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云儿 / 待分类 / #疫情日记#

分享

   

#疫情日记#

2020-07-05  柳青云儿

每一个走路带风的人

#疫情日记#

文|柳青云

2020年中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毫无疑问的将载入人类历史的史册。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于北京时间1月30日被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事件(PHEIC)”,其传染力、传播力及影响力不得而知。

17年前的“非典”时期,当时的我还在家乡读小学,不曾想过它的建校史,只是听说爷爷、父亲、母亲均在这所学校读过书。隐约记得刚从其他地方调过来了新的数学老师(又兼任班主任),在信息闭塞的乡村小学通过他第一次知道世界顶级大学之一的“哈佛大学”,以及关于数学是一门散发理性和艺术性的学科的认知。他告诉我们,如今学习的数学知识只是一个点,等读了中学就变成了一个圆,到了大学就会是一个更大的圆,对于数学这门学科慢慢会有不一样的认识,并希望我们勇于去探索下去。吾生有涯,而知无涯。这位老师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便喜欢上了数学。非典时期,他严格要求我们上下课期间用肥皂洗手,教室门口放着一盆随时更换的清水和一盒肥皂。而家里囤的最多的便是母亲从诊所和药店购买的板蓝根和中药。除此之外,便是一段时间的停课,在家写作业。那时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呆在家里接触最多的是封面印有雷锋头像的作业本,最想念的还是学校正中心花坛里那棵年轮数十载的松柏树。

那时对于“非典”的认识,更多的是陌生和浅薄的认知。而此次目睹了疫情的过程,每天早上醒来关注全国疫情的情况及相关新闻报道,看到确诊病例不断上涨,内心多是恐惧和焦虑,家人及自己稍微有点不适,内心便倍感煎熬。默默祈祷这场噩梦快快过去,病痛的人再康健,相爱的人再相聚。并和17年前的“非典”那样,无比想念学校的图书馆和学桂花树。
 
返家已有半月有余,期间有关疫情的报道铺天盖地,呆在家里的这段时间与家人每天互动的方式层出不穷,稍微停下来,家人身体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放松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2月3日的时候,天朗气清,不得已需要购买一些药品和生活用品,食品,便出了趟门。听说各小区及交通要道统统封路,出门前戴了两层医用一次性口罩和医用透明手套,又从厨房找了一个超大的塑料袋装进口袋,便出发了。小区北门已被汽车封堵,我从车辆的夹缝中穿过。

(被汽车封住的北门)

街上几乎所有店铺都上锁了防盗门,偶尔有一两个骑电车的行人,戴着口罩飞驰而过。去了楼下的一家药店,但是关门了,不过门口安置有自动贩卖机,透过玻璃橱窗看到了一些普通感冒药品和健胃消食类的药品。接着绕过小区去了广场附近的药店,路上几位骑电车的人,佩戴口罩,行色匆匆,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广场上零零星星的有两三个人戴着口罩,沐浴着阳光在散步,彼此相隔甚远。

广场附近的药店也全部关闭,离家最近的卫生院大门开启,大厅挂着抗击病毒标语标语的横幅,室内却空无一人。医院门口附近设立发热病患临时点,有几位医务人员戴着口罩彼此沉默。大概找了半个县城,才在城中心找到一家开门的药店。为避免交谈,我将事先要购买的药品名称及需要的生活用品储存在手机里,直接展示给工作人员,她立刻会意迅速取出药品,并登记下来。接着陆续进来三人购买有药品,我付完钱赶紧退出。药店的玻璃门上贴着通知单,提示口罩和消毒水已售罄。


(紧闭大门的药店)

返回途中,看到有一家药店开门,准备去咨询是否有口罩和消毒水售卖,工作人员好像看出了我的来意,两米开外就指着玻璃门上张贴的通知单,示意我这些物品没有存货了。接着准备去超市购买生活必需品,绕道后门发现依然落了锁。附近的母婴店有人值班,店内并未有顾客。路上遇见搬运物资的小货车,司机佩戴着口罩,神情凝重。沿途的疫情防控车上安装的喇叭,大声播放着疫情的情况及预防知识,并有城管要求未关门的店主及时封闭。并虽然居住在十八线之外的小城镇,但是人们对于病毒的防范意识以及政府人员对于疫情的宣传和管理工作,稍感欣慰。

(落锁的商场后门)

路过一家小型超市,半开着门,有少量居民进入,食品价格和平时相差不大,果蔬摊存货不多,理货员只要三四人。顾客大多神色慌张,匆忙购物结算,但也有一对夫妇摘掉口罩在试吃敞开着空气中的零食小吃,一个小女孩未佩戴口罩,被“赶”了出去。这时店长通知所有员工不再让新的顾客进入,防盗门被拉了下来,只留下一米高的距离,供门外货车上的工作人员搬运蔬菜。我花了10分钟左右的时间匆忙采购付款,并将所有物品装到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中快速离开。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四周空空荡荡,对面偶尔有一辆汽车飞驰而过。无意间瞥见一家烟酒副食店半敞着门,女店主佩带着口罩在收款,有两个三四岁的孩子在门口玩耍,目光相接时看到他们一脸的茫然。

(返回路过的十字路口)

回到家门口后,将装有物品的塑料袋取下后扔进了垃圾箱,并摘掉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叠好扔进户外垃圾箱。换上拖鞋,将外出穿的鞋子放到了门外。由于家里没有囤到消毒水,回家后用肥皂洗手,接着洗澡并将所有衣服一并洗干净,紧绷的神经才算松弛了下来。这天是家人的生日,母亲做了很多我们爱吃的饭菜,一家人在一起每天平平安安,是疫情期间最幸福的事。而这一切,是所有的医务人员和政府人员以及奋战在一线的英雄换回来的。
内心的煎熬与压抑此起彼伏,希望疫情尽快结束,病痛的人再康健,相爱的人再相聚。


希望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冬天已到尽头,真是好的消息,温暖的春风,就要吹醒大地,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浩浩冰雪融解,眼看梅花吐蕊,漫漫长夜过去,听到一声鸡啼,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经过多少困难,历经多少磨练,多少心儿盼望,盼望新的消息,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2020/02/03夜 写于太康
End

作者简介:柳青云。出版硕士在读,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生与伴侣·智慧》《青年少作家》等杂志,希望用文字治愈内心,一生只专注一件事。简书ID:一生悬命。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