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师生情深——回忆我的两位因病早逝的老师

 愚伯的自留地 2020-07-15

文:齐英民

图:来自网络

得到齐敦福和于启春两位老师去世的消息,我是既悲痛又惋惜。悲痛的是这两位老师都是小时候教过我,我们师生感情很深,他们刚刚退休,还没有好好地享受退休生活,就过早地去世了,一个是62岁,一个是61岁,确实令人心痛。

中间站立者为齐敦福老师

惋惜的是,他们在教育战线上辛勤工作了近四十年,退休后本应该在家含饴弄孙,好好地享受天伦之乐,却不幸被病魔夺去了生命,让人无不怜惜。这两位老师年龄相近,多年在同一所学校任教,共同执教一个班级,又同在一个办公室内备课,批改作业,同在一个教室内给学生上课,一个教数学,一个教物理,多年来二人关系非常融洽。

更为特别的是这两位老师与我的多重关系,我们既是师生,又是同事,后来在工作上又成为上下级关系,因为后来我做了学校领导,先是做中层干部,后来又做了校长,虽然工作上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但各方面却配合得很好。

回忆起齐敦福老师,时间还要追溯到1975年春天,那时我在赵庄小学上二年级。这一年先后有两位老师教过我,他们都是民办教师,第一学期教我的是一位女老师,因为身体有病要请长假,就不再当老师了,学校又换了一位年轻的男老师,他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刚刚高中毕业,就被安排到学校接着教我们了。

这位年轻的男老师就是齐敦福老师,他是赵庄村14队人,按辈分我应叫他叔。他长得很帅气,皮肤白白净净的,对学生的态度和蔼可亲,上的课也深得学生喜爱,下课后同学们都喜欢围着他问这问那。从那时起,我们爷俩便开启了40多年的交情。他教我一个学期以后,就被学校安排教别的年级去了,一直到四年以后,我上到初二年级,又遇到了他,这一年他教我物理。

就在这一年,我加入了共青团,从一名少先队员成为了一名共青团员,齐老师是我的入团介绍人。其时他正负责着学校的团队工作。我那年在他指导下填写的入团志愿书至今还保存在县委组织部我的个人档案里。

跟他学了一年物理后,我就离开赵庄小学,考到赵庄中学上初三去了。后来读完高中,我又考取了师范,毕业后当了老师,被分配到大刘集联中任教,一年后又调到了赵庄中心联中任教,和齐敦福老师又成了同事。

再后来,我当了学校领导,特别是当了校长之后,他又成了我的一名下属职工。他一直教初二物理,三十多年没有变过,后来我儿子的初二物理也是他教的。我调到常店中学以后,也一直没有和他丢掉联系,逢年过节坚持走动着。

他退休后,我每年春节和中秋节都要去看望他,令人痛心的是,他从四十多岁得了一场大病后,身体一直不好,长年吃药打针,严重时就要到医院住上一段时间。2017年春节过后,刚刚退休两年的他就去世了,终年62岁。

他倒头那天,我和妻两人到他灵床前哭了一场。出殡那天,我早早地赶到他家。在现场我看到了十几位当年和他一起当民办教师的老同学、老同事都前去吊唁。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相约送他最后一程。

齐敦福老师从事教育工作整整四十年,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任教,前二十年一直是民办教师身份,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才转为公办教师。相信现在赵庄街上的20多岁到50多岁的人只要在赵庄上过初中,就可能是他的学生。

于启春老师师范毕业第一年就分配到赵庄小学任教,那时赵庄小学和其它小学一样,都办带帽中学。他来到后正好教我初二数学。那一年他才23岁,他的数学教的非常好,同学们都很喜欢听他的课,那时候初二年级就是毕业年级,因为要经过考试、选拔、录取,初三年级才能到赵庄中学去上。

右侧穿绿衬衣者为于启春老师

他教学上不甘落后,非常努力,我们班的数学成绩总是遥遥领先于其它班级。他从不满足于课本上的那几道例题和习题,总是想方设法搜集各种资料,取其精华,自己编制成试卷或讲义,然后加班加点用钢板和蜡纸刻制,再印出来发给学生去练习。

他有时候忙也让我帮他刻制几张,但更多的时候是帮他用手推油印机去印讲义。那一年他的数学讲义我做完后全部保存了下来,后来装订成两大本,至今还保存着。我记得他的大儿子就是那一年出生的,我还记得孩子满月的时候,他让我和另一位同学从家帮他借了一辆平板车去叫满月的。

记得他儿子结婚时,我和他当年教过的学生邀在一起去贺喜,在喜宴上点了两首歌,一首是《长大后我也成了你》,另一首是《感恩的心》。

于启春老师先后在赵庄小学、太行联中、赵庄联中、高庄小学任教,因为性格直率,个性较强,再加上他的业务能力很突出,教学很优秀,每到一处,都受到学生们的喜爱,领导和同事们都从内心里佩服他。

一九九四年暑后,于老师从太行联中调入中心联中任教,我们同教一个班级:九年级三班。他教数学兼任班主任,我教语文。其时我正负责着学校的业务工作。

之后五年,我们在一起又连续教了四届九年级复读班和一届应届班。他一直担任班主任。这五年,是我们工作上配合得最好,教学成绩最辉煌的时期。这五年,我们先后送走了300多位初中毕业生,其中考取的各类中师中专生不下于百人,几年后,这些中师生都先后分配在本镇或周边乡镇许多中小学任教,现在都成了各个学校的教学骨干。

他是突发脑梗去世的,我得到消息后,马上召集了十几位当年跟他上过学的同学一起到他家中吊唁。看到他的大照片放在棺材前面,音容笑貌如在眼前,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几位女同学当场痛哭不已。我仔细端详着照片上他的面容,一件件往事如同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心中五味杂陈,鼻子酸酸的,感觉他就像站在我面前一样。

逝者如斯。两位老师过早的去世了,作为他们的学生,我们将终生感恩于老师们的谆谆教诲,时刻缅怀他们的高风亮节。老师们的精心栽培与学生们的刻苦上进,凝成了一款真挚的师生情谊。

岁月如歌,长江后浪推前浪。虽然生命的脆弱令人嗟叹不已,师生情深也换不来老师们的健康长寿,但人生长河中的那一段交集已令我们知足,因为我们已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人间那份大爱的存在与美好。

愿两位老师安息!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