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特刊 (9)|| 李富成 / 当疫情来临时

 溪云斋 2020-07-18


乔延凤——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诗歌报》原主编,《溪云斋》特邀顾问。

当疫情来临时

作者:李富成


当武汉正处在抗击病毒时,我们西北离的远,这里还跟没事人一般,人们准备着年货。

 1.备年货

老家的年味,过了腊八如长江春潮涌向了山村。可是中宁这里已过腊月二十五了,商城也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更谈不上年味儿,这样冷清,仿佛预示了今年不用过年似的。

吃完午饭,天气暖和,好像春天已经来到人间,人们都想着到户外走走。老爸和孩子都已午睡,一个人从家里溜达出来。灿烂的阳光撒在身上,格外舒服。与其说是上街采购年货,不如说出来晒晒太阳、散散步更准确些。边走边看货滩,可是在街面上逛了一圈,也没什么稀罕的物品可以采购,逛完街面再逛超市,逛完超市再逛商城。今天的街面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到回家时手里还是空空的,什么也没买上,看着街面上人稀少的情境,让太阳晒热的心又凉了半截,哪里还有心思买年货。

下班的妻子总是高声喊,都到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准备年货?我总以没有什么可买的来搪塞,临近年关的一天下午,刚下班的妻子看了一下空得寂寞的冰箱,她只好决定亲自出马采购了。她几乎带着命令的口气要我和她一起做晚饭,打仗般吃完饭就急忙忙出了家门。

我们在夜色中骑电车来到县城最大的超市,她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菜单,一样一样照单选择。一辆购物车已装满,再提一个大菜篮子,继续采购。一楼商品扫荡完才算采购满足;接着上二楼服装店;二楼该买的买够,再上三楼鞋店;一直采购到超市下班关门时,她才依依不舍得离开这里。

从超市走出,己经过去三个小时,我累的全身散架,妻子她却浑身来劲。我俩大包小包的提了几大堆,电车脚踏板上想着法的塞的满满的,连个脚踩的位置都没有,只能让脚脱在地面前进。电动车被压的“吱吱”的叫着。只听见电机的噪音,车像重负的老黄牛,慢悠悠前进。大约用了平时两倍时间,才算到家。妻子充分发挥她精打细算的专业优势,把冰箱里塞的里三层、外三层,整个冰箱装的满满的。撑的长条形冰箱变成了西瓜形,大有被撑破之势。我常担心三岁的儿子每天在冰箱前骑车玩时,会被撑破肚皮的冰箱里的东西掉下来砸着。

腊月二十六后,陆陆续续从电视上传来武汉冠状病毒,疫情越来越严重。可我们这里离武汉很远,没人在意疫情,大家照样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很少见到有人带口罩,小区里老年人望着太阳移到具体位置后都出来,他们每人胳膊上捥着一个蚂蚱小凳子,闲了聚在一起晒太阳、聊聊天。山区来的老人说家乡美景美食;川区老人说自己年轻时下过煤矿、扛过枪。大家爱听了听一阵,不爱听了也不开口,只是将身子微微转向太阳的方面晒太阳,你说你的,我晒我的,互不干涉。

2.重视疫情

又过了一天,在小区、在路上遇见熟人,大家都灰头土脸得面面相觑,不见一点过年的喜庆,如临大敌。彼此匆忙打完招呼,问年货备齐了吗?还夹杂谈点冠状疫情的发展情况。然后大家都匆匆离去,仿佛谁走的慢了,疫情就会撵上谁去,给谁家新年带去晦气。

随着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各大媒体的宣传疫情发展迅猛也像老家年味似的越来越浓。有一天妻子下班后回家立即召开家庭会议,她宣布全家人从此没特殊事情不能外出,全天待在家里过年。亲戚朋友通过电话、视频拜年,等疫情过后再相互走动。

家中缺少口罩、消毒液,我和妻子马不停蹄的跑了四五条街,去了五六家药店都没买上N95口罩,没办法,只能采购外科口罩了。我同时手心暗暗捏了一把汗,多亏妻子把家里年货备得十足,否则,这个宅家年就过不去了呵!

小区中白色口罩逐渐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还有不少勇敢的老大爷什么也不戴,想啥时出门走动就啥时出门走动,小区保安问为啥不载口罩?总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来回答。

3.隔离在家

大年三十,全家人按照乡俗早上九点钟,收拾干净房子,洗干净手后,开始贴对联。贴上对联算是已经开始过年,妻子建议把大年夜全家人聚餐,改到中午吃,这样更有利于小孩和老人消化,年夜饭换成素饺,既不担心撑胃又不耽误看春晚,真是一举两得!

今年除夕夜我们全家人围着电视机,认认真真的边看春晚,边嗑瓜子。这是多少年来第一次全家人看的最完整的春晚。家人中时不时传来九岁的女儿哈哈大笑声,她现在也能体会到了小品的语言幽默了,看来这几年二百多本书没有白读。儿子也格外听话,没有嚷着看动画片,他也随大流看春晚,听见姐姐笑,也学着干笑,笑完后也不知为啥笑,逗得全家又大笑。

十多年来,我们一家人为了生活到处的奔波,很少聚在一起过这样的大年。今年一家人其乐融融过大年,享受着亲情。

快过午夜时,老爸接到姑姑的电话,他们兄妹拜完年后,商量等疫情过后,相互走动。挂机后老爸又给大姐打去电话,问她回到家了没,回到家中不要外出走动,疫情很严重,在家里好好过年,和孩子们好好过个团聚年。

大年初一,人们更多的关注的是疫情速报。学校通知非本校人员不得入校。小区也开始关闭其他大门,只留一处供人们出境,并进行检测体温,保洁员开始每天多次在楼道打消毒液。所有大车小车一律不得进入小区。今年小区彻底解决了停车难问题。

大年初二,社区工作人员放弃休假,提前上班,开始在小区各家各户登门排查家庭人员出入情境。学校也通知班主任每天统计学生出入省境内的情况、学生及家人发烧情况。

大年初三疫情进一步发展,国家通知年假延长三天,学校延期开学,但妻子却接到单位通知,要公职人员提前上班。说是单位全员人马都要投入所管辖区的疫情宣传和防控战役中去。

4.封城封村

大年初四从微信上看到各地乡下村庄各路口留人堵截走亲访友的外村人进村。有的村口工作人员手握一把古铜色青龙偃月刀坐在路口高凳子上,活像关云长镇守一村安宁,时时检查驱逐外村过往人员;有的村口立一个牌子上大字写着“外村人员不得入内”,工作人员手握一把大扫帚,看见来了外村人,边扫地边赶人,不让入村。

这几天交通先是各地长途汽车停运;接着是县内公交车停运了;昨天又开始听说全县所有出租车也禁止运行。这样城内人出不去,城外的进不来。各大交通路口设卡,检查、消毒、测体温、做出行人员记录;小路口交给各乡镇、村队负责人来把守;绝不让一例病毒进入中宁。我家三岁的儿子,每天也学着电视上工作人员,时时提醒家人出门必须戴口罩,用消毒液抹到手上消毒;从外面回家来的每个人,都要认认真真的洗手。

这几天,人人在家隔离,家家成为隔离区。为打发无聊时光,有人数一斤瓜子有多少粒的;有把餐桌改为乒兵球运动的;有对着墙面练球的;有对着视频和朋友猜拳喝酒的;实在憋得心慌带上口罩,跑到黄河边无人区,高喊两声的。总之,人们想各种办法度日子。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全家人待在家里过年,增加了亲人之间的亲情,也减少了一些应酬。同时让每个人都懂得:“疫情面前,责任重大”。

让所有人都懂得:“人人守土有责”。在大体与大局面前,容不下任何私心。

END

作者简介

随缘用稿投稿作品需原创首发,以纯文本方式发送,并附100字内作者简介,投稿三日未收到用稿通知可另行处理。作者稿费由赞赏产生,发文七日为限,限期内稿费70%与您,30%留于斋用,低于十元及七日后续赏皆作斋用。凡期内阅读量满五百以上每增加五百赞赏稿费增加10%,直至全额发放。朗诵的作品,赞赏稿费平台留用30%后,余60%归作者,40%归主播。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