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落尘外 / 待分类 / 乡土文学(16) | 殷国然: 风雨沧桑饮马塘

   

乡土文学(16) | 殷国然: 风雨沧桑饮马塘

原创
2020-06-28  香落尘外


    文:殷国然  / 图:堆糖

    “西边日头红,东边日头黄,

    饮马塘的池水清又亮,

    饮水的马儿不见了,

    牵马的人儿你在何方……”

    许多时候,这首熟悉的儿时歌谣宛如扑棱双翅的大鸟,从岁月深处翩翩飞来,不经意闯进我的思绪,唤醒我沉睡的记忆,打开那一个个曾经五彩斑斓的梦……

    小时候,我所在的农村老家北倚沙颍河,而紧傍村庄南头,静卧一方池塘,唤做“饮马塘”。池塘很古老,不知已濡染多少载岁月风霜,经历多少时序更迭,看过多少世道轮回,阅尽多少人情冷暖,犹如不食烟火与天地同寿的神仙,又像胸怀万千丘壑的智慧老者,静静伫立尘世之间,任凭岁月沧海桑田。反正,自打我依稀记事起,有关池塘的故事便如田野四季变幻的风景浸入我的血脉,融化灵魂深处:无数个繁星灿烂的夏日夜晚,蛙鸣虫唱,凉爽的微风吹送沙颍河薄荷似的水腥味,顺着河道向四周弥漫。在细沙覆顶的河堤堤面,或坐或躺着一长溜贪凉的村民。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话题纷纷开场,荤的素的,欢乐的悲伤的,古来的今往的……不一而足,热闹非凡,像极了今日的德云社剧场。其中最让我们孩子着迷的,则是人称“故事篓子”的建议大叔讲述的有关池塘的来历。他悠悠抽口卷烟,眯起眼躲着烟雾,娓娓神侃:“大概明朝嘉靖年间,河北沿有家姓雷的世袭豪绅,拥有沙颍河两岸方圆一二百里的土地。每次收租和巡视田地作物,必须骑马。当然,也不排除那些公子小姐们借机骑马出来谈情说爱,游玩闲逛。为了饮马需要,特意在咱村南头那儿,人工挖了这口饮马塘。这就是咱村这个池塘名字的由来。不过,那时咱这个村尚不存在……”话题越扯越远,后面的我已记不真切了,唯有“饮马塘”这个独特的名字,深深印在脑海。那时村里儿童间,一直传唱一首不知流传多少个年头的歌谣:“西边日头红,东边日头黄,饮马塘的池水清又亮,饮水的马儿不见了,牵马的人儿你在何方……”

    清亮、稚嫩的童音在村庄上空袅袅飘摇,拥有传说的池塘仿佛拥有生命和灵魂,在我们这群孩子眼里,饮马塘是那样鲜活、生动、神奇、亲切。当时村内村外广植泡桐和洋刺槐,唯独饮马塘四周长满杨树。树木高大参天,郁郁葱葱,掩映的饮马塘静谧清幽。环塘依水,又密密匝匝漫生着青绿的芦苇,只有靠近村道一面,方方正正砌的一座水泥台面,大概用来挑水或是其它用途,撕开一个缺口。除此之外,紧密排列的芦苇仿佛一圈翠绿的屏障,紧紧护卫着池塘免受外界干扰。塘水碧绿清澈,水中摆着尾巴游来游去,悠闲自在的小鱼清晰可见。水拖车一窜一窜在水面嬉戏,短了尾巴,披着带有黑绿花纹青绿外衣的小青蛙,在水边淤泥里蹦来跳去,循着“呱呱”叫声寻觅妈妈……当第一缕春风吹过杨树梢头,逡黑的枝条泛青了,不久吐露褐色嫩芽,毛毛虫般的柔美花序缀满枝头。小燕子最先飞来了,双双对对贴着水面疾飞,翼尖不时触下水,划出圈圈涟漪。紧接着黄鹂,布谷……接踵而至,加上留守的斑鸠,喜鹊,麻雀,一齐在枝头亮开歌喉,婉啭鸣叫,一时间池塘上空犹如举办鸟类音乐盛会,隆重而热烈。到了盛夏,刺耳的蝉鸣格外让人烦躁,这时小伙伴们中间年龄稍长些的华中便领着我们其他几个,由他举着长竹竿,我们有拿黏手的柏油的,有拿网兜装“战利品”的……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绕着池塘粘马唧妞子(蝉)。赤日炎炎,热浪袭人,很快我们一个个浑身被汗湿透,像水洗的鸭子。不知谁起头提议下塘降温,小伙伴们立即一呼百应,不讲三七二十一,飞快扒净短裤背心,“扑嗵”“扑嗵”跳进塘内,一个个像出笼的小鸭在水中钻上钻下,狗刨,仰泳,侧游,踩水,扎猛子……有的互相打起水仗,有的爬到水泥台上,捏着鼻子,闭紧眼,学着电影里勇敢的战士纵身跳进水里……顿时,水花飞溅,笑语喧哗,欢乐的气氛驱散夏日的酷暑,驱散因而滋生的烦躁。这样的欢乐一直持续到立秋罢处暑前后,随着天气渐渐转凉,池塘才算安静下来,恢复往日的幽深静谧。排成“一”字或“人”字的大雁,鸣叫着哀怨的曲调,飞过池塘上方的天空,飞向远离家乡的南方。高大杨树枝头那些墨绿平展的叶子已经变得金黄蜷缩,摇摇欲坠,一阵瑟瑟秋风掠过,叶片无声飘零枝梢,旋转着,舞蹈着,悄悄落在池塘水面,漾起小小一圈水波,像绽放一朵菊花……池塘的水更加清澈,明净的水面光可鉴人,镜子似的,风吹开粼粼波纹,倒映的蓝天白云抖动着,伸展着,铺满整个池面。这时水边的芦苇也由绿转黄,毛茸茸的芦花莹白如雪,随风翻滚起伏,看去犹如海水翻涌,浪花四起那样壮观。父母们也来到饮马塘,从大片苇秆上抽取许多芦花,收藏起来,以备寒冷的冬天为我们这些孩子拧暖烘烘的木底草鞋……终于,一阵料峭的寒风吹过,冬天来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覆盖了大地,村庄,池塘,天地间银装素裹,一片苍茫。池水结了厚厚一层冰,人走上去趔趔趄趄,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无聊透顶的我们一下找到又一个玩乐的极好项目:溜冰。一个人蹲着,伸直双臂,一边一个人拉一只手,在冰面飞奔,蹲着的人便像火车头一样迅速滑行起来,嘴里“嗷嗷”叫着,这种玩法俗称“拉拖车”,是我们玩的最嗨最多的游戏,主要考验三个伙伴配合的默契程度。有时人数凑不够,撂单了,那也没事,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玩法。先飞跑起来,速度达到最快时,身子猛地立住,趁着惯性,人像扔出去的石子,在冰面滑行好远……清脆的笑声在冰天雪地里飘荡,纯真的童心像雪一样洁白……

    饮马塘四季优美的景致,给孩子们打开了一个缤纷的世界。我们在这里嬉戏,在这里欢笑,在这里憧憬,在这里编织向往明天的梦。那么,大人眼里的饮马塘又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存在呢?简单两个字:神秘。一些似乎很真实的故事传得神乎其神:其中一个是说我亲大爷(伯父)还是小孩的时候,有一年夏天下暴雨,雨水涨满了饮马塘,并漫溢到路上。我大爷趟水从塘边路上经过,不慎失足滑进十几米深的塘内。说也奇怪,一闪身的功夫,刚七八岁的我大爷竟伸手抓住一根裸露的树根,没沉进水内。恐惧的他大喊哭喊。无巧不巧,恰好这时我村的一位老人路过,见状赶紧伸手把我大爷提出水面。事后村民们都说,是我老太爷(曾祖父)一辈子积德行善,感动了塘里的鲤鱼精,才出手相助,救下老人家心头肉般的小孙子;另一个故事则是在我大爷落水被救后的那年冬天,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村另一位老人因故回家太晚,路过饮马塘时,发现塘内水面上立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穿着戏台上唱戏的那样的衣服,一边翩翩起舞,一边柔声歌唱:“西边日头红,东边日头黄,饮马塘的池水清又亮,饮水的马儿不见了,牵马的人儿你在何方……”

    第二天天一亮,遇见鲤鱼精的传闻便像炸雷在村内炸开,人们纷纷提着香烛纸炮,涌到塘边虔诚祭拜,祈求美丽善良的鲤鱼姑娘保佑全家平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据一些老人猜测,这个鲤鱼精应该就是祖辈传下来的故事里那个叫鲤鱼的姑娘。事情追溯到明末清初,一位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哥,有次下乡巡视田地,路经饮马塘饮马时,邂逅了这位美丽未婚的贫农的女儿。俩人一见钟情,私定了终身。双方约定:三个月后,还在此相会,决定婚配问题。三个月后,鲤鱼姑娘如约而至,可是左等右等,不见那个公子哥到来。苦等了三天三夜,望眼欲穿的鲤鱼姑娘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意中人始终杳无音讯。痴情的鲤鱼姑娘绝望了,最后望一眼空寂无人的大路,转身投进了池塘……那时祖辈们刚建村不久,亲眼目睹了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并得知姑娘名叫鲤鱼。大伙均为鲤鱼姑娘的痴情和不幸遭遇感到愤慨和同情,便立下村规:严禁人畜粪便入塘,包括鸭鹅一律不准进入饮马塘;严禁妇女到池边浣洗衣物,以免捣衣声惊动魂灵;每月初一、十五两个日子,由妇女在塘东南角烧纸钱摆供品祭拜(这个村规持续践行了300余年,解放初废除,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慢慢恢复,并在饮马塘东南角建起小庙一座)。先辈村民严格按照村规办事,300余年不曾懈怠,不知是精诚所至,感动了上苍,还是鲤鱼姑娘显灵报答,数百年来,饮马塘内从未发生一起人畜溺亡事故。

    岁月如歌,饮马塘以及与饮马塘有关的故事,还将沿着时光的脉络延伸下去。鲤鱼姑娘的悲伤,先辈立下的村规,我的童年记忆,都将湮灭在历史尘埃。显赫辉煌也好,卑微渺小也罢,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一切的一切,无不像绚烂烟花,转瞬即逝。也许,刻骨铭心的只有经历。

    夕阳西下,我迎着晚风伫立,耳畔似乎又隐隐响起那首歌谣:“西边日头红,东边日头黄,饮马塘的池水清又亮,饮水的马儿不见了,牵马的人儿你在何方……”天际下的大路上,那位骑马的公子哥可是循着歌声而来?


    作者简介


    殷国然,男,1973年10月18日出生,河南省沈丘县槐店镇人。中学时代就已痴迷文学,曾和三五同窗知己创办文学社。踏入社会后,一直利用业余时间默默在字里行间耕耘,其间有歌词作品《风铃》等在中国音乐文学协会主办的《词刊》发表。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总编:湛蓝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助理:无兮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策划部: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暖在北方 胡迎春

    主编:烟花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美编:无兮    ETA   

    编辑部:

    总监:徐和生         主编:清欢

    编辑: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  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