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作家文刊 / 待分类 / 【散文世界】刘文俊:荷塘荷花赏荷人

分享

   

【散文世界】刘文俊:荷塘荷花赏荷人

2020-07-14  中州作家...
中州作家文刊
立足中原沃土,放飞文学梦想
关注

【第49期】

图片选自网络


荷花荷塘赏荷人

河南南阳      刘文俊

写不尽荷风莲韵

好友问我:你咋年年写荷花?我无言,只有浅浅一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年年写荷花。静下心来想一想,最大的理由是荷花年年开,我也就年年写。正如人们年年赏荷花一样。

荷如我的故人。

或许还有其它理由。

荷花是普罗大众的花。她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千金,不用篱笆,不用围墙,来者不拒,去者不留。她不娇贵,好养活,一池水,一片淤泥就很好。甚至一盆水半盆泥也可一展芳华。

荷花不孤单,并蒂莲花依偎开。即便一支莲花,照样亭亭玉立,清水微风,孤芳亦自赏。当有百亩花塘时,叶就无穷碧,花就别样红了。叶,碧出了气势,花,红出了风采。荷花不怕孤单,也就不会孤单,也就有了太多的俗雅人等前来相陪。

荷花是富有智慧的。荷花不在春天与百花争奇斗艳,只在盛夏花少时大放异彩。白荷花洁净纯美,红荷花如恋人羞红的脸。荷花用不卑不亢的雅致气质,将人们的目光专注于己。荷花开在水中,更加安全,不能随手折取,只可远赏,不可亵玩。即是莲动下渔舟去采莲,那也是诗意雅兴。

荷花实在。荷花开可赏,远观有色,近赏有香;荷花谢有莲蓬。莲蓬嫩时生吃,脆甜可口,老了煮粥,清热去火。种莲收益好。种桃梨只收桃梨,而种莲则收藕与莲子。

荷无闲花。

莲花知感恩。出淤泥而不染是千古名句。如果是文学的拟人手法,顾左右而言他,说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无可争议。但就莲花说莲花而不旁延,这分明说荷花嫌弃背叛其生养它的故土,对荷花而言是不公平的。荷花瓣落,莲蓬初生,直立不逊。莲蓬熟时,谦卑有礼。它低下曾经高傲的头,在风中似叩谢淤泥,再三嘱咐,然后将莲子送回生它养它、不与荷花争利、滋养白藕的黑泥中。黑泥无言,默默地拥抱着莲子,履行莲蓬的嘱托和自己的承诺。

写莲荷没理由。因荷塘荷花莲蓬莲藕有儿时的美好记忆,有年轻时的风花雪月,也有夕阳下的凝目深思。

荷花年年开,荷花年年写,写不完荷风莲韵,说不尽人生故事。

荷池独坐赏心秋

 上午一阵阵风几阵阵雨,零乱了脚步,濡湿的我的头发,吹迷我的双眼,也潮湿了我的心。蹒跚的脚步欲摔倒,风雨有情却无情,凉了盛夏,吹走我的曾经。

几声鼓响无人应,几番呼叫无人听。门外焦躁门内静,朋友圈里有新声,手抚断弦知音断,弦音付风风不飘。

午后雨停云依厚,无聊再来光武桥。桥边荷池花渐少,人来人往笑不绝。

独坐在荷花池旁,耳听高枝知了无聊的鸣唱,长长的拖音惹人烦。西阳渐下,云中隐现,忧郁的光落惨淡地洒在身上,我的眼睛茫然望着池中的花,池中的叶,池中的莲蓬,还有依然葱茏的蒲草。

荷花池里荷花零乱地开,东一支,西一朵,有的开得张扬,有的开得含蓄,有的已经凋零得只剩一两片花瓣,让人觉得那似乎是一种顽强。池中的荷叶多数碧绿,片片向上,叶沿曲度自然,如一个个奇特的碗,似在承接天降琼露。但有一大片荷叶已经发黄,黄叶中的数十莲蓬已枯萎,莲子被风摇落,只留下不规则的孔洞,孔洞里残留着上午的雨痕,如我衰败眼睛。

大暑刚过,立秋未到,秋色初现,这正符合我的心绪。我来看荷塘,荷塘知我心。

我的眼前是一根根无叶无花无果的茎。如光秃秃的旗杆,没有飘扬的旗帜,那只是一根根无用的等死的茎。这是谁的手留下的伤,是天,是风,是雨?是人!有大人,有小孩。有一老者持喇叭在喊:不要掐花摘叶,违者罚款。

摧花摘叶手无处不在。满世界都是。有些时候,分不清伤人是用恨,用手,还是用心,抑或者是无心的嘴。那嘲讽的嘴脸,是心的扭曲。

十五天前的那个周一,我曾经赏花。池边一群美女笑声不断,摆出不同的姿势,那几袭旗袍,几条长纱巾还有曼妙的笑与荷花一起,留下永恒的瞬间。那时的花很多,白色的很高洁,粉色的很艳丽。而荷叶,叶叶相依,亲密得让人嫉妒。几只青蛙在叶下偶尔地唱几声,那是醉人的歌。

举目四望,悠闲的人流中,已不见那些熟悉的身影。只有似曾相识的荷花荷叶静静地陪我。谁说残荷只听雨,残荷陪我疗创伤。

曾经的并蒂莲花在哪儿?只有池边两树间的吊床在轻摇。年轻的父亲摇动着床上儿子的笑。我的吊床呢?我的几条吊床已封存很久了。

游人来去,喧嚣中的我倍感孤寂。知了还在唱,荷花还在开放,流逝的时光里,花已不是昨日花,叶也不是昨晚的叶,我也不是今晨的我。

         秋日荷塘遐想

我极力想把秋天写得灿烂辉煌,想把秋天写得如画一样。丹枫满山红似火,桂花飘香人陶醉。我坐在光武桥南的荷塘间的亭子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荷塘,心中很平静,也有一丝丝的隐痛。

这是秋雨间隙的荷塘。天阴沉沉的。溜河风清凉。已记不得下了多少天的雨了。二0一七年八月一日下雨,八月三十一日下雨。农历一进八月就下雨,八月十二、三下雨,预兆着今年霪雨连绵。让流传千年的农谚不幸言中。“入沾不入沾,八月十二三”。

果然沾雨来了。

沾雨是难得一见的。细雨如雾非雾,似雨非雨,牛毛般的雾气雨丝静静地落下。在浓雾笼罩下,无法定义是雨是雾。而雨大时,如夏天的猛雨,哗啦啦地下出水泡来,大大小小的水泡,在水坑里,在白河上瞬间形成,随即破灭。这哪是秋雨?更多的时候,是小雨中雨不疾不徐从从容容地下着,上天仿佛是被抛弃的怨妇,哭个不停,让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阴暗和忧愁。农民愁的是秋庄稼无法收获,地无法耕犁,麦子将会延迟播种。而城市里的人们也烦这长长的不见阳光的日子。骑电车不披雨衣淋湿衣裳。披上也真麻烦。最烦的是那些个广场舞者,无法在音乐声里起舞,吃罢晚饭,凭窗而坐,听雨落无声的光影夜景,却找不出一点浪漫色彩。

 此时,再开朗的农民也愁。或许他们不知道李清照的词。但花生在地里发芽了,农活无法干了。心情一定是李清照那首声声慢中的词意: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好一个愁字了得。

我坐在荷塘间的草亭下。眼前的荷塘零乱。多半荷叶已枯萎,软软地耷拉着,一些无叶的枯荷茎,连刺也无力了,东倒西歪地乱在碧水之上。而那些坚强的荷叶,虽然依然是夏日模样,但岁月已将它打磨得少了一些精神,少了活力和气息。

人都是功利的。秋风微凉乱荷塘,游人稀少脚匆忙。荷塘已留不住游人的脚步。只有我痴痴地盯着荷塘。

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了。二0一七年七月十七日的上午,阳光很好,微风中充盈着莲花的清香,知了在白杨树上放声歌唱。一群资深艺术爱好者,身着旗袍、时装,在长满参差错落的碧绿荷叶,开满粉红色、白色莲花的荷塘边戏笑游玩,摆出不同的姿势拍照。她们似在与荷花比美,有了这一群人,荷塘风景增色不少。碧叶荷花美人美色,吸引一些游人驻足观看。还有一些年轻姑娘背朝荷塘,手持自拍杆,为自己留下美好瞬间。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时过境迁。物变人非。荷花落了,莲蓬干了,莲子沉入水中去做春梦了。荷叶半枯半青,一幅破败景象。无论怎么赞美秋天,其实,这是深秋的本色。如我的生命阶段。人生之秋其实也是如此。也在被人嫌弃,被人遗忘,被人抛弃。身心也如这荷塘零乱。

荷塘如我,我如荷塘。于是我脑子里冒出几句小诗:

河风已清寒,荷塘亦阑珊。

亭下无游客,唯我看不烦。

脑子里同时浮出李白的诗: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是啊。昔日荷塘上的翠鸟何在,树上的知了何在!孤云演变成满天乌云。

我不能忘记这方荷塘。它曾给了我许多快乐,留下许多幸福时光。荷塘让我的人生丰满。此时的荷塘如我,荷塘看我,我看荷塘两不相厌,荷塘不弃我,我不弃荷塘。

亭下供游人坐息的水泥板有些凉,我站起来,围着荷塘再走一圈。似在臆想中复制一遍夏日的美好场景,又像是在凭吊逝去的时光。

天更暗了。该回去了。荷塘,我的荷塘,虽然眼前枯败,但它的生命末止,梦想未灭,度过秋,越过冬。梦想又会变成绿叶满塘,百花竟放的美景。这里又是游人如织,充满爱的地方。

作 者 简 介

作者:刘文俊

居仁堂主,实名:刘文俊,汉族,一九五六年生人。大专学历。本人属资深文学发烧友。曾于一九八二年与南阳一群文学爱好者成立南阳最早的文学社团《宛风文学社》,以抱团取暖,同追文学之梦。曾在《参花》《佛山文艺》《躬耕》《辽河》《小小说大世界》《快乐老人报》《作家天地》《华西都市报》《茂名日报》《南阳日报》《南阳晚报》《南都晨报》《江汉商报》《作家天地》《京民文苑》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随笔、诗可三十余万字。现任南阳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宛风文学社》社长。


“月是故乡明”中秋征文活动启事

一、征文内容及体裁:紧扣“中秋”、“故乡”、“月亮”、“月饼”、“团圆”、“思念”等字眼进行写作,体裁可为散文、小说或诗歌等,字数不超过3000字为宜。

二、作品选登及评选:优秀稿件陆续在《中州作家文刊》选登,10月初由《中州作家文刊》编辑部对征文进行评选,以阅读量和留言量为准综合评定,评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3名、三等奖6名,均颁发奖品和奖证,获奖名单将在《中州作家文刊》公布。

三、截稿时间:2018年9月30日。

作者校对后再投稿,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谢绝应酬敷衍之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