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37581541 / 赵姨娘 / 赵姨娘这个人

分享

   

赵姨娘这个人

2020-07-22  昵称37581...

作者行云,公务员。主要从事散文、杂文、随笔创作,已在《杂文报》、《珠江晚报》、《珠海特区报》、《南湖晚报》、《天中晚报》等报纸发表文章数百篇。






 

作者

行云

赵姨娘是荣国府二老爷贾政的妾,环三爷贾环和三姑娘贾探春的生母。她身为姨娘身份,在贾府的主子中的排序,身处中下层地位;而在整个贾府,身份又在奴才之上。她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每每做出来的事情总是颠三倒四,没有头绪,因此在贾府里不但遭主人看不起,也遭奴才们的欺负。

遭侮辱和损害的人

在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里,宝玉因一次喝了酒后躺在王夫人身后撒娇,又一搭没一搭跟彩霞说话、玩笑,彩霞因为平时和贾环好,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睛只向贾环处看。而贾环平时原恨宝玉,却每每暗中算计,只是不得下手,今天见他这样,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把宝玉的脸烫伤。凤姐在忙着替宝玉收拾时,骂贾环的同时,也说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

按说,凤姐比赵姨娘晚一辈,理应尊重她才是。但从凤姐呵斥的语气看,凤姐并没有把她当长辈。而在旁的王夫人受了凤姐的提醒,便把赵姨娘叫过来狠狠地骂了一顿。而此时的赵姨娘也不敢顶嘴,只得忍气吞声替宝玉收拾打理。这件事虽然由贾环惹起,但受凤姐、王夫人呵斥责骂的还是赵姨娘。其实,赵姨娘在贾府里一直遭受着类似的侮辱和损害。

有一定的反抗意识

还是在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里,书里也写了赵姨娘的一点点的反抗精神。从书中的叙述看,赵姨娘平时受凤姐的气最多,她也最怕凤姐。她怕凤姐,一方面是因为凤姐有贾母和王夫人在后面撑腰,另一方面凤姐个人也精明厉害、尖酸刻薄。所以她跟马道婆合谋,扎了宝玉和凤姐两个小纸人,暗暗地算计他们。

在这里,宝玉是无辜的。宝玉平时跟赵姨娘极少来往,赵姨娘只是嫉恨他,还因贾环将来上位的关系,所以才把宝玉牵连进来,一同谋害。所以,世间的事情往往很难说。有时一个人因为身处一个地位,没做什么坏事,也会被人算计,而且被算计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由。

平时很糊涂

在红楼梦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里,因为凤姐有病,李纨、探春受王夫人之托处理贾府上下的一大家子事务。李纨老实,探春是年轻姑娘,本来那些平时心怀不轨的奴才们还要刁难她们俩,而赵姨娘因为贾环舅舅的事情,拿着探春作法,无理取闹,使探春难堪又难办。赵姨娘平时糊涂也就罢了,还做到辱亲女的份上,也真是糊涂到底了。

做事颠三倒四

在红楼梦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里,贾环向芳官要蔷薇硝,芳官因没有了,便将茉莉粉包了一包给他。芳官给他的时候,不是递给他,而是向炕上一掷,贾环只得向炕上拾了。从这一掷一拾可见芳官对他的轻蔑态度,和贾环的猥琐不堪。贾环身为主子身份,被下人如此瞧不起,说明贾环平时做事是如何不当。

因了这事,赵姨娘带了一股脑子气,气恨恨地跑到怡红院,不由分说将粉照着芳官脸上撒来,芳官因为受委屈说了一些不中听话,赵姨娘气的便上来打了两个耳刮子,而芳官挨了两下打,那里肯依,便撞头打滚,泼哭泼闹起来。由此可见,芳官也是一个烈性子的人。接下来藕官、蕊官、葵官、豆官一齐出手,豆官先便一头,几乎不曾将赵姨娘撞了一跤。那三个也便拥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把个赵姨娘裹住。

这件事赵姨娘太不会处理了。按后来探春说她的,对这些孩子犯的错,能原谅就原谅,不能原谅的也只该叫了管家媳妇们责罚,不必自己亲自出面。何苦自己不尊重,大吆小喝,失了体统。你瞧周姨娘怎不见人欺他,他也不寻人去。看看赵姨娘做的这事,本来找一个管家媳妇悄悄地对芳官责罚就可以了,而她非得自己去闹,而且还被几个孩子头撞手撕团团抱着坠着。探春后来气得和尤氏李纨说她:

“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服。这是什么意思,也值得吵一吵!并不留体统,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计算。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的调停,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 

看探春对她评价的关键词:这么大年纪、不叫人敬服、不留体统、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计算、作弄出个呆人。从探春的这些话里可以看出,赵姨娘不自重,好听别人的话,心里没算计、没主见,总是受别人作弄摆布,像个呆子似的。像这样的人做事一定会颠三倒四,不颠三倒四反而不正常。

说话不伦不类

在红楼梦第六十七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里,宝钗因为回故乡回来时给贾府里的每个人都捎带了故乡的特产物件等,给贾环也送了一份。赵姨娘非常感动,感念宝钗连他们这样没时运的都想到了。

其实赵姨娘知道感恩就可以了。谁知她千不该万不该,左思右想,思来想去,越想越感激宝钗。“忽然想到宝钗系王夫人的亲戚,为何不到王夫人跟前卖个好儿呢。”赵姨娘原本就知道宝钗是王夫人的亲戚,这时候“忽然想到”,可见她们之间平时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突然想到要到王夫人跟前卖个好呢?平时关系既不怎么样,而这时又是王夫人的外甥女送她东西,临时卖好有用吗?

再看看她下面说的话:大户人家的姑娘、又展样、又大方。这次宝钗送贾环礼物,跟这些有直接关系吗?不嫌说得太远了?可见,赵姨娘有心卖人情,但是连起码的恭维都不会,也是可怜见的一个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