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移山之志 / 感冒 / 圆运动的药性集结

   

圆运动的药性集结

2020-07-11  愚公移山...

左路木气药

 当归,白芍,川芎,丹皮,桂枝,乌梅,薄荷,香附,麻黄,防风,柴胡,升麻 

1、当归 

当归为木气核心药,养血,活血。 

当归油润,养血。气冲,活血,活血就是升达木气。

当归主生发,生发是由阴化阳,凡生发的药都消耗阴精。当归可推动血气流通,配合熟地使用。 

当归与升麻是一对药。

当归流通血分,升麻流通气分。可打开左路。

佛手散:当归3,川芎可催产。

气虚心悸,脉律不齐慎用当归。 

2、白芍 

白芍性凉,泄热养营,性收助胆。

收敛药,会使平滑肌放松。

肚痛:芍药甘草汤。

经痛:当归芍药散。

芍药养肝血(养肝阴),柔肝解怒的主药。

3、川芎

川芎行血,引气血上头目,推动气血升达。

如头痛,面瘫,头皮麻木等上焦气血不通时用川芎升达一下。

川芎:完全散的作用,气跑得太快,耗血力量比较强,血虚不用或少用。

阴虚火旺,多汗,及月经过多者,应慎用

木郁风动的时候用白芍息风。

4、丹皮

 皮阴凉,直入肝经血份,清除肝火。因其阴凉,易伤胃阳。

丹皮用于阴虚血热,清内在郁热,即清凉又流通性好。 

牡丹皮,活血凉血。同时退虚热,阴虚内热主要是肾阴虚,虚火亢旺。苦能清泻,辛能行能散,能行,活血化瘀就是行。

5、桂枝 

桂枝温心阳。

桂枝的效果是好比肉桂加点流通的气进去。 

肉桂温补下焦元阳,下焦阳虚时用肉桂温补。

 6、乌梅

桂枝,柴胡,乌梅三药在疏肝方面的比较:

A、桂枝疏肝:是肝气在升达的过程中阳气不足时用桂枝的辛甘温散而升达。

B、柴胡疏肝:从行气的角度疏肝,肝气已经升上来了,已经由阴化阳到气分上来了,在气分郁滞时用柴胡来疏达,是在表浅的层次疏肝。

C、乌梅疏肝:如果本身阴津不足,阴虚无力升达,用乌梅向上升,乌梅是酸柔养津而升达。

肝气升达的过程用药,从血分到气分:

源头乌梅,再向上一点当归,再向上桂枝,接下来香附,再往上柴胡,最表层薄荷。从血分到气分。

 乌梅--当归--桂枝--香附--柴胡--薄荷。

  乌梅从养肝血的角度促进肝气流通。

久病,阴亏,郁结又重,需要润养流通时用乌梅。乌梅好比把阴津聚焦一下,再推动它向前走。

 有燥热之象,郁结比较重,肝郁症状多时,用乌梅酸柔润养,慢慢地流通最好。柔四逆散。

 7、薄荷

薄荷,清凉宣散,轻轻地宣达上焦较表浅的郁结之气,力量较弱。

 气柔和,即清凉又宣散,宣散时对气的损伤很小,煮10分钟即可。

中耳炎:焦栀子3,薄荷12,一起用。

8、香附

香附疏肝偏深部,气柔和,去心内愤懑之气,凡心情压抑,想不开,只要用香附和薄荷,很快缓解。

 疏肝作用从内部到外来说:

 香附〉柴胡 〉薄荷

女性郁结用香附,女性气阴柔,气结深。

 男性久病也可用香附。

 9、麻黄

麻黄阳药,宣达升散,直冲云霄的一股阳气。生麻黄发散力量大于炙麻黄。不可久用,泄人元气。

 麻黄宣肺散寒,治外感不超过6克。

气虚脉涩者,脉沉紧有力,有郁结时都不用麻黄。

 10、柴胡

南柴胡,柔和,全草入药,疏达柔和。北柴胡,只用根,流通的气偏深。

 推陈至新两味药:柴胡和大黄。

 柴胡疏肝郁,偏流通,从经络气机流动上加快气血流通。

 大黄:加快腑气通降,加快湿气排出。

 柴胡流通,陈皮破气,二者一起用对明显气郁效果好。柴胡12,陈皮8

11、升麻

升麻在内部破郁结流通,很强横的把郁结打开。

 一般病用不到升麻,郁结很重才用升麻。

 疏达郁结力量:莪术〉升麻〉柴胡

 升麻和当归是一对药:

 当归:疏通血分。升麻:疏通气分。这两味药入的都比较深。

 升麻破除大郁结,威灵仙扫除余小郁结。威灵仙疏通内部一般药不能到达的郁结,如关节。止痛效果好,但易耗气。

 12、防风

防风:防止刮风,息风之意。

 气郁生风,木郁风动,气郁不动易化火,气郁走窜易生风,防风补正气,守正气,半滋润,半流通,以守护为主,用于虚证。

 气郁生风,风动较急,要紧急减弱风向,又可流通的时候用防风。

 木气不能升达,气转下行,腑气郁结,腹泻时用防风。

中土要药

甘草,干姜,黄连,半夏,人参,白术,黄精,山药,黄芪

 1、甘草

甘草是入中土的核心药,甘草主五脏六腑。

 甘草主用补益脾胃,裨益一身的土气,守护土气,偏补,偏守。

 甘草的流通力量偏小,以守为主,所以主要用于虚证。

 中土虚的时候用,脾胃虚,气血虚的人,用一般的药守不住,就要用甘草。

 所有补益中土的药,只要中焦无明显瘀滞,用甘草效果更好。

 禁忌:

 中焦有郁结,痰浊,湿气,气郁时不用甘草。

 土气虚,中土薄弱,人看着瘦弱,此时用甘草特别好。

 生甘草的流通性相对好,偏凉。

 炙甘草,更润一些,也更容易引起中焦瘀滞,中焦动的更慢了。

 2、干姜

干姜,烘干的姜。

 炮姜,放土里炒,炒至发泡。

 姜的气流通速度比人体的气流通速度要快,进入人体后可让人体的气走得快,气动为阳,对自身是消耗的,所以,姜枣同用,用大枣补充能量。

 干姜,偏散,发散胃中寒气。中焦虚寒证用。

 中焦有热不能用。

 干姜:温胃

 生姜:发汗,驱寒。

 炮姜:体虚之人用。

 3、黄连-苦寒,中土寒性药

收胃火,在胃里,胃黏膜甚至会收缩,所以收胃火。

 上火用黄连马上就可好,但老收,会把脾胃阳气按住,这样脾胃运化不动,气会郁结,更易上火。

4.黄连:

 清火,有实火的时候用,比如毒疮。

 收藏身体的阴气。

 半夏泻心汤:

 主药黄连,干姜。黄连收,向下推。干姜,往外散,往上推,二重作用打开脾胃。

 4、半夏

半夏:大辛,大热,大毒。

 生半夏,体虚之人不能用。

 半夏,都有收敛,凝聚,潜降的作用,消肿。

 主要是中焦有痰的时候用。

 5、人参

人参直补五脏之气,人参加参须最好,要完整。

 临床:

救急,大出血,严重气虚时用。

安神,补益。

 淤结重不用人参,用后气太足,无地可去,四处乱窜,会出意外。

 人真虚,且淤结不重的时候用。

 林下参,生晒参,西洋参,高丽参,池底参,移山参。

 6、白术

白术去湿,补脾胃。

中土虚不能固守会出虚汗,此时重用白术50克以上。

炒白术,偏燥,偏守,腹泻时用。

生白术,偏润,偏运。

白术用多,会腹满,腹胀。

苍术与白术的区别。

苍术,气粗,冲,急,芳香燥烈。主要温运脾胃,当中土痰湿重是用苍术,偏动,偏泻,健脾胃不用补时,用苍术。

 7、黄精

入中土,养阴气,补肾气。

生黄精,偏凉。制黄精,平和。

养阴效果好,不会造成瘀滞,比熟地清透,不滋腻。

气郁不用,因为黄精有股油润封藏作用。

8、山药

山药气甘淡,平和。无太明显偏性,山药养人,可长期慢慢调养。

脾虚,中土阴亏,用山药养脾阴气。

 炒山药,平和。

 山药偏凉,多用于有虚火明显者。

 9、黄芪

黄芪气与有小儿最为接近。黄芪补气主肌表。人参补气于五脏。

治肌表有疮,皮肤破损时用黄芪煮水外洗。

 黄芪:补肌表与脏腑之间流通之气,守中有通。

 人参:补五脏之气。

 白术:守中焦之气。

 甘草:守全身土气。

气郁不用,阴虚不用。

 右路金气药

百合,麦冬,杏仁,天花粉,黄芩,陈皮,紫苑,川椒,槟榔,大黄,五味子

 1、百合

百合的收藏之力小于 麦冬

百合润养肺阴,降肺气,适于肺气虚,不能敛降,扶正养阴。上焦肺气虚燥,有虚火,需要润养,又不要收太过时用百合,既润养收藏,又不封闭肺气。

 百合病:阴虚发热心烦,以百合为主,慢养阴气。

 百合固金汤。

 肺寒,风寒感冒,肺寒咳嗽,有明显外感时不用百合,以免收邪入里。

 2、麦冬

麦冬养肺阴,清上焦郁热,效果比百合快得多,向下走得快,可以入肠胃,清肠胃郁热,从上焦走到中焦。

 所有的阴柔药都会先润再降,滋润上焦燥热之气,进而恢复沉降的本性。

 麦冬适用于上焦阴虚,燥热,郁火。若上焦无郁热而用凉润药会伤脾阳。

 麦冬:大量降肺气,小量润养肺气。

 百合用于慢性病,长期慢养。

 麦冬用急症,暂用而不能久用。

 3、杏仁

杏仁药力强,直接入大肠。

 肺气不降的实证用杏仁,多见于外感,如感冒肺气不降,麻黄杏仁同用。

 杏仁要配合升的药物用,麻黄杏仁,川椒杏仁

 如果无外感,但中焦痰湿重,粘痰多,气郁中焦,可用杏仁2,麻黄1,将气机上下活动。

以下几味药都降肺气:

 A,川椒:温散,让肺气自降,适于寒证。

B,百合,麦冬:用于虚证,通过润养,助肺气下降。

C,杏仁:是直接拉着肺气降,用于实证。

杏仁和时打碎,便于里面的油溶出。

 4、天花粉

天花粉是瓜蒌的根,苦寒,偏于走肺经。

苦寒之气直入脏器,入的深,抵制肾阳生发。

 上焦火气重,相火不降,紧急清降时,用天花粉和生牡蛎可很快降相火,不可长期用,易伤阳气,上焦无火不可用。 

天花粉寒性大,偏性大,小儿孕妇及老人脾胃虚弱这人禁用,很伤中阳。 

外痔红肿热痛或出血时,天花粉打粉,用醋调成糊,外敷,立竿见影。

4、黄芩

黄芩苦寒,善于清肺火,偏于上焦郁热。

上焦气郁化火时,用黄芩,即带动火气下行,又不至于消耗阳气。

 火气很重,要紧急降火时,用天花粉。

黄芩,黄连,黄柏:苦寒,苦清火,寒燥湿。黄为中土之色,善治上焦湿热。

 上焦肺部痰湿郁热较重,燥热无湿时,都可用黄芩,阴亏时配合麦冬,百合等滋阴药一起使用。

 火气下降两个因素:苦寒向下降,阴为载体。

 5、陈皮

陈皮:行气,破气的药,当气郁未化火时,可用陈皮行气,破气。

 长久用,耗正气,引起虚证,明显气虚时,不用陈皮。

 虚淤并存时,可配合补气药用,单纯气虚时最好不用。

 6、紫菀

疏达肺气,舒缓,流通肺气,止咳,就是用紫菀的轻柔,流通之气,走上焦,可把肺气流通开。 

紫菀用于肺气有点淤,有点虚,需要缓缓流通时,可理解为非常微量的麻黄。 

紫菀流通肺气最柔和,相对安全,适当多用一点,问题不大,12克左右,至少6克。 

肺与大肠相表里,紫菀流通肺气时,间接治疗便秘了。肺气流通后,大肠之气也会流通开。 

紫菀用于虚证,疾病的后期,如果是实证,力量太小,救不了急。

紫菀与桔梗的区别:

都可流通肺气。

桔梗:主要是润滑的力量,没什么流通之力。

紫菀:主要是流通,润的力量不如桔梗。

7、川椒

川椒温散上焦沉寒,专入上焦,从内部开肺气,不同于麻黄,麻黄开肌表,进而开肺气。

川椒辛温之性太过,易伤肺阴,要与滋阴的药同用。用量24克,最多6克,儿童2克足够。

川椒通肺气,进而通大肠之气。

川椒走阳明经,阳明经有寒,用川椒。

川椒治肾虚喘咳,补肾开肺。

百日咳:川椒6G炖一个梨,每日服用,一周痊愈。

8、槟榔

大腹皮:是槟榔的皮。 

槟榔和大腹皮的气都向下增,性平,微温。 

槟榔:降胃气,降泻六腑之气,降泄中焦,气缓和,不伤脾胃阳气,用于老人,小孩。

用于虚证。

9、大黄

大黄为将军之官,通腑气力量大,寒性明显,但不留淤,反而去淤,脾气柔和,可能重用。 

寒性的药易留淤,但大黄,栀子虽然寒凉,但不留淤,栀子比大黄更凉。

 生大黄:用于实证,燥热,如大便干结有燥热时。 

酒大黄:平时腑气不通,有淤血时,可用酒大黄,酒大黄多用于日常调理。 

大黄甘草汤,开胃:

实证:大黄多,甘草少。

虚下:大黄少,甘草多。

 10、五味子

五味子:酸,温,入肺,肾经。上敛肺气,下滋肾阴,对肺肾两亏所致的久咳虚喘,可以止咳平喘,常配党参,麦冬,熟地,山蓃肉。 

一般用北五味子。

 如果上焦非常燥,需要润收的时候,用炙五味子。平时可用生五味子,气清透,流通性更好。

 补肾: 

从补肾角度看,五味子气收的比较急,走得比较快,力量较大,入肾较深,补肾立竿见影。 

止咳: 

咳嗽由于肺气不能正常敛降,随着木气生发而冲上去,可用五味子将肺气收回肾中。 

在气虚欲脱时,用来补气,用五味子往里收。

实证,气郁,表邪未解有实热时不用五味子。

火气药

酸枣仁,连翘,栀子

1、酸枣仁

神气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来依托,五脏的精气要充足。

 酸枣仁,养心阴。有很强的生发之气,并把这股气收起来,凝聚成果实,所以是木气的孩子。

 酸枣仁,养心阴,是利用:

 A,油润。B,气清透,走上焦,以养心阴。

 药性平和,偏性不大,仅适于虚证,实证用了会起反作用。用量1530克。 

可治心阴亏虚:

 A,治失眠,量可达2升。

B,出汗,因为汗为心之液,酸枣仁煮鸡蛋。

2、连翘

连翘是一味开心结很好的药,本质气干净,清透。

 凡是心气的郁结,不开心,想不开,气郁在心胸,可用连翘把郁结打开。

 元胡,破心血之淤结。

 连翘,破心气郁结。

 故人用连翘治痒疮,认为连翘清热解毒。实际上是用连翘开心结,通心脉的作用,当有痒疮时,是血脉不通,因心主血脉,为心气郁结之象。用连翘把郁结的心气打开,血脉就通了,痒疮就好了。

 主要用于实证,药性平和,无太大副作用。

 3、栀子

栀子:苦寒,下行,收藏。是所有苦寒药中流通性最好的。

 栀子是流通三焦郁热的首选热,不论全身哪儿有热都可用,很凉,火热实证时用,虚证不用。大便稀溏者慎用。

 栀子,引热下行,清热的同时又能引导心气很快下降,恢复气机流通。

 火热用生栀子,6克,多则12克。

焦栀子寒凉之性小于生栀子,适合老人和孩子,火气一退,马上要扶中土。

 水气药

补肾水,以熟地龟板为主药,女贞子亦效,性均平和。黄精滋补脾肾津液,最宜水亏之家。补肾火,以韭菜子、菟丝子、甜苁蓉、巴戟天、温而兼润为宜。五味子大补肾阳,性较刚烈,善通少腹之滞塞,肺病忌用。海参大虾,温而润,补的力量太大。和以白糖,能增圆运动之力,不使其热性偏于一方,而成阳盛化热之害。凡补肾火,须带水性之温药,非真系水寒无火,不可用刚燥之附子.

推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