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诗美文的世界 / 待分类 / 新婚夜,纳兰性德写首肉麻情词,开篇7字惊...

分享

   

新婚夜,纳兰性德写首肉麻情词,开篇7字惊艳世人,堪称夸妻典范

2020-07-22  美诗美文...

在诗词史上,擅长写情诗情词的文人不在少数,唐代有李商隐温庭筠,宋代有柳永秦观。而到了明清诗词,随着传奇小说的崛起,其实诗词的大环境早已不如唐宋年间,所以出名的诗词大家也没有几人,更不要说情诗情词高手,而这其中最不能忽略的就是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的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的一生应了八个字,“慧极易伤,情深不寿”,虽然生于名门望族,自幼饱读诗书,也颇受当时的皇帝赏识。但是在爱情里,他却深受折磨。

纳兰性德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感情也是极好,纳兰对她也是深情一片。奈何这位女子最终却进了宫,一墙之隔却如同永诀,两人从此只能陌路,这对于青年的纳兰性德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过上天对于这位翩翩佳公子也是多有眷顾,在失恋的忧郁中,他遇到了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卢氏不仅生的娇丽,而且琴棋书画也颇为精通,她和纳兰两人情投意合,最终成婚。

而和卢氏成婚的这几年也是纳兰性德一生中少有的快乐的时光,在两人新婚燕尔之时,纳兰性德还为卢氏写下了一首堪称他一生最肉麻的情词,开篇7个字就惊艳世人,堪称夸妻典范。

《浣溪沙》

清-纳兰性德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锦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这首词起首便惊艳世人,可谓是将卢氏夸成了仙女。“堕人间”说明卢氏并不是世间凡胎,而是天上的仙女下凡。而“十八年”正是点出了卢氏的年纪。“堕”之一字更是有着一种宿命感,似乎卢氏的降临人间就是为词人而来。紧接着则是通过“吹花”“嚼蕊”“弄冰弦”三个动作来表达出卢氏的清丽出尘,同时这样地可人儿却只是孤单一人,也自然而然引出了上阕最后一句,也不知道这女子的一往深情会情寄于谁?这里虽然是问句,但其实答案依然不说自明,就是寄于词人,所以这一句也有词人的庆幸之意。多幸运你能成为我的娘子。

下阕这是对于新婚之夜的描写,在暧昧迷离的灯影中,卢氏头戴紫玉钗,娇颜略施粉黛面若桃花,斜斜倚在枕函边。此情此景让词人不由沉醉,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这样的良辰美景,美人在旁,一切都是刚刚好,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正所谓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从这首词中不难感受到纳兰性德难以言说的喜悦,同时下阕写新婚之夜虽然寥寥几笔,但是却给读者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令人回味无穷。

如果一生都能有卢氏陪伴左右,或许纳兰也不会“情深不寿”,奈何两人结婚4年之后,卢氏便因为难产而逝,徒留纳兰一人在这世间盘桓。不过也是因为这段刻骨铭心,让纳兰性德在情词上感触更深,笔触更真,尤其是悼亡词成为后世难以超越的高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