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qingxun / 文件夹1 / 张锡纯对肢体偏瘫的独到见解及奇方

   

张锡纯对肢体偏瘫的独到见解及奇方

2020-07-09  liuqingxun

《内经》谓,五脏有病,皆能使人痿。至后世方书,有谓系中风者,言风中于左,则左偏枯而痿废;风中于右,则右偏枯而痿废。有谓系气虚者,左手足偏枯痿废,其左边之气必虚;右手足偏枯痿废,其右边之气必虚。有谓系痰瘀者,有谓系血瘀者,有谓系风寒湿相并而为痹,痹之甚者即令人全体痿废。因痰瘀、血瘀及风寒湿痹皆能阻塞经络也。乃自脑髓神经司知觉运动之说倡自西人,遂谓人之肢体痿废皆系脑髓神经有所伤损。而以愚生平所经验者言之,则中西之说皆不可废。今试历举素所经验者于下,以证明之。


忆在籍时,曾见一猪,其两前腿忽不能动,须就其卧处饲之,半月后始渐愈。又旬余,解此猪,见其肺上新愈之疮痕宛然可辨,且有将愈未尽愈者。即物测人,原可比例。此即《内经》所谓“因肺热叶焦发为痿躄”者也。由斯知“五脏有病皆使人痿”者,诚不误也。

又在奉天曾治一妇人,年近三旬,因夏令夜寝当窗,为风所袭,遂觉半身麻木,其麻木之边,肌肤消瘦,浸至其一边手足不遂,将成偏枯。其脉左部如常,右部则微弱无力,而麻木之边适在右。此因风袭经络,致其经络闭塞、不相贯通也,不早祛其风,久将至于痿废。为疏方:用生箭芪二两(用黄芪者为其能去大风,《本经》有明文也),当归八钱(用当归取其血活风自去也),羌活、知母、乳香、没药各四钱,全蝎二钱,全蜈蚣三条。煎服一剂即见轻,又服数剂痊愈。此中风能成痿废之明征也。

又在本邑治一媪,年过六旬,其素日气虚,呼吸常觉短气,偶因劳力过度,忽然四肢痿废,卧不能起,呼吸益形短气。其脉两寸甚微弱,两尺重按仍有根柢,知其胸中大气下陷,不能斡旋全身也。为疏方:用生箭芪一两,当归、知母各六钱,升麻、柴胡、桔梗各钱半,乳香、没药各三钱。煎服一剂,呼吸即不短气,手足略能屈伸。又即原方略为加减,连服数剂痊愈。此气虚成痿废之明征也。

又在本邑治一媪,年五旬,于仲冬之时忽然昏倒不知人。其胸中似有痰涎,大碍呼吸。诊其脉,微细欲无,且甚迟缓。其家人谓其平素常觉心中发凉,咳吐黏涎。知其胸中素有寒饮,又感冬日严寒之气,其寒饮愈凝结堵塞也。急用胡椒三钱捣碎,煎两三沸,取浓汁多半杯灌下,呼吸顿形顺利。继用干姜六钱,桂枝尖、当归各三钱,连服三剂,可作呻吟,肢体渐能运动,而左手足仍不能动。继治以助气消痰活络之剂,左手足亦渐复旧。此痰瘀能成痿废之明征也。

又在本邑治一室女,素本虚弱。医者用补敛之药太过,月事闭塞,两腿痿废,浸至抑搔不知疼痒。其六脉皆有涩象,知其经络皆为瘀血闭塞也。为疏方:用拙拟活络效灵丹(方载三期四卷,系当归、丹参、乳香、没药各五钱),加怀牛膝五钱,红花钱半,虫五个。煎服数剂,月事通下,两腿已渐能屈伸,有知觉。又为加生黄芪、知母各三钱,服数剂后,腿能任地。然此等证非仓猝所能痊愈,俾将汤剂作为丸剂,久久服之,自能脱然。此血瘀能成痿废之明征也。

又治族兄世珍,冬令两腿作疼,其腿上若胡桃大疙瘩若干。自言其少时恃身体强壮,恒于冬令半冰半水之中捕鱼。一日,正在捕鱼之际,朔风骤至,其寒彻骨,遂急还家歇息。片时,两腿疼痛不能任地,因卧热炕上,覆以厚被。数日后,觉其疼在骨,皮肤转麻木不仁,浸至两腿不能屈伸。后经医调治,兼外用热烧酒糠熨之,其疼与木渐愈,亦能屈伸,惟两腿皆不能伸直。有人教坐椅上,脚踏圆木棍来往,令木棍旋转,久之腿可伸直。如法试演,迨至春气融和,两腿始恢复原状。然至今已三十年,每届严寒之时,腿乃觉疼,必服热药数剂始愈。至腿上之疙瘩,乃当时因冻凝结,至今未消者也。愚曰:“此病犹可除根。然其寒在骨,非草木之品所能奏效,必须服矿质之药,因人之骨中多函矿质也。”俾先用生硫黄细末五分,于食前服之,日两次,品验渐渐加多,以服后觉心中微温为度。果用此方将腿疼之病除根。此风寒湿痹能成痿废之明征也。

至西人谓此证关乎脑髓神经者,愚亦确有经验。原其神经之所以受伤,大抵因脑部充血所致。盖脑部充血之极,可至脑中血管破裂。至破裂之甚者,管中之血溢出不止,其人即昏厥不复苏醒。若其血管不至破裂,因被充血排挤隔管壁将血渗出;或其血管破裂少许,出血不多而自止。其所出之血若黏滞于左边司运动之神经,其右边手足即痿废;若黏滞其右边司运动之神经,其左边之手足即痿废。因人之神经原左右互相管摄也。此证皆脏腑气血挟热上冲,即《内经》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大厥也。其人必有剧烈之头疼,其心中必觉发热,其脉象必然洪大或弦长有力,《内经》又谓此证“气反则生,不反则死”。盖气反则气下行,血亦下行,血管之未破裂者,不再虞其破裂,其偶些些破裂者,亦可因气血之下行而自愈。若其气不反,血必随之上升不已,将血管之未破裂者可至破裂,其已破裂者更血流如注矣。愚因细参《内经》之旨,而悟得医治此证之方,当重用怀牛膝两许,以引脑中之血下行,而佐以清火降胃镇肝之品,俾气与火不复相并上冲,数剂之后,其剧烈之头疼必愈,脉象亦必和平。再治以化瘀之品以化其脑中瘀血,而以宣通气血、畅达经络之药佐之,肢体之痿废者自能徐徐愈也。特是因脑充血而痿废者,本属危险之证,所虑者辨证不清。当其初得之时,若误认为气虚而重用补气之品,若王勋臣之补阳还五汤;或误认为中风,而重用发表之品,若千金之续命汤,皆益助其气血上行,而危不旋踵矣。至用药将其脑充血治愈,而其肢体之痿废或仍不愈,亦可少用参、芪以助其气分,然必须用镇肝、降胃、清热、通络之药辅之,方能有效。因敬拟两方于下,以备医界采用。

起痿汤

治因脑部充血以致肢体痿废,迨脑充血治愈,脉象和平,而肢体仍痿废者。徐服此药,久自能愈。

生箭芪四钱 生赭石轧细,六钱 怀牛膝六钱 天花粉六钱 玄参五钱 柏子仁四钱 生杭芍四钱 生明没药三钱 生明乳香三钱 虫四枚大的 制马钱子末二分

共药十一味。将前十味煎汤,送服马钱子末。至煎渣再服时,亦送服马钱子末二分。

养脑利肢汤

治同前证,或服前方若干剂后,肢体已能运动,而仍觉无力者。

野台参四钱 生赭石轧细,六钱 怀牛膝六钱 天花粉六钱 玄参五钱 柏子仁四钱 生杭芍四钱 生滴乳香三钱 生明没药三钱 威灵仙一钱 虫四枚大的 制马钱子末二分

共药十一味,将前十味煎汤,送服马钱子末,至煎渣再服时,亦送服马钱子末二分。

上所录二方,为愚新拟之方,而用之颇有效验,恒能随手建功。试举一案以明之。

天津南马路南东兴大街永和甡木厂经理贺化南,得脑充血证,左手足骤然痿废,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其脑中疼而且热,心中异常烦躁。投以建瓴汤(见前),为其脑中疼而且热,更兼烦躁异常,加天花粉八钱,连服三剂后,觉左半身筋骨作疼。盖其左半身从前麻木无知觉,至此时始有知觉也。其脉之弦硬亦稍愈,遂即原方略为加减,又服数剂,脉象已近和平,手足稍能运动,从前起卧转身皆需人,此时则无需人矣。于斯改用起痿汤。服数剂,手足之运动渐有力,而脉象之弦硬又似稍增,且脑中之疼与热从前服药已愈,至此似又微觉疼热,是不受黄芪之升补也,因即原方将黄芪减去。又服数剂,其左手能持物,左足能任地矣,头中亦分毫不觉疼热。再诊其脉,已和平如常,遂又加黄芪,将方中花粉改用八钱,又加天冬八钱,连服六剂可扶杖徐步,仍觉乏力。继又为拟养脑利肢汤,服数剂后,心中又似微热。因将花粉改用八钱,又加带心寸麦冬七钱,连服十剂痊愈。

:此证之原因不但脑部充血,实又因脑部充血之极而至于溢血。迨至充血溢血治愈,而痿废仍不愈者,因从前溢出之血留滞脑中未化,而周身经络兼有闭塞处也,是以方中多用通气化血之品。又恐久服此等药或至气血有损,故又少加参、芪助之,且更用玄参、花粉诸药以解参、芪之热,赭石、牛膝诸药以防参、芪之升,可谓熟筹完全矣。然服后犹有觉热之时,其脉象仍有稍变弦硬之时,于斯或减参、芪,或多加凉药,精心酌斟,息息与病相赴,是以终能治愈也。至于二方中药品平均之,实偏于凉,而服之犹觉热者,诚以参、芪之性可因补而生热,兼以此证之由来又原因脏腑之热挟气血上冲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