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辛弃疾 / 辛弃疾晚年放飞自我,写下一首搞笑至极的...

   

辛弃疾晚年放飞自我,写下一首搞笑至极的戒酒词,真让人笑出眼泪

2020-07-04  江山携手

辛弃疾是一个跨越了南北宋的词人,但是他登上历史舞台,扬名宋代词坛,主要是在南宋。作为朝廷里最刚硬的主战派,辛弃疾的文学和他的政治观点密切相关。因此,他的词作总是表现出一种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风格。

可惜的是,辛弃疾并没有北伐成功,也没有完成自己的志愿。然而,他在文学世界里,却不断以北伐作为动力,爆发出了非常动人的力量,写下了许多流传千古的经典词作,诸如《青玉案》《丑奴儿》《破阵子》等等。

到了晚年,或许是有感于时日不多,北伐无望,辛弃疾更是将身心完全沉浸在文学世界里,将它作为现实世界中所受伤痛的一种慰藉。晚年的辛弃疾非常富有,拥有很多很多土地,也养了很多门客。

此时,辛弃疾已经认识到南宋朝廷根本不会北伐,索性就放飞自我,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小的独立的世界里,写下了一些风格另类的作品。例如,今天笔者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泌园春》。

沁园春·将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于知己,真少恩哉!

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平居鸩毒猜。况怨无小大,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这首词非常有趣,与辛弃疾前期的词作迥然不同,新奇滑稽,搞笑至极,真是让人笑出眼泪。词人嗜酒,不怪自己贪杯,反倒怪酒杯紧跟自己。在词作中,“酒杯”化身为人,与“我”一问一答,风趣幽默。然而,诙谐的话语之下,其实是词人对南宋政权的失望以及自己心中的苦闷。

词人用词来写古文,把《论语》、《庄子》化成词,编成了新的句法。上片首句“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骼。”这一句很俗,“老子”是讲他自己。“杯汝来前”,很像喝醉酒的人讲的话。他不是过去拿杯子,而是说:“杯子,你给我过来。”在文法上,这是一种颠覆性的文字,产生了非常有趣的效果。

“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这句是说自己对酒的渴望,好像一只很久没有受到滋润的锅。“于今喜睡,气似奔雷。”这些文字都是比较粗犷、比较俗气的,把词的典雅完全颠覆了。“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这一句很有戏剧性,是杯子的“语言”:“刘伶是古今最通达的人,他说醉死何妨就地埋。”

这完全是剧本的写法,平铺直叙,诗意比较少,一点儿也不像词了。这样的作品在当时引发了巨大争议。词作下片“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有毒猜。况怨无小大,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词人把庄子的句子直接拿来用,越来越不像词了。

其意是说:人们喝酒时总伴有歌舞,因此歌舞就是饮酒的媒介,这样的话应该把酒当作鸩毒对待。然而,世间的怨恨无论大小,都是源于人们过分的钟爱;所有的事物无论多么美好,一旦人们喜爱过度,就会变成一种灾害。

而后,“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一句中,词人更是把杯子当成一个对象、一个活人来看待,说:“你不要再逗留了,赶快离开,我虽然醉了,仍然可以将你摔碎。” “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杯子回他说:“你要我走,我就走,你要我来,我就来。”

整首词有很多戏剧性的对话,看似诙谐搞笑,但其实却深藏了作者对南宋政府的失望。词人为了实现北伐宏愿,甘心像那只杯子一样,被南宋朝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可即使这样,他最后依然没有实现心中志愿,抱憾终生。这样的词作,表面上一片笑声,却笑中含泪,伤感无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