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智。启点 / 帝 王 将 相 / 李宗仁之子李幼邻:父再娶,一生为母亲鸣...

   

李宗仁之子李幼邻:父再娶,一生为母亲鸣不平,百岁寿宴当众痛哭

2020-07-02  睿智。启点

文末有猛料

1990年5月18日,李宗仁的原配夫人李秀文在广西桂林举办百岁寿宴时,她的独子李幼邻和孙女雷诗从美国万里跋涉归来,与广西统战部门的工作人员们一起为李秀文祝寿,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李幼邻双眼噙满了泪水,说道:“我的母亲已经活了100岁,可她却是守活寡整整70年啊!”

李幼邻与母亲李秀文

此时,李幼邻也已经是70多岁的老者,心里仍有为母亲而发的不平之气,他话里话外,透着对父亲李宗仁的责备,对二夫人郭德洁的不满,更有对母亲的关怀与怜惜。

李秀文曾在口述回忆录里深情地说道:“我三十多岁就没有了婚姻的乐趣,幸亏有儿子陪伴了一生。”

李秀文回忆录

1992年6月18日,102岁高龄的李秀文与世长辞,李幼邻从美国回来奔丧,因哀思过重加上旅途颠簸,本来身体无恙的他,很快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1993年3月,李幼邻自觉生命垂危,无法再为母亲修墓,不禁着急落泪,他卧病在床,让人代笔,向国内亲友寄去1500美元,具体交代了为其母筑墓事宜,当年5月,他追随母亲而去。

李幼邻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他的一生都想为母亲争口气,以挚真的亲情给她回报,平生事母至孝、关怀入微,这也是李秀文不如意的婚姻生活中最大的幸运和安慰。

  • 1、丈夫发达后另娶娇妻,李秀文默默隐忍

李秀文是广西临桂县人,与李宗仁同村,比李宗仁大几个月,是个传统女子。

1911年,二人由父母包办成亲,当时,李宗仁还在广西陆军小学读书习武,对这位妻子,他一开始或许没有多少感情,却颇为敬重,因为结婚后他一直在外奔波,根本无暇照顾父母,就由李秀文在他家中伺候公婆、操持家务,代他尽孝。

李宗仁

出于感激,回家后经常教妻子认字,还为她正式起了“李秀文”的名字,后来,二人感情越来越好,1912年,李宗仁考入广西陆军速成学堂,每逢休息日,哪怕离家60多里路,也要赶回来与李秀文团聚。

李秀文早年曾为李宗仁生过一个儿子,但孩子很小时就夭折了,1913年,李宗仁从军校毕业后,一直在外南征北战,参加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和粤桂战争,军阶也从排长升到营长,与李秀文聚少离多。

1919年,战局稍为平静,李宗仁驻军在广东新会县,并兼任县长,他派副官将妻子接来同住,1920年,李秀文在新会生下了儿子李幼邻,孩子的到来,更让他们有了家庭的欢乐。

李秀文

1921年,因局势不稳、战争爆发,李宗仁派人把母子俩送往上海,自己则联合了十几连人马前往桂平县一带的玉林地区,成立了“广西自治军第二军”,自任司令。

李秀文长相福态,常有人说她命好、八字好,说也奇怪,从她嫁给李宗仁后,李宗仁的事业发达得很快,短短十年时间,便由大头兵成为了广西“自治军”第二路总司令,1923年,他与广东孙中山大元帅府取得联系,加入国民党,从此开始了政治生涯。

就在丈夫平步青云之际,李秀文忽然得知,李宗仁身边出现了新人。

郭德洁比李宗仁年轻15岁,是桂平县人,原名郭儒仙,结婚后由李宗仁改名为“郭德洁”。其父郭六是县城里的泥瓦匠,家境小康,郭德洁自幼争强好胜,20年代初,桂平县刚刚兴起女子上学的风潮,郭德洁便不顾家人劝阻、邻居讥笑,报名进入桂平女子学校读书,这让她在偏僻之地也得以接触新学、开阔了眼界和见识。

郭德洁

1922年,郭德洁16岁时,李宗仁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入驻桂平县,几天后,他站在城楼上观察地势时,看见郭德洁骑着自行车从城楼下经过,看起来清纯动人,不禁一见钟情,后来托朋友介绍,李宗仁与郭德洁相识了,一起吃了几顿饭,而郭德洁对这位既威风又儒雅的司令也非常仰慕。

李宗仁有意迎娶郭德洁,郭父一开始并不同意,一来李宗仁已有妻室,郭德洁只能作妾;二来,郭德洁和他人早订有婚约。

但郭德洁很有主见,坚持要取消婚约,嫁给李宗仁这个桂系将领当侧室,当时李宗仁的防区已经扩大到七个县,与白崇禧部联合后,成为“定桂讨贼联军”总指挥,在桂平一带势力不小,郭父无法对抗,只得在1924年把女儿嫁给了李宗仁。

  • 2、一主内一主外,二房成了民国第一夫人

李宗仁娶了郭德洁后,写信给李秀文说,他在外征战,身边没有女人照料,而现在桂系队伍声势已大,他担任广西省绥靖督办公署督办兼广西陆军第一军军长,也需要有人帮他交际应酬,因此在朋友介绍下,娶了郭德洁为侧室,并让她放心,她的正室位置不变,让她安心在家带孩子和侍候公婆。

李秀文不喜欢争,因此从未表示反对。

1925年,李宗仁统一广西、任桂系领袖后,把李秀文和李幼邻也接到桂平同住,后来迁往南宁,李幼邻入读南宁初小。

李幼邻与母亲

一开始,郭德洁对大太太李秀文还毕恭毕敬、礼数周全,谨执侧室之礼,而李秀文也从不在她面前摆大太太架子,两个女人相处不错,但不久后,随着郭德洁认识的官太太、政治人物越来越多,阅历已深,便不太爱搭理李秀文,再不与李秀文一同外出了。

对此,李秀文在自传里无奈地说道:“都是外人挑唆,不怨郭德洁。”

因为当时外间有人说,李秀文要不是生了个儿子,郭德洁早就当上正房了,意在嘲笑郭德洁不生孩子。郭德洁一直没有生育,她很喜欢李幼邻,有时候哄着他喊自己妈妈,而李幼邻年纪虽小,却立场坚定,怎么也不肯开口叫一声妈。

由于郭德洁长期在外交际,与官员夫人们酬酢,一般外面都认为郭德洁才是李宗仁夫人,1926年,北伐战争爆发后,郭德洁当选为国民党广西党部监察委员,由党部推选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广西妇女工作队”队长,跟随李宗仁一同出征。

郭德洁

她是新派女子,心性又高,加上天生丽质、气质出众,出征那天,郭德洁身穿将军服、脚蹬长靴、骑着高头大马,领一群戎装女子随行,号称“芙蓉小队”,宛如当年梁红玉陪韩世忠鏖战沙场的传奇再现。

郭德洁

与此同时,李秀文和李幼邻母子被送往远离战场的香港安置,李幼邻入读西南小学,李秀文则一心陪伴儿子。

北伐战争期间,李宗仁的第七军所向披靡,令桂系将领从此登上民国政治舞台,而身为李宗仁妻子,郭德洁更以高人一头、引领潮流的姿态出现,应该说,她能力的确出众,非常适合从政,不但与白崇禧夫人马德璋等人相处和睦,还能够帮李宗仁出谋划策,久而久之,郭德洁忘记了自己的侍妾身份,一直以李宗仁夫人自居,别人也从不提这茬事。

李宗仁与郭德洁

有一次,白崇禧家里办丧事,李秀文与郭德洁都以李宗仁夫人身份送了挽联,白家对她们二人知根知底,认为嫡庶有别,便把李秀文送的挽联挂了起来,而没有挂出郭德洁的。

郭德洁知道后,怒不可遏,特地上门质问,白崇禧夫人深感为难,也知道郭德洁得罪不起,李秀文听说后,打发人去说:“无所谓的,她要是闹,挂她的就行。”这才解决了一场纠纷。

宋美龄与郭德洁

但李秀文也并非一昧软弱,对于李宗仁与郭德洁外面的事,她眼不见为净,可到了临桂县老家,李秀文认为那里是李家的根基所在,就非要讲个道理不可。

李宗仁母亲的葬礼上,李秀文与郭德洁再次碰面了,按当地丧葬规矩,祭吊之时,家中男女分占两列,然后夫妻双双叩头祭拜,郭德洁习惯了与李宗仁出双入对,虽然她心里明知李秀文是正妻,但到了夫妻跪拜时,她还是抢着排到李秀文的身前,要和李宗仁同时以夫妻身份磕头。

这一次,李秀文再也按捺不住了,当着众人,她高声喝止道:“没这个道理!”一来,她是李宗仁明媒正娶的正妻,二来,李宗仁母亲是由她侍奉多年并送终的,这个道理,她今天非要当着全家族的面扳一扳。

郭德洁当场就愣住了,眼看风波一触即发,李宗仁大哥赶紧出来调解,他把郭德洁拉到男人们站的行列当中,让她跟在李宗仁后面跪祭,李秀文这才板着脸走上前去,与李宗仁以夫妻身份在婆婆灵柩前跪了下来。

李宗仁与郭德洁

不过,老家的事情毕竟只有短暂几天,此后,郭德洁在外还是长期以李宗仁夫人自居,由于她一直没生育,自感气短,无法要求李宗仁与李秀文离婚,1937年,郭德洁抱养了一个儿子李志圣,作为李宗仁的次子。

1937年7月,日机开始轰炸广州,刚在广州培正学校完成了中学学业的李幼邻便匆匆出国了,在美国的威斯康星州上了大学,后来又前往芝加哥大学读硕士,他在国外很少提起相处时间不长的父亲,而是非常想念自己的母亲,但碍于战乱和生计的压力,却无法与母亲团聚。

郭德洁心高气傲,对李宗仁照顾得非常细心妥贴,在家对李宗仁的衣食事必躬亲,在外擅长交际、热心慈善。

向国大代表了解选情的郭德洁

可因无法生育,她不能真正地圆夫人梦,便把大量精力投入到政治活动中,获得了不少荣誉和政治资本。

1948年,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时,她十分尽力,掏钱包下南宁百龄餐厅、重庆安乐餐厅、安乐大酒楼、华侨招待所和介寿堂等,为国大代表提供下榻处,一天三餐她都周旋于代表之中,问寒问暖、联络感情,为李宗仁拉票。

得知李宗仁当选,郭德洁被友人激动地举了起来

1949年初,蒋介石宣布下野,李宗仁出任代总统,郭德洁终于圆了“民国第一夫人”的梦,没有白费几十年苦心。

身为“总统夫人”的郭德洁

但蒋介石名义上退位,实际没有真正放权,李宗仁只是个摆设,随着全国解放在即,白崇禧指挥的桂系部队全被打散,李宗仁也失去了真正的实力。

  • 3、独居多年,儿子想尽办法接她团圆

1949年4月,正在香港创业的李幼邻从桂林把李秀文接到了香港。

1949年11月20日,李宗仁以治病为名,与郭德洁从南宁飞往香港,在香港医院遇见了李秀文,李秀文听说他要去美国治病,还热心地说到时候要让儿子陪他去看病。

第二个月,李宗仁带郭德洁、李志圣母子办好签证、一同前往美国,却没有带名义上还是自己妻子的李秀文,而是婉转地说道:“外国是一夫一妻制国家,你留下吧。”

李秀文被他的决定弄得非常伤心,虽然李宗仁已经事实上抛弃了她二十多年,但美国还有她朝思暮想的独生儿子李幼邻,她也渴望着与儿子团聚。

李幼邻听说父亲带了郭德洁和弟弟来美国,却没带来自己的生母,心下也很不满,此时,他已经与混血太太珍妮结婚,并生了两个女儿,定居在纽约,香港的公司几个月前就倒闭了,由于生计压力,他在美国只是个小职员,力量不够,一时无法帮母亲办好签证,只得想出一个迂回之计,让母亲先飞到古巴,再由古巴入境。

李幼邻与妻女

于是,1952年,李幼邻帮母亲买好飞往古巴的机票,已是六旬老人的李秀文独自登机飞到古巴,并在美国机场换机时,与守候已久的李幼邻匆匆见了一面,就独自前往古巴哈瓦那定居,在李幼邻朋友的照顾下独居多年。

直到1958年,李秀文的入美签证才办好,得以来到纽约与儿子、儿媳还有四个懂事的孙女团聚。

也许是母亲的到来为他带来了好运,从1960年到1972年,这12年间,潦倒多年的李幼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公司产品畅销,成为华尔街的富豪,他带着母亲和妻女一同搬入了豪宅,每到周末,就驾车带着全家人到处旅游休闲,生活惬意,让李秀文的晚年过得安逸幸福。

而此时的李宗仁,却没了往日的风光,他在纽约市郊里弗德尔与人合租了一座小楼,起初还有老部下老朋友来看他,后来因为夫妻二人经济上捉襟见肘,无力接待,渐渐深居简出、门可罗雀,李宗仁接受了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的采访开始写回忆录,而郭德洁则学英文、作画,过着隐居生活。

李秀文并不念旧恨,她常催促儿子去探望父亲,因此父子俩每月会见上一面,大多时候是李幼邻去看望父亲,有时候李宗仁也来串门,与发妻一聚,小时候很少一起生活的父子,此时常能见面聊天,李幼邻也渐渐了解到父亲为国为民的另一面,感受到父亲曾为政坛巨人的不同寻常。

李宗仁、郭德洁在北京参观

1964年,郭德洁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她一生爱美,担心手术会破坏体形,又担心传出去会被人说是夺人之夫的报应,拖延了不少时日后,到1965年已是癌症晚期,病中,郭德洁思念故土,渴望回到祖国,为帮她了结心愿,李宗仁冲冲重重困难,带着郭德洁回到了北京。

临行前,他去看望了李秀文和李幼邻母子,把次子李志圣交给李幼邻照顾,并对李秀文说:“我年纪大了,不愿意客死异乡,我想回国了。”

1966年,郭德洁在医院病逝,由于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在程思远的介绍下,李宗仁几个月后娶了一个年轻的护士胡若梅,并为其改名胡友松,作伴照顾其晚年。

胡友松

1969年,李宗仁因肺炎去世。

他身故之后,李秀文见孙女们都已长大离家,她越发怀念家乡,遂在1973年回到广西临桂县老家定居,受到政府和家乡亲友的热烈欢迎。

李幼邻将母亲送回国后,不辞辛苦,年年回乡探母,李秀文以102岁高龄去世后,李幼邻思母情切、伤心过度,不到一年后,就在纽约与世长辞了。他的弟弟李志圣与兄长一直手足情深,后来在纽约当了广告设计师,娶了四川妻子,生有一儿一女,也生活得不错。

李秀文的婚姻生活虽难称美满,但拥有这样一个孝顺能干、事事为她着想的儿子,又寿至百龄,可谓福寿双全,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加以上私人微信,看最权威的历史真料,博士老微友别再加这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