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未命名 / 诗中落雪——凉薄如初,温暖如春,相思落...

分享

   

诗中落雪——凉薄如初,温暖如春,相思落凡尘,寸寸皆成雪

2020-07-01  江山携手

风花雪月之雪。

因为生在北方,所以特别爱雪。

一夜落雪之后,万籁俱寂,天地都归于一处。直到有人奋力把冰冻的门推开,嘎吱嘎吱地走在雪上,一个早晨就被叫醒了。

然而雪总是冷的,而且在雪地上走得越久,就越能感觉到那种冷。

所以,雪的这一篇我尽量写一些温暖的文字,使大家不至于感到过于寒凉。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就先用白居易的诗暖暖身子吧。

新酿好的农家酒,泛着泡沫。请不要笑它浑浊啊,我给你亲自把盏。泥质的小火炉虽不珍贵,但是好温暖,把这天和我都照亮了。我老了,天也要晚了,大雪就要落下。老朋友刘十九啊,你要不要来一杯呢?

这首诗叫《问刘十九》,刘十九是刘禹锡的堂兄刘禹铜,刘禹锡叫刘二十八。好有意思,听起来大概就像现在在喊“王老二”这样的昵称,想必他们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

全诗很简单,但是足够温暖,就像深夜食堂,不知治愈了多少冷夜中孤独的心。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

林清玄——煮雪。汉字真的好有诗意,当林清玄和煮雪这几个字静静站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很美了。更何况还要编出这么浪漫的传说来让我们欢喜,就更美得让人窒息。

所以,我就把它交给爱情。

人生的初见,总是仓促而慌乱,彼此的话都被心跳声盖住了。于是转身作别之后,欣喜地把话捧在手里,跑回家去。用温度慢慢地化开,就像展读一封来自远方的信笺。慢慢地烤、慢慢地煮、慢慢地读,人间总有些事情是缓慢之事。走得太快了,就会意境全无。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先生的肩上了……”

“若是先生撑了伞呢?”

“那就落在先生的红伞上,静载一路的月光。”

“若是先生将雪拂去……”

“那就任他拂去,能在他的手掌上停留一刻,便足矣。”

世间可有如此轻灵飘逸的女子。

她爱着你,想缠着你,又不想过于打扰你。于是有点卑微的跟在你身后,静静地看着就心满意足。你若能看她,她就满心欢喜;你若伸出手,她就奋不顾身;你若拂手而去,她也无怨无悔。

这是比雪还晶莹剔透的爱情吧,不知人间是否真的寻得到。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这是木心先生的话。一位老男人充满文艺的娇嗔,没有违和,却让人充满了敬意。

骨子里浪漫的人,即使年华老去,他的心依然是生动而有趣,他的话也是让人春风拂面的。

爱情这件事,男人也是卑微的。似乎是谁爱了,谁就败了。那就败一次,又如何呢?

只是不知道他一直等的是谁?

是南方的女孩吗?江南烟雨固然浪漫,但是总是连人带心一起打湿。

那是北方的女孩吗?北方的雪让人寒冷,又让人不许哭。

或许,都不是。或许他等的是一个时代的接纳和肯定吧。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2015年春晚,刘欢一首《从前慢》让木心的诗大火。而此时,木心已经过世四年。

雪都落下了,该来的也来了。低下头,散尽心头的欲望,作别大雪纷飞的一生。

何时杖尔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

查辛香是浙江海宁的一位秀才,漫游来到有蓬莱仙境之称的罗浮山,得到一根罗浮藤杖,于是写下了这首诗。功名未取、人已白头,人生落寞与沧桑尽在其中。

而我更喜欢另一种解释,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依偎共看南国的雪,我和梅花都因为思念你而白了头发。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人间因为你,相思成灾。

虽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但它们和你却没有可比性,它们只是世界的景致,而你是世界。

是不是有点冷,记得看雪的时候多加件衣裳。

小时候也常有这个脾气,觉得冷了并不想马上回去,而是继续让自己冷下去。最后那种寒气入骨,感觉到痛了,才一溜小跑的逃回屋去。

所以,我们再冷一点。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如果没有遇到蝴蝶般的女子,也没有木心那文艺的情话,更没有与梅花两白头的坚持。那么,你大抵会无人、无鸟,独钓寒江雪。还好,你还有斗笠和蓑衣,大风穿过你的身体时不至于太过寒凉。

如果有幸,你也许还能遇到张岱。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

不过君子慎独,或许你们不会成为朋友,还埋怨彼此打扰了清净。

你们爱的是雪,享受的就是孤独,寒冷和孤寂只是世人投在你身上反射回来的光。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真的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看看李白的雪,热热闹闹的,就一点都不冷了。

李白怕是又喝了酒,又和白云折腾起来了。眼前的雪花也变成了巨大的怪物,就像唐吉坷德的风车。

他就是这般癫狂,所以世界才有这般奇象,我们俗人就借他一双慧眼好了。

冬宜密雪,有碎玉声。

辞别李白,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听听落雪的声音吧。

冬天遇到密密匝匝的飘雪也很相宜,就像听到了碎琼乱玉的敲击声,多美好的声音啊。

偶尔雪有点大,“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偶尔雪有点厚,“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

但是我还是喜欢这个“冰雪襟怀,琉璃世界,夜气清如许”的世界。

鲸落深海,哺育水底众生。雪落大地,也滋养了人间万物。

我慢慢地听,雪落下的声音。也许世界的另一边,还有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