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圈观察 / 待分类 / 【独家】华帝危局:接班人赶走创始人,还加...

分享

   

【独家】华帝危局:接班人赶走创始人,还加速去华帝化

2020-07-01  家电圈观察

最近一年来,华帝七大创始人选定的接班人潘叶江,以资本名义清理创始人在公司战略决策和经营管理的话语权,谋求强势上位的同时,还在加速去华帝化:改变华帝20多年以来一直坚持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两权分离、企业经营职业化、利益共同体等文化,全面实施所有权和经营权一体化,并加速家族化治理,最终这也引发了大量与华帝并肩战斗20多年的众多地区代理商群体的迷茫。

孔余||撰稿

接班人潘叶江,到底将要带领华帝去向何方?外界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华帝股份正陷入自公司创立以来最大的管理层动荡和市场经营危机漩涡之中。

就在9月底和10月初相隔的10多天时间里,华帝股份董事长黄文枝被罢免,总裁区迪江辞职,新总裁尚未公布。公司大股东潘叶江强势上位成为华帝股份董事长,并完成对整个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掌控。如果将时间往前倒推一年还可以看到:副总裁关锡源、刘伟辞职,总裁黄启均辞职。同时今年以来华帝中层如人力资源部、投资部、营销部、企管部等多个部门总监也相继离职。

创始人退出,为第二代接班铺路,华帝股份这一系列变化似乎顺理成章。然而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创始人的黄文枝,在董事长任期至明年5月份原本就可以光荣退休时,却在今年9月底被潘家以“作为公司经营掌舵人对公司业绩下滑、经营恶化等情况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公开罢免。同时,由七大股东共同推荐的总裁区迪江在董事长被罢免后选择辞职。

这也撕开了过去半年来,隐藏在华帝公司内部创始人与接班人围绕企业文化、经营控制权和发展方向的“宫斗”。特别是在潘叶江此次迫不急待通过“罢免董事长”来掌控华帝控制权一事引发华帝股份多位创始人感到心寒,还令市场上与华帝合作20多年的近百家区域代理商感到心慌。

被自己选定的接班人给罢免了

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被潘叶江家族突然罢免董事长职务的黄文枝,正是当年确定潘作为华帝股份第二代接班地位的领路人。也正是黄文枝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一根筋”地协助潘叶江完成了对华帝经营决策和管理的接班。

华帝创始人之一、原华帝董事长黄文枝

“说实话我做不做这个董事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为企业的未来找到一个好接班人。他是我当年一手选定的接班人,在所有七位创始人的子女中他年龄最大,也有接班意愿。所以,从当年收购百得厨电业务,到后来同意将黄启均和关锡源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他,都是一步步主动给他铺路,一根筋地支持他上位。”

已经被罢免董事长一职的黄文枝,谈及此事时坦言,“我本人不在乎董事长这个职位,但是我是这七位创始人留在公司的看门人,帮助接班人顺序过渡的。其实我很早就想好到2016年任期满后就退休,甚至还跟他提过可以提前几个月将董事长的权利授权给他。没想到他最后会将业绩的下滑责任推到我身上,这一点无法接受。过去一年营销和财务都是他亲自抓,作为董事长的我,无论是在黄启均任总裁,还是他主抓经营时,从来不过问具体情况。”

作为一家由7位创始人共同创立的企业,随着创始人年龄都纷纷步向60岁,第二代接班问题也摆在所有人面前。黄文枝过去几年一直在给华帝寻找接班人。最终在去年完成华帝股份由黄文枝、黄启均、关锡源、李家康、邓新华、潘权枝、杨建辉等七位创始人同时控股,到创始人之一的潘权枝家族一股独大交班。潘家二代潘叶江成为新的拉班人,并以副董事长和副总裁名义进入公司,随后就发起一场对公司创始人话语权和控制权的清理行动。

黄文枝坦言,“现在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受到委屈只能选择接受。但是我最对不起的就是黄启均和关锡源,要向他们道歉。对于华帝七位创始人来说,谁都没有我和黄启均对华帝的感情深。我是管战略,培养人,黄启均是长年冲在市场一线。可以说,华帝有今天的成绩,第一大功臣就是黄启均。其它五个人都是在背后默默支持”。

对此,华帝创始人之一、现任华帝股份董事的李家康则透露,“其实当时华帝收购潘家建立的百得厨卫公司时,小潘也没有机会控股。直到后来,黄董为了培养扶持第二代接班人就帮助他上位,让黄启均和关锡源都退出公司。这两位老人个性都很强,离开公司就要卖股份,当时我要保持平衡坚决不同意卖给小潘,最后还是黄董说服了大家,说既然是选择他来接班,就要支持他成为大股东上位”。

然而让黄文枝、李家康等公司创始人至今想不通的是,已经作为公司接班人,而且掌握公司最多股权的潘叶江,为何急着在今年9月底就罢免黄文枝的董事长职务、强行上位。从而也将双方此前的矛盾公开化。

接班人还想解散创始人的合伙公司

作为华帝七位创始人已经认可的接班人,潘叶江在入主华帝一年多,并在自己公开主管市场经营和公司财务的情况下,却公然将企业经营业绩下滑的责任推给并不负责具体经营的董事长黄文枝,从而引发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内斗。这到底是因为潘叶江太过于激进,急于上位,还是感受到创始人对其产生了不信任感,有可能动摇其接班人地位?或是另有隐情?

华帝接班人、现华帝公司董事长潘叶江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初潘叶江在进入华帝之后,对于一手选定其作为接班人的黄文枝非常尊重。关于公司经营管理上的很多事情都会沟通请教。但是好景不长,就在今年5月份潘叶江突然提出,“七位创始人年龄都大了,趁着身体都还不错,将他们在华帝股份第一大股东石河子九洲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九洲公司)持有的股份过户,转让给子女”。

然而让华帝的七位创始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作为股东之一潘权枝儿子的潘叶江,以将父辈们的股份过户给子女的名义,实际上却是要解散这家父辈们当年共同创始的合伙企业,从而将其控制的石河子奋进股权投资普通合伙企业(以下简单奋进公司),变身成为华帝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李家康回忆到,“当时我们都以为是将公司股份过户给子女,也都同意。没想到最后黄文枝看到的文件不是过户,而是解散九洲公司。最后潘叶江的提议被黄董直接否定了。可以想象的是,一旦九洲公司解散,我们这些创始人就从华帝的控股股东,变成一个个股民,而小潘就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最终也因为这件事情,在黄董与小潘之间产生不信任”。

对于此事黄文枝的说法则是,“我选定他作为公司接班人的时候,在我家里我公开跟他说过,由七位创始人共同持股的九洲公司第一大股东地位不能变。当时他向我承诺过此事。但没想到,他今年就要解散九洲公司。对于这家公司我们七个创始人都是有感情的,当年我们七个创始人之间有君子协定,说了就得算数,从来不会签协议。没想到他如今却公开出尔反尔”。

这或许只是创始人与接班人之间第一次矛盾。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创始人黄启均、关锡源从上市公司退下来,对于持有的华帝公司股份,他们认为“反正人也不在公司了就卖掉”。随后,在知得黄与关的股份要出售之后,李家康透露,“当时黄文枝的儿子听到这个消息,从稳定公司股价的角度曾有意要接手这两人手中的华帝股份。后来这件事情被小潘知道了,他就很快找到这两个人提出要收购。我当时是不同意小潘来买,因为这会打破原来的平衡格局,从而让潘家可以一股独大。最后黄文枝说反正都让他接班了,他也承诺不会动摇九洲公司第一大股东地位,最终还是让小潘买了”。

黄文枝现在回忆,“其实我儿子的房地产事业做得很成功,当初要买两人的股份也只是为了公司稳定股价。但是这可能让他产生了担心,以为我儿子要过来跟他抢接班人地位。这可能也是他最近采取一系列举措强势上位的原因吧”。

不过在上述知情人士看来,真正让潘叶江感到“恼火”的,并非创始人为了追求平衡、制衡他这个接班人。而是与华帝一起发展20多年的全国代理商队伍,“很不听话,甚至还想跟他这个第一大股东公开谈条件”。这让年轻气盛的潘叶江相当不满。

“当时有一些华帝代理商听说潘叶江要解散第一大股东九洲公司时,就向几位创始人写了一封公开信,担心解散九洲公司就会打破华帝原有的‘利益共同体’文化,让华帝失去前进的动力、华帝代理商们也将失去灵魂。随后,又有超过50位华帝代理商结合上半年市场经营情况,向华帝董事会、董事长、总裁发去一份公开申请,希望公司在市场寒冬环境下给予代理商更多的政策支持”。

上述知情人士坦言,来自代理商的这两封信最终可能让潘叶江产生担心,担心代理商会联手创始人向他逼宫,最终这也加速潘叶江在华帝以资本手段罢免董事长,同时对于代理商的需求置之不理。

公开打破两权分离强推家族化治理

对于接班人潘叶江来说,凭借第一大股东地位想在华帝建立绝对的权威和公信力的心情可以理解。同时通过面向市场和商家实施一系列营销变革和转型,提升经营业绩的想法也应该可行。但完全可以采取更温和、更理性的手段。

如今潘叶江的做法却是,通过第三人提议解散九洲公司引发创始人的不满和信任危机,还公开质疑董事长黄文枝与代理商之间的交流沟通,从而将市场经营业绩下滑责任推给黄文枝并回避代理商提出的问题和需求。最终将自己一举推到“众多小伙伴”的对立面。

同样让创始人以及华帝代理商所担心的是,当前潘叶江在华帝内部推动的一系列变革、调整,并非要带领华帝朝着更有前景和竞争力的方向发展。而是要通过打破“所有权和经营权”的两权分离,实施家族化的控制、管理和运营。

同时,面对华帝文化的核心“利益共同体”,今年以来有超过50多位代理商提出希望公司在寒冬市场中,提供政策上的支持,华帝官方迟迟两个月没有给予回应,这也让大量与华帝一起成长、超过20多年的区域代理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正如多位华帝代理商所说的,“我们跟华帝一起合作了20多年,大家跟华帝一样都是从零起步到今天,对于华帝的感情非常深厚。当初我们对于潘叶江接班也是满怀希望,认为他年轻,有激情、有思路,可以带领华帝创造新的辉煌。但是他目前在华帝推动的一系列变革就是要去华帝化,要搞家庭治理上市公司,只想维护家族的利益。这完全与七位创始人所创立的华帝文化截然不同,也让我们看不清楚他到底想将华帝带向何方?”

这一轮华帝股份危局的核心在于,被认为是二代接班人的潘叶江,在入主公司一年来强势上位,不仅打破过去20多年以来华帝七位创始人创立的“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的治理模式,还通过各种手段清理原有创始人在公司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在加速推动华帝由一家职业化经营向家族化治理变革中,不顾行业发展现状以及与公司共同发展20多年的众多代理商利益,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后却没有告诉大家要将华帝股份带向何方。

此前华泰证券分析师就董事长黄文枝被罢免一事调研华帝,并与公司董秘、副总裁吴刚沟通后得出结论:潘氏家族正式获得对公司的绝对掌控,长期困扰公司经营发展并压制估值的内部治理问题终于得到有效解决。随着股东利益的一致化、销售政策的进一步明晰以及公司与经销商关系的逐步理顺,公司内部管理效率有望得到明显提升,经营管理改善值得期待。

现在来看,这些不过只是一件穿在潘叶江身上的“皇帝的新衣”。但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现在还是一个谜。

====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