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历史本尊 / 最爱历史 / 被顶替之后,秦朝太子自尽了

   

被顶替之后,秦朝太子自尽了

原创
2020-06-29  最爱历史...
因为一件事,扶苏和他的父亲秦始皇嬴政闹掰了。
 
公元前212年,秦始皇信任的方士侯生卢生没能帮老板寻得长生不老药,还在背地里说他坏话,之后脚底抹油跑路了。
 
本来方士寻药无果就已经是诈骗,竟然还敢发表不当言论,嬴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嬴政在盛怒之下,将咸阳460余名所谓“妖言惑众”的文学、方术士逮捕,下令坑杀。
 
这就是“坑儒”事件。
 
扶苏反对这一极端暴力的做法,而且尤为同情与方士一同遇害的儒生。他上书劝谏道:“天下初定,边远地区百姓尚未归附,儒生皆诵读、效法孔子的主张,现在陛下用严刑峻法处置这些人,臣担忧此后会天下不安。”
 
法家粉丝嬴政不以为然,他决定给这个宅心仁厚的长子一点教训,把扶苏贬到了上郡(今陕西北部),给蒙恬的军队做监军。

扶苏剧照。
 
尽管治国理念不同,但对立储举棋不定的嬴政一直记挂着扶苏,临死之前他终于拍板,下诏命扶苏回京。
 
然而,扶苏永远没有机会了。
 
沙丘之谋中,扶苏的弟弟、秦始皇第十八子胡亥夺走皇位,之后逼迫扶苏自杀。
 
一段错换的人生,改变了兄弟二人的命运,也撕裂了大秦的国运。
 


1
 

秦二世即位问题历来有争议,用辛德勇教授的说法,就是“一件事,两只笔”。自古以来,有一派学者认为,胡亥并非始皇帝钦定的继承人,即按照《史记》的说法,嬴政临终立储时,遗诏被掉包,扶苏遭到了胡亥顶替。
 
史书记载,公元前210年,嬴政最后一次巡行途中,在平原津(在今山东境内)突然发病,走到沙丘(在今河北邢台市)人已经快不行了。
 
此次随行的大人物,有上卿蒙毅、中车府令赵高、左丞相李斯和秦始皇少子胡亥
 
秦始皇在路上病重时,占卜结果显示有山鬼作祟,因此蒙毅临时走开,被嬴政派往各地祭拜名山,为皇帝祈求消灾。
 
蒙毅是蒙恬之弟,兄弟俩是扶苏的支持者,还跟赵高有仇。之前有一次赵高犯了罪,蒙毅负责审理,本来要依法判处死刑,秦始皇念及赵高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是个老员工,就网开一面,赦免了赵高。可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蒙毅一走,赵高有了可乘之机。

▲秦始皇画像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一向忌讳谈论生死的嬴政,也只能放弃长生不老的幻想,开始安排后事,他给远在上郡的长子扶苏留下一道诏书,具体内容已不得而知,只知其中有一句“与丧会咸阳而葬”,即诏令扶苏回咸阳主持丧事,为他送终。
 
我们不知嬴政赐书扶苏时心情如何,但从他命儿子直奔咸阳,而非赶往沙丘可推测,嬴政心里明白,他是见不到扶苏最后一面了。
 
遗诏写好,还没有交给“快递小哥”,秦始皇已撒手人寰。这道诏书被赵高扣压了下来,只因其中有更重要的内容——谁来继承皇位?
 
中书府令赵高掌管宫廷车马与印信,是秦始皇的机要秘书,皇帝遗诏要经过他的手。他还是胡亥的老师,史载,胡亥曾向赵高学习书法与狱律法令。赵高也是个学霸,绝非不学无术之徒。
 
得到秦始皇遗诏后,赵高跟他的学生胡亥说:“陛下驾崩,没有封赐诸子,唯独留给长子这道诏书。扶苏到了咸阳之后,当即被立为皇帝,公子无尺寸之地,该怎么办?”
 
由此可见,秦始皇病危垂死之际,应该已指定扶苏为继承人。
 
扶苏从小就得到父亲的器重,他的名字,出自《诗经·郑风》的一首浪漫民歌:“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同时,“扶苏”还有兵车藩盾的意思,汉代郑玄注《周礼》时说:“藩盾,盾可以藩卫者,如今之扶苏与?”
 
扶苏人如其名,为人刚柔并济,是秦始皇诸子中的尖子生,就连拥立胡亥的赵高都评价:“长子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
 
秦始皇不满的,是扶苏反对法家政策,多次给儒家思想站台,才将他贬到军中体验生活,此即史书所说,“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但这也使扶苏有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不能说他就此失去父亲的信任。
 
在争夺储君的这场大考中,有时拼的不是实力,而是关系。
 


2
 

秦始皇骤然离世,赵高与胡亥可咋办呢?
 
从现存史料中可知,胡亥小时候比较顽皮,会给自己找存在感。西汉贾谊的《新书》记载,有一次秦始皇宴请群臣,胡亥与哥哥们一同参加。等到宴席结束,胡亥一出来,看到满地摆放着各种鞋子,就在每只鞋子上都踩上一脚,得意洋洋地离去。
 
在老师赵高的教导下,胡亥这熊孩子在当时有“慈仁笃厚”、“轻财重士”的评价,看起来言行笨拙,名声却很不错,与后来那个劣迹斑斑的秦二世还是有些出入。

▲秦二世胡亥剧照
 
云梦秦简中,秦律的规定有:“行命书及书署急者,辄行之;不急者,日毕,勿改留。留者,以律处。”赵高扣下秦始皇的遗诏,已经摊上大事了,他决定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让胡亥顶替皇位继承人的位置。
 
听到赵高的计划后,胡亥起初也很慌,说:“废长立幼,这是不义;不服从先皇诏命,这是不孝;我才能浅薄,依靠他人登上皇位,这是无能。我不能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
 
赵高见学生有点儿怂,跟他讲了许多道理,告诉他成大事不拘小节,再说了,不是还有丞相在嘛!
 
之后,赵高找到同在巡行队伍中的丞相李斯商议,经过劝说,成功拉他入伙。
 
李斯本来就信奉法家学说,是“焚书坑儒”的幕后推手,对同情儒生的扶苏也有意见。赵高还戳中了他的痛处,对他晓之以理,秦国宰相是高危职业,您看看商鞅,看看吕不韦,一旦扶苏即位,必定任命蒙恬为相,到时您就完蛋了。
 
要是能拥立胡亥为帝,成功站队,李斯不仅能保住性命,还可以续签合同。自私的念头,蒙蔽了他的良知。
 
于是,赵高与李斯一同销毁了秦始皇赐扶苏的诏书,篡改遗诏内容,改立胡亥为太子,并护送他回咸阳即位。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秘不发丧,当时正值暑热,嬴政的尸体逐渐腐烂发臭,于是命人拉来了一车鲍鱼混在队伍中掩盖臭味。
 
胡亥一党伪造诏书赢得继承权后,立马就将屠刀伸向了被顶替者扶苏。

▲沙丘之变,赵高、李斯密谋拥立胡亥
 


3
 

赵高与李斯篡改遗诏后,以秦始皇的口吻另外伪造了一道诏书,送往上郡。
 
这封伪诏说,扶苏和蒙恬镇守边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半点功勋,白白损兵折将,还多次上书诽谤朕的所作所为,看来是对朕日夜怨恨,心怀不满。
 
这道“诏书”最主要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扶苏死:“扶苏为人子不孝,其赐剑以自裁。”
 
扶苏有一颗仁德之心,明代名臣张居正对他的“仁”进行了批判,认为扶苏“仁懦”,虽然仁德,却太懦弱。事实上,在这类伪造档案的案件中,被顶替者往往都是善良的人,正是因为仁慈,才最容易被欺负。
 
当时,扶苏与蒙恬掌握30万大军,“其势足以背叛”(《史记·蒙恬列传》),完全有可能带兵直取咸阳,夺取帝位。可当这封逼令其自杀的“诏书”送到上郡,扶苏还是乖乖地留在原地,没有丝毫反叛之心。

▲蒙恬带兵30万镇守北方,修筑长城
 
扶苏自杀前的表现,也印证了他是一个深受儒家君臣父子大义影响的老实人。
 
史载,扶苏接到“伪诏”后大哭,立即就要拔剑自杀。
 
蒙恬上前阻止说:“陛下在外,未立太子,派臣率领30万军队守卫边疆,公子担任监军,这是天下的重任。如今一个使者带着诏书前来,您就自杀,其中或许有诈,还是希望您向朝廷请示一下。”
 
扶苏却只留下了一句遗言:“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父亲要儿子死,还需要请示什么?
 
说罢,扶苏遵从“诏书”自尽。之后,蒙恬、蒙毅兄弟也被赵高囚禁,含冤而死。
 


4
 

扶苏死后,他的“幽灵”继续游荡在大秦帝国的隐秘角落。
 
秦始皇去世次年,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与900余人被征发戍守渔阳,半路上遇大雨,道路泥泞难行,无法按时服役。陈胜等人豁出去了,揭竿而起,掀起秦末农民大起义的浪潮。
 
陈胜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还不忘抬出扶苏的名头。他与吴广谋划起义时说,秦始皇死后,即位的应当是贤明的扶苏,可他因为多次进谏被派到外地带兵,最后竟无罪被逼自杀。
 
民间的老百姓同情扶苏被顶替的遭遇,向往他倾向的德政,还把他当做了起义的旗帜。
 
在朝中,胡亥听从赵高的建议,为了巩固皇位,惨无人道地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露出残暴的真面目。如此一来,他更有几分得位不正、做贼心虚的嫌疑。
 
有学者认为,包括扶苏在内,对皇位有威胁的秦朝诸公子,被杀者达二十三人之多。
 
其中,胡亥的兄长12人戮死于咸阳,公主10人矺死(分裂肢体而死)于咸阳附近的杜城,逼迫软禁在宫中的公子3人自杀,还有一个公子高,自知难逃一死,请求为秦始皇殉葬。
 
1976年,考古队考察秦始皇陵西北的墓葬,发掘出很多身首分离的尸骨,推断这些很可能就是被杀害的诸公子、公主墓葬。考古学家袁仲一发现,这些墓主死时皆为20至30岁左右,也与秦始皇儿女被害时的年龄相符。
 
李斯也没有好下场。
 
这位秦朝宰相,在沙丘之变中无异于监守自盗的考官,身为朝廷重臣,亲自参与了赵高与胡亥的舞弊。
 
秦二世即位后,李斯以为抱上了新的大腿,可没想到在胡亥和赵高眼里,他才是一定要除之后快的人。李斯死了,沙丘之谋就死无对证,这就跟甩锅给“去世的舅妈”一样。后来,李斯被胡亥以谋反的罪名处以腰斩,夷三族,赵高取代他成为丞相。
 
临刑前,李斯看着将要与他同赴黄泉的儿子,想起了年少时平静的生活,感慨道:“我想和你一起牵着黄狗,从老家上蔡的东门出去,追逐野兔,可已经没有机会了。”
 

▲丞相李斯,最终死于他推崇的严刑峻法



5
 

偷换的人生无法重来。

公子扶苏与皇位失之交臂,得到一个自杀的悲剧结局,我们也永远无法知道,当推崇儒家仁政的他登上帝位,能否制止住帝国这辆失控的车,及时悬崖勒马。

谎言说得再美,也无法代替真相,一个德不配位的人窃取了他人果实,必有灾殃将至。
 
秦二世在位时,赵高弄权,为了震慑群臣,整出了一段指鹿为马的荒诞喜剧。
 
他为胡亥献上一只鹿,说,这是马。
 
胡亥一看,被逗乐了,说:“丞相错了吧,这是鹿。”他让左右大臣评评理,有的人沉默不语,有人顺从赵高的意思说是马,还有人不愿屈服,跟皇帝说了实话。那些老老实实说是鹿的大臣,不久后都被赵高收拾了。
 
与指鹿为马相对应的还有一个“束蒲为脯”的典故,同样是赵高试探群臣,愚弄胡亥的行为。他将捆着的蒲柳说成是肉脯,与指鹿为马如出一辙。
 
公元前207年,胡亥在位的第三年,关东起义军一步步进逼咸阳。权倾朝野的赵高决定把胡亥这个“罪魁祸首”赶下台以求自保,他派女婿咸阳令阎乐与弟弟郎中令赵成带领一队人马,进宫弑君。
 
胡亥从来没见过这刀光剑影的阵仗,他跟阎乐说,让丞相通融一下,封我做个王,可以吗?
 
阎乐答,不可以。
 
胡亥又说,愿为万户侯。阎乐还是不肯答应。
 
接着,胡亥请求道,只愿与妻儿做老百姓。
 
阎乐只好说实话,得了吧,臣受命于丞相,今日就要为天下人诛杀你。
 
秦二世无言以对,眼看着士兵上前,绝望之下自杀而死。
 
他死去的这一年,大秦帝国在风雨飘摇之中走向灭亡。

参考文献:

[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2006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

辛德勇:《生死秦始皇》,中华书局,2019年

李开元:《秦崩 : 从秦始皇到刘邦》,三联书店,2015年

王子今:《秦二世胡亥童年故事及相关问题》,《人文杂志》2010年04期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