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刀博客 / 土地承包经营权 / 被拐卖姑娘离婚后返回原籍,​应在原承包户...

   

被拐卖姑娘离婚后返回原籍,​应在原承包户内享有承包权

2020-07-03  半刀博客

民商实务 追寻法意

解析案例 探索规则

被拐卖姑娘离婚后返回原籍生活
应在原承包户内享有承包权

编辑:伊路芳菲


【内容提要本案原告周某芳在承包期内,因被拐卖而外嫁安徽省,但后因离婚已于2016年回到原居住地生活,并已将户籍迁回原居住地。由于第二轮土地承包是第一轮土地承包的延续,因而作为原承包户的成员,并不因户主名称变更而丧失其成员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周芳因离婚回到原居住地生活,依法应在原承包户内继续享有承包经营权。


一、基本案情

原告:周某芳,女,成年。

被告:珍,女,成年。

被告:林,女,成年。

案件事实:原告周芳与被告周珍、周林系同胞姐妹。在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原、被告所在家庭共承包了五个人的土地(原、被告及其父母)。1998年,原告周芳被拐卖到安徽省并结婚生子。2016年,原告离婚后回到原户籍所在地。在第二轮土地承包中,原、被告家庭承包的土地因户主周某荣(原、被告之父)去世,被变更登记在被告周珍之夫向名下,并由被告周珍及其母亲耕种管理。2011年,两被告及其母亲对家庭承包土地的经营管理达成了分配协议,被告周林对部分土地进行耕种管理,其余土地系被告周珍耕种管理。


二、一审裁判

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 依法判决由被告周珍管理耕种的土地中1/5的经营权归原告所有;2. 依法判决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周珍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一款“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第六条“农村土地承包,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承包中应当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侵害妇女应当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的规定。我国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有按户承包、按人分地、人人有份、平等分配等特点。即家庭成员对以其中一人为户主所承包的土地享有相同、等额的承包经营权。虽然原被告原先所在家庭承包的土地现被变更登记在被告周珍之夫向的名下,其主要是为了方便管理,而非承包方收回后重新分包;同时,虽然原告多年没有对家庭承包地实际进行耕种管理,但并不影响原告享有该权利。所以,对被告周珍关于“原告主体不适格及超过诉讼时效”的辩论意见,不予采纳。故原告要求对被告周珍耕种管理的家庭承包地享有五分之一的承包经营份额的请求,应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判决:原告周芳对登记在被告周珍之夫向名下由被告周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享有五分之一的承包经营权。本案诉讼费60元,由原告周芳负担。


三、二审裁判

珍上诉请求:1. 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周芳的诉讼请求;2. 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1. 被上诉人周芳的诉讼请求不明确。被上诉人周芳一审诉请判决被告周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中1/5的经营权归原告所有,其仅请求承包经营权的份额,未请求确定份额对应的土地地理位置,一审法院依据其不明确的诉请,作出判决错误。2. 双方争议的土地已登记在上诉人丈夫向的承包经营权证上,故本案争议应由相关行政部门处理。3. 被上诉人周林分得的土地已超过个人应得份额,上诉人在一审中申请对周林的土地面积进行实地勘查,一审法院未置可否不当。4. 被上诉人周芳请求分割土地承包经营权已超过了20年的诉讼时效。

二审法院认为:第一轮土地承包时,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及其父母以其父周某荣为户主在塘头镇坚强村承包五口人的土地进行经营管理。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周其荣已故,原周荣户的承包土地登记在上诉人周珍的丈夫向某某户主的承包户名下。因第二轮土地承包是第一轮土地承包的延续,原周荣户的承包户成员并不因户主变更而丧失其成员资格。被上诉人周芳在承包期内虽外嫁安徽省,但因离婚已于2016年回到原居住地生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的规定,被上诉人芳因离婚回到原居住地生活,依法应在原承包户内继续享有承包经营权。但是,由于我国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以户为单位进行承包,因此,被上诉人周芳主张对周昌珍之夫向宝权户下由周昌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中1/5的经营权归其享有,没有法律依据。故一审法院确认被上诉人周芳享有承包经营权,符合法律规定;但确认其享有五分之一的承包经营权不当,二审应予改判。上诉人周珍上诉提出“被上诉人周芳仅请求承包经营权的份额,而未请求确定份额对应的土地地理位置;被上诉人周林分得的土地已超过个人应得份额,上诉人在一审中申请对周林的土地面积进行实地勘查,一审法院未置可否;双方争议的土地已登记在上诉人丈夫向某某的承包经营权证上,故本案争议应由相关行政部门处理”的问题,因本案解决的是承包户成员的承包权,而非成员间的具体耕管关系,且农村家庭联产承包户内土地如何耕种管理,属于承包户内部分配协作问题,因此,上诉人周昌珍所提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关于本案是否超诉讼时效的问题,前已述及,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系以户为单位进行承包,因而争议土地登记在向某某名下并不构成对其他成员的侵权,故上诉人周昌珍提出“被上诉人周常芳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二审判决:变更贵州省思南县人民法院(2017)黔0624民初920号民事判决主文内容为“周芳对登记在周珍之夫向名下由周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享有承包户成员的承包经营权”。一审案件受理费60元,由周芳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60元,由周珍负担。


四、裁判要旨

第一,本案第二轮承包时对第一轮承包的承包户的整体性并未打破。第二轮承包时,只是将户主变更在原承包户成员周珍之夫向某某名下,该承包户的整体性并未打破,原承包户仍然存在。虽然,原告周芳因被拐卖到安徽省结婚未参与第二轮土地承包,但是由于该承包户的整体性并未被打破,承包户仍然存在,因而,在原告离婚将户籍迁回原居住地后,其恢复加入原承包户并未障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的规定,原告周芳因离婚回到原居住地生活,依法应在原承包户内享有承包经营权。

第二,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是以户为单位,因而不宜对成员确定份额。由于我国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以户为单位进行承包,因此,原告周芳主张对周珍之夫向某某户下由周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中1/5的经营权归其享有,没有法律依据。故一审法院判决确认原告周芳享有承包经营权,符合法律规定;但确认其享有五分之一的承包经营权不当,对此二审予以变更为“周芳对登记在周珍之夫向宝权名下由周珍耕种管理的土地享有承包户成员的承包经营权”。


五、裁判索引

一审:贵州省思南县人民法院(2017)黔0624民初920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黔06民终1631号民事判决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