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待分类 / 李之仪那首著名的卜算子,为什么最后一句...

分享

   

李之仪那首著名的卜算子,为什么最后一句多了一个字?

2020-07-03  老街味道

前言

以前回答过类似的问题:

陆游和毛主席的《咏梅》,分别是“只有香如故”和“她在丛中笑”。而李之仪那首著名的卜算子,为什么最后一句多了一个字?“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的这首《卜算子》如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唐宋词的词牌,常常一词有多体。原先的唐宋词是歌词,需要依照曲谱填词。我们今天见到的词谱,是明朝人根据唐宋词归纳而来。

所以,常有唐宋词并不完全符合我们见到的词谱。

一、卜算子有7体

今天填词,大多使用清朝人编辑的《钦定词谱》,在这个词谱中,卜算子有7体。

题主所说的陆游和毛主席的《卜算子·咏梅》,都是正体,即苏轼体:

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 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中中中中平句,中仄平平仄韵,中仄平平中中中句,中仄平平仄韵

惊起却回头, 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中中中中平句,中仄平平仄韵,中仄平平中中中句,仄仄平平仄韵

这一体《卜算子》,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

陆游的《 卜算子·咏梅》就是这一体: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二、尾句6字的卜算子

卜算子结尾一句有5个字的词体,也有6个字的词体。其中上半部分结尾一句5个字,下半部分结尾6个字一句的,有徐俯体:

  胸中千种愁 ,挂在斜阳树。 绿叶阴阴自得春, 草满莺啼处。

  平平平仄平句仄仄平平仄韵仄仄平平仄仄平句仄仄平平仄韵

  不见淩波步 ,空想如簧语。 门外重重叠叠山, 遮不断、愁来路。

  仄仄平平仄韵平仄平平仄韵平仄平平仄仄平句平仄仄读平平仄韵

不过,李之仪的卜算子虽然也是上5下6,但是与上面两个词体都不完全相符。

三、李之仪的卜算子属于哪一个词体

除了苏轼体(上下部分的结尾一句,都是5字句,上5下5)、徐俯体(上5下6),还有黄公度体(上6下5)、张先体和杜安世(上6下6),还有一种无名氏体(上5下7)。

我们看看李之仪的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 ⊙●○○◎◎⊙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 ◎●○○◎◎⊙ ●●○○▲

明显可以看出,除了最后一句多了一个“定”字,这首词完全是苏轼体。

四、词中的衬字

这个“定“,在此处为衬字。词是歌唱之词, 可以看到个别唐宋词有衬字 。

对衬字的解释为:

曲词中在曲律规定的字数之外增加的字。常用以补足语气,增加声情色彩。它在歌唱时不占重要拍子,不能用于句末,不能做韵脚。字数不论,一般小令衬字少,套数多,杂剧更多。也称垫字。”

例如敦煌曲子词中,有很多用衬字的作品。如《望江南》中,“似”为衬字 :

“天上月,遥望【似一团银。夜久更阑风渐紧,为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

花间词人欧阳炯的《江城子》中,“如”为衬字。:

“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无情。六代繁华,暗逐逝波声。空有姑苏台上月,【如】西子镜,照江城。”

五、曲中的衬字:

衬字在宋词中,不算太多, 李之仪的这首《卜算子》是最有名的案例。到了元朝,在散曲杂居中,衬字就用得多了。

周德清在《中原音韵》中说:“博学工于文词,有遵音调作者,有增衬字作者......”

例如王实甫《十二月过尧民歌·别情》: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

每句的前三个字都是衬字。可以看出,在很多元曲中,衬字并非只有一个字。

结束语

卜算子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词牌,很多朋友学习填词的时候,几乎都拿卜算子练过手。老街也有填过不少卜算子,其中一首,在结尾一句,也学着加了一个字。

《卜算子·春》:

才见春之头,又见春之尾。欲挽青春不肯留,来去如春水。人世几回春?春事无穷已。花落花开秋复春,是不息生生意。

@老街味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