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黄岛 / 待分类 / 蒲公英的自述

分享

   

蒲公英的自述

2020-07-10  家在黄岛

文/郑京太

我的名字叫蒲公英。每到冬天就静静地独自躺在冰冷的泥土里,瑟瑟发抖,此时的我,好想撑破压在我身上又重又硬的厚被,钻出去看看外面的模样。弱小无力的我,只能在期盼中默默等待着……

一天,我从昏昏沉沉的等待中醒来了,那又重又硬的被子也变得有些松软湿润了,我试探着伸了伸脖子,居然顶开了一方空间,我奋力地昂起头,努力冲开压在身上的被子,一瞬间,五彩斑斓的光线逼得我再次眯缝起眼睛,享受这光线带来的那份温暖,好舒服啊!

待我睁开眼睛时,身边已是绿意盎然,我的身上也长出了嫩绿的叶芽。碧蓝的天空上飘动着朵朵白云,小燕子飞来飞去,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身边的伙伴们陆续地绽开了五颜六色的小花。可我只是在紧贴着地面的身体中心,伸出了几个顶着大包袱的小枝干,陪伴着那几片稍长大了点的锯齿状叶子。远处传来小溪的潺潺流水声,伴着美妙的啾啾鸟鸣,好开心啊!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我也开出了黄色的小花朵,花儿虽不艳丽,却金黄璀璨,一瓣一瓣的。那近似长方形的花瓣,一个一个地舒展开来,把一个个圆圆的金盘子朝向太阳。春光,就应是这样得饱满,这样得烂漫,我把重压在冷硬的厚被下所蕴藏的精神、力量,都尽情释放了出来!

清晨的微风露珠给我梳洗打扮,让我每一天都在轻快地欢舞着……

我喜欢紧紧依偎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无论是草丛里,还是石缝间,我都深深扎根于大地,任凭风吹雨打。我的花寿命很短,不几天就凋谢了,随之,上面又会长出小小的白毛球,白毛球聚在一起好像一个棉花团,一阵风儿吹来,小毛球就离开了我的怀抱,四处“流浪”。

看着它们在湛蓝的天空下,自由自在地随风飞舞,把它们自由的性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把快乐的感觉表现得酣畅淋漓,把它们最真实的一面表现了出来。它们调皮,所以才会与云同游;它们娇憨,所以才会邀风共舞。它们既天真又成熟,天真是因为它们的轻盈,成熟是因为它们的心灵。

它们像无数个张开的小伞,借着风力在空中荡漾,忽高忽低,时东时西,有时眼看着就要坠落到地面了,一阵微风吹来,小伞又晃晃悠悠地升了起来,飘向更高,越飘越远,渐渐地离开了我的视线,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心里就埋着一个惆怅的疑问:那一张张远去的小伞,会在什么地方停留?那些小小的、洁白的翎羽在风中舒展,这是它们飞翔的翅膀吗?上面承载了它们的多少希望?它们带着对大地的回忆和眷恋、对天空的纯真梦想、还有对远方朦朦胧胧的向往,就那么飘着,朝着理想的方向,踏着心灵的脚步,追逐它们向往的目标。

它们坚信,梦就在前方,就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它们没有烦恼、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散落天涯。终有一天,它们会再一次蓄起满满的希望,像我这样,深深地植根在大地母亲的怀抱,在寒冬的冰雪下聚集能量,岁岁,年年,扎根向新的土壤,繁衍,开放新的花朵……

作者简介

郑京太,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祖籍黄土高坡,现住青岛西海岸新区。闲居陋室,斟一杯浊酒邀月,静听星光和霓虹的述说;捧一壶清茶,坐看日出月落。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刘培蕊

校稿:陈    洁

复审:裴    珊

发布:于    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