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味道 / 听说这叫半生瓜

分享

   

听说这叫半生瓜

2020-07-10  真友书屋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北回归线附近的小村,四季常青,白亮如练的小溪穿过小村,汩汩而过,映着满山的杨梅与香蕉。溪水粼粼,夕阳还挂在山头不肯落下。

老三伯家里飘来阵阵香气,我和堂姐跑进厨房一看,苦瓜炒蛋,一人取了一筷子,毫不客气地抢着吃,没多久,看动画片的堂哥也加入阵营。

生命树 吴雨霏 - My January

“好好好好。”老三伯耳背,尽管端着话筒对着讲,老人家也只是嘻嘻笑着一直说着“好。”苦瓜炒蛋很香,只是小朋友又发起了谁吃得快的奇怪比赛。风卷残云地将满满一盘苦瓜炒蛋收入肚中。父亲等人哭笑不得,举起衣架做教训的模样,这样狼吞虎咽真真吃香难看,阿姨重新给老三伯做了一份炒蛋下饭。


苦瓜炒蛋是真的香。

今天先记得听过人说这叫半生瓜。广东人也把苦瓜叫凉瓜,苦瓜口感最好的时候是半生,不熟则过于苦涩,熟透了则无瓜的脆生,夏天食苦是最好,于我而言,苦瓜甚美,若是常有苦瓜吃,“正当时”也只是多吃几口的借口罢了。

苦瓜去籽,掏空内心,切段后将实现备好的肉馅儿塞进去,先煎再蒸,鲜美清甜。一口咬着,肉香浸入苦瓜,肉末也多了几分清新。酿苦瓜也可以煮汤,瓜翠绿诱人,肉呼之欲出,点点油花浮在汤上,金黄一圈圈点缀着,若是加多一把黄豆同煮,植物蛋白与动物蛋白的巧妙偶遇,这一碗汤的鲜甜回甘,让人心驰神往。苦瓜做汤,加排骨或大骨头熬,多了营养,减去苦味,此汤做食疗,对于时不时要受到“上火威胁”的广东人而言,可谓降火祛湿之佳品。苦瓜汤加几片咸菜一起煮,咸酸适口。


做汤,也可做菜。苦瓜炒肉片。加多一勺豆豉,可以下三碗饭。

大学后街的小饭馆不少,有一家的出品几乎都十分下饭。金针菇豆腐煲汤汁咕噜噜香气四溢,牛肉丸蘸特制沙茶酱弹牙爽口,再有那苦瓜炒肉片,豆豉的咸香盖过了苦瓜的苦味,只可惜肉片是加了淀粉腌制过,软是软了点,撕咬肌理的快感便也消失了几分。吃肉要有韧性,丸子足够弹牙,苦瓜还是苦一点的好。

当年大学毕业礼,我也煞有介事地在朋友圈发出邀请了,但我知道的,山长水远,内心多是怕亲友麻烦,并不想让大家奔波。“若是来了,定吃顿好的。”我心里想着,鑫爷也到了。

公交地铁轮番换。鑫爷在群里打趣吐槽这段上学路实在坎坷。真真出现在学校大太阳下,便也连连感慨新校区地广人稀,找不到遮阳处于怕热的胖子而言并不好受,何况万里奔波。太阳毒辣,汗如雨下的胖子见到另一个汗流浃背的胖子,我也是内心百般滋味。

“受累您!”
“哟呵,挖掘机还在啊!”

塑料垃圾桶被风吹着走了几步,单车一排排倒下,角落的枯叶堆夹杂着干花一起打着旋儿卷上天……上午还烈日当空,傍晚顿起妖风,鑫爷摸摸圆滚滚的肚子,看着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也陷入沉思,“上午还想着这么远要怎么来,现在却不知道要怎么去了。”


几乎所有饭碗在鑫爷手里都显小,这家店的也是。饭菜简单,小店出品高温高油,镬气十足,苦瓜里点点豆豉还热得滋滋响,鑫爷捧着小白碗呼噜噜又下了一碗,窗外时不时传来隔壁饭店的欢呼碰杯的声响,死胖子之间的饭局,除了菜品的评价,显得格外安静。

餐桌和酒杯听到了多少再见的豪言壮语,时光的节点借着吃饭的名义记下一句句,苦瓜的味道家常而清新,看似岔道口的仪式,也不过隔着热气白烟,怼着发小一嗓子“吃吃吃多吃点您!”


或许明年那个窗边又会有离别,或许觥筹交错烟花四散也就再过几天,或许也曾很纠结的事,此际回头看,原来并没有事。


文 / 蔡浩杰

图片 / 网络

BGM / 生命树 - 吴雨霏


关于投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