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鸡鸣四省的砀山县本属江苏徐州,为何划归安徽?

 地图帝 2020-07-02

作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的江苏省徐州市,有一个地理标签深入人心,这就是“徐州位于苏(江苏省)、鲁(山东省)、豫(河南省)、皖(安徽省)四省交界”。从经济角度讲,这个概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从地理角度上讲,徐州其实并不与河南省接壤。在地理真正是“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的,是安徽省砀山县。

砀山位于安徽省的最北部,北部与山东省菏泽市接壤,西部与河南省商丘市接壤,东部与江苏省徐州市接壤,南部属本省的宿州市。砀山在行政区划上隶属于安徽省宿州市,但与邻省徐州市的交往甚至多于与宿州市,原因大致有两点。一、砀山距离徐州更近,中间只隔着一个萧县,而萧县距离徐州市郊只有十几公里。而砀山要去宿州市区,经过萧县后距离宿州市区还有八十多公里。二、砀山以及萧县原本隶属于徐州,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后才由江苏省徐州市划归到安徽省宿州市。

之所以会出现这个变动,与洪泽湖有直接关系。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洪泽湖的问题引起国家高度关注。当时的洪泽湖一半属于安徽省,一半属于江苏省,这在管理上不是很方便。为了方便洪泽湖治所,国家就把属于安徽省的盱眙、泗洪两个县划给江苏省。作为“交换”,江苏省把原属徐州的砀山、萧县划给安徽省。这种交换对徐州来说有一个巨大劣势——徐州城向西发展严重受阻,出了市区没多远就到了安徽萧县。不过直到现在,砀山和萧县依然难以完全忘记自己“曾属徐州”的特殊身份。尤其是萧县,在经济上似乎早已与徐州融为一体, 致力于打造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徐州的后花园。砀山距离徐州略远一些,但至少要比去宿州近,所以砀山与徐州的联系也较为密切。清朝的徐州府设有八县,有一种说法将徐州八县分为上、下两部分,就是上四县丰、沛、萧、砀,下四县铜(山)、睢(宁)、邳(州)、宿(今宿迁市区)。

砀山在很长时间内隶属于徐州,但在秦朝时,砀山时称下邑,隶属于砀郡。砀郡治所在哪呢?就是河南省东部的商丘市,春秋时宋国国都。汉高祖刘邦起家于砀山以东不远的徐州沛县,他要向西发展,就必然拿下砀山。刘邦即位后,砀山变成了梁国。汉文帝刘恒有个著名的儿子,就是汉景帝刘启的弟弟、梁王刘武。刘武的封国就在商丘。到了唐朝,商丘时称宋州,砀山依然隶属于商丘。

唐朝时的砀山值得大书特书,为什么呢?因为砀山出了一个枭雄人物,他就是废掉唐朝289年国祚的五代后梁开国皇帝朱温。唐后是五代梁、唐、晋、汉、周,朱温是五代第一帝。《旧五代史-梁书》说得明明白白:“……姓朱氏,本名温,宋州砀山人。”朱温家境贫寒,母亲王氏带着朱氏兄弟去了萧县地主刘崇家做工。没想到朱温染上赌博恶习,没钱就去偷刘崇家的铁锅卖钱,结果被抓了现行。刘崇抄起棍子要打朱温,还是刘崇母亲看出朱温非常人,赶紧制止说:“此子将来必将远大。”刘崇哪里肯信,哂笑而去。

让刘崇没想到的是,这个来自邻县砀山的穷小子居然真的发达了,成了唐朝的“当红炸子鸡”,官拜宣武军节度使,一线军头。唐昭宗时曾将砀山改为辉州,为什么呢?因为砀山出了一个朱全忠(唐帝赐名)。公元907年,控制中原地区的朱温废掉唐哀帝李柷,建立了梁朝。可惜的是,朱温碰上了不世出的军事天才、割据山西的晋王李存勖,被李存勖揍得鼻青脸肿。再加上朱温的真儿子、假儿子不争气,梁末帝朱友贞在与李存勖的对抗中狼狈不堪,最终被李存勖灭掉,时间是公元923年。

由于朱温在历史上的名声不是很好,被一些人称为流氓皇帝,砀山似乎也不以出了朱温而自豪。实际上,朱温是个好皇帝,至少对老百姓好。南宋洪迈有一部《容斋随笔》,里面有一条《朱梁轻赋》,记载朱梁王朝爱民如子,虽然赋税较重,百姓仍然乐于交纳。有一件事可以证明朱温的爱民之心,朱温南征吴国的淮南,虽然没有得手,但却抢来几十万头耕牛。朱温把这些耕牛分给了老百姓,老百姓只需每年向朝廷交一定的租子。再看后梁之后的后唐、后晋、后汉三朝,虽然后梁时的耕牛早就死了,可三朝依然向百姓强行牛租,直到仁慈的后周开国皇帝郭威时才停止收所谓的牛租。

到了明朝初年,砀山划归徐州,清朝依然隶属徐州,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划归安徽。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