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伯的自留地 / 待分类 / 沙庄沙庄:再不留点纪念,明年这里被拆成...

分享

   

沙庄沙庄:再不留点纪念,明年这里被拆成空地,就真的晚了……

2020-07-15  愚伯的自...

大家都在看

看到邻居都卖光了,孙大娘急哭了,看到“愚伯”来了,孙大娘笑了

——————————————————————

图文:红艳

在我人生的历程中,沙庄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童年的快乐,大多和这里休戚相关。我发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思绪,总是在沙庄和复新河之间,蜿蜒辗转。虽然沙庄的老桥,已经成为一个蹒跚的老人,但在她那里,我依然能够找到足够的心灵抚慰。站在桥头,我似乎听到了汽 bi 华子(不知道是否现在的快艇)发出鸣笛般的异响,看到河面上那些往往返返的水泥船。

当我们一天天长大,知道了外面世界的精彩,老桥和沙庄集,再也圈不住我们内心的狂野。一次又一次,内心总是渴望着走出家门,离开它的羁绊。于是努力着,争取着,终于像逃也似的走了出来。可当整日的在这缺乏自然之气的城市森林中时,心又莫名的失落起来,生命便在这种更替中度过,一年又一年。曾经还能在假日里回到乡村,去感受久别的乡土气息,带着幼小的儿子行走于我儿时走过的田埂,教他认识许多的农作物,看着他充满新奇的眼神,快乐的身影,心中就有着异样的感动。



此行的向导是彭方建前辈,也是沙庄村最操心的人。在此愚伯自留地全体工作人员,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敬意,祝您阖家幸福!也祝咱们的沙庄越来越繁荣!




高楼取代了低矮的瓦房,许多东西便是在这岁月的流失中消逝了,但我的乡村,那个曾让我怀揣无数梦想的美丽乡村,无论何时都在我的心中。





家里,已经真正的进入寒冬,天空中竟然飘起了小雪。小麦的勃勃生机让人感慨,那满眼的绿意盎然让人心醉。即便是如今已远离家乡,离开了乡村,但那片绿色依然在我的心中摇曳着,似乎从来没有走出我的视线。



毋庸讳言,过去在我心中人潮如织的沙庄,再也看不到她曾经的辉煌了,那尴尬的寥落,那形单影调的孤寂,在我的视界里,一览无余。



只是,这一抹颜色,给我我们希望。孩子是家庭的未来,也是家乡的未来,真的好期待,有一天他们长大了,他们的根基,扎在故乡的这片土地上。而不像我们,成了一个个不折不扣的“逃兵”。



路上,也很少有过往的车辆,寒冷在催逼着所有的一切……





一片坍塌的瓦砾和碎砖堆放在不远处,好像,拆迁的味道,在空中弥漫。



在南方的这个时候,树叶刚刚才开始泛黄,而老家,很多杨树,只留下光秃秃的枝干。



听说,今年老家的包片,价格很低很低,即便两老夫妻竭尽全力,也很难赚50元。





新农村联体别墅效果图已经陈明在眼前。不够这样的连体别墅如果和图中大致相当的话,已经很不错了,即便在富裕的地方,这样的结构,这样的样式,也绝对算的上真正的“高大上”。




所以,如果再不抓拍一些内容,在将来的某一天,连回忆的载体,都不复存在。



这一切的一切,即将消失不见。时光和岁月,并驾齐驱,在建造的同时,也无情的摧毁。






也许,你会觉得,这些破碎是无望的回忆,但生活就是这样,它追随着潮流,以一种【不管你愿意与否】无可把控的速度,决然前行。



不远处,那个老柳树在见证着周边成长的一切,也许,永不了多久,它自己也将成为路人甲的见证者。



这条窄小的水泥路,不知道是否通向沙庄的教堂,记得夏天来这里时,还看到一位放羊的大婶,从这里走过,四个月过去了,这里的环境,早已大相径庭。





我爱乡村的每一个早晨,雾霭在山间升起,渐渐消散,清脆的鸟鸣声在山间对应着,回荡着,袅袅的炊烟飘荡在晨光里。这时,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头顶着露珠儿的花草亲吻着你的裤脚,沾湿了你的鞋子和衣裳,一切都是那般清凉。



勤劳的父亲,总是把每一寸土地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了子女的幸福,劳作,是可敬的父亲一生的事业。



殷实的小院,把一家人的幸福锁在了里面……



今天的冬雪,如约而至,尽管很小很小,小的几乎转瞬即逝,但,同时,也多了一份期待,一份欣喜。




不惧寒冷的爷爷,依然骑上他的三轮车,哼着豫剧,向着沙庄集的方向而去。



在我的期待里,我希望有一个大大庭院的房子,里面我可以种些菜,养些花,当然,最好也能喂些少量的鸡鸭。



村上,很少看到人迹,相互攀比的生活,已经让很多人失去了存在的本意。为了赚更多的钱,我们一个个奔向遥远的他乡。



我站在路边,父亲只顾埋头干活,丝毫没有觉察到我的存在。



咱们的沙庄村民委员会,你来过吗?





那些即将坍塌的房屋,都是无人居住的。不管它的主人如今在哪里,它始终静默在原地,无声的守候着主人的归期。



想出门的人,在三轮上铺上厚厚的御寒棉被。





我喜欢菊花,并不是它花开得漂亮与否,我更钦佩的,是它的耐寒能力。



猜猜这位慈祥的老人,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我想知道正确的答案。



婶子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她一点也不孤单,或出或入,都有狗狗陪伴。



孩子们,准备就绪了,出发!!



这样的小巷,走到任何地方,都是似曾相识。看到这样的画面,我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意。



这条路,是加油站到沙庄集的必经之路吧。



忠坤批发部,是自留地的老朋友了。在沙庄也属于口碑较好的商家了。过年回家走亲戚,我都是在这里买礼品,老板人热情,价格也实惠。



这位温文尔雅的老人,我就不详细介绍了。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






看到这位和善的老人,我也想起整日忙里不适闲的母亲,几乎在春节前的每个日子,母亲都是这样的穿着。





一辆小三轮车停靠在路上,看起来,似乎有些诗意。





忠坤批发部老板,怀里的小宝贝,很老道的样子,可爱吧!




镜头前,孩子们没有丝毫的拘谨,呵呵,自信满满,聪明懂事的孩子。




乡邻们总是这样,在路上遇到,如果没有急事,就会停靠下来,拉拉呱。



上次拍这里的时候,还是绿色满院呢。





照顾小孩子,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隔辈亲,温馨的图片感动人心。






小盆友,你这动作可是有些夸张啊,哈哈……萌萌哒。




满载而归的农人。





父亲的微笑总是浅浅的。在岁月的历练中,我明白了乡村才是我真正的根。其实在几十年的风雨中,我一直不曾将您忘怀,因为,老家里,有我的父亲母亲。




透过那扇圆门,一台手扶拖拉机进入我的眼帘。





忙着打包片的乡邻们,虽然赚的不多,但随时可以获得零花钱。





据说,这样的小车在农村很流行。

























这样的小路,更有乡村的味道。



听说是愚伯自留地的工作人员,大姐笑吟吟的给打声招呼。






今天是个好日子,走亲戚去喽!




这就是稻区的乡村,特有的景色。





这位笑容自然的大爷,向着村里而去。







游走在沙庄的各个小路,总有些惊奇温厚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这个老碌磙里,藏着往日的很多的故事和时光。





这是漂亮的元宝鸡,亲们可晓得它的名字吗?








我看到,路边有一个水缸,旁边,有一小堆湿过的稻草。小时候搓过绳子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有一种复杂的情感。





大爷,您骑车当心点,嘿嘿……







年迈的奶奶,背驮了,她老人家的肩上,不知道负累过多少东西。





一年一度的织包片又拉开了帷幕。






怕冷的大叔,全副武装。





这些包片,将被运往中国下雪严重的地方。(铺在地上防滑,下雪时,商场门口或路口常见)







立冬后的小辣椒。




妙手回春的张洪峰医生,又和大家见面了。






珍贵纪念版,和宝贝在自留地里一起合个影。




修缮一新的沙庄小学。曾经在这里毕业的同学们,让我们努力的怀念和回忆吧。






沙庄集,她带给我的更多是儿时温馨美好的记忆。




逛过很多大超市,看尽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却怎么也勾不起我购买的欲望,也提不起我的兴趣,那炫目的灯光,将物品的本色都照的走了样,那精致的包装,往往是“物精其外,败絮其内”,繁杂的物品,精细的包装,让我无从下手。我好怀念小时候故乡沙庄集上的情景。






沙庄集不大,南北大约有一公里的距离,主要分布在鱼台——丰县的这条主干道的两旁。每到逢集的日子,路的两旁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路的两旁摆满了各式各样蔬菜和生活用品——水桶、舀子、铁锅、瓷盆、瓷碗等;还有各种各样的美味食品——烧饼、煎包、糖糕、馓子、熟花生等;还有各种鲜艳美丽的花布、床单、被罩、蚊帐、衣服等。








另外,还有农民自产自销的各种水果蔬菜,以及渔民连夜刚从复新河里打捞上来的新鲜的鱼;然而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不如摆在地上各式各样的玩具吸引我——有塑料做的小喇叭、有你捏的上色的小狗、小猫、小猪、小鸡等。






记得小时候,每次我路过这里,都会驻足观望许久,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离开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张望。








走在集市上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这边的“打豆腐了,刚出锅的热豆腐!”声还在空中飘荡,那边“红富士,两块钱一斤,不甜不要钱了!”的吆喝声又升到空中。




辣菜樱(腌咸菜专用)





复新河里的野鱼。



自产自销的农品。





老家的红富士,今年在外地的你,买来吃了吗?如果还没有的话,赶紧去看标题下面的文章吧。







卖菜的人员当中,也不乏老年人的身影,如果在他们那里买菜,就不要讨价还价了。



琳琅满目。

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生活也丰富了,现在想吃什么几乎在超市里都能买到,想什么时候吃也随时随地的吃到。儿时的幻想得以实现。可是,不知怎么的,我还是怀念小时候的沙庄集。 






农人们自己扎的笤帚。







80岁的卖包人。











集市上的渐渐多起来。





看这位帅哥服务多周到,诚信经营,和气生财。


















卖粥的,赶紧买了一碗,好久没品尝过老家的粥了,还是小时候的味道。



卖叉子和小板凳的老人。



这种馍你吃过吗?







沙庄医院还是第一次在自留地里上镜。









这边,也有人在卖复新河中盛产的野鱼。








种菜籽苗的大嫂。





复新河里的水质和生态环境得到改善,你看白鹭也在这里安家了。




茁壮生长的油菜籽苗,明年春天这里将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园。






楝子树上的果树成熟了。



肆意奔跑觅食的乡村土鸡。




听说,整改国道,沙庄新桥在不久的日子里即将爆破,在这里给她留下最美的影像吧。

离开沙庄,到如今已经很多年,纵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又能怎样,只是在回忆里,却是越陈越香,我那生我养我的小村庄,便常常进入我的梦里,清晰、真切,忘却不了。

在我们的眼里,沙庄乡村始终不老,美丽永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