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味道 / 东莞,其实是美食天堂啊!

分享

   

东莞,其实是美食天堂啊!

2020-07-12  真友书屋

文/梅姗姗

图/纪录片《寻味东莞》

27年前,东莞麻涌镇的老材夫妇决定把自家一楼改成一个专卖排骨饭的小店。

新鲜的排骨,买回来剁成大小合适的小排块。加盐、生粉、蒜油和豆豉腌制后,大灶蒸3分钟。米饭就是普通的大米,加热水蒸得更快。蒸好的排骨米饭扣好,浇几勺自制的猪油香葱酱油,是这家店当时唯一的食物。

连名字都没有,老材的店装修简单,内容单一,口味也很普通。放眼中国,这种夫妻店没有几千万,也有几百万。只是有一点很奇怪:老材每天凌晨3点开门,凌晨6点卖完关门。

即便是今天,你也很难找到第二家这样营业时间的小吃店,还一开就是27年。


  01

提到东莞,很多人脸上首先出现的是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想到的就是手机、“世界工厂”和身边搬去东莞“下海”的朋友。

没人会把东莞跟美味联系起来,也很少有人记得,就在不到30年前,这个名叫东莞的地方,还只不过是28个农村乡镇的集合。

“金色的阳光,翠绿的蕉林,银光闪闪的河水,都是色彩鲜明……村子周围,沿着河岸的,小园子里的,屋墙地上的,荔枝树、龙眼树、番石榴树、芭蕉树、木瓜树,都将近开花了,仿佛使人闻到香喷喷的花果味…...” 

这是作家陈残云笔尖,90年代初东莞麻涌镇模样,也是老材开排骨饭时的麻涌。

如今的麻涌是东莞最大的塑胶电子制品专业镇,但在那个1993年,这里对外最著名的还是香蕉

那时候的镇上,几乎所有人都在种香蕉。纵横交错的河流田地,一年四季永不停歇的高温日照,让嗜水又贪热的香蕉得以高品质生长。

蕉农的生活是辛苦的。因为白天太晒太热,绝大多数最消耗体力的活都会在凌晨完成。所以蕉农日落而息,凌晨两三点起床,吃一顿足够支撑体力的高热量早餐之后,一忙活就得到中午。

这是为什么材叔会在凌晨3点开门的原因,也是他为什么选择排骨饭——这个看似正餐主食的东西:有肉有脂肪有碳水,热量足够高,也就能支撑蕉农足够时间的体力。

等到活干完,蕉农们带着白天品相稍差卖不出去的青香蕉回家,老婆们就开始了做饭时间。

青香蕉淀粉含量高,几乎完全没有转化成糖,只要洗干净里面的胶质和酸涩,做熟后跟芋头口感并几乎无二,还比芋头多了一丝紧致,是麻涌一个别致的基本“蔬菜”。

先把青香蕉焯水,切成厚薄一致的片,再放在加了红糖生姜里的糖水里煮,最后加上泡好的紫菜。这是麻涌的香蕉紫菜糖水,趁热喝也行,凉了喝也行。

看似黑暗料理,其实就是蕉农物尽其用,补充体力的简单想象。虽然27年过去了,麻涌早已没了产业化的香蕉种植规模,但青香蕉入菜早已是每个人的饮食习惯。

青香蕉焖鹅,青香蕉扣肉,香蕉花煎蛋,蕉蕾做羹…... 走进麻涌任意一家小餐厅,你都能看见这些菜的身影。他们代表了这个城镇割舍不断的过去,也让这个如今早已完全工业化的城市拥有了灵魂。

要知道,东莞并不是没有美味,只是它躲在了时代超音速发展的背后,需要我们用心去挖掘。


 02

作为中国仅有的四个不设区的地级市之一,东莞共分28个镇、4个街道与1个经济功能区,地形囊括山区平原海岸水乡。几乎每个镇子都因自己不一样的特产、植物和农耕历史,而有着自己的特色。

麻涌就是水乡的典型。

而课本上那个因林则徐虎门销烟而闻名全国的东莞虎门,更真实的身份,则是一个海鲜重镇。

不夸张地说,虎门的自然条件简直是老天爷赏海货吃:正好位于珠江入海口的冲积平原区,咸淡水交界,浮游生物多。海洋生物只只壮实肥美,兼具河鲜的甜美和海鲜的紧实。

像当地特产的麻虾,因背部有芝麻状斑点而得名。为了适应海水的咸淡变化,身体里会产生更多游离氨基酸,也就是俗称的鲜味物质,堪称虾中极品。

取一口干砂锅烧热,加葱姜蒜煸香后,放入麻虾,即刻撒入玫瑰露酒——瞬间,充斥着玫瑰香气的烟雾弥漫在砂锅上空。盖上锅盖,焖几分钟。虾肉鲜甜弹牙的同时,吸收了玫瑰露酒的香气和精华。一口下去,天上人间。

还有本地的虎门蟹饼,上至海鲜大酒楼,下至路边大排档都会做:螃蟹一开四,跟肉碎、蛋液混合,撒大量白胡椒粉和新鲜九层塔,先蒸后焗,猛火逼出焦香。一钵端上桌还在滋滋作响,颇有啫啫煲的气势。

咬一口,焦香中透着白胡椒粉的温和辛辣,回味又有点类似紫苏薄荷的草本清香。口味淡的人,刚开始大概是吃不习惯的,比起突出螃蟹本身的鲜甜,这道菜更强调香口惹味,下饭一流。


  03

但这个季节,最应该去的还是东莞东边的山区。一来海边还属于禁渔期,没有特别肥美的滋味;二来山里的荔枝正当熟,是品尝的好时节。

从广州开车出发,不消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东莞最东的谢岗镇。这里拥有东莞海拔最高的银瓶山,也拥有全东莞历史最悠久的荔枝林之一,主要种植荔枝里的两个王者:桂味和糯米糍

今年是荔枝大年。

搬张草席在树下一躺,张嘴就能吃到长得快要坠在地面的荔枝。一个翻身,又是一串砸脸上,坐都不用坐起来,简直是荔枝的神仙吃法。

吃饱荔枝,再去隔壁农家乐来一个新鲜烤制的荔枝木烧鹅,让荔枝木的芬芳沁润在酥脆多汁的鹅肉里。只要你擅长交朋友,这个季节来东莞,光山里的荔枝和烧鹅就可以让你吃到天荒地老。

待酒足饭饱,再在荔枝树下远眺漫山遍野如火焰般的荔枝重重地挂满枝头,你会产生一种错觉:这是东莞么?是那个以手机、工厂、移民、科技、快速而闻名全国的东莞么?

不用怀疑,它是东莞,是那个未来与现实并存的城市。

它也拥有一个古老的灵魂,只不过都藏在了这座城市街头巷尾的味道里,等你一一挖掘。

(本文灵感来自于《寻味东莞》纪录片)

作者档案

梅姗姗

肥肉重度上瘾者

曾在纽约吃喝6年

现居北京 

从事和吃喝有关的写字工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