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国土 / 解答论文 / 信阳男子状告女友及“准丈母娘”,索要10...

分享

   

信阳男子状告女友及“准丈母娘”,索要10万余元彩礼!

2020-07-12  神州国土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段伟朵 通讯员 梁舒童
成家立业,是当代青年的必由之路。在这条道路上,有人顺利,也有人曲折。给了彩礼、买了“四金”,但随后相处过程中却发现双方性格不合,双方决定解除婚约。那么,前期给付的彩礼及“四金”女方是否需要返还?司法实践中,法院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相应的判决。11日,记者从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一起彩礼纠纷案,本案中,男方在“追回”彩礼的诉讼中,不仅告了女方,还将女方的母亲,曾经的“准丈母娘”告上法庭。
【纠纷】男子状告女友及“准丈母娘”,索要10万余元彩礼
2016年年底,王先生与李女士经介绍相识并同居生活。双方同居前后一段时间感情尚可,双方开始商定结婚事宜。
随后,王先生先后给付彩礼10.9万元,男方还按照当地风俗,为女方购买了价值1万余元的金器。
不过,此后双方因性格差异一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也未按当地风俗举行结婚仪式。
眼看结婚无望、因感情不和,王先生便要求李女士返还彩礼,女方拒绝。王先生遂诉至潢川县人民法院,要求李女士及其母亲吴某返还彩礼及“四金”折现金额。
《婚姻法》解释(二)规定的“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形”,并不包括虽未登记,但已经同居生活的情形。本案中,王、李两人虽未进行结婚登记,但已经开始同居生活。
【判决】女方及其母亲共同返还男方彩礼4万余元及“四金”
潢川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彩礼的给付及接受的主体,并不局限于准备缔结婚姻关系的男女本人,更多的是两个家庭之间的往来,故被告吴某符合本案被告的主体资格。
彩礼返还多少合适?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原告王先生与被告李女士有同居生活事实,双方有必要的共同生活开支,且两人同居生活期间,李女士两次怀孕且引产,身体、精神均遭受一定损害,经审理,潢川县法院酌定两被告返还原告王先生彩礼款的40%,即109000元×40%=43600元。
金银首饰及金银加工费是否需要返还?法院认为,原告主张被告返还金银首饰,法院对其主张的部分事实予以认定,认定的“四金”为足金项链、足金吊坠、足金戒指、足金手镯,被告应当偿还,如不能原物返还,应当折合现金支付。
【追问1】男方要求返还彩礼,为啥把“准丈母娘”也告了?
承办此案法官介绍,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规定“当事人”符合条件的可以请求法院判决彩礼接收方返还彩礼,需要搞明白在这里“当事人”该如何理解。
在实践中,法院通常默认男女双方及其有利害关系的亲属都可以作为婚约财产案件的主体。从原告角度方面考虑,因为在现在的中国彩礼给付数额的巨大,这些彩礼通常并不是男方自己能够承担的,往往与男方的父母或者亲属相关联,是一个大家庭共同努力而积攒的,这时如果仅规定男方自己做为彩礼的给付人,但是男方实际上却不是彩礼的实际拥有人、不是真正的权利人,就会与民事诉讼原则相冲突,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同时从被告角度考虑,彩礼的接受者可能是女方、女方父母或者共同接受,彩礼在接受后去向也并不是单一的,可能用做女方父母为女方置办嫁妆、女方自己的日常开销或者是女方给父母贴补家用等等,如果单纯的列女方自己为彩礼纠纷返还案件的当事人,女方在没有实际接受彩礼的情况下,就会造成男方权利的无法保障。将男女双方及其父母做为彩礼纠纷返还案件的当事人就可以避免因主体不适格而造成的诉求得不到保障,权利的侵害。
本案中,原告给付被告李女士彩礼款较多,该彩礼的给付及接受的主体,并不局限于准备缔结婚姻关系的王、李两人,更多的是两个家庭之间的往来,对双方及双方的家庭会产生较大影响,故被告吴某,也就是李女士的母亲符合本案被告的主体资格。
【追问2】彩礼给付数额如何确定?返还彩礼数额又如何确定?
男女双方从相识确立恋爱关系到结婚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在此时间内除了正式的聘礼之外,还有恋爱期间男方送给女方的礼物、逢年过节的礼品等,这些是否算作彩礼?
承办此案法官介绍,实践中,一般将当事人以结婚为目的的以当地习俗给予对方及其家庭的认定为彩礼,本案中原告给付被告“四金”,显然是彩礼的一部分。对于双方为增进感情而给付的礼物或者红包,可按照赠与的规定不予返还。本案中原告给被告金额不大的红包,视为双方的赠与行为。
由于彩礼的给付是一种私人间行为,不像借款出具凭证,如何认定是否给付这一彩礼需要当事人举证,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举证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承当不利后果。本案原告主张给付被告“七金”,但被告仅认可“四金”,由于原告证据不足,故法院只认定“四金”。
彩礼返还的数额,是全部返还还是部分返还,我国法律并没有做出具体的规定。在处理彩礼的返还中,法院会对其他因素加以适当的考虑,使得群众对判决的满意度较高,更注重个案的公平,如双方家庭的经济情况、共同生活的时间长短、在共同生活期间双方的过错等因素。本案中,原告和被告已同居生活一段时间,原告亦支付了彩礼,但最终未实现结婚这一目的,在处理彩礼的返还时,考虑到双方同居时间的长短,及在同居期间女方曾怀孕两次并引产,对女方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此时女方可以少还彩礼。
在实际中,当双方家庭条件相差较大时,可以通过法院的调解及双方之间的协商,让家庭条件较好方就彩礼的返还的部分作出少许让步,减少双方的矛盾冲突。同时,由于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财物状况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混同,且共同生活的时间越长,一方对生活的投入的会较多,法院根据其双方的付出,酌定其返还彩礼的数额,这种处理方式更加能体现出公平利益,也符合人民普遍观念。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邱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