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用「听话水」性侵女性,是真的

2020-06-30  shanben57   |  转藏
   
1。

我是大米饭。

这两天有一个挺吓人的新闻,但估计很多人没注意到。

央视报道了最近警方破获的一起利用毒品迷奸女性的案子。


报道视频中,警方解释了所谓的「听话水」γ—羟基丁酸究竟是什么。


比起“听话水”传闻中被害者会对使用人言听计从的“能力”。

γ—羟基丁酸是更直接地让对方晕掉,还会让对方失去昏迷期间的记忆。

但不管是“听话水”还是γ—羟基丁酸。

它们都成为了性侵者的作案工具。

而警方公布的消息里最可怕的是,这些毒品全部被制做成我们日常可见的东西。

然后一层层往下买。


甚至。

在视频中我们还能看到分销点遍布全国各地。


根据警方公布结果中已经被破获的强奸猥亵案加起来有11桩。

而实际上。

这起被公布的案件只是众多同类案件中的冰山一角。


2。

几年前某宝监管还不足时,「迷药」、「催情药」是某宝上的常见商品。

当时在某宝只要搜索特定关键字就可得出一大堆违禁药物。


2012年时还有一对在某宝上贩卖迷药的夫妇被捕获。


但幸好后来某宝加强了监管,“催情药”、“迷药”在短时间内销声匿迹。

但不死心的黑心商人开始把交易转移到聊天软件上,做起了微商。

有的人在朋友圈直接公然售卖。


也有人在聊天群里打广告、引流进行私下售卖。


聊天软件的便利性可比某宝高得多。

连对毒品药性的介绍也变得能肆无忌惮地说出了。


于是在销售平台转变后,坏人做成坏事的几率反而变得更大了。

有人在卖,那到底有没有人在买?

答案是有。

而且不止买了,更犯案了,甚至还在群聊中炫耀。


聊天软件上卖货本身就比较难监管,而让管控药品非法售卖变得更难管的。

是伪装。

「迷药」制造商会把γ—羟基丁酸混合到液体中,再装进用作伪装的容器里。

眼药水瓶就是其中一种。


制造商说,把γ—羟基丁酸做成眼药水的样子除了方便隐藏。

还有一个目的是方便“使用”,也就是让坏人更容易把毒品滴进受害人的饮料中。

然而这还不是最绝的。

早在2017年的时候,制造商就直接把γ—羟基丁酸包装成了“潮流饮品”。

这下连“下药”都不用了,受害人喝下去的东西直接就是毒品。

更利用了年轻人追求时尚潮流的心理,把毒品做成“潮饮”,方便售卖。

警方在2017年查获的这款“咔哇潮饮”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伪装成饮料的还不止一款,另一款同类饮料的名字更恶心:啪啪呀。

这么明显的暗示,更进一步激发了年轻人尝试的欲望。


这些饮料虽然有着独特个性的包装。

但一眼看去,它跟市面上出售的其他饮料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不是曝光,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饮料实际上含有毒品。

在被取缔之前,这些饮料甚至还能从微商那不带遮掩地直接买到。

很多人可能以为这些含有γ—羟基丁酸的「听话水」遥不可及。

但事实是,在微商这种已经充斥着我们生活的购物渠道中。

这些引人犯罪又让人受害的毒品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买到。

更重要的是,部分微商出售一整瓶毒品的价格甚至不到400块。


渠道多、价格低成了许多犯案人购买γ—羟基丁酸的原因。

而γ—羟基丁酸及其制品制品泛滥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使用这些毒品跟购买这些毒品一样甚至更方便。



3。

如果犯案人问都是怎么下手的,制造商会用他们做的“产品”来回答。

你们想想,吃的口香糖。


喝的饮料。


甚至这些对话已经把手法解释得非常清楚了:

和大多数自称“迷药”的毒品一样吗,γ—羟基丁酸易溶于水。

所以在饮料和酒里下药是犯案人最看重也最常见的手法。


在饮料里下药后对女生实施性侵的一则最典型的案例发生在2018年。

视频监控显示,犯罪人顾某在事发时正在与被害女生吃日本料理。

而就在被害女生低头玩手机的时候,犯罪人偷偷在被害人的水杯里下了药。


接着就是被害女生毫无防备地喝下了这杯被添加了毒品的饮料。


结果就是被害女生失去了意识。

被犯罪人带到了宾馆实施性侵。


因为下手方便,γ—羟基丁酸这类毒品给受害者带去的伤害无比巨大。

他们在被害之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性侵了。

同样发生在2018年的案例,犯罪人在迷奸了10名女性后还能淡定地离开现场。

原因就是毒品起到了让服用者失去部分记忆的作用。


可怜这些受害人直到警方上门调查时才知道自己被性侵过的事实。

不敢想象这对她们的人生和心理会造成多大的打击。


4。

被下药性侵后,会毁掉他们的人生吗?
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误食了毒品而被侵犯的案例,数不胜数。

有被侵犯后选择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


有被老师下药侵犯、从此患上了抑郁症的。


有的直接感染了艾滋病。


这些“迷奸药”除了伤害了那些被侵犯的受害者,还时刻对无数无辜的人造成着威胁。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类毒品的贩卖者会在聊天软件中鼓励购买者实施性侵。

还会鼓励他们拍下性侵时的视频、照片,甚至开直播,以获得“优惠”。


还记得大米饭之前写的关于香港N号房的事件吗?

在那篇文章中我就提到了,类似N号房事件的事情也在我们身边发生着。

而γ—羟基丁酸等的毒品无疑是壮大了这个丑陋的产业链的存在。

购买并对他人使用这类毒品的犯罪人,也像购买和吸食其他传统毒品的“瘾君子”一样。

一方面,他们花钱购买毒品,对别人施用然后实施性侵。

另一方面,他们又可以把性侵过程进行拍摄和直播。

然后发布到网络上进行“N号房间式”的售卖,以此获取毒资。

这种看起来就算闭环的「商业行为」,背后却是一个个无辜的女性一生的毁灭。

制作和售卖毒品的人可恶。

但为了性侵她人购买的,同样十恶不赦。

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中主角最后有一句话是对仇家的父母说的。


 我教了我的女儿二十年让她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而你却一秒都没有教过你儿子不要伤害他人。
回到现实。

连毒品都能以「性侵他人」为噱头进行叫卖。

人性的恶,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们不知道的?



如何分辨是否被下药?
以及如何躲避这些下药人
找了一些方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