服从工作分配。党号召知识分子要夹着尾巴做人,最后要做到脱裤子,割尾巴。运动过后,有些知识分子又不谨慎了,尾巴到天上去了,当心掉下来砸断自己的脊梁骨。”

⒊根据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八日,(65)中劳薪字第286号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部“全国各地区现行工资区类别和生活费补贴表”的通知》

北京市工资区:

三类:延庆、平谷二县。

四类:大兴(除原南苑区)、怀柔、顺义、密云等四县。

五类:通县(除通镇)、房山(除原京西矿区)二县。

六类:东城、西城、崇文、宣武、朝阳、丰台、海淀、门头沟等八个区,昌平县,通县的通镇,大兴县的原南苑区,房山县的原京西矿区。

文革谜案 毛泽东的女儿李纳是怎样走上神坛的

⒌《红色公主李讷在文革中的一些表演

解放初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主要秘书有四个人,人称“四大秘书”。1956年,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江青为毛泽东的生活秘书,与胡乔木、田家英、叶子龙、陈伯达并称“毛泽东的五大秘书”。吴连登何时取江青而代之?这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吴连登作为该书顾问,竟然忽悠编者令人叹为观止。

⒏参见《炎黄春秋》:揭秘1974年江青为何不惜代价做一双鞋子》;梁发芾:《江青和伊梅尔达斗鞋》

四 : 博物馆|最全的经典案例赏析

下面这些博物馆非常值得联偶们去参观,在本文你会发现很多经典的案例,比如著名设计师伯纳德·屈米扎哈·哈迪德的“罗马MAXXI博物馆”等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犹他州自然历史博物馆/Ennead Architects

  纽约Ennead建筑事务所的ToddSchliemann建筑师设计灵感来自自然景观元素,将岩石、土壤、植物、矿物元素转化为空间视觉。


  混凝土和玻璃建造的博物馆根据地形建造,外面包裹着当地铜合金制作的铜条,其立面模拟了地层状况。


鄂尔多斯艺术博物馆/MAD Architects

  MAD建筑师设想了1个带有未来主义色彩的抽象的壳体,它将内外隔绝的同时也对其内部的文化和历史片段提供了某种保护,其内部充满自然的光线,将城市废墟转化为充满诗意的公共文化空间。



丹麦国家海洋博物馆/BIG

  BIG联手Kossmann.dejong, Ramball, Freddy Madsen,KiBiSi设计的丹麦国家海洋博物馆。结合历史元素与创新理念,完美诠释了丹麦作为1个世界领先海洋国家的历史和当代角色。

  贯穿的3个双层桥梁跨越干船坞,提供整体连接以及作为各个不同功能区域之间的捷径。


梼原木桥博物馆/隈研吾事务所

  日本隈研吾建筑事务所设计。桥体连接器被道路分开的2个公共建筑。当然功能不仅仅是2个建筑设施建的通道,也用作艺术家的住宿和工作驻场地点。



  在这个项目当中,建筑师用小部件组成了结构体系,其灵感来源于日本和中国传统的悬臂式结构,并认为这是1个可持续发展的好例子,实现大悬挑,却没有使用任何大型构件。


能源博物馆/Arquitecturia

  Arquitecturia设计的建筑位于一片荒凉之地,当地的景观与工业厂房联系松散。没有什么其他建筑和地貌。就是这样如此单调。

韩国拟态博物馆/Alvaro Siza

  Alvaro Siza+Castanheira & Bastai ArquitectosAssociados+Jun SungKim合作的设计,博物馆弯曲而又开阔,设计精致。大量的建筑模型被先建造出来,有些模型大的甚至可以走进去。



奔驰博物馆/UN Studio

  梅赛德斯“奔驰博物馆”不仅是汽车文化的1个重要标志,同时其场馆本身也被公认为最经典的建筑设计作品。由著名的UNStudio建筑事务所负责设计,其最出色的地方在于独特的DNA式双螺旋参观路线。



MAXXI博物馆/扎哈哈迪德

  意大利罗马MAXXI博物馆设计着扎哈·哈迪德(ZahaHadid)曾表示,该博物馆“并不是1个容器,而是1个艺术品营地”,在这里走廊和天桥相互叠加和连接,创造出来了1个具有生机的动感空间。

混凝土弧墙、悬浮的黑色楼梯和采纳自然光线的开敞天花,这些该建筑的主要元素映入眼帘。



记忆博物馆/Estudio America

  位于智利圣地亚哥,该建筑反映就是这样1个纯粹的体量,精心设计的结构悬跨在2个水池之上,格外吸引人。

让科克托博物馆/Rudy Ricciotti

  建筑形象独特,利用自身半遮半掩的透明性,勾起观察者的好奇心,恰如时常被艺术家们提及的阴阳两界之间的通道。

  还弥漫着迷宫般的气息,使人回想起科克托的复杂以及他那富有创新性视角的宽度和广度。在此,他为人们创造了1个独特的世界。



Muritzeum博物馆/Wingardhs

  圆形的设计使得旅游中心大楼巧妙的融合在了这个非常不起眼的环境里。墙面设计非常的低调,使得视觉效果要比它的实际大小偏小。在这个没有明显方向辨识的圆形大楼里,设计师通过修建一些直路,方便了游人们来回行走。


ABC博物馆、绘画及设计中心

  Aranguren & Gallegos Architects这个设计成为国际性的艺术参照物及马德里的文化符号。与原有的历史建筑相互协调,表达出建筑有着各种不同的文化和艺术机构的当代艺术中心的特色。


新卫城博物馆/Bernard Tschumi Architects

  建筑物的每一根线条,每一道色彩,每一组空间比例,都是蕴藏着各种含义和思想的一串符号――建筑语言,建筑师的就是1个现代与古典相结合的建筑。


  设计理念是赋予博物馆光感、动感和层次,用最先进的现代建筑技术还原一座朴素而精湛的古希腊建筑。



沃特福德的中世纪博物馆

  Waterford City Council Architects 设计的博物馆,正立面被设计为半圆形的流线形态,环绕新古典教堂的背面,将2个美丽的广场连接起来。温暖的Dundry饰面石材保留了在原始的中世纪教堂和唱诗班大厅中的用途,与周边的18世纪结构群形成反差。


  弧形立面如同1个大的七巧板,每一块石头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不仅是一座建 筑的立面,而且是1个巨大的建筑雕塑。


深圳OCT博物馆/朱培建筑设计事务所

  这个球状的建筑体让人联想到海边的鹅卵石。设计灵感来自于临近海湾的基地 位置及其功能需求。


  建筑设计意在塑造1个超现实的无边界空间,所以光影的运用要特别注意处理的技巧,建筑师朱锫和照明设计师王东宁于此项目中巧妙地偏重运用自然光,避免给空间产生多余的阴影,共同勾勒出1种无边界的超然光影空间感受。


雀巢巧克力博物馆/Rojkind Arquitectos

  这座红色玻璃巧克力博物馆建筑将道路和巴西原有的巧克力工厂周围建筑结合了起来。透过隧道之间的窗户和工厂的墙壁,参观者都可以看到内部巧克力的加工程序。


福建鼎力雕塑艺术博物馆/ATR Atelier

  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看起来像许多巨大的石块相互堆叠在一起。立面意味着建筑的功能,同时给出了1种自然的、简单的,但强大的视觉。


索玛雅博物馆/ Fernando Romero Enterprise

  1个不规则的几何体似乎从不同角度被几道巨浪击中,扭曲着升向45米的高度,整个外立面被熠熠闪光的抛光铝板覆盖,富有气势的轮廓让人想起一艘海轮的船首。


  在地震频繁的墨西哥城,这真的是一座结构大胆、不乏炫耀色彩的前卫建筑。


路易斯安那州立博物馆及Fame体育馆

  TrahanArchitects从三点着手实现以上关联与并置。这座外形简单,内部如同古河道那般婀娜绮丽的盒体建筑就完成啦,建筑是路易斯安那州州立博物馆与历史体育名人堂的综合体。


  通过设计,通过建筑,实现体育与历史,过去与未来,容器与被包含的内容之间的对话。


霍隆市设计博物馆/Ron Arad Architects

  建筑展现了具有以色列特色的设计风格。博物馆外观呈现出1个有机的曲线形,而内部则主要由2个直线构造的美术展厅组成。



  建筑不仅仅是造型的问题,而且成为都市文化的载体。建筑师不仅仅是设计某种形式,而是创造社会性的公共空间。建筑设计并不是1种有关形式的知识,而是探索世界的知识形式。人们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探索世界,比如电影导演 、艺术家,也可以作为建筑师来观察这个世界。

伯纳德·屈米

本文标题:吴鞠通经典医案赏析-经方读书社:我看吴鞠通和《温病条辨》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0796.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