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玲9bwywxbm / 美文 / 学做衣服

分享

   

学做衣服

2020-07-13  宋文玲9bw...

     在封建社会,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只要会料理家务,会做针线活,孝敬公婆,那就是好女人。

     随着旧时代的结束,人们改变了旧观念,女孩子照样上学、工作、参与社会活动,成为建设新中国的新生力量。

     但是依然还有旧观念延续下来的习惯,在计划经济时期,商品流通有限,成品服装很少、也买不起,一家老小的衣服只有靠女人动手做,这样就促使女人必须学会裁剪、缝纫的手艺来保证一家老小穿的干净整洁。家有勤劳手巧的女人那是全家的福气,女人懒且笨,大人孩子就邋里邋遢。

     当时流传于大娘大婶儿口中的一句话是:相媳妇的条件是炕上一把剪子,灶上一把铲子,意思是得会做饭,会做针线活,可见女人会不会做家务还是很重要的。

     我的母亲,是个心灵手巧的利索女人,打我记事起,逢年过节,来家里找母亲裁衣服的人就不少,当时住在棉一大宿舍里,左邻右舍互相帮助是习以为常的事。

     母亲的一把尺子,一把剪子,几块划粉,一会儿就能把一块布裁出一件衣服,一晚上,就做成了一件新衣,我觉得很神奇,也许受母亲的影响,从那时起,对于裁剪就有了感觉。

    真正动手学干活儿是在七几年我上初中的时候,母亲教我从补补丁开始,把穿破的裤腿从里侧中缝拆开,剪两块长方形的布补在破洞上,再反过来把中缝合上,现在看似很简单的事,那时候却不简单,刚学用缝纫机,走直缝总也走不直,拆了返工是常事,裤腿破了还好补,屁股磨破了就难了,要裁出两块半圆形的布料,补的时候要对齐,就这个免边就免不圆滑,还是对楼来串门的蔡娘教的我怎样免边,先把布料折一点边,然后开始边折往前一点一点的赶,用手压出印,这样免出来就是很圆滑的了,然后再开始补,又新学了一招,很高兴。

     第一次裁剪,是做一个假领子,那时候流行做假领子,穿到身上以为是一件衬衣,记得当时买了1尺2绿色的布料,画一遍不行,涂掉再画,鼓捣好久才裁好,等再做成假领子,几乎用了半天的时间,但是看到出成品了,还是挺自豪的。

      然后开始给自己做衬衣,那时候穿棉布衣服,买几尺花布,画画剪剪,倒也做成了,做裤子时最难得是按裤兜,那时裤子开口在侧面,要同时装裤兜,总也搞不平,上衣最难的是上领子,怕不对称。

    在母亲的引导下慢慢的都学会了,我曾自言自语的说,会分数就会裁衣服,会蹬缝纫机就会做衣服,没啥难的。

     大话说多了教训就来了,有一次给我老爸做白衬衣,没走脑子一剪子下去就裁成女式的了,男式衬衣是有过肩的,过肩使用双层布料。一看裁错了,这可咋办啊,趁着还没人发现赶紧改成自己穿的女式的了,白白浪费了不少布料。

    至于用错了反正面,剪坏了床单,这都有过,虽然没有真正的去学习过,但学费真交了不少。

     慢慢的对布料材质也有了了解,棉布最好熨,但是也最容易起褶,化纤的不能直接熨烫,要垫上湿布,缝制真丝面料时,要在布料下垫一条纸,放大针脚,这样才平整。

     现在的熨斗都是可调温度的,当时用的是那种长把的铁烙铁,要在火上烧热,很不好把握火候。后来换成了电熨斗可调温就方便多了,就是这样,也曾烫坏过衣服,烫糊过床单。

     剪裁缝纫它是一个慢进度且高要求的技术活,入门看似简单,操作起来是需要不同的操作方式与制作技巧的,哪个缝儿压哪个缝儿,前片后片谁压着谁,上袖子时应该面向袖子还是面向前后片,什么是包缝?怎么挖暗兜?怎么做包扣眼?这些都是有讲究的,做错后除了衣服不好看,甚至闹出衣服做的挺好但变成了左大襟儿的笑话,这些都是在平时一点一滴跟母亲学会的。

     记得曾经给妹妹做过一件淡紫色小格子的短袖上衣,淡紫色领子配着白色的花边,穿上很洋气,她一直穿了好久。

     75年我下乡插队去了农村,枯燥的生活很无聊,便买了一本裁剪书,没事就翻着看,看得久了就又丰富了在家里没学到的东西,书本上讲的比母亲手把手教的更系统,但是书本上都是以公分为单位,对于习惯了以尺寸为单位的我来说,还得换算,而且发现按书本上说的做出来比实际穿的都肥。

     我曾给我们村的好几个女知青每人做了一件衬衣,那天听说供销社来了一批水红色的棉布,非常漂亮,平时劳动穿的都是蓝的或军绿色的衣服,对于美的追求那是女人的天性,我们几个一商量,都同意做件一样的衣服,于是很兴奋的算好尺寸,买了一大块布,我回家时带回去做的,小玲个子小,给她做的比较复杂,好像是底下沿着边的样子,很活泼,她还挺喜欢,做好后大家同时穿上,一片水红的颜色照着年轻的脸,走在村里的十字街上就是一道风景。

      回城以后,在单位中午休息时,大家有织毛衣的,有洗衣服的,我就帮大家裁衣服。平时也给朋友帮个忙,记得曾给小丽做过不止一件,有一件大红的棉外衣做得很好看,谁见了都说好。

     结婚后给孩子做衣服就很简单了,至于给别人家孩子做件小衣服根本数不过来了,学着做过西服,风衣,棉袄,外罩,裤子,中式衣服,裙子。

      母亲上了年纪后,家里的缝缝补补就都是我的事了,给母亲做过无数件衣服,给公婆做过妆老衣,给小姑子做过棉裤棉背心,弟弟结婚时我给弟妹做了一套裙子,我觉得很漂亮,虽然做的不如真正科班出身的裁缝做得好,但我这是自学成为现在的水平、能在那个年代既方便家人,又以自己微薄之力帮助别人,我也乐在其中,事情虽小,但我也有成就感。

      几十年的时光很快,日子也在这尺子剪子缝纫机的交响曲中越过越好,我对裁剪缝纫的感触是:

1、原则按书本也要结合市场流行的趋势,比如流行喇叭裤,比如流行窄裤腿,你就要适当加大或减小尺寸。

2、既要按正规数据裁剪,也要看本人身材特征,比如溜肩,比如粗腿,还要尊重人家习惯,比如你觉得合适,她偏喜欢穿宽松的等等。

3、规矩但不死板,灵活但不出圈,鞋不差分、衣不差寸,只要多练,一定熟能生巧。

        现在物质生活都丰富了,商品流通的畅通,很少有人再自己费事做衣服了,但这个爱好还在,老缝纫机还在,没事了坐在缝纫机前,干点喜欢的小活儿,活动一下手指,听着老式缝纫机嗡嗡响着,就会想起跟母亲学做活儿的点点滴滴,那些烟火日子,平常且温暖。

                          2020年7月12日

更新于 1小时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