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霜降 / 待分类 / 彻夜纵情的许小姐,软了

分享

   

彻夜纵情的许小姐,软了

2020-07-18  凌霜降

长篇连载

《念念长安》

第19节

文|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网络

往期连载

向上滑动阅览

♡1   许小姐在朋友圈发现自己被绿了

♡2   许小姐带一麻袋蛇参加前任的婚礼

♡3   在婚礼上放蛇的许小姐被吓傻了

♡4   许小姐化身欲女睡错了人

♡5   富姐姐高调秀恩爱,结账时被打脸

♡6   姐夫想用钱买我不告密

♡7   和一夜床伴成了邻居

♡8   藏在情敌朋友圈看她秀假恩爱

♡9   抢男人的白莲花,在大街上耍泼

♡10  许小姐勇猛地扑倒了陆先生

♡11  情敌在朋友圈晒的包,是我的

♡12  姐夫出轨,姐姐竟赖上我

♡13  总炫富的姐姐,向我借钱

♡14  被姨妈骂留不住男人,许小姐瞬间炸毛

♡15  前任刚脱衣,他老婆砸门而入

♡16  许小姐睡陆先生上瘾了

♡17  前任母子贱出新高度

♡18  荷尔蒙爆棚的新欢

接上章

93

司俊宇脸上的表情扭曲――痛的。

林黛儿脸上的微笑怪异――明明内心气得要命然而却要保持微笑的僵硬很是明显。

许念念看了陆长安一眼,内心的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一双清亮美眸因此而亮如繁星――她这样的眼神,让陆长安有瞬间的失神:这姑娘在期待什么?期待他刚才的邀请?但是……好像又不是――这姑娘不会是想看他和前女友以及前女友的新婚丈夫撕起来吧?

许念念还真是这么期待的,她甚至暗戳戳地点开了手机屏幕,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悄悄地拍视频录音啥的――哎哟,她有着这么强烈的八卦之魂,她做什么代购呀,她干脆玩小视频做网友记者啥的算了,说不定挣得会比现在多……

“两位……已经是情侣了?”林黛儿总算勉强压下了内心的怒火与妒火,换上了貌似云淡风轻的笑脸――虽然她现在就很想把司俊宇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然而,当着陆长安的面儿,她也不能当场打老公不是?毕竟,她硬把司俊宇叫过来,还紧急给他化了妆遮掩脸上被她打出来的痕迹,就是为了在陆长安面前秀恩爱来着。

陆长安这时候,已经连理会林黛儿的耐心都没有了,他看了一眼许念念面前剩的食物,心想这妞儿应该是没吃饱,但这会儿她应该也吃不下去了,不如一会把她带回去再给她做点算了。

陆长安这么想着,手上就有了行动。他放下餐具招手叫侍者:“你好,买单。”

买单了?这还没开始撕呢,陆长安就要跑了?许念念有点儿不甘心,但陆长安行动力很强,火速买单后一手拿起她的包和薄外套,一手把她拉了起来:“不是说这里的饭不合胃口吗?回去我给你做点。”

回去?做饭?许念念被陆长安拉着,就那么“招摇”地从林黛儿司俊宇面前经过,在他们的眼神目送中离开了餐厅。

回去?做饭?陆长安已经让许念念登堂入室了?林黛儿抑制不住,指甲紧紧扣着司俊宇的手,司俊宇哪里忍得住痛?小声地哀叫:“老婆,老婆,痛,痛,痛……”

痛什么?真正的痛还没让你尝呢,林黛儿是要发飚的,然而侍者适时地出现救了司俊宇一命:“两位好,今天我们有新鲜空运来的牛排,要尝尝吗?”

司俊宇看着皮笑肉不笑地放开自己坐下点餐的林黛儿,内心有个小人在瑟瑟发抖:今晚要找什么理由才能不回家?

餐厅外,许念念已经被陆长安拉着上了出租车――许念念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答应陆长安要跟他去他家。

虽然他们上过好几次床,但其实他们并不熟悉。如果陆长安属于那种奇怪的变态的话,那她就完蛋了。可是她的内心又蠢蠢欲动,觉得陆长安睡着这么爽她看到他时不把他推倒自己都不算个女人……

陆长安家住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离许念念家并不算远,看来他说下班刚好路过她家,并不是撒谎,他们本来就住的很近。

陆长安的房子比许念念小很多,是一套单身公寓。家具也非常简单,一个双人沙发,一排书架一张床。厨房和阳台是在一起的,大约因为地方小,屋里所有的东西都简约到了极致。

但是陆长安这个人花样很多――床上的花样很多――一进门许念念就觉得屋里的气氛瞬间被提升了好几个荷尔蒙浓度。

“你要洗澡吗?”陆长安问这话的时候声音低沉,那眼神跟吃人似的,根本就没有让她去洗澡的意思。

94

看着陆长安的眼神像蛇一样缠了过来,许念念就干脆放开了,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皮带扣:“不如过一会儿再一起洗呀。”

几乎每一次和陆长安做的时候,许念念都有一种发自本能的酣畅淋漓感。

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以前根本就不懂性这件事,还是因为陆长安实在是太了解太契合自己或者是陆长安的技术实在太好……不……他的先天条件也很好……总之许念念觉得自己有点沉沦了。在还没有怎么了解陆长安这个人的时候,许念念觉得和他做真是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之一。

许念念是个及时享乐派。她从来不肯委屈自己,也觉得人生在世委曲求全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她这20几年来都是尽量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之下,努力让自己的人生获得自己最想要的快乐。

在这一点上,包括她让司俊宇成为自己的男友也是一样的。因为在司俊宇劈腿之前,他确实是一个完美的男友,虽然没什么钱。但是许念念觉得钱这个东西自己可以去挣。挣得少了就花少点。只要身边的那个男人不要惹自己生气,宠着自己爱护着自己就好。

司俊宇这一点做得很好,他不但很少惹她生气,一直以来还都把她伺候得妥妥帖帖。只是许念念不知道司俊宇在伺候得自己妥妥贴贴的同时,也把林黛儿伺候的妥妥帖帖。

一开始对于被司俊宇劈腿的愤怒过去之后,现在的许念念有点庆幸了。幸亏司俊宇跑了。

是的,许念念有点庆幸司俊宇被林黛儿捡走了。不然的话,她可能还要在司俊宇身上多消耗几年,才会发现他是那样的人。

还有,如果司俊宇没跑,她大概还在和司俊宇温温吞吞地做,而不是遇上了伸手过来都似带着电火花的陆长安。

那天晚上许念念没有回家。

那是她20几年人生中第一次在别人家过夜。也是第一次在男人的家里过夜。陆长安的精力很好,几次缠绵之后,许念念实在疲惫至极,已经没有了爬起来回家的力气。

第二天早上,许念念是在早餐诱人的香味中饿醒的。睁开眼就看到陆长安穿着T恤短裤正站在小阳台改造成的厨房里做饭,细腰,翘臀,长腿,看背影都是个尤物。

陆长安似乎在煎培根鸡蛋,很香。许念念明显的听到了自己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头有点疼,心里很舒畅,但是身体的疲累很明显――这是纵欲过度。许念念知道。

许念念懊恼地低声呻吟了一声,引起了陆长安的注意。

“醒了吗?刚才你的手机一直在闪,可能有重要的电话。”陆长安关了火,走到门厅的小酒柜边拿起了她的手机过来递给她:“需要在床上吃早餐吗?起来到沙发去吃也可以?我这里没有餐桌。”陆长安的眼神扫过许念念锁骨边的几枚红印时,笑容都有点浓郁起来:“抱歉,昨天晚上有点不够节制。”

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可不像要开始节制的样子。许念念接过手机双手在胸前交叉,用这动作告诉他自己已经不能再来一次了。

陆长安看着她的动作低笑出声,起身继续去做早餐。许念念低头看手机。

37个未接来电里有30个来自于雷佳嫣。

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又怎么了。

95

许念念正犹豫着要不要把电话给雷佳嫣回过去,屏幕一闪,雷佳嫣又打电话过来了:“喂?念念?你怎么不在家呀?你去哪儿了呀?你现在在哪儿?你没事吧?你又飞了吗?你怎么去哪儿都不说一声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你在哪儿?”

“我在外面。”许念念看了一眼正在做早餐的陆长安,忽然觉得有雷佳嫣这样的姐姐真烦。

“你在外面的哪儿呀?我现在过去找你吧。我真的有急事。”雷佳嫣跺了跺脚,走去摁电梯,匆忙经过许念念家那个讨厌的猥琐大叔时,被对方故意蹭了一把也没注意。

“什么急事?你要离婚?”陆长安托着盘子,将一口培根煎蛋夹到了她的嘴边,许念念张开嘴咬住,一边吃一边很不在意地揭姐姐的伤疤:“要钱没有,要人也没空。离婚是你的事情,别拖上我。我惹不起你妈。”要是她敢全力支持雷佳嫣离婚,她姨妈估计能把她撕了。虽然许念念也并不怕姨妈撕,但还是少惹为妙。雷佳嫣是个没主意的,她可不想给她出主意。

“不是呀。我这次出来我记得拿我的东西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把我的东西变现。我拿了几个包,一些首饰什么的。我现在真的急着用钱。”雷佳嫣跟着黄时瑞回家后,黄时瑞对她的态度好了些,但是也没向她道歉。她一生气,两人又吵了起来。

黄时瑞的说法是:雷佳嫣不喜欢,那他和那个女人分手了就是,不要总提这件事情了,他反正又不会和她离婚。

雷佳嫣气得哭,说如果黄时瑞不认错,她一定要离婚不可。黄时瑞却反问她,三十岁了都没自己挣过钱,离婚之后没人养,离婚做什么?还说什么他好心,等她找到下一个养她的男人再和她离婚什么的。

当时雷佳嫣自然与黄时瑞大吵。然后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好老公”。原来他一直爱妻爱子的同时,心态居然那么坏,三观居然那么不正,居然认为娶一个老婆回家管好家里就行了,他对她好就行了,她不能管他在外面搞三搞四。

雷佳嫣一想到黄时瑞一直以来都瞒着自己在外面乱搞,而且还回家装好老公好父亲,她就……真是恨不得吐血。好在,这次她离开黄家的时候,记得不带孩子出来受罪,只带着现金首饰和名牌包,装了满满的两个大行李箱。

她和张佳宜说好了,她要和张佳宜一起投资创业,做一个国内最好的贵妇护肤品品牌,她一定要翻身做好给黄时瑞看,她雷佳嫣不是寄生虫!

许念念一边吃着陆长安喂过来的早餐,一边听雷佳嫣在电话里讲着她的宏图伟业:她要把一个做得很好的微商化妆品牌收购整合上市……

把三无化妆品整合上市?说真的,许念念真的是被雷佳嫣这个脑回路说的一愣一愣的,收购整合上市这种事情即使是商界老油条也不一定做得很顺手,因为其中涉及了很多的经济学管理学还有极其多的商业经验。但是雷佳嫣长这么大都没有出去工作过,没有自己挣过一分钱的女人,她确定说什么收购整合上市不是开玩笑吗?

“现在我需要大量的资金,我希望你能帮我把我手上的东西都给卖了。然后再借钱给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雷佳嫣说得很有魄力的样子,语气里都是志在必行,跟被谁洗了脑似的笃定。

“你这两天都跟谁在一起啊?”像雷佳嫣这种没主意的人肯定是别人跟她这样说了,她才会想这样做。许念念想问问到底是谁给雷佳嫣洗了脑。

“张佳宜啊,佳宜姐姐,你知道吧!就是我高中时候的那个学姐。我这几天一直都在他们家呢。”

许念念一听张佳宜的名字,心里就有了谱。张佳宜是谁,许念念是有她的微信的。

96

从朋友圈来看,张佳宜就是一个极度受丈夫宠爱,但是自己自强不息所以出来做微商产品代理的家庭主妇。

事实上,谁知道张佳宜是什么样的呢?

雷佳嫣也曾经吐槽过。张佳宜的丈夫是一个忙得根本就不着家的警察,两人连夫妻生活都快没有了,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宠爱到骨子里?

这个事实许念念也是亲眼见证过的,张佳宜在她这里买了化妆品之后,转头就在朋友圈里晒,说化妆品是丈夫悄悄地托朋友从国外给她带的――问题是许念念根本就不认识她丈夫呀。

张佳宜的出现,再次验证了朋友圈里的人真是什么样的都有,一个人在朋友圈中展示的自己和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南辕北辙。朋友圈就是一面照妖镜,把现实生活中的人都照出来他们原本的样子,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试问下,张佳宜这样一个家庭主妇怎么可能教得会从来没有工作过的雷佳嫣什么整合融资上市?简直滑天下之大稽――除非出现上帝的玩笑一般的奇迹。

 “第一,你不了解什么叫整合上市.第二,整合上市需要专业的人员和雄厚的资金还有实际产品市场来支持,你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去工作过,没有任何职场经验,更没有任何商业经验,你根本不可能……”许念念很不客气分一二三四点有理有据地反驳了雷佳嫣的商业梦想。

在反驳的中间还不忘抽空去吃陆长安喂过来的美味早餐,最后因为吃得太急了有点噎着,还喝了半杯牛奶才继续“教训”雷佳嫣。

陆长安大概是觉得许念念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很可爱,忽然靠近过来亲了她的额头一下才把她吃空的盘子端走。

许念念伸手摸了一下被陆长安亲过的地方,继续对着电话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雷佳嫣。

想去打个出租车来找许念念面谈的雷佳嫣,还没问清楚许念念在哪里呢,就这样在电话里被她说哭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不工作不好吗?可是我学的艺术专业,找工作都不好找,成为艺术家又没有天分。除了嫁人,我还能做什么?我妈培养我这么大,就是为了让我嫁一个好婆家。我也听话嫁了。可是现在我老公出轨了。没有人同情我也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连你都觉得我没有什么本事。连你都像我妈一样希望我回黄家去忍着吧?可是我嫁给一个老公不是为了忍着他出轨的。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去做事?我如果有能力为什么我不能做一间上市公司?你怎么知道我筹集不到资金?你怎么就断定我一定做不成?我不想做大事,难道要让我去做快递员?要去做送餐员,要去商场做服务员吗?你说我好高骛远。但是如果我去商场做服务员,我什么时候才能让黄家看得起我?我不甘心。我是没什么本事,但是我有梦想。我一定要做好给他们看。我雷佳嫣离开了黄时瑞也能活得很好!”

雷佳嫣说这些话的时候就站在路边,这番话没能说服许念念,倒是把她自己说的泪流满面。

她长得好,穿得又不错,本来就招人,这会儿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雷佳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掉着眼泪。

许念念拿着电话无话可说,她也不能反驳雷佳嫣说的完全不对。但是雷佳嫣这种好高骛远的做法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就算有梦想,也是因为自己有梦想而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她觉得自己无法理解雷佳嫣的思维方式,不想忍就离婚呀,做快递员怎么了,自己开心就好呀。

雷佳嫣想起自己的处境,哭得更是悲切。正哭得狼狈时,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黄时瑞已经站在了她的对面。

“别闹了,老婆,我错了行吗?回去吧!”看到自己温婉可人一直也单纯可爱的妻子站在路边哭成了这样,黄时瑞也有点于心不忍。

他和雷佳嫣结婚也不能说一点喜欢都没有。他喜欢她的单纯,结婚这么多年两人感情也不错,雷佳嫣又帮他生了一双儿女。黄时瑞想来想去外面的那些女孩子也不一定有雷佳嫣这么单纯好打发,而且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说到照顾孩子,估计也没有人能比雷佳嫣更上心。

黄时瑞从小没有父亲,在破碎的不正常的单亲家庭中长大。虽然母亲很爱自己。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有缺陷的家庭中长大。所以,黄时瑞最后还是决定来把雷佳嫣哄回家去。

97

自从出轨被发现之后,黄时瑞一直都没有说过软话。哪怕是道歉,也很敷衍,真是一句正经儿的道歉都没说过。这会儿他居然在这里有点低声下气地向自己道歉,雷佳嫣一下子吓着了。

这些天她遭受的情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不管是谁都没对她说过一句软话,张佳宜说的都是大堆大堆离开男人也一样活得很好之类的鸡汤,她最信任的许念念对她没一句好话,她最爱的父母更是,恨不得逼着她跳回火坑的样子。

错得最大的是黄时瑞,可是黄时瑞好像压根儿就没觉得自己有错一样,反而一直在怪她把事情闹大,嫌她把他出轨的事情告诉了双方父母让他不得不面对着更多的压力。

明明出轨的是黄时瑞,但是所有的人却都表现得好像就是她的错一样。雷佳嫣想不通,也没有办法想通。她只能很生气地想用各种办法证明自己没错。可是……

“老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这样。我伤害了你,伤害了孩子,也伤害了我们的婚姻。你跟我回去吧。看我表现,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行吗?我自己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不想睿睿和贝贝也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我是做错了,可是我一直是个好爸爸,你不能否认这一点吧?我没有做一个好丈夫,是我的错。以后我改正,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黄时瑞真是挺认真诚恳地在道歉的,说的也都是真话。

这几天雷佳嫣再次离家出走之后,黄时瑞也和母亲详细的谈过一次。觉得还是把雷佳嫣哄回家更划算。虽然在周围的圈子里离婚是一个平常事。但是不离婚反倒是一种好的象征了,代表着这个家庭这个男人有担当值得信任。再说,为着两个孩子好,还是把雷佳嫣哄回来更划算一些。另娶其他人的话,也怕对孩子不好。

所以黄时瑞决定还是来把雷佳嫣哄回家去。他是先去了岳父岳母家找人的,顺便把岳父岳母都给哄了哄,但岳父岳母也找不到雷佳嫣,商量了一下,觉得雷佳嫣也无处可去,肯定是来找许念念了。

果然,黄时瑞刚到了许念念的小区,就看到了哭着走出来的雷佳嫣。

雷佳嫣正伤心着呢,本来心里也挂心着一对儿女,听黄时瑞这么一说,眼泪掉得更凶了,黄时瑞也没放过哄她的机会,走近把人一把抱住:“老婆,老婆,别哭了,我错了,回家给你跪下认错好不好?”

“不。我不要你跪。”雷佳嫣哭得抽抽噎噎,但还是冷静了一下被张佳宜洗脑后的思维:“我要你的经济行动。”

“经济行动?”黄时瑞听到雷佳嫣说起了钱,愣了一下,雷佳嫣是一个相当单纯的妻子,她很少提到钱的问题。夫妻俩的花费与家用,一直都是她刷信用卡他来还,夫妻俩没说过管钱的事。

“对。家里的钱和房产以后都归我管。你负责赚钱,我负责管钱。”雷佳嫣眼睛里还含着泪,说到钱的时候也不凶,倒有点像撒娇,黄时瑞想起了一些甜蜜时刻,倒笑了:“怎么想起管钱的事情了?我给的钱不够你花吗?”他都是随便她刷卡,他从来没说过她花多花少。

“谁知道你还会不会再找一个小妖精把钱全给她了?给我全部的爱。不然就给我全部的钱。”雷佳嫣说完这句,觉得自己趴在黄时瑞怀里说这些挺没有底气的,于是双手推开他站直了身体:“答应我就跟你回去。不答应就算了。”

雷佳嫣的态度怎么会这么强硬?而且,居然说到钱的问题上了,黄时瑞禁不住地看了一眼小姨子家的方向――难道,是许念念这刺头儿又教唆雷佳嫣什么了吗?

此刻的许念念不知道自己已经“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她一手推开陆长安靠近过来的胸膛,一手去捡自己衣服――你妈的陆长安的胸为什么这么结实这么好摸,她到底是要回去救姐姐还是再睡他一回再说很难选好不好。

本节完

更多连载在本文开头的链接里,请按顺序阅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