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馆官方 / 我的图书馆 / 时隔三年,「虐童工厂」豫章书院终于倒了...

   

时隔三年,「虐童工厂」豫章书院终于倒了,但噩梦还没结束

2020-07-10  国馆官方

    噩梦尚未结束

    时隔三年,豫章书院案宣判了。

    等这天,人们等了太久。

    三年前,一篇文章《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杨永信?》在网络上刷屏。

    豫章书院罪行被曝光,举国哗然。

    受害孩子的经历无不让人心痛。

    一批志愿者为此奔走维权。

    直到今天,他们终于亲手把恶魔送进了监狱。

    本该普天同庆,我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事情还没完。

    豫章书院创办者吴军豹依旧没道歉。

    志愿者和受害者不满判罚,依旧在申诉。

    我看着他们这三年的遭遇,如鲠在喉。

    01

    O N E

    时至今日,豫章书院仍是受害者们不愿提及的痛。

    家长眼中,它是包治百病的神药。

    治网瘾、治早恋、治逃学......

    孩子眼中,它是遍地污秽的炼狱。

    辱骂、拘禁、殴打、欺凌......

    目之所及,尽是绝望。

    第一天进去的孩子都会被收走所有东西,包括扒去身上衣服。

    女生也不例外。

    紧接着被单独关进不足10平米的小黑屋。

    图|为应对采访翻新裹,空调也是后来加上去的

    那里黑暗潮湿,地板肮脏无比。

    空气中弥漫着排泄物的味道。

    每天送饭间隙,是他们唯一透气机会。

    夏天温度高达40度,没空调没风扇没窗户,连床也没有。

    被关进去的孩子只能全身赤裸,睡在充斥着蟑螂老鼠的地板。

    每天吃着令人作呕的饭菜。

    熬过7天7夜后,他们被逼着签下一份合同。

    不签就往死里打。

    就此,地狱般的生活拉开了序幕。

    他们一日三餐,是辣椒炒辣椒、带毛的猪皮、烂掉的黄瓜。

    西红柿炒鸡蛋里全是蛋壳。

    紫菜汤里盛出来过烂抹布。

    装水的保温柜子里还全是蛆虫。

    这也导致曾经一次全体学生食物中毒。

    学校不送去医院,强制让学生们喝了半天盐水清毒。

    你没看错,真没当人看。

    为了让这帮孩子变回家长眼中的“正常”,他们不惜一切手段。

    动用一切暴力。

    食物中毒那天,一名学生濒临绝望。

    她拿着玻璃残渣割开自己手腕。

    鲜血横流,老师没理。

    隔天,伤口自行结痂后,她的惩罚来了。

    孔子像前,她足足挨了20下龙鞭。

    再没法自己站起身。

    所谓的龙鞭,是一根实心铁棍。

    施暴时几个教官按着,剩下一个跳起来打。

    不留余力。

    结结实实打下去,窒息的疼。

    从没人能挨完龙鞭后从地上爬起来。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走路都很困难。

    这张挨完龙鞭的受伤照片至今都让我脊背发凉。

    除了龙鞭,还有戒尺。

    手机般的厚度,50厘米长的竹板。

    施暴时使劲抡起来打。

    5个下去,整个手又红又肿,充血发紫,连字都写不了。

    在老师教官眼里,这都没什么大不了。

    他们都是豫章书院在社会上找的闲散人员。

    做事从无底线。

    所以每天都有人挨打。

    洗澡慢,打!

    乱放东西,打!

    想逃跑,打!

    告诉父母,打!

    打完后还要向老师教官鞠躬致谢。

    屈服于淫威,无人敢反抗,无人能反抗。

    在这个恶魔施暴的集中营里,孩子们如行尸走肉。

    喝洗衣液、吃牙膏、玻璃片割腕......没人不想自杀。

    对那时他们而言,死是最好的解脱。

    那堵高墙成了所有孩子永恒的梦魇。

    墙外,草长莺飞。

    墙内,遍地哀嚎。

    他们度日如年,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绝望等着死神降临。

    持续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一个孩子拼死拼活逃了出来。

    02

    T W O

    那个孩子找到了知乎大V@温柔JUNZ求助。

    在此之前,他已求助过无数人。

    均以失败告终。

    要知道,豫章书院是恶魔的聚宝盆。

    招收3000多名学生,每人半年3万。

    要掀翻这个敛财过亿的虐童工厂,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没人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在这个人人明哲保身的时代,总有那么几个人选择飞蛾扑火。

    @温柔JUNZ是其中一个。

    没多久,一篇《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杨永信?》刷屏。

    豫章书院恶魔面孔第一次被揭开。

    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各大媒体介入采访调查。

    豫章书院随即关停。

    但因为不少证据丢失,吴军豹等始作俑者依旧逍遥法外。

    之后便进入了一段漫长的调查期。

    对受害孩子而言,这真是折磨。

    吴军豹不受到应有惩罚,他们就无法走出阴影。

    随着热度逐渐退去,豫章书院开始淡出人们视野。

    维权更难了。

    然而,还有一帮人没放弃。

    以@温柔为首,一批志愿者早已集结。

    这之中,有受害者、有大学生、有公益人。

    他们以代号相称,谁也不知道谁的真实身份。

    不为名不为利,只是怀揣一腔热血,誓要将这畸形产业连根拔起。

    他们在网上不断声讨着豫章书院,希望引起人们更多关注。

    当时受害孩子已经散布在全国各地,他们便没日没夜地找。

    费尽心力找来上百人后,组建联系群。

    又组建了一个志愿者律师团,提供法律层面的帮助。

    每个人定期汇报各自情况。

    此后,他们不眠不休整理受害者资料。

    甚至有次,三天三夜都不休息。

    有的还因此身体垮了。

    人人都心急,只想尽快替孩子们讨回公道。

    他们帮着记者接洽采访受害学生,让人们看清豫章书院的真面目。

    帮着受害者找回学籍,陪着找工作开店,竭尽全力让他们回归正常生活。

    与此同时,他们得时时刻刻提防着伪装成受害学生的卧底。

    可以说,神经一直都是处于紧绷的状态。

    他们还做了很多很多。

    承受了许许多多本不属于他们的压力。

    志愿者们的亲人朋友都很不理解:

    “明明和你没关系,为什么还要趟这趟浑水?”

    他们说: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和我有关系了。”

    这话至今让我泪目。

    他们不是不知道力量有多悬殊。

    偏偏选择坚定成为一束光。

    与这铺天盖地的黑暗掰手腕。

    我预见了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

    但没想到,比我想象中还要惨重。

    03

    T H R E E

    从为受害孩子奔走开始,志愿者们就已经深陷危险。

    豫章书院混入受害群,对他们进行各种人肉。

    很快,他们QQ被盗,资料被删,个人信息全被泄露。

    紧接着,是轰炸式骚扰、污蔑、恐吓。

    与央视拍纪录片被污蔑成勾结海外势力。

    很多志愿者三天两头就收到骚扰电话、死亡威胁。

    牵头的@温柔JUNZ收到了几张断手的漫画。

    对方声称,要废掉他两只手。

    那以后,他每天都活在恐惧中。

    睡觉时门得反锁,还得堵上桌子。

    一个多月都不敢出门。

    有个志愿者,被骚扰电话打到了公司,以致业务受扰。

    无奈之下,公司选择将他开除。

    离职后,他和朋友创业也遭到阻挠。

    那边天天骚扰,导致客服电话被占满。

    收到一大堆恶评。

    不得已,他退股离职。

    此后无论他去了哪里,总能被骚扰。

    生活工作变得支离破碎。

    还有的志愿者,被逼上了绝路。

    整整6个月的时间,骚扰电话不断。

    对方满口污秽:

    “小姑娘身材很好,不如出来陪哥们几个玩一玩。”

    甚至打到了学校。

    以致老师误以为她加入了什么邪教。

    连番骚扰下,她顶不住压力,选择了割腕自杀。

    幸运的是,失败了。

    第二次,她爬上了教学楼天台。

    服用了6种感冒药,喝了酒,试图自杀。

    好在室友及时赶到,救了下来。

    从那以后,她的父亲让删光了她手机里关于豫章书院的一切。

    让她彻底退出志愿行动。

    以上,是每一个志愿者那段时间的缩影。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他们确确实实遭到了沉重打击。

    当初二十多人的志愿者团队,因为被报复,锐减到了个位数。

    56个受害孩子,近40人失去了联系。

    很多家长都阻止志愿者见自己的孩子。

    甚至在一些受害孩子眼里,这已经是没事找事。

    更严峻的是,他们的证据变得越来越少。

    无数个证据不足一次次打击着他们的信心。

    热度已完全消失,他们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身边的人都力劝,别再往枪口上撞。

    他们也时常冒起一丝怀疑,这一切有意义吗?

    那是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然而,志愿者们还在熬。

    去年,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他们,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关于豫章书院死亡威胁的求助视频。

    再度掀起波澜。

    这不单单是求助,还是向那3000多名受害孩子证明:

    “我们还在,我们一直都在。”

    文字太过苍白,根本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无畏。

    哪怕孤军奋战,哪怕伤痕累累,也定要让恶魔受到应有惩罚。

    路很远,但他们一直在铺。

    04

    F O U R

    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这帮志愿者要这么拼命。

    但当我看到受害孩子这些年来的生活,我忽然懂了一点。

    那帮孩子见过太多黑暗,80%离开豫章书院后都患上了各种精神疾病。

    有的因为被嘲讽长得像癞蛤蟆,至今仍对外貌不满意,三天两头整容。

    有的每晚都做噩梦,梦见还在豫章书院,挨着龙鞭戒尺。

    有的疏远亲人朋友,一天到晚研究着怎么自杀。

    豫章噩梦,烙下的印子太深太深。

    志愿者们之所以不要命地拼,只是想把这帮孩子拖出绝望。

    有个受害者,也是志愿者,他叫罗伟,花了整整7年的时间与豫章书院对抗。

    光打官司,他就打了3年多。

    为了维持诉讼所需费用,他不得不经常卖自己的二手物品。

    很多时候,生活过得相当拮据。

    在接受采访时,有一幕让我很是心酸。

    他的父母不理解,更不愿出庭作证,怕丢了面子。

    他当着镜头,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只有讨回自己的公道,他才能真正地重新开始。

    对所有的志愿者而言,讨回公道才是真正的救赎。

    站在时间节点回头看,他们做到了吗?

    当然。

    因为他们,豫章书院被关停。

    网瘾防治法拟写入未成年人保护法。

    三年时间里,因为他们的奔走,豫章书院案终于有了结果。

    7月7日,吴军豹被判处了两年十个月。

    那天,我打开当初的曝光视频。

    弹幕充斥着四个字:

    “我们赢了。”

    那一刻,我彻底泪目了。

    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我忽然理解了《熔炉》里那句被人说烂的话: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这帮志愿者做到了。

    他们一点一点凑出了曙光。

    写到这,我不禁惭愧。

    每当发生类似的事情,人们总会愤怒,关注上几天。

    可慢慢地,都会抛诸脑后。

    而这帮志愿者不一样,整整三年都在为此奔走。

    同样的年纪,他们比我勇敢太多。

    豫章书院案刚开始时,我觉得他们再怎么坚持也没用。

    可后来,他们推翻了豫章书院,亲手将吴军豹送进牢里。

    他们用三年时间证明,发声有用,持续关注也有用。

    尽管眼下并不如所愿。

    吴军豹还没公开道歉,尚未受到应有惩罚。

    但他们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

    而此刻的他们并未懈怠,依旧在发声,坚持申诉。

    危险随时会盯上他们。

    所以在这,我想拜托大家帮帮他们。

    持续关注,持续发声。

    给文章点个“分享”,点个“在看”,别让他们的热度降下来。

    多一个人看到,就多一分热度。

    他们就少一分危险。

    没人生而无畏,但这次,我选择坚定成为一束光。

    照亮这铺天盖地的黑暗。

    参考资料:

    《豫章书院案二次开庭,女学员:曾被4个男教官按在地上鞭打》新京报

    《豫章书院创办者人拒绝道歉 对学生关“黑屋”、打戒尺、抽“龙鞭”》澎湃新闻

    《被豫章书院“改造”的人生》澎湃新闻

    《走不出的豫章书院》新京报剥洋葱

    《铁网豫章书院》封面人物


    /今日作者/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