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楼75iz4v14 / 待分类 / 日本少女不敢穿的JK制服,中国姑娘并不在乎

分享

   

日本少女不敢穿的JK制服,中国姑娘并不在乎

2020-07-16  听雪楼75i...

这个夏天,你有没有发现街头发生了一些变化?

碎花裙美少女、热裤辣妹、BM风小甜妞们仍在,可是似乎,多了点什么。

多的,好像是一群穿着高中生制服的少女。

她们穿着格子裙或者水手服,拿着甜筒或奶茶,发型通常是黑长直,小腿一般都细又白——你不禁想问,这是哪个高中的…并开始搜索成人重新参加中考的可能性。

而其实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姑娘们的衣橱里,都已经加入了一套JK制服了。

虽然前有LO裙、汉服的红极一时,不过和现在的JK制服热相比,都算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不少人把JK当做日本高中生制服的代称,而准确的说法其实是JK=日本中学生,JKS=日本中学生制服,所以,当你自以为是的和JK制服少女说「你的JK很好看」,其实蛮露怯的。

(左)杨超越与(右)周洁琼穿着JK制服

尽管疫情尚未结束,外出娱乐项目比往年少了很多,不过少女们对JK制服的购买欲并没有因此下降,4月,JK制服名店新款登上微博热搜,一夜30万的销量一骑绝尘,关键词「大粉格子」一度让圈外人一脸懵圈,但对于圈内人来说,不过是美裙的日常抢购、加价抢购罢了。


友情提示:微博搜索这些关键词可以看大量制服美少女

或许因为JK制服相对LO裙、汉服来说更为日常,如果不留心观察,你可能根本没注意到身边有那么多JK制服女孩,但若稍加留意,就会发现,Shopping Mall中「五步一JK」的盛况,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JK格子顺便带火了一把天堂伞

除了日本影视剧中360度无死角对JK制服的美好展现,其实从20年前,港台明星们就发现了JK制服的妙处,这长达20年的带货,在此刻终于深入人心。想看JK制服?不用再舔屏,走上街头即可看个痛快。

20年前,身着水手服的柳飘飘伴着音乐回眸,清纯美好得不真实,也确实不是真实的/图源《喜剧之王》

然而,稍不留神,可能就会被少女们当做变态猥琐的好色大叔,如何保持体面与优雅的和JK制服少女聊上几句,你可能得先看看这一篇。

从日本JK制服的演变之路,到JK制服引发的爱情动作片及其周边,以及国内的JK圈少女们在想什么,我们都帮你整理好了。
JK制服的美好与黑暗

JK制服距今已经有超过100年历史,1912年日本的大正时期,在经历了江户时期短暂的穿着男袴、以及鹿鸣馆时期的西式蓬蓬裙制服后,日本将和服改良,设计出更便于行动的「行灯袴」 「二尺袖」,作为当时女高中生的制服,这也是大众公认的初代日本女生制服。由此开始,日本女高中生三次制服更迭拉开帷幕。

《花子与安妮》中,吉高由里子穿着二尺袖和行灯袴去东京上学

行灯袴乍一看很像裙子,其实更类似于阔腿裤,不管是骑车还是步行,都比传统和服要方便得多,当然也胜于此前的蓬蓬裙。

有了行灯袴,《千年女优》的藤原千代子才有机会飞车追爱,否则这个动画15分钟就结束了

1926年后,行灯袴逐渐被水手服取代,不过作为被广泛认可的初代JK制服,它的地位已经不可撼动,直至今日,日本女学生卒业式(毕业典礼)的标配仍是这一身。

早稻田大学毕业典礼上,日本女生身着二尺袖、行灯袴、西洋靴,是标准的毕业礼服

而尽管在1920年后,就已经出现了水手服的前身,不过水手服迎来审美高峰,却是在半个世纪之后了。

20年代,(左)京都平安女学院一体式水手服,(右)福冈女学院分体式水手服

70年代,山口百惠标志性的短发和水手服,曾一度引发大规模的模仿,水手服成为女学生最热门造型。

山口百惠(左)与全方位复刻的女粉丝(右)

1980年,如日中天的少女偶像松田圣子推出歌曲《制服》,里面唱到,「是啊,今天也是最后一天,穿水手服了吧」,让当时不少女生心有戚戚,再度掀起了水手服狂潮,在当时,不少年轻女明星的唱片、杂志、写真内都采用了水手服造型。

1987年,短命的女子组合小猫俱乐部解散,虽然现在没有多少人记得,但她们那首在当时看来十分大胆的成名曲《不要脱了水手服》,却十分出圈。里面的歌词是这样的「不要脱人家的水手服啦~不行啦~忍耐一下吧~不要脱人家的水手服啦~讨厌啦!不可以!不要在这种地方啦~」

AKB48翻唱《不要脱了水手服》

同年,一本《东京女子高中制服图鉴》横空出世,作者是艺术学院的研究生,利用专业知识,把艺术研究和情色审美结合在一起,不但提供了东京不同高中的校服款式和细节,还列出了各大高中的具体位置参考图。当然,刚一问世就全部售罄,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利用这本书,最终去偷拍和尾行。

《东京女子高中制服图鉴》此后按年份又出了十多个版本,可见受欢迎程度

80年代,水手服女生又爱又恨的十年,它的可爱俏皮清纯,给穿着者立刻加分,但因为迎来「暗黑时代」,暴力与色情,也与水手服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981年,药师丸博子主演的《水手服与机关枪》上映,将女高中生置身于黑社会的火拼,清纯 残酷,日本电影人亘古不变的钟爱标签。

三代《水手服与机关枪》「1981药师丸博子版、2006长泽雅美版、2016桥本环奈版」,少女们的形象越发孱弱

突然之间,日本少女看到了这种不同以往的、「不乖」高中生形象,于是走上街头,效仿电影中的口气、性格,做起了全新的不良少女。而在「不良」行径之中,她们也逐渐发现短裙的不便之处,于是为了防止走光、藏匿工具、区别色情产业的从业人员,也为了反抗传统观念对少女的审美,她们把水手服裙子改长,到处惹是生非,引起极大的社会影响。

(左)演员五十岚泉肩托RPG的写真照,常常被误认为是重信房子(日本赤军领袖)
(右)不良少女的裙子长度起码要满足「流氓蹲」/图源《我是大哥大》


把水手服更进一步推向黑暗的,就是AV产业。

80年代,日本AV产业疯狂扩张,我们现在熟知的人妻、OL,都曾是那个时期的主流内容,但在当时,这些还都只被称为粉色电影。1983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AV女优田所裕美子出道,她所在的名为宇宙企划的AV公司所带来的第一部作品《裕美子的19岁》,创下了两万卷的销量,打开了少女 色情的路线,并让宇宙企划一跃成为一线AV公司。

《裕美子的19岁》

3年后,宇宙企划携前模特秋元知美,拍摄了水手服三部曲:《卒业》、《青空下繁星点点》、《少女神话》,将水手服打上了重重的色情烙印——这部分的影响之深,我们一会儿还会详细谈到。

穿脱水手服的秋元知美

在十年的辉煌和暗黑之后,水手服渐渐在90年代落下帷幕。取而代之是第三代JK制服:西式制服,这也是目前最主要穿着的女高中生制服。

日媒评选「最适合穿高中生制服的女星」榜单中,有村架纯(左)和广濑玲(右)位列第六和第一

和水手服相比,西式制服的变化更加丰富,领结的花色、格裙的褶皱、外套的设计,都存在各式各样的细节。除了校供制服外,也有多个制服品牌应运诞生,为少女们提供了更多选择。

潮流杂志中,也少不了制服搭配的范本,还会教少女们如何搭配得更日常

然而在这个时期,JK制服也并非一直都是美美的存在,和水手服的暗黑时期一样,社会上的其他潮流同样冲击着西式制服。90年代,由安室奈美惠掀起的黑辣妹与滨崎步主打的白辣妹风潮,对日本少女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头发染黄、美黑、夸张的眼影、口红和指甲,配上堆堆袜、泡泡袖,化清纯于无形,少女们穿着正统的制服,却将非主流进行到底。

黑辣妹风驾驭难度极高,你们的老婆新垣结衣也惨遭颜值滑铁卢/图源《龙樱》

从西式制服诞生,到现在几乎普及了全部日本中学,已经有将近30年的时间。在这期间,除了设计细节的变化,西式制服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裙长的变短。

据统计,2000年的制服裙比80年代短了20cm,公立学校一般为膝上10cm,而私立学校则平均为膝上15cm。另有日本网站统计,有85%的女生,在选择学校时,会考虑校服的可爱程度。而在学校的招生页面中,也都列出了校服款式供学生参考。

有趣的是,日本的校服长短跟地域也有着奇妙的联系,像北海道、东京地区是迷你裙为主流,但到了相对炎热的神户、大阪,反而是长裙派。

气温与服装无关这件事,倒是被樱花妹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JK制服与色情产业分得开吗?

没有人会讨厌JK制服,但男性和女性喜欢的原因,肯定是不同的——这与性别有关,但和国籍无关,从日本到中国,男人们审美JK制服的原因,有不少相似之处。

80后的北京男人モモ酱是从《GTO麻辣教师》里喜欢上JK制服的,作为一名身体力行的JK制服爱好者,他不但喜欢看,还给妻子买了不少。在他看来,JK制服是一定和性感挂钩的,所以自然和性有所关联,「已经失去了原本清纯校服的属性了。」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从各种动漫中了解到JK制服是作为校服存在,这个应该大概是在我初中左右,九几年吧,当时没有特殊的喜好,只是单纯觉得好看。后来年长之后,发现更多性的隐晦含义在里面…」

《GTO麻辣教师》中的主角鬼冢英吉,是个靠看女生内裤来平复心情的家伙

对モモ酱来说,尽管日剧中经常出现普通的JK制服形象,但印象更深的,还是日本特殊类型电影中的JK制服,用他的话说「容易让人流连忘返」。

「对于个人来说,主要是迷你裙的欲盖弥彰效果,犹抱琵琶半遮面自然强过见面全裸。而迷你裙下面的神秘,是可以挖掘每一个男性的求知欲的极限的。当微风吹拂过去之后,上扬的裙摆,到底让我们可以探求那些秘密到什么境界,是迅速的落下,埋没我们悸动的心跳?还是深色的一抹春光,让我们持续回忆,那到底是幸运的胖次还是万恶的打底裤?这种心情我觉得是所有喜好JK制服的男性一定拥有的情感。」

椎名空(左二)是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制服系AV女优,而其实本人是Les

モモ酱的看法是否代表了全体男性?我们不知道,但他的这番言论,一定会引起JK制服少女的反感。

在知乎上,你可以看到无数个女生抱怨如「穿JK制服出去被问多少钱一晚」、「说我们是制服诱惑的人都很猥琐」、「经常被人说你这样穿着很不正经」的发言,更有甚者,曾在国内被路人当成是日本人,在旁边用中文和同伴说「你去勾搭一下今晚睡了吧」,还以为女生听不懂。

22岁的汤圆也有过相似的经历,对她来说,只是单纯觉得好看的JK制服,在男生眼中,却成为一种「不好」的标签。她是两个月前入坑JK制服的,目前已经有20余套,以均价200元计算,花销超过4000。虽然入坑时间不长,但和Lo裙、汉服、球鞋坑相比,在她看来,JK制服真的是物美价廉了。

汤圆身着爆款JK制服「山吹」(左)和「鸢尾」(右)

「男性朋友还是会对穿JK制服的女生有一点偏见,会觉得好撩。」汤圆显得很无奈,「我有过几次强烈的反驳,但是发现这个想法在他们脑子里好像根深蒂固了,就算了不怎么联系了,三观不合吧。」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身着制服的少女,是和教室、操场、图书馆联系在一起的,是纯洁无暇的,是被禁止和性联系在一起的——而越是被禁止的事情,人们就想越想去做。

日版《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斋藤飞鸟和松本穗香演绎了不同风格的水手服少女

正如佛洛依德曾说过一句普及度很高的话「一件被强烈禁止的事情,必然也是一件人人都想去做的事情。」法国情色大师乔治?巴代依则直接把这段话放在了性事上,他说「情色源自于禁忌,是人类面对禁忌的逾越举动。」

而如果纸上谈兵的说法还不能满足你,那么美国和以色列科学家在在1996年的一项研究,或许可以给你启发:他们发现一种名叫D4DR的基因序列,影响着人对未知的好奇程度,以及喜爱探索及冒险的程度。在实验中,D4DR序列较长的人,比D4DR序列短的人的冒险精神和追求新鲜的需求,要高出一整个等级。

换言之,人存在想要去打破禁忌的基因,而如果你的程度更甚,或许是基因决定的。

青山裕企摄影作品《思春期》

穿着JK制服的少女们对于成年人来说,无疑带有强烈的禁忌色彩。于是,当金钱看到了这个机会,一切就会愈演愈烈。

除了AV产业,其他行业对校园童贞的消费也并不少见。在日本,有以拍摄制服少女闻名的摄影师青山裕企,在他的《School Girl Complex》和《思春期》中,身着制服的少女,浑身散发着情窦初开的诱惑,作为写真的最大及唯一卖点,青山将这种特质放大到了极致,让所有购买这份商品的人感到物超所值。

曾经的大热H-Game《尾行》,系列作品中没有一次放过JK制服少女

而在日本,你也可以随处可见印着穿着JK制服少女照片的风俗店在招揽顾客,从90年代开始,相关产业就逐步完善,除了JK制服外,还有搭配的各种校园场景供人选择,从教室到体育馆,一应俱全。

招募工作人员的海报上,JK制服不但C位,且占两席,可见需求

不过,虽然风俗业在日本合法,规则上仍是禁止贩售实际的性行为的。几年前,东京警视厅曾进行过突击检查,针对秋叶原地区穿着JK制服派发传单的少女进行辅导,曾一度减少了少女从业者,但却引起打擦边球的服务行业激增。

JK散步也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单纯

其中就包括JK散步服务、JK摄影会等。其中散步服务在当时(2013年)的时薪为8000日元(约合480元人民币),对于当时一碗拉面400日元的日本来说,8000日元的时薪可谓不低。而花上4800日元(人民币310元),就可以在制服咖啡厅/酒吧中,和穿着JK制服的少女聊上40分钟。

2017年,BBC曾推出一
部名为《斯泰西?多莉调查录: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的纪录片,其中有一个章节就是专门拍摄JK制服引发的色情文化,而根据日媒的说法,在这部引起极大负面影响的纪录片之后,日本在进一步遏制JK制服与色情的关联。在东京的闹市区,穿着JK制服发送服务型传单的场景已经大幅度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女仆装和动漫装扮。

筱山纪信镜头下穿着JK制服的栗山千明

而当然,对于制服少女的审美并不是单一的,并不都是那么直白。比如在拍摄少女第一人筱山纪信的镜头下,制服中的少女,又是完全另外一个样子了。面对男性对JK制服的「情色审美」,少女们会觉得「淫者见淫」,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眼中的「淫者」,究竟占了多么庞大的比例。
国内的JK少女,正在对抗色情和年龄的「威胁」

相对于国内JK制服的物美价廉,在日本,JK制服其实是比较昂贵的,甚至会成为一些家庭的经济负担。一套制服分为衬衫、裙子、毛衣、外衣、领结、鞋子、书包主要几部分,一套公立学校的制服动辄就需要3-7万日元(2000-4500人民币),私立则为16-20万日元(1-1.3万人民币)。所以,日本的二手交易网站上,也经常可以看到毕业的高中生贩卖制服。

像「雪松」一样,不少格纹裙都有个很美的名字/图源淘宝

而在淘宝搜索JK制服最当红品牌,销量最高的衬衫 裙子 领结,搭配下来一套仅需206元,性价比堪比优衣库。不过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尽情购买自己喜欢的JK制服,由于数量有限,热门裙绝对需要靠抢,「森林来信」曾创下一分钟七万件的销量,爆款「雪松」一度溢价五倍,想当个要啥有啥的JK少女,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诚然,JK制服外观更为日常,价格也比较便宜,但并未像汉服、Lo裙一样在国内那么出圈——换言之,还没有被新媒体人大肆的科普过。JK圈一些行话如「JK警察」、「穿山甲」、「JK种草姬」,圈外人听来还是有些迷惑。不过如果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JK制服在国内的渗透度已经相当高。

《何以笙箫默》中,杨幂扮演的女主角深谙扮嫩与情趣之道

近两年如火如荼的偶像选秀中,无论是舞台上还是私服,都少不了JK制服的身影;当红手游中,女性向游戏的皮肤,有两三套以上的JK制服算是普通,连吃鸡也推出了JK风格的服装,《王者荣耀》进入日本时,更是入乡随俗地给王昭君增加了水手服皮肤。

《和平精英》里的JK风格制服装物美价廉,可惜不咋正宗

不过在抖音搜索JK或者制服少女,出来的视频基本还都是卖家或者资深买家的秀货,可如果稍加留心,就会发现各种火爆的爱情短剧中,不少女主角穿着JK,只是不会打上JK的标签,小红书等地的状况也差不多。所以现实情况是,圈内少女们尽情讨论着这个还没被大多数人发现的乐趣,而审美着她们的人,却根本不知JK为何物。

图源抖音@小梨酱

不过在微博和知乎,情况就会有所改变了。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穿JK和LO真的很骚吗?」点赞第一的回答是:「狗总觉得电线杆立在路边都是引诱自己」,在发完这条评论之后的几小时里,她收到了很多私信,里面有说她贱的,也有说她卖的,措辞相当恶毒,且用的都是小号。

同样的情况在淘宝也屡见不鲜,搜索JK制服,并找到真人买家秀,除了问身高体重的姐妹,还有扎眼的「约吗?」「想摸。」

图源微博

国内的JK少女,正艰难的坚持着自己的喜好,除了情色标签,还有年龄引发的非议。

接受我们采访之前,蛇院少女刚刚断舍离了自己几套JK制服,「有一些毕业时送给学妹了,我23岁了,我妈觉得我不该再买这些了,还把我的一些裙子送给了表妹。」

喜欢上JK制服是因为她的男朋友,「之前我快生日的时候,我有个喜欢JKS的姐妹,就推荐我男朋友给我买制服,然后他就买了送我。后来我觉得很好看,店铺还是从男朋友那里得知的。」

蛇院少女穿着
上衣:绿二本?sheji 裙子:黑色制服裙

蛇院少女说,那些关东襟、关西襟的,她男朋友也不懂,唯一能记得住的就是格裙的名字,「他有几个很喜欢,比如朝阳和海苔,他说我穿上朝阳时,阳光打在身上,像小太阳一样,海苔就是真的穿一次夸一次。」

可能因为身处的城市比较小,蛇院少女表示并没有感受到由JK制服引发的恶意,「除了一个亲戚,她会说东说西的,不过其他人都没有,倒是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还会被收银小姐姐问店铺和裙子的名字。」

蛇院少女学的师范专业,刚刚毕业的她,已经开始兼职做辅导老师,虽说单位会发每个人工服,她少了不少机会穿着JK制服,但说起妈妈把她的制服送人,她还是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说:「气气。」

正如蛇院少女所说,虽然姑娘们对JK制服如数家珍,男人们看了也心动不已,但直男对于JK制服的了解实在少之又少。

入坑仅两个月,汤圆的JK制服收藏就将近20套了,不过衣柜的角落,还能看到旧爱LO裙

「JK制服很日常,但穿多了别人会觉得审美疲劳。因为制服变化的永远都是格子的颜色和排版,不懂的人看到会感觉这是不是天天都是一套?」汤圆说,她的男朋友就曾经真实的发出过这样的疑问。

不过,汤圆并不觉得自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放弃JK制服,「无论是汉服、LO裙还是JKS,我觉得都没有年龄限制,想穿就穿。我从汉服和LO裙出坑,现在喜欢JKS,也只是因为穿腻了,想要换一个风格,和年龄没有关系。」

《逃避可耻但有用》中,28岁的新垣结衣再次穿上水手服,毫无违和感

相较于国内JK制服的大肆兴起,在日本,你几乎看不到非高中生的人穿着JK制服。也有不少日本网友曾经在推特上提问,「为什么很多中国游客要穿成JK的模样?」虽然表面上,他们看起来并不会侧目,但其实内心多少会感到迷惑。在他们心里,只有去迪士尼或者特定的风俗场所,才会做这样的装扮,甚至会用到一个词:痛い(指缺乏社会常识,让人不快)。

说到底,人们的有色眼镜,无非是出于日本色情产业对JK制服打下的浓重标签——

而其实,JK制服并没有做错什么,喜欢JK制服的样子而穿着它们的少女们,也并未做错什么——这一点,无论是日本还是国内,都该如此。

在东京奥运会的宣传片上,站在涩谷街头的JK制服少女

此刻,有人穿着汉服在街上行走,有人穿着Lo裙上班,那么把JK制服当做日常,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仅仅因为色情产业污化了制服么?还是年龄限制住谁可以穿什么的自由?

为了接受采访,很少拍照的蛇院少女,特意找会拍照的朋友帮她拍摄制服照,不同于提供给我们的版本,在她的朋友圈中,她发了露脸的JK制服照,阳光下,笑得无比灿烂。

希望,有一天少女们都可以大方的发出露脸的自拍照,不管是JK制服、Lo裙还是汉服,而不用去担心恶意的评论。
结语

在制作这篇内容的时候,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JK制服这片还未被新媒体人彻底挖掘的土地上,少女们的欣喜是简单的,是闺蜜和男朋友的夸奖,是找到同好,是抢到一件喜欢的格裙——但气愤也是简单的,是陌生人的一句轻蔑的话,是看到喜欢的格裙被山寨。

当然,也少不了意外收获。

在知乎搜索「中国哪些中学有好看的校服?」,会发现不少宝藏校服:珠海容闳学院的校服颇具民国风,女生们穿上个个都像林徽因;重庆八中的运动服采用的是棒球外套的设计;广东广雅中学则是满满的JK制服感。

在这些回复中,你看不到任何一个人,讨厌自己的校服,无论男生还是女生。他们不仅在校内穿着,也会穿到校外,甚至也有人表示,即便毕业了,偶尔也会想拿出来穿一穿。

所以,大家一直搞错了重点。重点并不是JK制服,重点是制服,是好看的制服。

是那一身代表着校园中无忧无虑的、青春无敌的自己的制服,而此刻之所以是JK制服风靡,仅仅是因为,那是一个她们可以找到的,好看的选择。

而为什么人会不断的怀念学生时代的自己,这个问题,相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但那个答案,一定和色情无关。

此刻,我想再看一遍《喜剧之王》,在那个世界,美与不美、纯与不纯,和柳飘飘的制服毫无关联。

策划 Editor李拾一
排版 Layout|于明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