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野文化传媒 / 待分类 / (原创)王剑利:我的老师们

分享

   

(原创)王剑利:我的老师们

2020-07-03  菊野文化...

我的老师们

文/王剑利

 编辑:菊野文化传媒

🔷序曲 🔷


一搭笔,我先要祝愿至今健在的我的老师们幸福;祝愿已经过世的老师九泉之下安息。

      我是幸运的,从小学到师范,遇到了诸多的好老师。他们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让我记起他们别具特色的教学风格,记起曾经给予我的关怀和帮助,让我不由自主地热爱我的职业,热爱我的学生,并孜孜不倦任劳任怨地付出着。

🔷小学的宗振卯老师🔷


       “严师出高徒,苦练必成才”,现在掐算一下,我们那个班考学出来的有好几位,与宗老师的严格要求那是绝然分不开的。

     宗老师,本村人,如今已八十高龄,曾经是我小学四五年级时的数学老师。在我二十多岁参加工作以后,我一见到他还是噤若寒蝉两腿啪啪。这缘于两件事。

        一是宗老师上课很特别。几乎每次上课来,他都是先把几页教案本纸一折两折成均等的四份,一撕两撕就变成了巴掌大的很多小张,分发给每一位学生。然后,他在黑板上抄题,我们在小纸片上作答。题不多,都是先一天学习的内容。算是复习,用孔老先生的话说,叫温故而知新。这是我后来近十年学习生涯中都不曾见过哪位老师使用的复习新知的方法,它面向每一位学生的,省时而有效。学得好的在老师刚把题抄完就交上答卷了。而差的,低头纳闷,苦思迷想,不但慢,还往往出错。这时候,老师会拿着教鞭过来。即使是从我身边走过,我也被吓得啪啪。我是个胆小的人,遇到这样的情景,大气不敢出一口,更不会左顾而言他,呆若木鸡恐怕是我那时候最多的形象吧?

      还有一事,每每下午数学自习,只要天晴,老师总会把我们带到操场上,有席地而坐的,有圪蹴跪着的,人人用树棍、扫帚棍或电墨(电池中掏出来的筷子粗的圆滚滚的黑棒儿)在土操场上做题。老师也有奢侈大方的时候,那就是大家搬上教室的凳子,按照在教室的座位坐好,正前方支上木黑板,依次上黑板做书上的题目,一个挨着一个。我最怕的就是轮我做应用题。临阵磨枪,问旁边的人吧,根本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老师就在周边转悠着,不到三十个人,哪位学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看得清清楚楚。把算式写在书本上吧,老师不允许,一旦发现,要么撕去书页,要么用书抽打你的脸,鼻青脸肿,嘴角鼻孔流血都是有可能的。那时候没有练习册,数学书又不厚,书上的习题做了又做,以至于滚瓜烂熟。记得一次外校老师来监考,她在黑板上还没抄完应用题,我们中的很多人就喊:“老师别抄了,我们都做完了。”

      “严师出高徒,苦练必成才”,现在掐算一下,我们那个班考学出来的有好几位,与宗老师的严格要求那是绝然分不开的。

🔷初中的李海良老师 🔷

     

     读了初中,我遇到了李海良老师。他既是我们的班主任,又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而且一带就是将近三年。如今,我的人品和教学风格,多是他熏陶感染的结果,我非常感谢我的这位老师。

     读了初中,我遇到了李海良老师。他既是我们的班主任,又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而且一带就是将近三年。如今,我的人品和教学风格,多是他熏陶感染的结果,我非常感谢我的这位老师。

       初三那年,学校要给我们每人买一本数学复习资料,我很想买,但是我在母亲面前张不开口。看着同学们拿着书喜滋滋的样子,我愈发的自卑,也愈发的羡慕。李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知道了我的艰难,慷慨地拿出书费,“去买一本吧!”我喜出望外,感激不尽。事后,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不但给我借钱让我还了李老师,还说,“娃呀,记住你老师的好,做人就要像你老师那样,能帮就帮!”

       李老师教语文,特别是古文,有一绝。在教每篇古文前,他都要给我们刻印讲义,原文的字大些,每句后注解的字是原文字大小的一半。八开一版,也要很好的设计,要不就出现了空行或者差行的现象,这是刻钢板之大忌。还有手的力度必须恰到好处,过轻印刷出来的不显,过重就出现了窟窿,印出来就有了墨点。语文,讲究写字,一笔一点,来不得半点的草率。

        那时候,他也是才从师范学校毕业,自然认真,而且吃苦耐劳。加之他兼学美术,讲究布局,所写的字也方正有力,所以他刻印出来的蜡板在全校数一数二。他不但给我们班印,还给同级的其它两个班印。其中的艰辛在我从事教育最初的那些年终于有了更深的感受。

🔷高中的郭景龙、苗永济老师 🔷

用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来赞扬苗老师,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听说,他后来应聘到了安康师范,幸甚乐甚,他终于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享受到更多人的敬仰,得到应有的报酬来养家糊口了。     

        高中的时候,我的第一位班主任叫郭景龙。前两年在县城中学我意外地结识了他的儿子。当我得知郭老师已经病逝几年消息的一刹那间,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多好的一位老师呀!对待学生就像对待他的儿女……”

       一九八五年十月,我母亲来校找我,偌大的校园她不知走向何处,那么多的人来来往往,她不知向谁能打听到我所在的班级。正巧郭老师瞧见了,得知我母亲找我的事由后,高高兴兴地把我母亲引到了我所在的教室。

      那时候,我已是全校出了名的“老补”,因为初中时没开设英语,自己学文科,年年用五门去拼人家的六门,高考成绩总是略低于分数线。我出身寒门,郭老师对我多了一份关注和帮助,一见我就问我的学习情况。尽管他只当了我高一时一年的班主任,每每节假日,他都会主动找到我,把自己办公室的钥匙交给我,让我在他房间复习功课。这恐怕只有他的孩子,他的亲戚能够享受得到的待遇,而我得到了。

      郭老师领我母亲找到我,激动地说:“剑利,你母亲今儿来有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凭你今年的高考成绩可以上长安师范,不收学费,一年后就工作……”看着我不太情愿的表情,他又说,“多好的事儿呀!咱就是为了跳出农门,机会来了,就要抓住,这总算减轻了你妈的经济负担……”郭老师语重心长的话终于打动了我,我应承了下来。当天下午,我所读的高中向高三补习学生宣读了教育局关于降分招收高考生参加师范培训补充中小学教师队伍的文件,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石头落地了,也更加坚定了上长安师范的想法。

       后来,我有心地去过我就读的高中,见过郭老师,看着他矍铄的精神,我真的想不到他将要退休,再后来,竟杳无音信,在我再次提说他的时候,竟是噩耗袭来,叫我抱恨终生。毕竟,我没有回报我的这位恩师,哪怕是一张贺卡,哪怕是再去坐一坐的机会都没有了。

      苗永济老师是我高二和后来补习时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面冷,说话直戳人的心窝窝。但是,他在学生中威望极高,一是他的课讲得特棒,二是他对学生的要求非同一般的严厉。

      记得他上课来总会提一块小黑板,一面写着他要讲的题目(一般不超过三个),另一面写着类似于新讲题目的课堂练习题。预备铃一响,苗老师准会走进教室,扫视一下全班,挂上小黑板。同学们已经知道了他上课的拍数,便自读题目,与邻座同学交流起来。近乎十分钟过去了,他会让举手的同学讲讲解题的思路,对的让其坐下,不对的,老师会说这么一句:“你试着计算一下。”一直到没有发言的同学为止,老师才会板演,而且不拘泥于一种解题思路。讲完了要讲的题目,他会翻过小黑板,让大家自行完成课堂练习题,答案已在他的心中。看来,老师课前把每道题都计算过,而且烂熟于心。其敬业精神可见一斑。

      数学是一门主课,对文科学生来说是有些难度的,但是,经过苗老师这样的教学,大家听得懂,课后又没有什么负担。我有一年补习,专门用了一个特高档的日记本,收集了苗老师所讲的一些经典题目及其解法。时常翻开来看,根本不用做那么多的练习题,曾有一度,我的数学课本被蛛网罩了个严严实实,曾有几年,我们全班没有数学作业本,而成绩却令人刮目相看。

      教而得法,何须题海遨游?这是苗老师对我后来从事教学工作的一大启迪。

     苗老师严厉,那是出了名的。一个周六下午放学后,我背着馍兜儿准备回家,他迎面向我走来,“咱迟回去一会儿看的成?”我无地自容,自然不敢跟他辩驳。我刚进教室,他也进来了:“咱有些人就不知道自己到学校干啥来了,铃声刚一响,人就出教室门了。”他是冲着我说的,尽管没有明说,大家心里自然明白得像镜子一样,我羞愧难当,不敢抬头看我周围的同学,更不敢看我的这位老师了。

      高考前几个月,为了让大家有种紧迫感,苗老师教室前黑板右上角写上一个分数,分子、分母都是距离高考日的天数。自此以后,他每天上课来第一个动作便是将那个分数的分子减去1,我们心知肚明。他言语不多,一个注视,足以让人胆颤;即使嘴抿着,也让人感到畏惧。

用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来赞扬苗老师,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听说,他后来应聘到了安康师范,幸甚乐甚,他终于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享受到更多人的敬仰,得到应有的报酬来养家糊口了。

🔷师范的柏效丽老师🔷


 

  从教三十多年来,我秉承我的“直、诚、坦”,努力追求“博、远、索”,为的就是不忘恩师的教诲,尽自己所能干好本职的工作   。  

     终于地熬出来了,但是,我一直张扬不起来,“老补”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

      尽管母亲为我做了一件蓝涤卡上衣(这是我二十三年来穿的第一件机织布新衣),但是,依然寒酸。于是,我用写日记的办法排遣胸中的苦闷,记录我的师范生活。日记本就放在桌洞里。

       确实记不清是要进行什么考试,我们师训班放假了。待我回到学校的时候,班主任柏老师走到我跟前,笑着说:“剑利,你有没有发现你桌洞的东西……”我急忙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掏腾出来,没发现什么异样。“你会看到的,不出今天。”她笑着离开了。

      待我晚自习写日记的时候,我猛然发现插页的空白处有柏老师的笔迹,其中一处为“人生如戏,我们都是戏台上的演员,演好自己的角色不容易,演好了,那就是精彩的人生。”底下有柏老师的落款。我再翻,还有两处。看来,老师是看了我的日记有所触动,或者她一时兴起而写的。我并不在意老师看了我的日记,再说,我在日记中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反复研读了老师的三处留言,颇有启发和触动。从此,我与柏老师走近了,她并没有瞧不起我这个从农村来,相貌平平,家境贫寒的学生。她似乎也更了解了我的内心世界,在后来的交往中,我对这位比我大那么一点点的老师产生了由衷地敬意。

      很快地,一年的师范生活就要结束了,同学们拿着留言本忙碌着。你给我写,我给你写,自然少不了让授课老师、班主任留言了。一天,我把留言本递给柏老师,她说,“剑利,你不找我,我也会来找你的。我一定要给你留几句话。你容我想想如何?”“行!”我收回了留言本,专门留出了第一张给她。

       几天后,柏老师找到我:“把留言本……”我急不可耐地递给她,她从旁边一位同学的桌上拿起笔,“嚓嚓嚓……”写下了“直!诚!坦!  博!远!  索!”落了款。她一改往日和颜悦色,温和可亲的神情,对我说:“前三个字是我对你的评价,后三个字是老师对你这位学生的希望。满意吗?”我连连点头,感激地说不出话来。

      从教三十多年来,我秉承我的“直、诚、坦”,努力追求“博、远、索”,为的就是不忘恩师的教诲,尽自己所能干好本职的工作。

🔷尾声 🔷


  如今,我已五十好几临近退休了。我非常感谢教过我的所有老师,是你们给了我知识,给了我做人的准则。

我没有给你们丢脸,我从事着你们从事的事业,“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是我们共同的座右铭。值此戊戌年教师节来临之际,请接受学生深深一拜和祝愿“老师们,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戊戌年教师节前夕

作者简介:王剑利:小学语文教师多年来笔耕不辍,已有多篇论文、散文发表。现为长安区作家协会会员,愿以文会友,共享书香。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