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土匪 / 薛蝌 / 薛蝌:物是人非谁可知?

   

薛蝌:物是人非谁可知?

2020-07-05  土豆土匪


作者

桃花月球

关于薛蝌似乎都是别人嘴里的故事。

初次登场,薛宝钗惊喜的问询:是我们薛蝌和他妹子进京了吗?

我们知道了他。

宝玉一句:谁想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样,她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像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

我们心中有了他的影像。

此时无声胜有声,薛蝌并未有只言片语,但想宝钗的性格是罕言讷语,守拙从分,善解人意,学识渊博,薛蟠的特点是种种粗俗霸气和荒唐,二人作为对比对象,一个正面刻画,一个反面衬托,我们看到的已是一位气质儒雅、有节有度的公子形象。薛蝌在内心修养的自我释放里,获得了人格认同。

前八十回关于薛蝌,作者几乎没有设置什么直接描写的故事情节,但薛蝌的故事却写满了他的名字出场后的很多地方。薛姨妈曾说过薛宝琴的经历,父亲让她领略天下之景,其实那也是薛蝌到贾府来之前的人生。那个时代对女子多有禁锢,宝琴能到的地方其实有限,这些有限已经将她打造至完美,那么她的哥哥薛蝌,内心是怎样的丘壑已是不用再费笔墨去写了。

也许你会说,男权社会每一个男人,在成为男性这一生命个体的伊始,责任这个词就已经同时放在他的掌心。父亲存在,这份责任可以一同分担,父亲离去,儿子将是这个角色的传递者。这话不错,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懂得这份责任,也并非每个男人都能扛得起这份责任。

不必寻求其他案例,只眼前这两个薛家男人就是对比。同是年少父亡,薛蟠惹事败家,还要妹子母亲善后揪心,为躲人命官司,带妹上京,说是送妹待选,实则避祸更大。薛蝌却是在父亲去世以后,成为了痰症母亲和天真小妹的支撑,照顾母亲,带妹上京发嫁,俨然是长兄为父的成熟。

也许正是这样的差异,宝钗宝琴才活成了岁月两端的模样:一个老成懂事,一个依旧不减天真。

薛蝌的这份稳重,被命运看在眼里,为他安排了一桩姻缘,使之相得益彰。薛姨妈本是出身富贵名门的女子,在岁月的蹉跎里,许是被儿子的荒疏洗掉了很多东西,做主了薛蝌的婚姻。

薛蝌和邢岫烟的缘分就此接下,一生一世。二人早已见过,俗世里所认同的郎有情、妾有意,是否有过?无人可知。但这一线之牵,彼此望穿了对方。他们都是懂事的小儿女,除过礼教这一层的父母之命,自我意识里更多的是责任为重。一个“大约满意”,已是他们所能迈出的激情步伐。

岫烟不是爱财的小气儿女,平淡朴实,过的穷日子,亦能守富贵时光。她其实更多的是孤独,所以一个知心的宝钗使她遇见了理解,就心满意足。这样一个和宝姐姐相近的薛蝌她能不生出某些情愫?

薛蝌作为这桩婚姻另一个主角,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自是应允。试想行路之上,对岫烟或许写满非礼勿视,但这路遇望过一眼,终是在他心中有了取舍,这个满意里他也许会生出幻想。

薛蝌此行的目的是发嫁妹子,而与宝琴有婚约的梅家偏生外放,妹子不能发嫁,他也就耽搁了婚期。这样的阴错阳差,似乎悄悄隐着些猝不及防的剧意。悲剧?正剧?喜剧?哪一个属于薛蝌,都散失在未知里。一百二十回续书里,为他扯上的是夏金桂的男女关系,颇似潘金莲看上武二郎。武二郎有能力、有智慧、也有品德,但和西门庆的潜规则相撞,只能落得刺字发配,逼上梁山。薛蝌在这段发嫁小妹等待梅家的时间里,与金桂这样的泼妇相遇,谁又能料想结局?

而更重要的是除过这些,邢岫烟的父母也是寄生的生物,二人如果顺利成就婚姻,面对这样的吸血鬼般的岳父岳母,幸福指数一样堪忧。

▲ 薛蝌(黄轩饰)

薛蝌是红楼好男儿中的一个,内外兼修。也许正是这些与颓堕男性的不同,作者才让他在红尘外活着,没有写到这个荒芜的复杂里。但一个蝌蚪一生都在变数里,最后的蜕变已物是人非,似乎也是应景红楼一梦的旨意。只是那时作者要讲述的故事,我们已无缘看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