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拾史事 / 待分类 / 戒色都做不到,还怎么替天行道?王英那些...

   

戒色都做不到,还怎么替天行道?王英那些被宋江叫停的压寨夫人

2020-07-21  时拾史事

    01

    清风山是宋江正式入江湖遇到的第一个黑帮,这时发生的剧情,就像陈浩南第一次去砍人那样,是考验是否能成为扛把子的。
    那年头出来混,讲究的是个吃喝玩乐。排第一位是吃,吃的是宰牛吃牛触犯刑律的特色。社会人下馆子不点"两斤牛肉",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在"八面嵯峨,四围险峻",麋鹿成群跳,狐狸结队号的清风山,吃的是惊心动魄。
    山上有三个大佬:燕顺原是贩羊马的商人,因折了本钱就落在绿林打劫;王英原是"迪迪赶车"司机,因打劫客人事发,越狱到此;郑天寿原是打银为生,"因他自小好习枪棒,流落在江湖上"。
    小贩、司机、手工艺人,当他们原本的生活被打乱,就生出打劫的胆、杀人的心。
    这两样原是为不被宰割、不甘欺凌而生,但他们一旦拥有,就马上去宰割、欺凌别人,甚至吃掉别人。
    为吃人而吃人,在过程中找到吃人的乐趣,还总结了吃人的经验:
    "孩儿们,快动手取下这牛子心肝来,造三分醒酒酸辣汤来。"
    那个掇水的小喽啰便把双手泼起水来浇那宋江心窝里。原来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著,把这冷水泼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水浒传》第32回)
    也不知是为何,水浒虚构的魔君转世强盗吃人肉,人们看得瞠目结舌,还到处批判;史书里真实的人吃人,他们却能坦然接受,有时还选择性遗忘或美化。
    历史上的人吃人,吃得亦是花样百出。
    隋末的朱粲,常捉民间幼儿蒸熟吃,每攻下一座城就把弱小男女分给各部当军粮;唐末的秦宗权,把人肉用盐腌着吃;五代后汉赵思绾把活人绑在木柱上,剖肚割肝脏炒了吃;北宋靖康元年,官兵和百姓无粮可食,就把死人用盐腌后再晒成肉干吃……

    02

    被当作牲口屠宰,活生生挖心剖腹,正常人或声嘶力竭喊救命,或痛哭流涕求饶命,稍稍稳不住就屎尿流一地。
    宋江不是正常人。"小喽罗把水直泼到宋江脸上"他轻描淡写,慢悠悠,叹口气道:可惜宋江死在这里!
    凭"宋江"这个名字,他料到能保性命,却没想到三个头领立刻把他请到正中交椅上,磕头下拜。
    据大头领燕顺所说,他在"江湖上绿林丛中走了十数年",对宋江早有仰慕投奔之心。"梁山泊近来如此兴旺,四海皆闻。曾有人说道,尽出仁兄之赐。"
    燕顺的话里有两层意思:一是清风山不是不敢吃宋江,而是不敢惹梁山。"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狂人日记》)
    二是将宋江和梁山的暗地关系,不动声色摆上台面。
    绿林蛰伏十多年,锦毛虎还是13线混混;当真正的大佬在眼前,他一把show hand,你跟不跟?
    看起来,燕顺是赢了。宋江如久别重逢亲人般,把救晁盖、杀阎婆惜、孔家庄遇武松事无巨细说了一遍。整个谈话,只有他和宋江,王英和郑天寿没有一句对白。
    等他讲完经历,"三个头领大喜"——天上掉下个宋大哥,黑金一镀,清风山就能与梁山平分黑色。
    "吃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狂人日记》)
    三个强盗头,过着人吃人日子,却不懂一个最简单的法则:你吃不下的,就会反过来吞掉你。
    一山藏二虎,一只没有戒心,一只没有德行,宋江当然要扮猪吃老虎(还不会发出猪叫)。

    03

    王英想娶老婆到什么程度了?
    但凡是个女的,他就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先奸后娶、边奸边娶、先抢再娶……
    在挖人心做辣汤的清风山,抢个女人当压寨夫人,算是、从善如流。
    燕顺偏要问:那妇人抬到哪里去了?当然是房里了。你懂的。燕顺大笑。
    锦毛虎一笑,矮脚虎性福不保,宋大哥金句往外冒:"王英兄弟要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
    这种时候,除非是捉奸,谁会闯进门去?
    偏偏燕顺与郑天寿就毫不犹豫带着宋江,直奔王矮虎房中,连敲门喊话让他穿衣服的空隙都不留。
    血欲方刚的矮脚虎,裤子都脱了,却要聆听来自500万人打卡的贴一贴吧戒色说教。
    第(1)"溜骨髓"惹人耻笑。"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催人骨髓枯。"《金瓶梅》是说犯女色后果多严重的教育类书籍;
    第(2)这娘子在腊日去上坟,说明她有"孝义",你怎么能对一个有孝心的女人产生性欲呢?
    第(3)她是自己正要去投奔的公务员花荣的同事,朝廷!命官!的老婆,你害我朋友和同事的关系处不好,这是违背"大义"。
    王英终于第一次,对领导发出不同的声音,"哥哥听禀":我连个押寨夫人都没有,还算什么山大王,何况这世道,稍微平头正脸的女人都被当官的弄去了,你这个逃犯管得着吗?
    若宋江继续说教,王英很可能一刀把他砍了;若放弃,哪还有脸笑黄巢不丈夫?
    所谓大哥,就是别人做不到的事他能。
    宋江给王英跪了:我日后定为你选个更好的,彩礼婚纱酒席全包。你就卖我个人情,放了这个与我素不相识非亲非故,但是我当官的朋友的同事的老婆的女人吧!
    这一跪,使得燕顺郑天寿和初看水浒的古今读者,齐齐感到一阵巨大的眩晕。人见人跪拜的宋江,第一次下跪,就为这?
    燕顺郑天寿一起扶住宋江,除了答应无计可施。
    王矮虎有没有答应?这不重要,"一时被宋江以礼义缚了,虽不满意,敢怒而不敢言,只得陪笑。"
    宋江去清风寨前,又找王英谈话:我说王英兄弟,你堂堂1米4几的汉子,怎能沉迷女色呢?色字头上一把刀!答应我戒色好吗?只要你坚持打卡戒,成为水浒之星,我就给你娶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老婆。

    △截图自百度"戒色吧"


    04

    图/香港电影《花田喜事》
    要不是"小霸王"周通亲口说他早在小说第五回就开始戒色,从此,花田无喜事、桃花永不开,王英还不知自己是108颗魔星转世后,唯一没戒色的好汉。
    周通好色,人尽皆知。听说他戒色了,桃花寨养的母狗和蛋鸡,李忠养的花猫和母驴,后山的羊和桃花村八十七岁的寡妇,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事让王英很受打击。他本想问,你为啥要戒色? 见李忠来给周通全身被细细打成了臊子的伤口上药,他就没再问。
    他决心两耳不闻山外事,一心戒色做好汉,这时,宋大哥出事了。
    因为看灯看得哈哈笑,笑声又太响(wěi )亮(suǒ),引来了刘知寨老婆,她认出了宋江,跟她老公一说,他和花荣都被关进大牢——这事归根结底还得算到王英头上,如果他早戒色,就不会抢刘高妻。宋江看灯看笑死,也不会身陷囹圄。
    劫囚车救宋江,大战秦明、黄信,血洗清风寨,宋江还抽空灭了秦明全家。刘高妻兜兜转转,又回到王矮虎的房里。
    燕顺还记着给宋江报仇。王英说这下我可是非娶她当压寨夫人了。
    燕顺说,是是是,给你。但是你先把她叫出来,"我有一句话说。"宋江一听就懂了燕顺意思,也说:"我正要问他。"
    被带到厅前,刘高妻也懂了是什么情况,"哭着告饶";就王矮虎没懂,满心以为问完话,他就能入洞房。
    宋江喝道:"你这泼妇,我好意救你下山,念你是个命官的恭人,你如何反将冤报?今日擒来,有何理说?"
    她是兵(家属),你是贼,抓你还问为何?再说了,宋江要求一个从贼窝侥幸逃出的人,对掳劫她的盗匪感激涕零,起码也要等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诞生才成啊!(1973年8月23日)
    这话问得太没水准,燕顺没法接,他赶紧抢过话头:"这等淫妇,问他则甚?"他跳起身来拔出腰刀,一刀挥为两段。
    王矮虎见压寨夫人被燕顺砍了,"心中大怒,夺过一把朴刀,便要和燕顺交并"。
    打是肯定打不起来的,立马就被拉开。宋江给他讲道理:燕顺杀她杀得对!你看我这么一个斯斯文文的在逃杀人犯,只不过在你们清风山玩了十多天,她老公凭什么说我"涉黑"?
    第2天, 清风山喜气洋洋。宋江做主把花荣的妹子嫁给了刚认识的秦明。
    王矮虎"默默无言"。宋江对他说:(我)日后为你娶一个好的,教贤弟满意。但有个条件:你要戒色。
    ——这是宋江第3次向王英许下承诺,给他娶老婆。也是第3次要求他戒色。

    05

    人人都为"天然美貌海棠花"的一丈青嫁给"形貌峥嵘性粗卤"的王矮虎而忿忿不平。同时又赞美宋大哥仁义守信。
    这让王矮虎很难过,自己明明是宋江的恩人,娶妻明明是宋江欠的人情。为什么都觉得,是他占了便宜。
    好在他已经戒色一年多,掌握了敢怒不敢言、有情绪时就读《弟子规》等要领。更明白,在梁山上,热烈拥护宋大哥是一个好汉最重要的才能。
    扈三娘在婚礼上屹立了三天三夜,一言不发,面带微笑。她打算永远做个美丽的木偶,任命运牵扯。
    这时王英爬到凳子上,凑到她耳边:
    "娘子,为了娶到你,我早把自己阉割得干干净净。你也阉割吧,先阉割性欲,再阉割自我。我不是男人,你不是女人,永远跟着宋大哥替天行道,白头到老!"
    在朦胧中,他们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连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梁山。这繁响的喧闹中,天地万物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预备给这对新人以无限的幸福。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