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东南互保,意味着清廷已对汉族权臣失去控制,慈禧为什么不追究?

 剧透历史 2020-07-02

1900年6月21日,慈禧一意孤行,召集义和团,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向十一国宣战,并且向全国各地下旨向北京派兵“勤王”。

早已达成共识的东南各督抚直接“抗旨”,时任两广总督李鸿章直接通电全国:“此乱命也,粤不奉诏”。湖广总督张之洞甚至提出,一旦北京无法保全,则推举李鸿章为大总统,继续与列强和谈。

随后,两江总督刘坤一、山东巡抚袁世凯、闽浙总督许应骙、浙江巡抚刘树棠、广东巡抚德寿、安徽巡抚王之春等纷纷响应,在铁路大臣盛宣怀的牵线搭桥下,各督抚与列强订立条约,另有陕西巡抚端方、四川总督奎俊鼎力支持。

正当身处北京的慈禧和光绪面临列强一锅端的危急时刻,这些本该保家卫国的地方实权督抚们,却与清政府的最高决策进行切割,保证东南各督抚绝不会侵犯列强在华利益。

从理智上来说,东南各督抚的行为虽然可能有些争议,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

慈禧用义和团“刀枪不入的神话”与列强宣战,可谓滑天下之大稽。如果东南各省真的跟着老太太瞎胡闹,跑去跟列强打,团结一心的时候打不过(之前的两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等等都充分说明了问题),现在居然让一群“神棍”打头阵,结果可想而知。

况且从第一次鸦片战争算起,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已经半个多世纪,西方的势力由沿海渗透到内陆。东南各省兴起买办经济,各地的钱袋子都和列强息息相关,贸然出兵攻打列强,无异自断财路。

在这些或多或少与洋人打过交道,清楚清朝与外国之间巨大差距的地方督抚们看来,军事上打不过,财政上不敢打,民生上更不能打,不跟着北京城内那个瞎指挥的老太太胡闹,无可厚非。

但是,无论理由多么正当,东南各督抚直接违抗朝廷命令的行为,在中国古代显然是被视为抗旨不遵的重罪。可是,他们受到了什么惩罚吗?

完全没有相反还一个个加官进爵毫无疑问,至少在那段时间,清政府确实失去了对东南督抚的控制。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清政府兵权、财权都控制不住。

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养尊处优的八旗老爷兵和沉迷于大烟的绿营兵全都不堪一击,加上对外战争的赔款,清政府已经无力应对大规模的平叛战争,便号召各省举办团练,用“民兵组织”对抗太平军。

从此,曾国藩的湘军、左宗棠的楚勇、李鸿章的淮军等地方武装纷纷登上历史舞台。

要知道,朝廷虽然鼓励兴办团练,却没有银两来支付军饷。军队的日常开支都是由各军主帅自己想办法,比如靠着自己的面子向周边各省借饷,比如通过朝廷的授权卖官鬻爵筹钱,比如依靠各地的富商捐献。

但这样不稳定的军饷来源,根本不是供养军队的正常状态。久而久之,清廷在下放军事权的同时,又不得不下放地方财政权,曾国藩、李鸿章他们这时手上真是有兵有钱又有粮!

就这样,湘军、淮军的将士只知主帅而不知朝廷,毕竟对这些“书生+农民”组成的地方武装来说,有奶就是娘,谁让朝廷不给钱呢。

湘军、淮军击败了太平军、捻军,光复了这些起义军占据的地盘,朝廷也没东西可以赏赐。加上他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土地,又怎么可能拱手让人。于是,团练的将领们摇身一变,成了各地的封疆大吏,尤其是江南半壁,都是这些将领打下来的,自然成了他们的大本营。

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自不必说,其他将领也一个个成了各地督抚,同时也是各军“大帅”。钱自己弄,兵自己养,那个名义上的朝廷还能把他们怎么样呢?在他们眼里,大清朝廷、慈禧,不过就是个象征罢了。

慈禧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然晓得清廷和曾国藩等人此消彼长的势力变化,双方各守自家边界,都尽量明面上不红脸,维持着彼此间微妙的平衡关系。即便有像“张文祥刺马”那样的悬案,慈禧明知案件背后有曾国藩的瓜葛,但也尽量保持着和湘军表面上的一团和气。

在东南互保的督抚中,“精神领袖”李鸿章本是淮军创始人。两大支柱:刘坤一是湘军江忠源部将领出身;张之洞虽然出身清流,但在中法战争中力主抗争,前往前线担任两广总督,此后兴办洋务筹建新军,更是稳固了自己手中的兵权。

这就注定了这些爷根本不把朝廷放在眼里,才有了“此乱命也,粤不奉诏”之类的激烈言论。他们是吃定了老太太没本事把他们怎么样。

那慈禧难道不生气吗?当然生气。可是生气又能怎么办呢?老太太自身都难保了!我们都知道,在东南互保之后,义和团面对列强的洋枪洋炮不堪一击,清军也节节败退,八国联军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打到北京城下,慈禧带着光绪皇帝仓皇出逃。

万般无奈之中,慈禧指定东南互保的精神领袖李鸿章作为清朝全权代表,与列强议和,东南督抚的“抗旨之罪”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慈禧何许人也?真能容许东南督抚永远这么无法无天蹬鼻子上脸吗?当然不行!八国联军侵华时,老太太不过是短暂的屈服罢了。等到事态平息,慈禧腾出手来,当然要把权力夺回来。于是出现了铁良南下改革事件。

早在清廷设立新军,袁世凯担任会办练兵大臣期间,从日本考察回国的铁杆保皇派铁良被任命为练兵处襄办大臣,辅助(实为监视)袁世凯,这是慈禧向东南各督抚夺权的第一步。

次年,铁良受命南下考察江南制造局移厂,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慈禧的目的是让他以考察为名,剥夺东南各督抚的权力。当时,李鸿章、刘坤一已死,督抚们的顶梁柱倒了一大半,继任两江总督的魏光焘无能,被铁良抓住做假账的把柄,江南制造局的财权、人事权被尽数收缴,断了东南督抚的最大财路,而他和张之洞的亲兵武装也被铁良收编解散。

随后,风烛残年的张之洞又被调离湖广,入京担任军机大臣。自此,东南最强的督抚们彻底土崩瓦解,东南互保宣告结束。

因此,东南互保,是清末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各督抚逐渐壮大的必然结果。但这种“独立”也是基于督抚们的个人能力,一旦几个强势人物逝去,清廷必然跨越边界去占东南地方力量的地盘,双方的探底直到袁世凯逼迫隆裕太后和溥仪退位,才终告结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